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、谁敢娶她呀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06章、谁敢娶她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山村清晨,百鸟齐鸣。

  茶寮里,两人同坐一桌,外面站着一阵威风凛凛的士兵。

  老板奉上最好的东西,战战兢兢道:“小店简陋,两位爷将就着吃吧。”

  应熙放下一块银子道:“老板,你多熬两锅粥、多做些吃的,一会儿他们也吃的。”下巴朝士兵们一扬。

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

  老板紧张地应了一串是,赶紧让婆娘去准备。

  离王淡淡道:“昨晚说说而已,八字还没一撇,你竟气得一个晚上没睡好。”

  应熙尴尬地别开脸道:“下官有择席之癖,故而没睡好,跟九妹妹没有半点关系。再则殿下也说了,八字还没一撇的事,没什么好担忧。”

  “本王若有那样的一个妹妹,也会千般万般不愿意。”

  离王轻叹一声道:“论血脉,九姑娘是本王的表妹,只是碍于各种原因不得相认。”

  应熙迟疑一下道:“有件事不知殿下可曾听说,太傅一次到国学院,当众把九妹妹赶出课堂,可见他对九妹妹厌恶到什么程度,作为兄长岂眼看着妹妹受委屈。”

  “是太傅在国学院遇刺那天,那天本王并未发现异常,没想在轮hui jiào的人行刺前,还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离王有些吃惊,应熙淡淡道:“九妹妹从未对家人提起,是下官无意中知道。太傅大人如此厌恶九妹妹,若进了墨府岂非任由他们欺凌,这门婚事断不能结。”

  “他们两情相悦,你要棒打鸳鸯。”离王惊讶地问,应熙淡淡道:“他们成不成亲,都不可能成为真夫妻,与其让九妹妹嫁进墨府受委屈,情愿他们如眼下这般相处。”

  “发乎情,止于礼。”离王含笑道:“只是长此以往,恐会有人说闲话。”

  “卑职也是左右为难,回去就加高应府的围墙。”应熙也很无奈道:“墨染尘武功高强,在应府来去自如。”

  “来去自如的人来了。”离王小声提醒,应熙抬头就看到,墨染尘、托月一样的白衣,翩然朝他们走来,远远走来大有“陌上一双人如玉”的风景。

  “拜见离王殿下。”

  托月和墨染尘朝离王行过礼,托月又朝应熙行了礼。

  应熙看着托月清瘦小脸道:“出来了一趟又清减了不少,倒不如从前在府里……安安静静地养着。”

  “妹妹一时大意,倒让大哥哥烦恼。”托月答完话才在旁边一桌坐下,老板一见他们来了终于松开口气,赶紧把送上两份早餐道:“公子,姑娘,这是特地为你们准备的早膳。”

  “有劳老板。”

  墨染尘麻利地剥了一个鸡蛋,放到托月碗里。

  离王忍不住打趣道:“看来你们二人,跟这里村民混得很熟嘛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出门在外,总免不了有求于人的时候,与人为善便是与自已方便,呈一时之恶却断了自已的后路,是为不智。”

  “九姑娘心思奇妙,本佩服。”离王淡淡道:“本王见多皇城中那些郡主、姑娘,平时待人是一副恬静和善模样,遇到普通百姓却又是一副趾高气扬,能像九姑娘这般的确实难得。”

  “成长环境不同,心性自然也不同,这不是他们能决定的。”托月不是谦虚,而是环境决定了一切。

  “九姑娘不必为他们辩白,这话本王不是不问原由便说的。”离王长叹一声,淡淡道:“那些姑娘无论嫡出庶出,凡得势皆如此,连……算了,总归你跟他们不同,不然云齐也不会总说,跟你在一起最轻松。”

  想到之前丫头们提起的事情,托月道:“托月听闻云三公子已有心仪的女子,只怕不日便能喝上他的喜酒,殿下恐怕得给他备上一份厚礼,以全你们多年情谊。”

  忽然提到云齐的婚事,离王顿一下道:“云齐生性洒脱不羁,最不喜被人辖制,故而不喜欢太强势的女子,楚云郡主本王也曾遥遥见过一面,模样倒是温婉和顺,只是不知性情如何。”

  目光不由自主落在托月身上,自然是希翼她回皇城,能待为打听一二,别让云齐选错人——悔恨终生。

  托月直接推托道:“托月自顾不暇,何苦再招人嫉恨呢。”

  墨染尘一听敛起笑容道:“殿下,云齐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他能分得清是与非,再则还有云相和云夫人为他把关,婚配上吃不了大亏的。”

  “清官难断家务事,殿下就别操那份心。”应熙不咸不淡道:“吃点小亏当历练,况且这边还有一堆事呢。”

  “你们在边那遗址有什么发现吗?”应熙把事情拉回公务上,墨染尘道:“轮hui jiào总坛不在这里,除了一位尊者,只有极昼带着几个人,还有一些傀儡守在这里,十殿阎罗也是后来赶到,想必不是什么重要之地。”

  “哦对了,两位可曾听说过圣胎?”

  墨染尘和托月都学识渊博之人,对于圣胎的事情却是一无所知。

  应熙想了一下道:“圣胎是没听说过,不过地生胎你们应该有听说过,没准所谓圣胎就是那地生胎。”

  提到地生胎大家自然懂,据说在灵气汇集之地能孕育出石卵,吸取千万载灵气后破壳而出,其形与初生婴儿无异,故称为地生胎,也有古籍称之为仙胎。

  只是这些都是志怪小说提及,人们也只当神话小说看着消遣,从没有人真当回事。

  托月不等同道:“地生胎破壳而出需千万载,据日尊者当日所言,圣胎是轮hui jiào好几代人的心血,时间对不上。”

  “你们没有看清楚吗?”应熙不解地问。

  “日尊者与众人拼互相互,不曾有机会靠近那圣胎,只知外形是脸盆大小的血茧。”

  墨染尘说完,托月淡淡道:“倒像是未脱胎盘的婴儿,日尊者想让圣胎提前降世,把它置于血池中。托月情急下往血池里滴一滴毒血,圣胎想逃跑被托月一剑劈成两半,未及看清楚便化掉。”

  离王愣一下道:“不管是什么,能除掉总归是好事。”

  应熙却若有所思道:“只是能让一位尊者拼死相守,必定是十分重要的,为何轮hui jiào没有严守呢?”

  “兴许是九妹妹的功劳。”墨染尘看着托月道:“是九妹妹故意放出消息,说此山中有远古神墓,墓中有神药不仅能延年益寿,还能增长修为,引来一大帮江湖人士蜂拥而至,扰乱了轮hui jiào的视听。”

  “那些江湖人士呢?”离王好奇地问,他们昨天清理手尾,并看到江湖人士的尸首。

  “前方蛊林惊险重重,却未能挡住他们内心的yu wàng。”托月轻叹一声道:“兴许死了,兴许成了傀儡埋在宫殿里,反正百余人无一生还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“殿下是想说托月冷血、残忍吗?可这就是江湖。”

  托月一脸平静道:“江湖险恶,怪只怪他们人心不足蛇吞象,妄听妄信妄送了性命。”

  墨染尘察觉到离王不悦,淡淡道:“在下也曾多次出言劝止,只是他们不愿意后退,还唯恐在下抢了宝贝,不顾危险抢先闯进遗址。”

  “殿下何必妇人之仁。”应熙冷冷道:“这些江湖人,谁手上没几条人命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“本王不是为他们鸣不平,只是没想一个谎言,竟能让这么多人丧失理智,难怪四国中人纷纷赶往皇城,只为一块传说中能让人长生的石头。”

  闻言,托月神秘地一笑道:“就是那块在国学院,藏书阁秘室里发现的石头。”

  离王露出一丝讶然,托月淡淡道:“密室是托月找到,石头自然也是托月发现,不过那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。”

  “如何不普通?”离王好奇地问。

  “皇后娘娘为了它……夜闯藏书阁,还受了不轻的伤。”

  托月不介意给众人一点提醒,离王马上好奇地问:“世上还有人能伤皇后娘娘,不知此人是谁。”

  “是托月。”

  自信的声音,让离王第一次当众失态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藏书阁原本就有机关,托月做了小小的修改,能让中招的人连动都不敢动。”

  在场三人瞬间愣住,好半晌应熙才一脸惊讶道:“皇后娘娘为此不惜自身,那块石头真的能让人活上千年,甚至更长的岁月。”

  托月摇摇头表示自已不知,道:“托月原本不确定中招的人是谁,不过看到周先生大清早就急巴巴赶过去藏书阁,皇后娘娘的仪驾又停在外面,就猜到中招的人是皇后娘娘。”

  “皇后娘娘走后,周先生来找过托月……”

  “周先生找你干嘛?”

  应熙皱着眉问,尽管他很尊重周先生,可是他才维护完皇后娘娘,就来找妹妹应该是别有所图。

  托月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,淡淡道:“周先生希翼妹妹除掉风素,他认为妹妹有这个能力,他……还向妹妹承认,风素曾经以复活周丞相为诱,让他暗中替她做了不少事情。”

  “还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。”托月想起一物道:“周先生说风素以及她的替身,都在定期服食瑶草的果实,以增强魅术来迷惑皇上,以及控制和拢络朝臣,让他们继续为她所用。”

  “瑶草本王知道。”离王感慨道:“原以为只是传说中的东西,没想到是真的。”

  “还有你们更意想不到的。”托月考虑一下道:“周先生说,风素一直在复活一些古人,向他们打听什么事情。”

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说这里时,离王有些坐不住。

  今天听到的事情,完全颠覆他的认知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没有亲眼看到过、实践过的,托月都不会相信。”

  墨染尘听到这句话时,不由自主看向托月道:“既然那么重要,皇上为何要公之于世,不怕天下人抢夺。”

  “或许这就是皇上想要的结果。”托月给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,应熙看着她道:“在兄长面前,九妹妹就不要遮遮掩掩,有什么说什么吧。”

  “祸水东移是妹妹的主意,至于皇上的心思,妹妹实在是猜不到。”

  “是什么原因,教你想让人把石头偷走?”离王一听便知道事情的重点,托月淡淡道:“这块石头它是有生命的,满足某些条件后,它可以实现一些愿望,比如说复活某个人…或者长生,只是……”

  “只是什么?”应熙也来了兴趣。

  “离不开它。”托月肯定地回答,道:“一旦远离它就会失效。”

  “意思是只要守着石头,就能得到想要的东西。”离王对此深感疑惑,托月淡淡道:“前提是得满足它的条件。”

  “是什么条件?”

  在妹妹面前,应熙毫不客气地问。

  托月不假思索道:“不知道,妹妹是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应熙看着托月,若有所思道:“九妹妹今天如此坦诚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大家?”

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托月肯定地回答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大家只是觉得,有些事情应该让大家知道。”

  离王看一眼托月,然后看着墨染尘,良久才开口道:“意思就是说,在不老岛上,你还隐瞒了本王很多事情。”

  “你根本还没出皇城好吗?”托月在心里怼一句,墨染尘道:“很多事情,当时大家也不是很清楚,都是回来后通过各种查证,慢慢想能想明白,到目前为止仍然还是猜测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离王认可这个说明。

  他们说的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,换成他也不会宣之于口。

  说到这里,离王道:“出来前,皇上让本王给你们捎个口信……”看到两人要下跪赶紧制止道:“只是一个口信,皇上特意交待不用下跪。皇上说你们在外面玩够了,可以皇城帮帮忙。”

  “帮什么忙?”

  托月的第一个反应,她是真的不想多管闲事。

  墨染尘第一个反应是看向托月,他自然不希翼她卷入皇城的夺位风波里。

  感觉到他的目光,托月没有再继续追问,这一切都被面前两个极聪明的人看在眼内,心里面各有决断。

  待人都用过早膳,队伍就押送着极昼离开山村。

  展转半个多月终于回到皇城,一路上各种消息不断传来,回到皇城时仍然有几分生疏感,托月不禁有些怀念阿布叔的饭菜。

  容与和风。

  托月梳洗干净后,舒舒服服地坐在书房内。

  冰儿拿着药箱进来道:“良玉说姑娘曾高热晕睡一天一夜,让奴婢瞧瞧姑娘好全没有,不行再煎几副药调理。”

  托月想起病中的情形:“以往发热,即便昏迷中我也会觉得很难受,可是这次发高热我却完全没感觉,就只是长长地睡了一觉。若不是良玉告诉我,我都不知道自已生病。”

  把完脉后,冰儿叹气道:“姑娘身体底子本就差,不宜太过劳累,以后还是静养为宜。”

  托月听完后,没好气道:“这番话你该去书房跟爹爹说,他不让我外出自然就能静静地养着,不然的话你主子我只能回答你四个字——身不由己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冰儿收好药箱,墨贝恰好提起食盒进来。

  白色的炖盅内,一只炖得极烂的鸽子,以及差不多满一盅的浓汤。

  墨贝盛了一碗给托月道:“天麻炖鸽子汤,奴婢们听说姑娘要回来,早早就炖上一直用炭火煨着,最滋补身体。”

  托月边喝边看着,比离开前更加圆润的墨贝,一脸无奈道:“冰儿,你有什么方子,能让一个人胃口不那么好吗?再不然就在墨贝身上挂块牌子,上面写着——请勿投食。”

  墨贝的圆润,离不开大家的努力。

  “姑娘是嫌奴婢吃得多吗?”墨贝搓着胖乎乎的、肉肉的小手,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托月十分诚恳道:“只是过度肥胖,通常个子会长不高。再说,难道你不想穿衣美美的吗?”

  “姑娘,您让奴婢考虑考虑,好吗?”纠结半天后,墨贝决定要考虑考虑,托月一听就知道没戏了,美食与美美的间二选一,换她肯定会选美食。

  因为美美的,是一个艰难的过程。

  “行。”

  托月爽快地答应。

  把碗中的汤喝掉后,余下的直接推到墨贝面前。

  墨贝毫不犹豫地把炖盅抱在怀里,一边吃一边思索到底是要美食,还是要美美的。

  冰儿看着忍不住偷笑,收拾好药箱道:“哦对了,姑娘,师傅说姑娘休息够了,就过去看一眼,或许有办法顺利取出蛊虫。”

  “真的?”托月一脸惊喜。

  “真的。”冰儿肯定地回答,脸上有一丝欣慰的笑容。

  “秀禾,我离的这段时间,皇城里有发生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自从秀禾来后,皇城各府的八卦,托月都只向秀禾打听,晓月楼的信息来源更加精确。

  秀禾每次出现,怀里不是抱着衣服就是抱着一堆针线,眼下抱着一袭十分华丽的衣裳进来,道:“姑娘想先听哪家的八卦,或者是什么样的八卦。”

  “新奇有趣的。”托月给出关键词。

  “姑娘,二房那边的八卦想听吗?”秀禾尝试着问。

  果然托月一脸疑惑道:“二房能有什么资讯,是几位哥哥要娶亲,还是几位姐姐要出阁?”

  “是八姑娘……”

  “应嘉月!”托月一脸惊悚问:“谁敢娶她啊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