第199章、鹿县角逐1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99章、鹿县角逐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谁得看得出女子是瞧人家长得俊美,故意找借口接近,不成想人家根本不把她放在眼内

  大约看不得女子受委屈,男子用剑指着墨染尘道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师妹跟你说话,是瞧得起你。”

  “大胆。”

  墨宝也一下拔出剑:“你们算什么东西,配跟我家公子说话。”

  这话把另一名男子也惹恼,拔出剑指着墨宝,女子马上说明道:“公子抱歉,我两位师兄脾气较暴躁,两位千万别介意。”却丝毫没有让两位师兄收手的意思。

  墨染尘忽然站来,一袭素衣不染纤尘,清冷高雅,站在一群江湖人士格外抢眼,完全无惧对方的威胁。

  还没等众人看清楚就走出外面,墨宝不屑地冷哼一声紧跟在身后。两名男子不服气想追出去打过,却被旁边的老者拦下道:“官府的人,你们最好不要招惹,以免多生事端。”

  “官府的人……”女子一脸难以置信。

  “前辈,您是怎么看出他们官府的人?”一名男子不解地问

  老者含笑提醒道:“你们忘记那侍从,是怎么警告你们?放肆、大胆,官府的人才会用这些词。”

  知晓对方是官府的人,女子一脸失望道:“真是可惜,他跟大家不是一路人。”旁边的男人不屑道:“师妹,当官的都不是好人,有什么好可惜的。”

  “当官的向来自视甚高,怪道目无人,这样的人通常都是绣花枕头。”

  另外一名男子也出言相劝道:“这样看不用的,师妹还是不要跟他有任何牵扯,免得日后连累大家。”

  女子听后有有些犹豫,老者淡淡道:“这些名门世家注意礼仪家教,向来瞧不上大家这些江湖草莽,小姑娘还是赶紧收收心思,门当户对可不是一句空谈。”

  “多谢前辈提醒。”

  女子一声无奈的叹息,却不知她看上的,正是对方一身书卷气息。

  回到暂时落脚的人家,墨宝小声道:“天下江湖人士尽汇于此,公子怎么看,需不需要调兵驱赶他们。”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他们寻他们的远古神墓,我做我的事情,不过有他们在山林打先锋,吸引轮hui jiào的注意力,倒省掉大家不少事情。”

  笃笃笃……

  门传敲门声,墨宝过去敲门。

  房屋的主人端着饭菜进来道:“两位公子,乡野简陋没什么好东西,请两位将就着用。”

  墨染尘看一眼主人家摆上来饭菜,皆是山间野味,道:“这些东西在你们这里寻常物,若是到了我的家乡,哪可是稀罕物,有钱人才吃得起的东西。”

  “公子说笑了,你们不嫌弃就好。”

  主人家有些紧张,山野小村什么时候赤琮,神仙似的人物。

  出手大方、待人平和,还不嫌弃他们饭菜粗鄙,都是他们给什么就吃什么的。

  墨染尘拿起筷子道:“我有个朋友特别会做菜,等这里的事情平息后,我带她过来小住,让她做菜给大家尝尝。”

  “你们是见过大世面的,外面可大家这里好玩多了。”主人家不明白有些钱人的想法,道:“这除了山就是山,除了树木还是树木,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。”

  “怎么会没有呢?”墨染尘挟起一块野菇道:“你这道野菇炖和野鸡的汤,在外头一锅就能卖将近一钱银子呢。”

  “公子又在说笑,这些东西哪值一钱银子。”主人家以为墨染尘在说笑,墨染尘也不说明,而是细细喝着汤。

  汤里除盐巴没有添加任何调味料,味道简单却十分鲜甜,跟那女子做的汤倒有几分相似之处,大约也是她喜欢自已做饭菜的原因。

  看到墨染尘吃得香甜,主人家也很开心。

  用过膳后,墨染尘淡淡道:“主人家,你们平时购买油盐,都得下山到县城买吗?”

  主人家叹气道:“有时候是拿钱买,有时候是拿东西跟人家换,外头的人都欺负大家山里人老实,不识字没化,经常缺斤短两,大家也不好争执,能够顺顺当当地回家就很不错。”

  墨染尘很自然道:“皇城的达官贵人们最喜欢你们这种野味山货,回头我跟做生意的朋友提提。虽然他不会给你们更高的高价,但也绝不会压你们的价,更不会因为你们不识字就缺斤短两。”

  “那敢情得谢谢公子。”

  主人家纯朴憨厚,见有人愿意帮他们就要下跪行礼。

  墨宝连拦住,墨染尘含笑道:“主人家不必如此,大家是互利关系,用不着向我行礼。”

  “阿爹不好了,村头有两个大家伙打起来,踩坏了不少庄稼。”说话的是主人家的儿子阿郎,主人家朝墨染寺作揖,赶紧跟儿子去看看情况。

  “公子……”

  “大家也去看看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漱过口,提着剑不紧不慢来到村口。

  到了村口,就看到地里原来长得好好的庄稼,都被践踏得不成样子,村民们都跪在地头上求他们。

  打斗的人根本不管村民的死活,还在庄稼地斗得翻天覆地,围观的人也当村民们不存在,就等一方失利他们来个渔翁之利。

  唰!唰!

  两道剑光突然划过,打斗的两人瞬间倒地。

  众人就看到一名年轻的随从,旁若无人地从两人身上搜刮出钱袋,以及向上值钱的东西。

  当着众人的面,扔给一边的主人家道:“他们二人践踏村里的庄稼,毁了大家一年的口粮,这是他们二人赔给大家的口粮钱。”

  主人家拿着钱袋,看着地上的死人,半天都说不出话。

  回过神后,主人家赶紧跑过来道:“公子,你们快走,要是让官府知道了,哪可是杀头的死罪。”

  墨宝不以为然道:“主人家不必担忧,官府奈何不了大家公子,莫说是县太爷,就连知府大人见到大家公子,都只有下跪行礼的份。”

  “真的?”

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墨宝认真地安慰主人家。

  “你们进山寻宝藏,大家不阻止。”

  墨染尘突然开口,低沉的声音自带威严,让在场的人一震。

  望着面前这些一脸不屑的江湖人士道:“你们要是再敢践踏村民的庄稼,或是恃强欺压村民,就别怪在下手对你们不客气,甚至信号调兵前来镇压,让你们连宝藏的边都碰不上。”

  前面的话对武功不凡江湖人士来说,震慑力不大,可是提到调兵来镇压,这些江湖人士无不动容

  朝廷一旦插手宝藏的事情,他们武功再强也派不上用场。

  再者方才打斗两人,江湖上都是叫得出名号的高手,竟然被对两剑解决,可见对方武功修为不凡。

  墨染尘对主人家道:“找人挖过坑把他们埋了,后面生什么我会顶着,绝对不会牵连到你们,另外我会找人解决你们粮食的问题。”

  “谢公子!”

  主人家不知墨染尘身份,但是连官府都不敢招惹,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。

  方才那名搭讪的女子,看到墨染尘出手后,马上激动地叫道:“你瞧瞧人家多利害,一出手就解决两个武林杂碎,就算是做官的人家也是好官,才不是你们说的绣花枕头。”

  两名男子眼下不再出声,自问若换成他们,绝不可能两剑解决,能打成平手已经很不错。

  望着墨染尘拔秀出尘的背景,女子的眼睛快要变成心形,若不是想到老者的警告,早就冲过去询问人家的情况。

  “师妹,官府人,注定与你无缘。”

  同行的男子小声安慰道:“而且,师兄听闻,大户人家的公子,都是未成亲前就安排丫头贴身侍候,婚后更是妻妾成群。”

  闻言,女儿一脸索然,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,以她的身份家人绝不允许她做人家妾室。

  旁边人却若有所思道:“他来得大家都早,远古神墓里的宝物不可估量,朝廷不可能轻易放过,没准知道的信息大家还多,让人悄悄盯着吧。”

  把尸体埋好以后,主人家一再确认,墨染尘杀人无事后才安心把银子分给大家,至于那些庄稼能抢救的尽量抢救。

  “公子,你是好人,我跟说句实话。”夜里用过晚饭,主人家小声道:“我乡下不知什么远古神墓,只知道东面山谷不能进,这是祖辈留下的教训。”

  “谢谢主人家提醒。”墨染尘拱手道:“在下要进山林时,一定会小心防范。可是为什么东边山谷不能进呢?”

  “曾经听祖辈们说,山林深处住着一个古老的部族,据说是他们不喜欢与外人接触。若是碰到有外族人靠近,他们能驱赶的便驱赶,不能的话就把人处死。”

  主人家的笑笑道:“但谁也没有见过他们,至于是不是真的,就不得而知。”

  墨染尘道:“天下之大无不有,万物竞泽而生,彼此间能够做到井水不犯河水,自然是再好不过,不必非要见证他们的存在。”

  “公子说得是。”主人家笑眯眯道:“外面那些人怕是等不了多久就会进山,公子进山何不悄悄跟在他们后面。”

  “在下的目的不是宝藏。”墨染尘眸里蕴着星辰,淡淡道:“先让他们进去探探路,晚些时候在下再进去不迟。”

  主人家没有再说什么,陪着说了一会儿话就回房休息。

  待主人家他们都睡沉,墨宝小声道:“公子显露一下身份,那些人会不会对大家不利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你放心,江湖有江湖的规矩,他们不过问朝廷的事情,不过……应大人是个例外的,他的名号可是威慑整个武林。”

  “应大人做大理寺卿的时候,可是大理寺最风光的时候。”

  墨宝忍不住感叹,做官做得连江湖人士都闻风丧胆,问:“公子,您说应大人的武功有多高,九姑娘高吗?”

  墨染尘愣一下道:“不知道,没有人见过应大人跟人交手,自从应熙进大理寺后,很多事情都由应熙完成。应熙可是轻轻松松,就把欺负九妹妹的人拿下,当众折磨也没人敢多言一句。”

  “哦对了。”墨宝忽然想到一件事,问:“公子,您跟九姑娘,谁的武功高。”

  “没打过,不知道。”

  “如果真的要呢?”

  “我认输。”

  得到答案,墨宝一脸不可思议。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没有必要在,不重要的事情上浪费时间。”

  “外面的江湖人士先不管。”墨染尘淡淡道:“晚些时候大家找机会,悄悄到东边的山谷瞧瞧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“主人家不是说,东边的山谷能进不能出吗?”墨宝不解地问,墨染尘道:“正是因为能出不能出才有问题,而且按照墓葬的习惯,以东方为尊,古墓定然是在东边,山谷就是第一道屏障。“

  “属下明白,马上去准备。”

  墨宝回自已的房间,坐在灯收拾东西。

  房屋外面,有人小声道:“就说他们一定知道什么,不然不会早早来到村里。”

  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另一人小声问,那人马上道:“当然是要抢在他们前面,绝不能让他们先找到古墓。”

  “快走,多找些人,一起往东边山坡走。”

  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原地,不一会儿墨染尘也出现。

  墨宝悄悄钻出来道:“公子,您真是神了,怎么知道外面会有人偷听。”

  “因为我是官府的人。”墨染尘淡淡道:“在他们眼里,大家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,肯定是现什么重要信息。”

  “难怪总听人说什么攻心为上?”墨宝不由感慨聪明人的丝路,墨染尘纠正无奈道:“是上兵伐谋,攻心为上。”

  “现在大家要做什么?”

  “静等结果。”

  岂料天还没亮,外面就传来一阵阵惨叫声。

  墨染尘和墨宝马上冲出房间,就看到东边的山林火光冲天,大火有人在惨叫。

  两人相视一眼,就听到主人家惊讶道:“你们怎么……也被吵醒了。”似是无意现远处的火光,本能地冲上前几步,颤着声音道:“天……哪,怎会无缘无故着火,这可怎么办呀?”

  主人家回头看着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淡然一笑道:“想是那些人在林子里休息,睡前忘记熄火,不小心点燃地上堆积的落叶。”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明天就是国庆节,灵琲在此祝大家节日快乐,出行注意安全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