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、鹿县角逐3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01章、鹿县角逐3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你们帮不了她的,反而被会她连累。”

  大家看着女子在地上挣扎,大约一刻钟后终于停下来,捂住脸的双手也松开,只看到一小截白色的东西钻进嘴里。

  画面看得众人浑身起鸡皮,忍不住看向前面的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在下早提醒过你们,不要随便碰、或靠近山林里的任何东西。”

  “屁话。”一人大声打断道:“为什么前面的人都没有事,而大家跟着你,走得小心翼翼反而会中招。”

  “想知道他们有没有事,抬头看看树上就知道。”墨染尘微微一扬,墨宝马上看过去,就看到一个人影在树上随风摆动,两眼登时发直。

  其他人一脸狐疑看过去,看到挂在树上摆动的身影时,面色瞬间煞白。

  墨宝缩着脖子问:“公子,您什么时候发现树上有人?怎么不早点告诉大家,大家好早点提防着。还有这些花又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闻一下就会出问题。”

  墨宝一连问了几个问题,都是大家想知道的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在发现第一堆衣物的时候,这里的情况跟不老岛不同,眼下我也说不准,只能说大家小心保护好自已。”

  淡扫一眼被吓坏的众人,墨染尘淡淡道:“这片土地曾经被蛊毒污染过,虽千百年过去了,谁也不知道它发生了什么变化。情况跟不老岛也有所不同,在下也未必能保证诸位的安危。”

  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:有危险,你们自已看着办吧。

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一名女子小声问。

  “愿意跟在下的走可以继续,觉得没必要的可以自行离去,害怕的可以顺着原路退回。”

  墨染尘没看到地上的女子一眼,转身就继续往前走,猜到为什么这里的情商,跟不老岛完全不相同。

  因为不老岛上有双生天石,情况被控制在最开始的时候,而身处的这片山林,却经历了大自然的优胜劣汰,有了自已独特的生命姿态,其危险程度不可估量。

  若不是他带着染上托月血的帕子,恐怕连他进来都无法幸免于难。

  山林带来的危机感,比在海岛上更加强烈,若不是那女子既给他指了方向,他是断不会继续冒险。

  啊……

  队伍后面忽然传来一声惊叫。

  众人马上回过头,就看到原本中毒倒下的女子,面无表情跟在他们后面。

  其他人看到后纷纷起鸡皮疙瘩,而女子的同门看到后,马上就要扑过去,一道剑风拦住他们的去路。

  墨染尘面无表情道:“你们先别激动,看清楚情况再过去不迟,别忘记方才有东西钻进她的身体里,眼下你们连她是死是活都分不清楚。”

  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一人颤着声音问。

  “大家先别慌张,只要她不主动攻击你们,你们也不要擅自招惹。”

  墨染尘抬示意所有人停止前进,站到一边观察女子的情况,只见女子继续往前走,仿佛前面有吸引她的东西。

  在经过墨染尘和墨宝身边时,女子忽然改变方向,离开脚下的小道后才继续朝原来的方向前进,墨染尘马上清楚是什么情况,女子果然是被某种蛊虫操控。

  望着女子前进的方向,墨染尘若有所思道:“想知道那些人在哪里,跟着她走就能找到。”

  众人很快明白什么意思,意思那些人都变成这副模样,往他们该去的地方走。面对这种未知的危险,有些人生出怯意打算退出队伍。

  “想回去的,恐怕不能了,之前是我估计错误。”

  墨染尘看出部分人的意图,看着被挂在树上的人道:“强行离开,他的下场,就是你们的下场。”

  众人纷纷看向挂在树上的尸体,墨染尘淡淡道:“树林里面会有东西阻止你们离开,大家还是跟着我继续走,你们若是不相信可以离开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“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“肉眼看不到的东西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回答,外面那道深沟不是天然存在,而是人为的挖掘而成。

  进来的人为什么都不出去,原因就在前面,那个女子的目的地,墨染尘毫不犹豫地跟女子后面。

  鹿县一家客栈内,托月正在用早膳。

  良玉进来道:“姑娘,山里条件不好,大家多带些东西。”

  托月一脸无奈道:“良玉,大家不是出来郊游的,是来寻找轮hui jiào的总坛,带上干粮就行。”

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“我是杀手出身,从小就接受各种训练,没有不能吃的苦。”

  托月不容分说道:“良玉,你留在这里,过几天会有熟人出现,你带他们到指定地点。”

  良玉还想说什么,却被托月一个手势制止。

  从皇城到鹿县,良玉终于明白自家主子,当初为什么坚决不肯让他们跟着。

  接连几天昼夜不停地赶路,中途不知换了多少回马,然后又徒步几个时辰,以后最短的时间来到鹿县。

  自已累得快散加,原以为最少会休息两三天才出发,没想到才休息不过一晚上他们又要继续赶路,而且还是因为她才休息,眼下又赶往下个目的地。

  直到现在,良玉才明白,需要照顾的人不是托月是自已。

  良玉不知道,托月进县城时,说法收到探子传回的消息。

  他们此行的目的地附近山林突发山火,直到发消息时大火还没熄灭,所以她一刻也不耽搁。

  “是什么人会过来?”

  良玉忍不住问,生怕主子又在糊弄自已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反正不是大哥哥,就是离王殿下他们,你到时候给他们带路就行。”

  “姑娘……”

  “好了,你什么也别说。”

  托月制止良玉道:“你要是觉得太闲,可以看看鹿县什么商机,跟县令大人协商协商。”

  良玉嘴角抽了抽,摊上一个时刻想着赚钱的主子,她能有什么办法,还没回过神就听到托月道:“顺便收点山货,回去后可以自已做着吃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几天后托月就出现在,墨染尘曾经出现过山村。

  同一家茶寮里,托月坐在墨染尘坐过的位置上,望着远处被烧得光秃秃的山林出神。

  傍晚时分,村民们从地里回来,看到坐在茶寮的身影,都不由停下脚步看两眼,虽然只是侧面却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“打扰一下,您可是九姑娘。”

  托月还在看着山林出神时,一个憨厚声音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蓦然听到有人问起自已,托月猜到墨染尘有什么交待,起身行礼道:“小女子正是,不知大叔如何称呼。”

  同时暗暗打量一眼对方,五十多左右年纪,不过村民长年劳作辛苦,风吹日晒样貌会贪老些,估计着也就四十多不到五十的年纪。

  大叔憨厚地笑道:“大家尊称一声阿布叔,村里没有客栈,六公子在我家小住几天,山火熄灭后才离开的。”

  托月一听是墨染尘住过的地方,就明白是什么意思,请大叔坐下:“六公子离开前,可有什么话交待大叔?”

  “六公子付了一个月的房钱,说若姑娘来了可以先休息一两天。”阿布叔乐呵呵应话,托月想了想道:“此前来这里的江湖人士,可有人留在村子里,或者是从山里出来吗?”

  “打四五天前进山后,就一直没有人出现,也不知道是不是遭遇不测。”

  阿布叔长叹一声道:“跟他们说过,东面的山谷不能进,他们偏偏都不相信,非要进去寻什么远古神墓。”

  “姑娘。”阿布叔看着托月道:“你一个姑娘家,长得还那么美,你就听阿布叔一句话,不要进山凑热闹。”

  “无妨。”托月淡然一笑道:“晚辈打扰阿布叔一个晚上,还得劳烦阿布叔准备些干粮和水。”把几块碎银子放到阿布叔手上。

  “六公子已经给过,九姑娘不必客气。”

  阿布叔掂一下足有三两多重,赶紧把银子放回托月面前。

  托月含笑道:“进村的时候看到,大家屋前屋后都晒着不少干货,余下的银子劳您帮小女子收一些尖货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跟六公子都是好人呐。”阿布叔感激万分说道:“大火烧起来前,那些江湖人士打架,踩坏了地里的庄稼,是六公子出面制止,还让那两人赔了不少银两。”

  “六公子身为朝廷官员,保护你们是应该的。”托月说了句场面话,却也是在情在理。

  “九姑娘一路辛苦了,赶紧到家里洗把脸,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。”阿布站起来,请托月前往他家里休息。

  托月没有推托。

  回到家,阿布叔打来一大桶水送进房间。

  托月简单冲洗一下身体,换了身衣裳开始打量房子,是常见部族木楼结果。

  低层用来圈养家畜,上面两面层则是住人,上下两层共有十多个房间,虽简陋却打扫得十分整洁。

  再过一会儿后,托月闻到饭菜香。

  阿布叔把饭菜摆在桌子上道:“山村没什么好东西,九姑娘将就着用吧。”

  托月坐下来,忍不住夸赞道:“还是山里饭菜香,外头可吃不到这味道,哪里的菜得配哪里水煮,还得用当地木柴烧煮能出味道。”

  “姑娘不嫌弃便好。”

  阿布叔憨厚地笑了笑,悄悄退出房间外面。

  托月没有直接用阿布叔准备的碗筷,而是从包袱里取出自已的,不是嫌脏而是不想让碗筷粘上毒。

  阿布叔过来取碗筷时,看到碗里剩下一半的饭菜,不解地问:“九姑娘,是大家做的饭菜不合胃口吗?您好像都没吃上几口。”

  “阿布叔,您别误会。”

  托月马上说明道:“是小女子饭量太小,其实今天已经是多吃,都有些撑着。”

  知道不是味道不行,阿布叔马上乐呵呵道:“倒忘记了,你姑娘家胃口小,明天早饭我就给姑娘做小份。”

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托月友善地笑笑。

  阿布叔把剩下的饭菜端走,不一会儿从外面闪进一个人影。

  “少主。”

  来人跪下道:“村子里面的人都没有问题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我知道了,村民没有问题。”

  村民大方地靠近她,从她身经过,说明他们身上没有蛊虫,但并不意味着轮hui jiào不在这里。

  看着光秃秃的山林,托月想了想道:“没有什么问题,明天大家也进山,留下两个人在这里盯着就行。”

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山村空气清鲜,托月精神也特别好。

  阿布叔端来早膳,以及一大包干粮,道:“六公子已经进去多日,干粮想必已经用完,姑娘多带些吧。”

  “谢谢阿布叔。”

  托月没有拒绝,用完早膳后,把水和干粮都背上就出门。

  天旋坊这次派来的九名杀手,两人留下接应外,其余七人都跟她一起进山。

  虽是天旋坊的少主,却没有享受任特殊待遇。

  这次出任务也是众人对托月的一次考验,考验她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接管天旋坊。

  山林深处,墨染尘带着众人,小心翼翼来到一片山崖前。

  隐杂草树丛里的洞口前,隐约能看到一根根,刻着大气图案的石柱,显示这里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

  在洞口前的空地上站着一群人,正是那些提前冲入山林的江湖人士,他们的目光紧紧盯着眼前洞口,就像是在等待指令才能入内。

  “六公子……”

  “六公子既然来了,何不现身相见。”

  那人才刚开口,就从山洞里面传出一个妩媚的声音。

  大家直到此时才知道他们早被发现,人家只是故意放他们进来而已。

  墨染尘回头对众人道:“你们跟墨宝留在这里,不要乱跑……若没什么意外的话,很快会有人来救你们离开这里。”

  “公子,您要小心些。”

  墨宝虽想跟着,却清楚自已的武功,跟过去只会成为累赘。

  墨染尘飘落在洞口前,打量着附近的断壁残垣道:“不死族的文明,远比在下想象的更加强大辉煌。”

  从山洞里传来一个豪迈的声音:“若非那场自然灾难,不死族将统领全天下,而不是今天的四分五裂,作为不死族后裔理应继承先祖遗志,成为景国乃至全天下的主宰。”

  “你们不配。”

  四个轻飘飘的字,从墨染尘口中飘出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