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、多谢抬举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10章、多谢抬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噔噔噔……

  云齐三步并两步冲上来,还没站稳便大声道:“你们也太不够意思,是本公子招呼不周,还是女子论道太过无聊,你们一个两个宁可躲在这里聊天,也不肯到前面露一下面,姑娘们现在很是失望。”

  四人赶紧调整一下心情,不能让人看出他们内心的波动,托月直接转到另一间屋子里面。

  云齐上来时没看到托月,有些失望道:“九姑娘,现是连本公子也不愿意见,听到本公子声音还特意躲起来吗?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你如何肯定九姑娘在这里?”

  徐还舟好奇地问,云齐笑笑道:“楚云郡主说,墨染尘身上香味,比较适合女子使用。”

  意思是托月身上的味道染到墨染尘身上,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有一次我跟九妹妹说,她头发的味道很好闻,于她就送了我一整套,她常用的沐浴梳洗用的东西。”

  “你一个大男人,用姑娘家的东西。”

  云齐一脸鄙夷,在他眼里男人不应该用女人的东西。

  墨染尘不说话,回他一记冰冷眼色,云齐赶紧闭上嘴巴,转而看向坐在中间的离王。

  离王避开云齐的目光道:“楚云郡主,每次见到本王都拐着弯的,要本王替她推荐九姑娘,楚云郡主是不是以为她颐王郡主的身份……尊贵无比。”

  “……我不知道,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
  云齐也不知怎么说明,虽然托月的只是庶女,可是她地位远胜皇城各王府的郡主。

  古书玉看云齐迷茫的表情,淡淡道:“云三公子,你清醒一点,楚云接近你分明是别有所图。从目前看可以说她在借机接近九姑娘,再观她那身打扮,似乎又是冲着墨染尘而来。”

  “这算不算是一箭双雕。”

  “算。”

  墨染尘肯定地回答,看着云齐道:“方才我过去时,楚云郡主她说她喜欢我手里的荷花,可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一眼荷花,分明是是找借口跟我说知。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她从头都没有看你一眼。”

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云齐不以为然。

  “很显然……你只是一块踏板石。”

  墨染尘的话很难听,可是很在情在理,云齐双唇紧紧抿在一起,是他生气时的表现。

  离王看到后淡淡道:“六公子的话说过了,你也知道云齐是赤子心肠,是楚云居心不良又太会伪装,如今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也好,以后不会再受骗上当。”

  “云齐,你若不是相信的话,把楚云郡主请上来问问。”

  离王把决定权交给了云齐,由他自已来做决定,要不要把楚云叫上来揭穿她的真面目。

  云齐一一看过在场所有人,其间还向楼下看一眼,察觉到他这个举动,托月轻轻靠近窗边往楼下看一眼,就看到秀禾口中长了三只眼睛的楚云郡主。

  楚云的眉宇跟楚月有六七分相似,可是并没有秀禾说的,长着她一样的脸且有三个眼睛。

  秀禾不可能对她说撒谎,除非有什么东西让看她看错了,或者她觉得一张寻常的脸无法吸引她的注意,所以需要一张与众不同的脸。

  果然很有手段!

  托月不得不佩服,幸好她没有直接露面。

  楚云千方百计地想见她,到底有什么目的?不对,她如何知道秀禾是她的丫头。

  是因为秀禾身上的荷包,楚云出于本能显露了真面目,墨染尘为什么会看不到,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?

  望着着楼下的女子,目光不由地转到秀禾身上。

  现在她再面对楚云没有任何反应,仿佛之前没见过,什么原因让秀禾无法分别出谁是楚云。

  大约是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已,楚云不由自主地抬起头,却发现哪里什么都没有,很快便又收回目光,却始终没有上楼的意思。

  托月觉得很有意思,也很疑惑。

  云齐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:“楚云郡主不过想是见九姑娘一面,不愿见便不见,你们说那么多干嘛。”

  “你明知九妹妹不愿见她,还把她带过来干嘛。”墨染尘毫不客气地回击,冷冷道:“在下就明说,九妹妹不愿意见到楚云郡主,你让她走吧。”

  “你又不是九姑娘,你有资格代她回答?”云齐不服气地反问,墨染尘根本不理会他。

  “他有资格代表我回答。”从隔壁传出清冷的声音,云齐惊讶得跳起来道:“九姑娘不愿见便不见罢,只是母亲请你来参加女子论道,你为何要拒绝。”

  “托月不缺名不缺利,把机会留给需要它的姑娘们吧。”

  托月轻描淡写地回答,云齐愣一下才想明白,她早不是当初回皇城里,声名狼籍的应家九姑娘。

  现在的九姑娘学识渊博、盛名天下,深得皇上、皇后娘娘看重,论价值远在他之上,自然不必跟闺阁女孩争长短,就算要争也应该是跟天下名士较量。

  “楚云郡主等急了,云三公子还是下去陪她吧。”

  托月贴心地提醒,云齐看着在场的人,迟疑一下终于还是走下小楼,带着楚云一起离开莲华小筑。

  看着云齐和楚云走远,托月从里间走出来道:“云三公子不似是为美色所迷之人,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情况,故意接近楚云郡主。”

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  离王若有所思地应一声。

  徐还舟迟疑一下道:“九姑娘,你方才说是叫风素的人,控制我姑母的身体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目前只能这样理解,很多事情托月也无法说明,不过大家得尽快把另外几块双生天石找到,无论是毁掉还是让世人无法得到,只别落在风素那样的人手上就行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是不是换个地方商议比较妥当,那些隐形人……”离王担心有隐形人在附近偷听、窥视。

  “放心,我在附近放了东西,他们不敢靠近莲华小筑。”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除去不老岛、鹿县、国学院外,另外四块分别在四国境,托月以为最好把消息放出去,让有心人来帮大家。”

  “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托月问在场四人,有些事情还需要他们帮忙。

  古书玉道: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倒是个不错的办法,只是为何大家不自已动手呢?”

  这个问题……托月淡淡问:“书玉公子,你觉得托月离开景国会是什么下场?或者说托月没有机会进入四国?”

  离王想了想,忍不住打趣道:“九姑娘盛名在外,不论进入哪一国都会引来恐慌。放出消息的主意很就好,大家的目标并不是得到双生石,只是消息要放得巧才行。”

  “此事无须大家操心,待我回去后跟父亲提一提。”末了托月一脸无奈道:“托月必须承认,姜还是老的辣。”

  “应大人知道你在背后这么说他吗?”墨染尘故意问,托月白他一眼:“在我父亲看来,这是对他的称赞,他高兴还来不及,怎会生我的气呢。”

  徐还舟也忍不住称赞:“满皇城谁不知应大人教子有方,据说在军中两位小公子也是履立奇功。”

  忽然提到应杰和应冽,托月含笑道:“八哥哥、十哥哥在军营也有些日子,书信往来中提及军中生活,他们应该都过得不错。托月要做的就是努力地活着,以待来日相见罢。”

  “九姑娘的身体……”徐还舟问了一半时,觉得不合适便突然打住。

  “眼下还在服药调理,冰儿已经跟父亲说过,托月以静养为宜,若没有要紧的事情,以后都静静地安养着。”

  “那就静静地调养,什么事情都不要管。”见识过托月病发时的可怕,墨染尘马上附和,离王也清楚托月的体质,自然不强求她继续奔波劳累。

  在别人看来是推托的言辞,在眼前四人看来,都是在情在理的事情。

  几人针对各地的双生天石,一一相商过对策,约定在御宴上再碰头,便陆陆续续离开莲华小筑。

  “九姑娘,请留步。”

  托月走出莲华小筑没几步,楚云突然出现在眼前。

  关键她不是一人出现,而是所有参加女子论道的姑娘,都跟着她一起出现。

  望着站满过道的女子,托月隔着面纱冷冷道:“托月不参加论道,你们没有机会踩着托月上位,很失望对吗?”

  “九姑娘为何不参加论道?”一个声音弱弱地问。

  “当然是瞧不上你们那点墨水。”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,听得旁观的人下巴差点跌落地上。

  “你……这么说也未免太过份、太自傲。”一名女子恼羞成怒,托月笑笑道:“等你有资格参加两国论道时,再来质问托月为何自傲。至于想踩托月上位,等你们参加过五国论道再说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想开口,托月拦下道:“好了,你们肚子里那点墨水,加起来都装不满一个书架子,别在这里丢人显眼。”

  云齐听着牙齿一酸,偏偏托月说的是大实话,生怕托月说出更难听话来,道:“九姑娘,不如你现在出一道题目,让他们在规定时间内作答,如何?”

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托月想了想,朝秀禾伸出手。

  秀禾愣一下,取出一个小木匣递给托月。

  托月把玩着小木匣道:“这是托月做的一件小玩件,用三十息把这个小木匣拆开,再用三十息把它恢复原样。”

  把小木匣重新递给秀禾,示意她把东西递给在场的姑娘们,也不知道是哪府上的姑娘,最先接过小木匣,在她接过后秀禾倒是开始计时。

  “一,二、三、三……二十八、二十九,三十,时间到。”

  秀禾取回小木匣,交给另外一位姑娘,提醒道:“不能用暴力拆开,不然会无法恢复原样。”

  在几位姑娘连续落败后,在场的人都感到十分惊奇,没相屋一个小小的木匣怎就那么难得打开,太没有道理,可惜秀禾只带在一样在身边打发时间,无法让更多人观摩小木匣。

  墨染尘好奇地问:“九妹妹,你做的东西,不会难倒一片吧。”

  托月不紧不慢道:“反正我家那几个丫头,最快的十息内做到,最慢的也在一百息以上完成。”

  能十息内完成的是良玉和冰儿,一百息以内的秀禾和墨贝、莲儿,超过一百息的是凌家姐妹,至于其他人目前还没试过尚且不知道。

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后面的话徐还舟都不好意思说出口。

  在场的可是各府上,称得学识不凡的姑娘,竟不如人家身边的侍婢,传出恐怕要遭人耻笑。

  古书玉用扇子遮住上扬的嘴角,忍着笑道:“九姑娘,你这么羞辱他们,就不怕他们会记恨你吗?”

  “托月什么时候怕过他们。”托月冷冷回一句,古书玉顿时语塞,墨染尘淡淡道:“九妹妹可没有主动招惹他们,是他们给脸不要脸,自找的。”

  东西终于落在楚云手上,楚云细细观察一番,发现小木匣并不是一个整体,而是用木块拼接起来的。

  握在手上晃了晃,就能感觉到木块在移动,只是给她的时间并不多,秀禾已经开始数数,楚云尝试着用不同的方法找出连接点,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。

  尴尬地把小木匣递给旁边的姑娘,姑娘把小木匣拿在手上试了几回道:“九姑娘,这东西根本不能拆开,对吗?”

  托月马上伸出手。

  姑娘马上把小木匣,送到她手上。

  当着所有人的面,托月微微移动其中两个小木块,轻松取出第一个小木块,没几下小木匣就变成一块木块。

  这波操作看得众人目瞪口呆,托月正要装回去时,墨染尘一脸好奇道:“九妹妹,可不可以让我挑战一回。”

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托月双手捧着木块。

  墨染尘凝神一瞬间,伸手出小木块,当着众人的面组装出小木匣,在场的姑娘们惊得说不出话。

  望着众人惊愕的表情,托月淡淡道:“诸位姑娘挑战失败,若没有别的事情,托月还要办皇上的差事,请诸位姑娘让一下道。”

  诸位姑娘马上让出一条道,容托月和墨染尘通过。

  楚云悠悠道:“见九姑娘,方知何为:不登高山,不知天之高也;不临深溪,不知地之厚也。”

  “多谢抬举。”

  托月淡淡回了回字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