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、不死族遗址2(二更来袭)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04章、不死族遗址2(二更来袭)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洞口狭窄,只容一人单独通过,以至水流湍急。

  托月形体单薄,不等她靠近洞口就被水流冲开,幸好墨染尘在后面,才没被水流冲出太远。

  两人浮出水面大口喘气,缓过气墨染尘道:“晚膳让你多吃半碗你不肯,现在终于明白太瘦的后果,以后每餐多吃半碗米饭,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,不至于被水流冲走。”

  他这番言论让托月有些哭笑不得,他是变着法儿要她多吃半碗米饭。

  托月想了想,忽然盯着他的剑道:“听人说你的破惑剑似轻巧,实则有十六斤重,不如你拿我的龙隐剑,我拿你的破惑剑,等出来水再换回来。”

  把破惑剑带在身上,等于让自已曾重十六斤,应该能让她顺利能过水下通道。

  墨染尘毫不犹豫解下破惑剑,托月也把龙隐剑递给他道:“按一下上面的蓝色宝石,剑刃便会弹出,再按就是收回剑刃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两人深吸一口气,再沉入池子里。

  加上破惑剑的重量,托月进入洞口虽费力,却不至于再直接被水流冲走。

  通道比想象中要长,亏得两人修为深厚,游行速度却寻常人快,凭着一口气就游出通道,只感觉周身的压力一减,两人才缓缓地浮出水面。

  空气骤然涌入喉咙,托月忍不住一顿咳嗽,却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淹没。

  墨染尘轻轻拍着托月的背,待她缓过气才打量四周的环境,只见一瀑布如水帘般从数丈高处落下,场面颇为壮观。

  他们就置身瀑布下面水潭,再往前一点就会被瀑布直接砸中,瀑布自高处落下有万均之力,所幸出口在水潭边上,离瀑布落点还有一段距离,否则他们将砸得粉身碎骨,由此可见陵墓占地之广阔。

  瀑布后面异常光亮,也是洞中光亮的原因,陵墓应该就在瀑布后面。

  两人上岸后,马上用内力烘干衣物,沿着长满青苔的石阶往上走,来到陵墓的第一层却并无入口。

  墨染尘上下打量一眼道:“看来最上面才是第一层,得进到墓中才能往下走,大家先上去看看罢。”

  顺便从托月手上拿回自已剑,再把龙隐还给托月,牵着她的手往上走,道:“关于石像的事情,可惜日尊者一直不肯透露。若是一会儿仍然有石像,九妹妹是否继续毁掉面容。”

  “毁掉吧。”托月淡淡道为: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免得让人有揣测。”

  “只是我有一事很不解。”托月略担忧道:“在认识和见过的人里,曾经见过三目女神像的人不在少数,为何他们见到托月时却从未察觉到,托月的容颜与女神像相似。”

  墨染尘也有过此想法,不老岛上众人未曾提起,不死族遗址中的轮hui jiào众人里,亦有不少人没有看出来。

  似乎很多人都不知道女神像长相,甚至传闻中活了一千多年,看到女神像最多的风素,为何连她也没能发现,托月跟女神像长相神似的事情。

  当然最让他吃惊的是,大殿主和假大巫女,他们都先后提到了双魂。

  墨染尘不由握紧托月微凉的小手,面露笑容道:“如果现在不是实行皇上的旨意,而是大家在游历山水,无意发现此处秘境,然后一起来探险考古,是不是就觉得事情很有趣。”

  “当然是很有趣、很有意思。”托月忽然停下脚步道:“六哥哥,有没有想过,假如每处双生天石出现之地都是相同的布局,你说与皇城中那块双生天石,相对应的陵墓应该在何处?是在皇城外面还是在皇城里面?”

  “若真如你所言……”墨染尘相一下道:“皇城外面有青云山,皇城里面有天机城,你觉得哪个机会大些。”

  “天机阁,父亲一再警告,不许我靠近。”托月不假思索道:“所以等回去后,抽时间先到青云山走走,早听闻哪里曾是古战场,进去看看算是长长见识。”

  “天下还有九妹妹没见识过的。”

  墨染尘忍不住打趣,牵着她的小手继续往前走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妹妹才活了多大年纪,能识多少知多少,都是外人吹捧罢。”

  耳边响起一阵低沉的笑声,墨染尘道:“在我面前,九妹妹就不必谦虚,最少在同辈女子中无人能与你相比。”

  “六哥哥是想借此,让妹妹也夸你一番。”托月含笑反问,墨染尘淡然道:“不必,从妹妹花痴又崇拜的表情里,就知道自已有多利害,妹妹不必特意夸赞一番。”

  “自恋。”

  托月两个字概括墨染尘表现。

  墨染尘扬起嘴角道:“自恋,也是你给了我良好的感觉。”

  两人不知不觉来到顶屋,从上到下不过十多丈,最顶层直接是供奉三目女神像的大殿,同样也供奉着一尊女神像,只是姿势是侧卧在祭台上,雕刻石像的材料是一整块古白玉。

  托月上前,伸手摸一下女神像,道:“跟几块古玉一样的质地,这么大一块古玉搬上山不易,或许是就地取材。”

  墨染尘有些意外道:“就是说,在大家脚下可能是一座玉石原石矿。”托月摇一下头道:“确实是,只不过质地太过普通,跟你送我的玉佩不是一个级别,看这尊女神像就知道。”

  提到他送的玉佩,墨染尘有些酸酸道:“说得那么好,这些天也没见你佩带在身上,是不是怕别人问起。”

  托月有些无语道:“出来办事当然不能带身上,万一弄丢了上找去。平时在家里、国学院便日日带在身上,只是我给做了伪装,你一眼没认出来罢。”

  “当真?”

  “当真。”

  托月确定地回答。

  墨染尘伸手轻抚着女神像脸。

  迟疑一下道:“九妹妹,还是你来动手,我有些舍不得。”

  “矫情。”

  走过去抬手往女神像脸上一抹,瞬间将女神像的五官抹平。

  托月挣扎一下道:“六哥哥,你说要别人知道,我跟古人长得很相像,他们会怎么想?”

  “其实关系不大。”墨染尘指着女神像道:“眼前这座古墓,还有这尊女神像的历史,最少得追溯到两千年以前,跟远古女神像撞脸,只能说一种巧合罢。”

  “按理说容貌遗传于父母,妹妹很显然遗传了娘亲的长相。”

  托月狡黠地笑道:“娘亲的容颜源自老离王,老离王容颜传自先帝,真要扯什么关系的话,这一族人都得跟女神像拉扯上关系,没准这里昌萧氏一族的祖坟。”

  墨染尘若有所思道:“白天看风水的时候,不是已经确定,此间风水不以足出帝王吗?”

  托月神秘地一笑道:“若是这样的陵墓有七座呢?七座连起来,会不会像志怪小说上写的,七星连珠扭转乾坤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面对脑路奇清的托月,墨染尘准备地找到重点,问:“九妹妹,如何确定是七座陵墓呢?”

  咳咳……托月用咳嗽掩饰自已,面对墨染尘真诚的目光,无奈道:“好吧,六块古玉上面,记载的并不是消灭傀儡蛊的配方,而是七块双生天石的位置,所以妹妹才断定会有七座陵墓。”

  “六块古玉,如何对应七块双生天石?”

  墨染尘眸里闪着精明,深深地看着托月,托月淡淡道:“因为有一块是人人都知道,不需要特地作标记。”

  “是沉入海底的那块?”墨染尘也不敢绝地肯定,托月点一下头道:“那几块古玉,应该是留给后人的指示,只是时间太过匆忙,一晃就是几千年,先辈们的遗训也在岁月里流失,眼下已经没人知道古玉的意思。”

  “你又是如何知道的?”墨染尘奇怪地问,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不老岛村子第一户人家,哪里有很多书,有一卷古籍上的文字很接近古玉上的文字,回来后我查了不少古籍,大概猜测出一点意思。”

  “意思是你能找齐七块双生天石。”

  墨染尘有些激动,尽管双生天石给人很可怕的感觉,可是一旦集齐的话,最少可以保证不落入坏人手里。

  托月一脸挫败道:“恐怕不能,因为其中一块古玉上的提示是——天上。”鬼知道“天上”是地名,还是真的就指天空上面。

  “还有……”托月看着墨染尘道:“有些已经被人发现,比如山林里那块双生天石就不知所踪。”

  “还有就是目前大家真正拥有的,只有国学院那块。”墨染尘深吸一口气,就听到托月幽幽道:“你要说海底那块属于景国也行,最少在没有打捞出来前,四国是不会跟景国争夺。”

  “海底、国学院、不死族、天上,另外三块分别在什么位置?”墨染尘问完又道:“如何是按天上北斗七星布局,是不是画一副地图,就能推测出双生天石的位置。”

  “理论上是如此。”

  托月不想打击墨染尘,毕竟理论跟实践还是差距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其实双生天石现世未就是好事,不如就让它淹没在历史里面。”

  “妹妹也这么想的。”托月绕到石像后面道:“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入口应该在女神像下面。”伸手在附近摸索,终于摸到一处异样,咔嚓一声打开机关。

  到底是什么人,在这天下建造七座一模一样的陵墓?

  托月正要走入内,一只手扣住她腰封,把她直接拉到后面道:“我走前面,你在后面提醒。”

  这男人最近有一点霸道。托月默默地跟在他后面,踏着还算干燥的石阶往下面走,跟不老岛上的情况一样,打开石门果然看到占地面积广阔的殿宇内,摆放无数具的石棺。

  这些石棺都没有被打开过的,墨染尘和托月相视一眼,默契地走到一具石棺前。

  两人不约而同地朝石棺行礼,墨染尘抬手抵住棺盖一推,棺盖就滑开一半,并没有才能异样的味道飘出。

  托月上前看往石棺里看一眼,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,脑海里迅速浮出不老岛陵墓里面的画面,墨染尘低沉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:“九妹妹,这些石棺,或许只是障眼hui jiào要找的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托月细细地回想一番道:“若找配方是假的,他们目的会是什么呢?”

  “极有可能是双生天石,但是……”墨染尘看着托月道:“正如你方才所言的,先辈们的遗训在岁月里流失,他们以为双生天石也在陵墓里,事实上双生天石却被安置在另一座圣殿里。”

  “照你的话,这座陵墓岂不是没有任何价值。”托月想打退堂鼓,墨染尘拉着她道:“来都来了,继续看看吧。”

  “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。”墨染尘指着一个位置道:“这里少了一个星盘,似乎是在告诉后人,不老岛才是所有事情的起始点,星盘上面的内容是为后人们指路。”

  “若是要告诉后人们,不老岛才是事情起始点,星盘应该出现在不老岛以外的六座陵墓里。”

  托月总觉之前的推理出错,以至他们现陷入死胡同,忽然道:“算了,大家出来寻找轮hui jiào总坛,为什么要在这里讨论不相干的事情?”

  墨染尘也愣一下笑道:“是啊,最近被乱七八糟的事情,弄得我都忘记自已出来目的。”

  此行出来没有找到轮hui jiào总坛,没有找到任务便不算完成,想要回皇城总得有一个合适的理由,或许这座古墓里能找到他们想的东西。

  两人穿过百具石棺后面的门,顺利来到另一个墓室里,里面只有一个巨大的棺椁。

  在不老岛上他们只走到这层,两人迟疑一下终于打开棺椁,里面只有一个金丝楠木的盒子,大小如女子奁匣。

  庆幸的是盒子没有上锁,当然那个年代也没有锁。

  托月轻轻打开,铺着一小块兽毛,兽毛中间躺着三片,打磨得跟竹简一样大小兽骨,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。

  两人就着盒子,认真看过上面符文,托月有些无语道:“是古玉上面的文字,不过妹妹一个都没看懂,跟古玉的内容完全不沾边,或许记录的是别的事情。”

  墨染尘却若有所思道:“九妹妹,你说,这会不会就是轮hui jiào……在找的长生之术。”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上一意的标题,不小心把不死族打成不老族,最近脑子混乱中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