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、鹿县角逐2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00章、鹿县角逐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公子,大家要过去帮忙吗?”

  墨宝看着越烧越大的火问,主人家一听道:“这么大的火势,距离又远,就算全村人去救火也不用。”

  墨染尘看一眼火势,淡淡道:“主人家说得没错,古人也曾说山火不可救,只能等大火自已熄灭。至于身陷大火里面的人……算他们倒霉,为了所谓的古墓宝藏,连性命都不顾。”

  终于有人冲出火海,倒在地上翻滚几下,把身上的火灭掉,马上有人扑过来求助。

  天亮后,墨染尘来到茶寮。

  江湖人士们还在,只是人数远不及昨天声势浩荡。

  老板还没送上茶点,就听到一个惊讶声音道:“你们怎会在这里……我明白了,你们是故意放出假消息,害得大家的人被大火杀死。”

  墨染尘自然不会说明,倒是墨宝冷冷地挖苦:“你们是不是有毛病,大家什么时候给你们放过消息。”

  那人顿时语塞,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听到主仆二人交谈,都是人窥探回来说的,为了抢先找到古墓,没来得及分析信息的真假,就匆匆进入东边山谷。

  结果进去没多久就糟到野兽的攻击。

  慌忙逃跑中失去了方向,为了找到附近的伙伴点火,结果不小心引发大火烧山。

  正如墨染尘所言,山火不可救,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才熄灭,大片的山林被烧光,只留下焦黑的泥土。

  大火熄灭的第二天,墨宝站在遍地狼籍中问:“公子,大火烧了三天三夜,什么都没有烧出来,是不是主人家在编假话骗大家?”

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墨染尘没有马上给出结论。

  走了一会儿后,墨染尘忽然道:“墨宝,你没有注意到,这里只有人的尸体。”

  “大火烧死不少人,自然有人的尸体……”墨宝说到一半忽然打住,道:“对哦,大火是突然烧起,连人都来不及逃跑,山林里的野兽……就算有逃生本领也不可能一只不落,除非山林里根本没有活物。”

  “再看看吧。”

  主仆俩又走了很长的时间。

  太阳西下才来到大火最后熄灭的地方,同时发现了大火最终熄灭的原因。

  原来烧掉的山林与另一片山林间,有一道丈许宽的深沟,上面覆盖着大量,被大火烘得脱水的蕨类植物。

  从蕨类植物下面,传来了流水的声音。

  墨染尘闭止聆听片刻道:“除了流水的声音,没有听到任何昆虫、鸟类的叫声,而且……”

  望着深沟对面的山林,跟不老岛的情况一样,地上没有任何落叶,看似正常却是十分不正常。

  正常:整片山林树木、野花、杂草,长得非成茂;

  而非正常:地上没有一片落叶,没有闻到花香,没有飞禽走兽,甚至连一只虫子都找不到。

  就像是进入了一个静止的世界,跟不老岛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,墨染尘可以肯定,这里就是不死族那片,曾被蛊毒污染过的土地。

  “墨宝,给你的东西带了没?”墨染尘回头问,墨染尘拍一下腰间:“公子让带的东西,属下一直带在身上。”

  “那就好。”墨染尘道:“进入对面的山林后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这个东西都不能离开身,更加不能告诉任何人你身上带有这东西。知道吗?”

  “属下都听公子的。”墨宝只差没对天发誓。

  墨染尘看看天色道:“天色已晚,今天就在这里休息,明天大家再到对面探查。”

  用剑砍些没烧尽的树杆,墨宝麻利地升起一堆火。

  两人喝了点水席地休息,陆陆续续又有人过来,犹豫一下坐在火堆旁边。

  墨染尘也不赶人,有些人则直接越过深沟,迫不及待地想寻找古幕宝藏,生怕晚一步都会被人抢走。

  “还不知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?”

  估计是气氛太过尴尬,终于有人主动开口,打听墨染尘的身份。

  墨宝看一眼主子道:“我家公子姓墨,在家中排行第六,大家唤一声六公子即可。“

  暂时还不想暴露身份,所以只报上姓氏和排行,不过已经有不少人猜到,只是见墨染尘没有言明,他们也就没有点破。

  “六公子,你为什么不直接过去?”那名故意搭讪的女子问。

  “你们为什么不过去呢?”墨宝代问,女子迟疑一下道:“恐山林有猛兽毒虫,不敢冒进。”

  “跟你们一样,大家也不敢冒进。”墨宝没说真正们害怕的东西,因为说了也没有人会信,这种事情从前他们经常遇到。

  “墨宝。”

  墨染尘一开口。

  墨宝赶紧道:“公子说对面山林不简单,最好天亮后再探。”

  “怎么不简单法?”有人半信半疑问,墨宝只得说:“对面的山林很可能是某个远古部族遗址,这个部族擅长炼制蛊虫。虽然已经很过去千百年,不过小心点总不会有错。”

  “不是远古神墓吗?”又有人满腹困惑问,道:“怎么变面了远古部族,还一个擅长巫蛊术的部族。”

  “远古神墓,大家不曾听说。“墨宝说明道:“前些日子公子看了一些古卷,上面提到了这个部族,公子是为印证古卷内容真伪而来,跟什么远古神墓没关系。”

  “这个部族是……”

  “这个部族自称为不死族,据说他们拥有长生之术。”

  墨染尘忽然出声,淡淡道:“最近江湖上在传的,长生之术便与此族有关,所在特地来瞧瞧。”

  骤然听到墨染尘开口说话,在场所人都愣住,就连墨宝也愣了愣,似是也没想到自家公子会突然出声,还对陌生说这么多话,透露这么多信息。

  墨染尘却淡淡道:“两三百年之前,曾有人发现过不死族的遗址,或许东西早被人拿走。”

  火堆旁边,一阵沉默。

  良久,终于有出现声:“真的有长生之术。”

  墨染尘垂眸道:“别人信不信我不管,总之在下是不会相信。”

  “闻说六公子,曾上过海上仙岛,触碰过长生之术?”人群里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。

  墨染尘没有寻找声音的来源,淡淡道:“在下是上过定海城附近不老岛,所谓长生不过是让人活到两三百岁罢。”

  “两三百岁!”

  有人发出惊叹,马上有人追问:“真的有长生之术。”

  旁边人马上道:“常人活百年算长寿,能活两三百岁,还不是长生吗?”

  “是呀,能多活一年是一年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您是不否已经得到长生之术。”

  “有长生之术,不防拿出大家一起分享,独自长生多无聊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言打听起来,甚至有人出言威胁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大家先别着急,听在下把说完,你们再考虑这是长生之术还是邪术。”

  众人又一阵七嘴八舌后,墨染尘把在岛上的所见所闻,能说的说一遍后道:“所谓长生,就是让傀儡蛊寄生体内,在人死后傀儡蛊把人变成傀儡,以傀儡的状态存在两三百年。”

  “若想长生还不老,需在年轻时让自已死去。”墨染尘顿一下道:“人变成傀儡后虽然不老不死,日常与正常人也无异,有思想能吃饭,只是不能生养后代,且从此不能再看到太阳,只能在黑暗中生活。”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不能见太阳勉强接受,可是不能生育后代,众人不禁犹豫。

  墨染尘继续道:“傀儡蛊的作用还不仅如此,还有很多你们想象不到的后果。”

  面对众人好奇,墨染尘淡淡道:“傀儡蛊会通过傀儡的身体,向外排放毒气,把周边的环境变成死地。”

  “何为死地?”

  “就是树木花草虫兽也会受毒气影响,逐渐停止生长,一直停留在被污染前的状态。”

  墨染尘低如古琴的声音道:“即从此再无花开花落、叶枯叶长,飞鸟虫兽也会随时间逐渐死绝,长此以往世间所有生灵都会灭绝。”

  “正是如此不死族才不得不远走海外,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毒气污染整片山林,以及外面的土地。”

  这番话让当下不少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墨染尘却继续道:“所谓不老岛就是活死人的地盘,岛上早就了无生机,因不时有渔民误入不老岛,傀儡才没有完全消失。”

  “那不老岛何在?”又有人大声问,似乎不信墨染尘所言,要亲自去验证。

  “定海城附近海域。”墨染尘毫不掩饰道:“曾经有一片没有船只可以靠近的雾区,不老岛就在雾区内里面。”

  “你为何要告诉大家这些?”一个小心翼翼问,墨染尘笑道:”因为不老岛已经沉入海底,若你们不信的话,可以问问常年出海的渔民,雾区是否曾经存在过。”

  “当然,你们也不用去出海。”

  墨染尘望向对面的山林道:“明天到对面山林一看,就知道我的话是真是假。”

  大家虽然很想马上知道,可是望着黑暗掩没有山林,谁也没有勇气越过深沟,提前探索对面的情况。

  长夜漫漫,终于有人按捺不住沉沉睡去,还没入睡的人小声交谈:“大家注意到没有,正值初夏时节,大家又荒郊野地外面,居然没有听到一声虫叫蛙鸣。”

  “这不正常啊。”马上有人大声附和。

  “没准都被大火烧光了,没有也不奇怪。”

  “对面可没被烧,不也听不到一丝叫声。”

  “真的是死地?”

  终于有人提到墨染尘说过的话。

  大家不约而同看向,闭目打座中的男子,官府的人也不见得全是坏的。

  闭上眼睛的墨染尘,神情看起来柔和不少,在场的年轻女子肆无忌惮,盯着眼前这张俊美无双的面孔。

  墨染尘没有理会这些无礼的目光,墨宝轻轻咳嗽两声,年轻的女子们马上尴尬地收回目光,却仍然按捺不住偷偷地送上一记秋波。

  长夜终于过去,墨染尘看着东升的太阳道:“提醒诸位一句,如果对面就是被污染之地,里面的东西不能吃,里面的水源不能喝,更不要用手触碰。”

  言尽于此,听不听是他们的事情。

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墨染尘率先越过深勾。

  墨宝紧随,而后是那些暗中跟踪的江湖人士。

  踏上另一片山林的瞬间,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可又说不出怪在哪里。

  几十人跟在墨染尘后面,一步一步地深入山林,越往里面走怪异的感觉越是强烈,心跳也不由加速,甚至到能听到相互的心跳声。

  墨染尘忽然停下脚步道:“你们过来看,若是碰到这样的情况,一定绕开走。”

  众人马上好奇地围上前,只看到地上有一堆,不知被弃在这里多少年,提起来一抖就会碎掉的衣物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正常人死后有遗体,只有傀儡死后才会直接化成齑粉,蛊虫却蛰伏下来,等待下一个寄主出现,所以大家看到后一定要绕开走。“

  “昨天晚上进山林的人……”不等墨染尘把话说完,一人就冲上前,用脚把地上的衣服踏碎:“装神弄鬼的东西,老子才不信邪,有本事来找老子啊。”说完还上前狠狠地踩几脚地上的衣服、

  墨染尘没有理会他,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,后面的江湖人士却出现两极化。

  他们当中一部分人愿意跟着墨染尘走,而另一部分人则抢先走向山林深处,他们根本不相信山林里面有危险。

  “公子,他们……”

  “不必理会,更不必在意。”

  墨染尘此行目的,是为了寻找轮hui jiào的总坛,这些人要做什么与他无关。

  饶是如此仍然有部分人,紧跟在墨染尘身后,他们觉得墨染尘若是坏人,完全不必跟他们说昨晚那番话。

  山林里古树参天,树木枝繁叶茂,路边野花随风轻轻摇曳,阳光斑驳洒落在树林里,越发显得幽深静寂,踏在没有尽头林间的小道上,众人不自觉地放松心情。

  墨染尘不时低头嗅一下路边的野花,却绝不会碰到它们,有时会抬头看看天空,而后会不时改变前进的方向。

  大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好奇,学着墨染尘低头嗅路边的野花,还没等她闻到花香,口中就发出阵阵惨叫声,用手紧紧握着脸倒在地上不停翻滚。

  “陈师姐……”

  “别过去。”

  同门想过去帮忙,马上被墨染尘喝住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建国七十周年,祝祖国生日快乐,繁荣昌盛!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