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、她没有脸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08章、她没有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晚朝轩。

  墨宝把墨贝带回来的东西,送到墨染尘面前。

  抬头看一眼三箱东西,墨染尘道:“点心明显是给墨贝的,衣料你拿去裁衣裳,这箱我留下使用。”

  墨染尘指着那箱文房四宝,面上似笑非笑道:“这些东西,昨晚应该都有人检查过,他们没有翻出什么东西吧?”

  “应该没有,他们没有搜墨贝的身。”墨宝得意洋洋地从怀里取出一个荷包道:“九姑娘真是聪慧,知道五公子是正人君子,不会搜墨贝身上的东西。

  “少贫。”

  墨染尘赶紧拿过打开,里面是一块薄绢,是在古墓中看到的骨片的译文。

  用的不是今天人人能看懂的文字,而是一种鲜少有人能看懂,他却恰好的懂的古文字,而且内容并不限于骨片上,还有很多他之前没有看到内容。

  他不知道这些内容来自哪里,不过却是很重要的信息,更重要的是她对他的信任。

  “这小丫头从哪看来的?”墨染尘看完上面的内容,还不等他思考出结果,就听到一阵风风火火的脚步声。

  “墨染尘,你明天去一趟应府,请九姑娘参加我母亲办的论道。”云齐人没到声音先到,哐当一声门从外面推开,云齐箭步走进来道:“九姑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最近都不太搭理大家。”

  墨染尘收好薄绢道:“回前她才病了一场,需要静养,不宜做太过劳心费神的事情。”

  云齐坐到墨染尘对面,看着摆在屋内的三个箱子道:“你是准备给墨宝放假吗?点心、面料本公子可以理解,文房四宝是什么意思,你打算让他去学堂听学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这些是九姑娘给墨贝的礼物。”墨宝赶紧说明清楚,云齐打趣道:“墨宝,墨贝是不是更加圆润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让她在美食、美美的之间二选一,墨贝还在一直纠结中。”墨宝也很无奈,墨染尘淡淡道:“放心,墨贝跟在九姑娘身边,时间长自然而然会他们靠拢。”

  “你家公子说得极是。”云齐笑眯眯道:“九姑娘身边的人,就没有一个胖的,或许墨贝看多了会被同化。”

  “属下觉得不可能。”墨宝一脸愁苦道:“公子、云三公子,你们能在想象一下,连应大人和应大公子这么不苟言笑的人,都会给墨贝点心吃,其他就更不用说。”

  “行了,说正事。”

  云齐把话题拉回来道:“母亲在秀灵山庄置宴论道,特地给九姑娘下了帖,岂料九姑娘竟拒绝。”

  “你也知道,到处都在传九妹妹得到长生之术。”墨染尘不假思索道:“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,出一趟门得冒多大风险,你不清楚吗?”

  “这件事情,我帮不了你。”

  墨染尘直接拒绝,道:“你那位楚云郡主,不是博学多才吗?”

  意思让楚云取代托月,以这种小事情就不要劳动托月,云齐一脸害羞道:“什么叫我那位楚云郡主,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云齐无奈道:“我承认楚云郡主是有点才华,可跟九姑娘真的不能比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九妹妹回来前大病一场,眼下还需要静养,实在是不宜做劳心费神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墨贝回来提到。”墨宝适时插话道:“九姑娘一直在服药调养身体,如今都快六月天,丫头们都不敢给她喝凉的东西,生怕她着凉生病。”

  “九姑娘的身体……已然这么差吗?”

  云齐有些不敢相信,那可是个摘花飞叶能取人性命的女子,身体怎么如此不堪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修为再高也改变不了她的体质,只能静静地安养才能少生病,这种闺阁游戏你还是另请高明吧。再则也是给其他姑娘们机会,总不能九妹妹一直独占鳌头,招人嫉恨。”

  云齐不以为然道:“九姑娘在皇城姑娘们的心里,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,参不参加都是一样的结果。”

  “总比她参加少些怨恨的眼光,且不必出门遭人算计。”墨染尘太明白托月的处境,天下人都恨不得将她绑起来,当众宣讲长生之术。

  “本公子也是没办法才来求你。”云齐恳求道:“墨染尘,你就帮帮本公子吧。”

  “既不是五国论道,亦不是他国挑战,何必一定要九妹妹出面。”墨染尘看着云齐道:“云三公子,你如此这般,是为了何人所求?”

  语气严厉,云齐猛地哆嗦一下,尴尬地笑笑。

  墨染尘忽然想到一人,冷冷道:“你该不会为了给楚云铺路,特地让九妹妹出面吧。”

  云齐不语,墨染尘勃然大怒道:“荒谬。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,为了讨好一个女人,居然连朋友都可以出卖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请回吧。”墨染尘沉下脸道:“这个忙我是不会帮你,也请你不要去打扰九妹妹静养。”

  “你听我说嘛,云郡主没别的意思,只是想跟九姑娘交个朋友。”云齐仍不想放弃,继续游说:“九姑娘终究是女儿家,她也需要闺中密友。”

  墨染尘讥笑一声道:“即便九妹妹需要闺在密友,但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楚云。”

  “送云三公子出府。”

  墨染尘起身离开书房,云齐在后面唤了几声,他也全然不管,半分情面也不给。

  望着云齐一脸不甘的神情,墨宝笑容可掬道:“云三公子,您也别生大家公子的气,九姑娘大病了一场,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公子是断然不会让她再冒险。再说了,九姑娘对不愿意搭理的人有多冷漠,您又不是不清楚。”

  “九姑娘那不叫冷漠,叫插刀。”

  云齐没好气地应一句,自然没忘记自已生辰,把萧盈盈和萧微微整得有多惨。

  墨宝乘机道:“云三公子,您可得想清楚呀,凡是没事找九姑娘麻烦的,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。小的觉得你应该教云郡主远离九姑娘,免得枉送性命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云齐一想,承认吧。

  *

  应府。

  “姑娘,六公子来了。”

  清晨,托月正在梳妆,莲儿就疯似的跑进来。

  托月愣一下,秀禾已经抢道:“莲儿姐姐,无缘无故六公子怎么会过来,该不是你听差吧。”

  莲儿马上举起手发誓道:“奴婢要是听差,就诅咒自已变成莲贝。”

  “这么毒的誓,信你。”秀禾深吸一口气,摸摸自已的腰道:“晚膳除了喝汤吃菜,应该还能吃小半碗米饭。”

  “你不至于吧。”托月惊讶地抬起头,秀禾马上翻一下白眼:“当然至于,姑娘也不想六公子搂自已的腰时,感觉是搂着一饭桶,自然是要眉叶细舞腰轻。”

  “你家姑娘成不了饭桶。”

  墨染尘的声音自外面传来,随后就是墨贝特有有的脚步声。

  圆润的墨贝小跑着冲进来:“姑娘,公子亲自送奴婢回来,还给大家带了很多好吃的东西。”

  托月赶紧用帕子遮住脸,望着风姿卓越的男子道:“六哥哥今天怎会有空过来,你不是要参加云夫人在秀灵山庄,欣赏各府姑娘在一起论道吗?”

  “九妹妹不去,我去就没意思。”

  “妹妹不去,是不想抢了别人风头,六哥哥若不去得教多少姑娘得失望。”

  墨染尘并没有冒失闯入内,而是屏风外面的小几旁坐下道:“九妹妹,跟颐王府的楚云郡主可有过交集?”

  “六哥哥为何这样问?”托月有些惊讶。

  “云齐知道你不参加今天论道后,竟急巴巴地赶过来求我半天,他还想让你跟楚云郡主成为闺中密友。”

  托月一怔道:“应该算不得交集,只是两府马车在道上相遇,妹妹让颐王府先过罢。”

  “你们可有说话?”

  “郡主邀妹妹一叙,妹妹拒绝了。”

  即便是如此,两人也算不得有交集,托月不以为然。

  莲儿奉上茶水后,给秀禾和墨贝一个眼色,两人马上识趣地退出房间外面。

  墨染尘抿一口茶:“如此说来,确实算不得有交集,不过她能让云齐巴巴地过来求我,可见是有些手段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的事情,妹妹不打算过问。”托月拿起梳子道:“只要她不招惹我,她爱怎样就怎样,总之一句话——井水不犯河水,大家相安无事。”

  “楚云若能这么想自然是好的,只怕她所求并非如此。”

  墨染尘深深地看着托月,托月想了一下道:“楚云郡主若真的居心叵测,倒有人一可以对付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“应嘉月。”

  骤然听到这个名字,墨染尘愣一下才想起是谁,道:“八姑娘不是容颜尽毁吗?”

  托月笑笑道:“最近遇上神仙,正在慢慢的恢复。八姐姐对云三公子痴心不改,还是一心一意想侍奉在左右。”

  “如何让八姑娘接近楚云?”

  “这点不用你我操心,八姐姐自已就能解决。”

  应嘉月处心积虑地恢复容颜,为的不过是接近云齐,云夫人既然邀请各府女眷,自然少不了另外应思月他们。

  墨染尘思索一会儿道:“这么好的一场戏不能看到,实在是可惜。妹妹就不想看看,楚云郡主会如何应对吗?”

  “这样子好吗?”

  “妹妹觉得好就好,至少不会辜负六月荷韵。”

  “秀禾,给我梳妆。”

  六月荷韵一年一次,托月自然不愿意辜负。

  墨染尘起身走出外面,原以为要等很久,不想托月不到一刻钟便出来,一袭月白的罗衣格外的端庄清雅。

  秀灵山庄一如既往的热闹,作为宴会主人云齐极不情愿站在门外接待,无论谁来都没好脸色,直接一辆装饰极素净的马车出现,帅气的脸上才堆起阳光的笑容。

  还没等马车停下,就快步迎上前,站在马车外面等候。

  先从马车走出一名小丫头,而后才是一道绿衣白裙的身影,体态轻盈婀娜,行动间扶风若柳竟有几分托月的风韵。

  “噫。”

  秀禾嘴里一声嫌弃。

  瞧见楚云的打扮,托月若有所思道:“妹妹怎么觉着,楚云郡主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

  墨染尘面无表情讥讽道:“怪道非要九妹妹参加,九妹妹参加我才会参加。眼下她恐怕还不知道,你我不会参加今天的宴会,若知道了不知又作何表现。”

  “你先别得意。”托月嗔一眼道:“若让云齐知道自已是踏脚石,铁定会恨死你。”

  “按你说的话,他就该吃点小亏,长长记性。”墨染尘不以为然,远远望着楚云的打扮道:“难道就没有人发现,楚云在刻意模仿你吗?”

  “以奴婢多年的经验来分析。”秀禾适时开口道:“楚云郡主要么长得很普通,要么长得很有特色,以至她即便作相同的打扮,大家无法联想到姑娘身上。从云三公子的表现来看,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。”

  “秀禾,该你上场。”

  托月不带莲儿、不带墨贝,就为着无人认识秀禾。

  秀禾收到命令马上跳下马车,混在一些后到的姑娘队伍里,不着痕迹地走近云齐他们。

  墨染尘看着秀禾举动,露出一丝赞许道:“妹妹会调教人,秀禾这个小丫头倒是机灵,能说会道,做事麻利。”

  “当初二婶母要往我屋里塞人,推却不掉只好把事情闹得满城皆知,没只是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给我送丫头,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凑热闹的,不过也有人是动了心思的。”

  托月无奈苦笑一下道:“秀禾是晓月楼送来的,当时就看中她口齿伶俐,办事爽利。”

  墨染尘道:“你留下墨贝,是为着我,对吗?”

  “……”托月。

  “你是哪家的小丫头,走得这么急,万一冲撞了郡主可是死罪。”

  云齐又急又恼的声音突然响起,随之就听到一个柔情似水的声音:“云三公子,本郡主无事,你不必大动肝火。”

  “你下次可别再冒冒失失,倘若撞到别家姑娘可不会轻饶你。”

  楚云轻声提醒秀禾,秀禾却像是被吓坏似的,看着楚云完全忘记了反应,直云齐和楚云离开才回过神。

  秀禾用力地甩甩头,趁无人注意飞快往回跑。

  上了马车后却没有说话,整个人都在发抖,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托月察觉后,赶紧把秀禾抱到怀里。

  秀禾的牙齿在打格,良久后才颤着声音道:“姑娘,她没有脸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