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、鹿县角逐4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02章、鹿县角逐4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你们不配。

  四个字出来后,洞口前多一道曼妙身姿。

  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,媚颜狐姿,一袭黑色纱衣紧裹着玲珑身材,领口开得特别下,眼前一片春色无边。

  “轮hui jiào四大使者之一极昼,极夜的姐姐。”

  洞口女子的声音酥得让人心神荡漾,骨头都碎掉,换一个男人恐怕已经把持不住。

  墨宝听到身边不少人在咽口水,忍不住皱起眉头,暗道:“这个极昼什么来头,张口就让人把持不住。”

  墨染尘眸深如古井,幽静不见波澜,道:“极夜在大理寺的天牢过得挺好,随时欢迎你过去探望相陪。”

  极昼没好气地哼一声,声音媚得要滴下来,抬手拢好衣领,没好气道:“六公子,就不能送她来见我吗?不过说句实在话,我跟这个妹妹的关系很一般的,探望可以相倍就不必。”

  换句话来说,就是十分讨厌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你的老相好,应熙对你甚是想念。”

  提到应熙,极昼的面色顿时大变,应家父子就是轮hui jiào的克星,父子俩不知破坏他们多少次行动,杀死多少教徒,遇上轮hui jiào中地位高者更是不留情。

  极夜落在他们父子俩手上,多半凶多吉少,不死也要掉一层皮

  “在下很好奇,应家父子为何如此针对轮hui jiào。”

  墨染尘不动声色地套着话,从印象中凡有轮hui jiào的影子,必然有应家父子的身影。

  极昼勾勾手指头道:“想知道,跟我来呀。”转身摇曳多姿地走进山洞里面,墨染尘没有任何犹豫便走入内。

  墨宝看到后急得就要冲下去,却被众人死死拉住,道:“忘记你家公子离开前交待的话,他让你带着大家在这里等待救兵。”

  “六公子武功不错、人精明,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“就是呀,六公子一路领着大家,穿过山林,平平安安地来到这里。”

  “若不是六公子,大家就该站在下面,成为轮hui jiào傀儡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安慰墨宝,就是不想轻易地放弃。

  墨宝虽然担忧,也不好丢下一帮人不管,只能在外面耐心等待,提醒道:“这里的东西水不能乱吃,大家清点一下自已带的水和干粮,各自规划一下接下来几天该怎么用,保证救兵来之前不被饿死。”

  “你不统一管理吗?”

  “每个人的食量不一样,你们各自掌控吧。”

  墨宝明智地没有包揽大权,江湖人士不是士兵,不会严格遵守纪律。

  找了空旷之地,大家坐下来休息,有人好奇地问:“你叫墨宝,我能问问,大家的救兵是谁吗?”

  墨宝想一下道:“可能是五公子,可能新任大理寺,或者是大理寺少卿,当然如果有得选择的话同,最好是应家的九姑娘,若是她来救大家,完全不担忧干粮和水的问题。”

  “应家九姑娘会带很多干粮和水进来吗?”

  “当然不是,九姑娘能以最短的时间把你们带出山林。”

  “离开山林,那远古神墓。”有人不太情愿道:“大家不去看看,回去如何向师门交待。”

  “哪有什么远古神墓?”墨宝轻叹一声:“这里应该是不死族的遗址,极昼是轮hui jiào的人,说明此地早被轮hui jiào霸占着多年,你们要是能斗得过轮hui jiào,我不介意跟你们去闯闯。”

  提到轮hui jiào,若凭武功真没什么可怕,可是他们擅用蛊、毒,以及各种邪术,是一个风评极坏的江湖邪派。

  想起站在洞口前面空地上,被蛊虫控制的众人,都是他们此行的翘楚,连翘楚都无法跟轮hui jiào抗衡,他们怕是连洞口都没靠近,就会被轮hui jiào的人弄死。

  墨宝暗暗观察众人的神情,淡淡道:“朝廷一直想剿灭轮hui jiào,可惜一直未能找到总坛。”

  在场的都是江湖人士,一听就明白主仆二人此行意图,有人道:“朝廷为什么要剿灭轮hui jiào,难道他们手上有什么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“他们利用蛊虫控制朝廷官员,妄图祸乱朝纲,抢夺景国江山。”

  到底是名门世家出来的,即便只是普通的下人,墨宝也打得一手好官腔,不过他说的却都是大实话。

  墨宝一脸无公害笑容道:“我家公子此行,一是查找轮hui jiào总坛,二是听闻轮hui jiào创始人乃不死族后裔,找到不死族的遗址,或许能发现轮hui jiào总坛的线索,朝或许会发兵围剿。”

  众人似信非信,墨宝的话又挑出毛病。

  沉默一会儿有人建议道:“大家去找些柴火生火,不然今晚如何度过。”

  前几天一直都是依赖墨染尘,眼下墨染尘不在他们只能靠自已,墨宝提醒道:“尽量不要用手接触,用剑直接砍断挑过来吧。”

  众人深知利害,也不敢走远,就只敢在附近走动。

  背人处大家都暗暗掂量包袱里的干粮,估量还能在这里撑多少天,不少人已经开始觊觎别人的干粮。

  墨宝把这些都看在眼内,表面上不动声色给大家生火,暗地里思索如何在接下来几天保护好自已,眼前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,饿急了别说抢干粮连人都会吃。

  山林的温度偏低,火光亮起来的时候,大家紧张的心情才得平复。

  深沟前,一名杀手问:“少主,大家不马上过去吗?”

  托月望着对面的山林:“大家过去太早了,他会查不到想要的事情,等天亮再说吧。”

  “除去路上的时间,墨公子最少有四天的时间,难道还没有查到想要的东西吗?”一名杀手有些不耐烦道:“少主给他的时间已经够多。”

  托月也不生气,淡淡道:“他不是大家,事实上他进去才第二天。”

  随行的杀手不解,托月含笑道:“那些江湖人士……他不会放任他们不管,而且穿过对面那片山林,道路不熟他们肯定花了不少时间。”

  “他管那些人干嘛?”一名杀手略有不满。

  “因为他不是无情的杀手。”托月淡然回答,看着山林道:“放心,他们跑不掉。”

  “再拖下去,应大人那边大家好交待。”杀手提醒托月,应老爷给他们的时间有限,不能再给对方更多时间。

  “我知道了,不过……”托月淡淡道:“大家通过山林,只需要很短的时间,不必在意一个晚上,再说大家的任务很简单,短时间内就能完成,不必太过着急。”

  探子传回来的消息,这里并不是轮hui jiào部坛,却是一处重要之地。

  应老爷的要求是务必要捣毁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既然少主有把握,大家就不必多言。”

  武功最高的人出声,另外几名杀手才不再质疑托月的决定。

  托月坐在火堆旁边打坐,耳边传来极轻微有脚步声,有人沉不住气悄悄越过深沟,不过须臾间就没入山林里。

  留下来的六名杀手,盯着对面看了一会儿,就听到一个平静清冷的声音:“你们赶紧打座休息,他不会回来。”

  “少主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“他死了。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其他杀手动了动嘴唇,最后什么都没有问。

  托月缓缓睁开眼睛,一双黑眸比天上的星星还明亮,嫣然笑道:“没有我,你们不可能顺利通过山林。”

  六名杀手不知托月哪来的自信,更不知道同伴生死,可是事实已经证明,对面那片山林很简单,他们不可能迅速且轻易顺利通地过。

  大家都无法入虑,杀手低声交谈起来:“远古神墓的消息,也不知道是谁放出,糊弄得一大批废物来送死。”

  “我放的。”

  托月若无其事地回答道。

  六名杀手面面相觑,托月淡淡道:“有他们先在前面探路,大家可以节约不少时间,不过他们确实很废物。”

  进村的路上就开始明争暗斗,还没进山林被大火烧死一批,通过对面的山林时没了一大半,余下的实力太差,对轮hui jiào没有任何威胁,不过总比一个都没有强。

  面对托月的平静,六名杀手选择沉默。

  擅于用计谋的人,比擅于用剑的人更可怕,他们往往杀人不见血。

  六人心情复杂地度过一个晚上,微曦初露,按捺不住越过深沟,想要了解情况是否真的很可怕。

  托月淡然从地上起来,有条不紊地拉平身上的衣服,用壶里水打湿帕子,给自已洗了一把脸,抚身满头长发来对面的山林。

  “跟在我后面。”

  托月以极快的身法进山林,六名杀手紧随其后。

  山崖附近,新的一天到来,并不代表着有希翼。

  墨宝他们守在洞口外面第三天,干粮和水都所剩无几,陷入进退两难之境,大家的情绪都十分焦躁。

  大家都在担心自已的口粮问题,墨宝却只担心主子的安危。

  这天。众人又一次争执不下,墨宝早看这些江湖人士,怕死又虚伪的嘴脸,独自来到山崖前面。

  墨染尘进去后一直没有出来,甚至没有传出一点消息,墨宝给了自已一个时间:第三天正午公子没出来,救兵也没出现的话,他就自已进山洞。

  离限定时间还有一个时辰,墨宝盯着入口处一动不动。

  忽然从身后传一阵躁动,那群人不知是什么原因,竟然内讧相互打起来,口中还说着十分难听的话。

  打得最狠的那个大声道:“让你抢我的口粮,看我不打死你,打死你个杂碎……你们清元派算什么东西,也敢骑在长山派头上,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们。”

  几十人围在一起,有互殴的,也有打太平拳的,还有人从中用言语挑拔,完全没有注意到一声不寻常的鸟鸣叫。

  江湖人打架便是拼命,不死掉几个不会住手,墨宝生怕若出什么大乱子,惊动山洞里的轮hui jiào,正要回去提醒时,脖子后面忽然被什么打一下,眼前一黑便失去知觉。

  从山洞里面飘出一阵悠扬笛音,正要打拼中的人不由停下手来,四处寻找笛音来源。

  啊……

  忽然一声惨叫。

  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人倒在地上,捂着脸大声惨叫。

  跟之前在林子里的情况,那人挣扎一会儿儿松开手,一只白色的触手钻进鼻子里面。

  其他人噤若寒蝉,紧张地看着四周,忽然有人大声问:“墨宝,墨宝怎么不见了,他是不是扔下大家不管,自已先跑掉。”

  他们还不知道,若不是墨宝跟他们在一起,他们早就中蛊受人控制。

  眼下蛊虫没有攻击他们,是因为此时将近正午,蛊虫不能暴露在太阳底下,这些人才暂时安然无恙。

  骤然发现墨宝不在这里,这些人方才打架的气势马上消失,慌乱地四下寻找墨宝,把这两天熟悉的地方都走一遍,还是没有找到墨宝,一名女子忍不住哭道:“他是不是扔下大家不管。”

  “就知道当官的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“你胡说什么,若不是人家肯带着大家,大家早死在林子里。”

  “得了吧。”一个十分不屑道:“墨宝就一个奴才,还不他主子让他干嘛就干嘛,他能帮上什么忙。”

  山林某处。

  托月一袭白衣,坐在山石上轻声道:“弄醒他,问问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把墨宝打晕的人,取出一个小瓶子打开,放到墨宝鼻子前面,轻轻地晃了晃赶紧后退一丈远。

  昏迷中,墨宝感一股辛辣味钻进鼻子里,忍不住狠狠地打了几个喷嚏,抬手搓搓鼻子睁开眼睛,骤然看到坐在前面的身影时,以为自已在做梦,马上用力搓搓眼睛。

  “九姑娘安。”

  确认是托月后,墨宝赶紧上前见礼。

  托月示意他起来,墨宝赶紧起来,把前前后后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“九姑娘,我家公子会不会有事?”墨宝一脸担忧地问,托月把一个水囊扔给他道:“先喝点水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“阿布叔准备的肉干。”托月把一个纸包扔难墨宝,面带笑容道:“以你家公子的才智品貌,以及太傅大人在朝中的地位,轮hui jiào舍不得杀他,最多把他关起来受点煎熬。”

  “什么煎熬?”墨宝紧张地问。

  “最难消受美人恩。”托月忍不住调侃,轮hui jiào惯用的伎俩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