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、二夫人找上门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11章、二夫人找上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望着托月远去背影,诸位姑娘是一脸怅然,陆陆续续回到菡萏院。

  本想仗着人多刁难应托月,结果却是他们当众出尽洋相,没让他们扬名倒让应托月声名更盛,而他们却全军覆没,以后谁还敢轻易挑战应家九姑娘。

  楚云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,想不到自已自降身份,百般讨好一个庶女,竟换不来对方一个眼神。

  应托月从头到尾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面对众人的刻意为难,用一件小东西就粉碎所有人的自信,站在这座大山面前自已是多么渺小可悲。

  离王等人相视一眼,脑子里浮现出一个词——自不量力,转身走入菡萏院。

  “九姑娘。”

  云夫人突然出现,拦住几人的去路。

  离王含笑:“九姑娘是来办差事的,办完差事自然回去了,不过——已经全军覆没。”

  全军覆没,这个词语不说出来还好,说出来后让在场的女子无比难堪,一个个灰溜溜地走回菡萏院,三三两两在一起相互诉苦。

  云夫人知道后也不生气,笑笑道:“九姑娘已经很客气,不然他们会更难堪。‘

  回去的路上,看到墨染尘轻松把小匣子装好,秀禾一脸崇拜道:“六公子,您跟我家姑娘比,哪个更聪明?”

  “当然是你家姑娘。”墨染尘不假思索地回答,道:“我可比不得你家姑娘,脑子里有那么多的古灵精怪的想法,就这个小匣子的玩法,没看到之前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概念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你要是有兴趣,我可以送你一整套,这个是比较简单,后面难度会不断增加。”

  墨染尘自然不会拒绝,唇角微笑扬起道:“云齐知道了又该嫉妒,正如我之前所言,楚云对云齐只有利用,她想通过云齐接近……你。”

  “妹妹只是想不通,为什么秀禾看到的会跟大家不一样”

  托月始终跳不过这个问题,道:“楚云费尽心思接近妹妹,似乎不是为了颐王府颜面,而是想证明什么事情。”

  墨染尘看一眼托月道:“秀禾看到的画面,就是她想证明的事情。楚云郡主想知道,你是否跟三眼女神像有关系,再进行后面的计划。”

  “什么计划?”托月问。

  “还不知道。”墨染尘垂下眼眸,长长的睫毛掩住担忧。

  “三眼女神像是什么?”秀禾好奇地问,托月淡淡道:“就是你看到的,跟我长得很像有三只眼神的神像。”

  “……”秀禾愣了半天,憋出一句道:“怪不得姑娘聪明能干,原谅是女神投胎,姑娘以后飞升当了神仙,到时候就会带着大家,以及鸡犬一起升天?”

  噗……

  墨染尘被逗笑了,道:“果真有什么样的主子,就有什么样的丫环。”

  托月也是一脸无奈,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,要反对她看志怪类的书,果然看完后思想都很有问题。

  “姑娘就算当了神仙,也是需要人在身边照顾。”秀禾气壮地反驳,墨染尘赞同地点点头道:“你说得很对,你家姑娘身边不能没人照顾,把我也带上吧。”

  “……”托月一脸无语,无奈道:“万一三目女神像是个吃人的妖怪,我就先把你们吃掉。”

  “姑娘……人肉不好吃。”秀禾赶紧缩到角落里,墨染尘叹气道:“那现在又多一件事情,弄清楚三目女神到底是代表什么。”

  托月想了想道:“在不老岛上,大首领提起过什么不死天神,不知道是不是指三目女神。”

  墨染尘低头沉默好一会儿才道:“关于不老岛、不死族的事情,大家知道的消息还是太少,连不死族为何自称不死都没有查清楚,难道他们真的能长生不死。”

  “如果不老族遗址的那块双生天石,没有被人偷走的话,他们的生活环境跟不老岛一样,所以称不死也不过份。”

  苦思冥想一会儿,托月淡淡道:“当年有人偷走双生天石,引发不死族异变,我觉得最大的嫌疑人就是风素,因为大首领说过大巫女是容颜不老,后业也是风素的后裔带头背叛不死族。”

  墨染尘点点头道:“轮hui jiào之所知道那么多,或许他们就是不死族,当年留在陆地上的后人,只是千百年过去后,很多事情连他们也是一知半解。”

  “还有一句话,不知是真是假。”墨染尘回想一下道:“大首领曾说过,风素和柏夭是地下城之主。”

  “这句话应该是指柏夭和风素,是不老岛上最早的原住民,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,柏夭守在不老岛,而风素则离开大海踏地陆,寻找什么要紧的东西。”

  当没有线索时,两人只指重新梳理过去的事情,总能发现一点半点被忽略的线索。

  托月想了想道:“风素离开海岛,肯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,或许大家可以试着跟风素谈谈,相互交换一下信息。”

  “此事需要慎重考虑。”

  墨染尘不太赞同,风素太危险了,一般人到她同前根本无反抗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迟早是要面对的,不把所有事情捋清楚,大家会一直很被动,无论做什么都被牵着鼻子走。”

  “现在的筹码太少了,要不……”墨杂活尘迟疑一下道:“你把几块古玉处理,大家再探一次陵墓,了解更多情况再跟风素谈条件,不至于被风素忽悠了去。”

  托月想了想赞同道:“用另外四块双生天石的消息,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走,大家再回一趟鹿县。”

  商议定后,托月有些发愁道:“你我的一举一动太惹人注目,想躲过众人的视线离开皇城,恐怕还需要一些帮忙,最少得跟家里人交待清楚。”

  “还你的身体……根本适合远行。”墨染尘担心托月的身体,再奔波几趟怕是了跨掉。

  “这也是一个难题。”托月想了想:“不如大家就近,先把青云山给探了,最起可以把一部消息掌握在手里,况且里面的信息应该差不多吧。”

  “行。”

  墨染尘一口答应道:“趁大家都被双生天石吸引时,大家一起去探青云山。”

  托月点一下头,对秀禾道:“大家方才商议的事情,先不要对任何人提起,出发前我会跟良玉、冰儿他们商量。”

  秀禾点点头,认真道:“姑娘别悄悄溜了就行,不然几位姐姐,还有老爷和公子他们会撕了奴婢。”抬手做个撕东西的动作,露出一个惊恐万分的神情。

  送托月回到应府,门房马上迎出来道:老爷留下话,若是姑娘和六公子回来,请姑娘和六公子到书房一聚。”

  如今府上只有托月一位姑娘,下人们很多时候会直接省掉前面的“九”字,应老爷他们有多宝贝托月,大家都看在眼内,无论什么事情都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“大夫人在忙什么?”进去前托月多问一句。

  “老太太和二夫人过来了,大夫人陪着说话,还说若姑娘回来了,让姑娘过去瞧瞧。”

  门房上的人压低声音回话,托月对秀禾道:“秀禾,你挑几枝荷花给大夫人送过去,说我去向父亲回完话,让渡过去拜见祖母。”

  “哦对了……”托月又道:“你先回房一趟,看冰儿在不在,若在让冰儿跟你一起过去。”

  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  秀禾抱着从莲花往另一个方向走。

  托月带着墨染尘来到书房,管家看到他们来了赶紧去一通报。

  走进书房,不仅应老爷在,应熙、应轶以及应明都在场,两人一一见过礼后才在先后落座。

  “明明拒绝了,为何又巴巴跑过去一趟。”应老爷不跟女儿虚与伪蛇,托月起身回道:“回父亲,女儿上次从国学院回来,偶遇了楚云郡主,当时她就表示要跟女儿交好。”

  “后来……”托月看一眼墨染尘道:“知道女儿不赴宴,还让云三公子去求六公子,想尽办法要见女儿。”

  “所以?”应老爷看着女儿,托月不敢有隐瞒道:“女儿就想知道她究竟有何目的,在秀灵山庄离王殿下也提起,楚云也曾求过他,把女儿推荐到她面前。”

  嗤……

  应老爷嗤笑一声:“你觉得她是别有用心?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楚云郡主她刻意模仿女儿的打扮,打扮得跟女儿十分相似。”

  闻言应轶忍不住打趣道:“这事情倒不奇怪,应家九姑娘的打扮,向来是皇城女子的标杆,但凡是你穿过的衣裳,梳过的发髻,大家都会竞相模仿,不过都是画皮容易画骨难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若只是模仿妹妹的打扮,远远看一眼便是,何必非要走到妹妹跟前。”

  “这么说你们碰面了。”应老爷目光敏锐,托月无奈道:“楚云郡主不顾身份,自降身份求见,女儿也没办法。”

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“然后姑娘们全军覆没。”

  “你怎么让他们全军覆没?”应熙也不由好奇地问。

  “最近墨贝在玩的东西,你们也都瞧过了,女儿就给了他们一个,让他们三十息内拆开,再用三十息恢复原样。”

  “就这个东西,你就轻轻松松打败所有人。”应轶一脸难以置信,墨染尘淡淡道:“这样古怪的东西,四公子常见到自然不足为奇,可是于很多人而言却是头一回,换成当时在场的公子们,三十息也未必能做到。”

  “这些都是小事,以再说吧。”应老爷打断,看着托月道:“阿离,朝廷的事情不用你管,你先去见过祖母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托月不太情愿地走出书房。

  离开书房后,托月没有急着去前厅,而是回房换一身见客的衣裳。

  前厅,大夫人不愿搭理二夫人,碍于老太太不得不作倍,不过从开始到现在也没二夫人占到任何便宜。

  此时正在谈论托月送来的荷花,大夫人一脸自豪道:“九丫头是最有孝心,最懂事的孩子,有什么东西都记得我这当母亲的,对几位姨娘也是极好的。”

  邱姨娘、余姨娘、钟姨娘纷纷点头,托月在这方面还是做得比较好的。

  二夫人知道托月如何地位非凡,陪笑道:“如今满皇城,谁不夸赞应家九姑娘,夸她学识渊博、才华横溢。”

  大夫人不冷不热道:“当初也不知道是谁,到处散播谣言,说大家九丫头相貌平平、学识平平、粗鄙无礼。还大家九丫头争气,用实力证明自已,连皇上、皇后娘娘也格外看重。”

  “大夫人,姑娘让奴婢先过来,给老太太瞧瞧。”冰儿适时插话,不想两人把气氛弄得太僵。

  “母亲,九丫头一直记挂着您的身体,您赶紧让冰儿瞧瞧吧。”大夫人本就不耐烦,赶紧转移话题,让冰儿给您搭搭脉,也好让老爷和小辈们安心。”

  “孙女有孝心,我老婆子自然不推托。”老夫人不想两个媳妇吵起来,很自然地接受托月孝顺。

  冰儿从药箱里取出脉枕,老夫人伸出手,冰儿搭了一会儿脉道:“老太太,请张口让奴婢瞧瞧。”

  老太太顺从地张开口,冰儿看一眼道:“老太太最近肝火旺,再加上口中有溃疡,晚上必然睡不安稳,奴婢开几副药调理一下就好,往后老太太还是要少些动气,心情舒畅上些才好。”

  “祖母心情不好,不若留下来住些日子。”托月从外面走进来,一一见过礼道:“等外头忙完外头的事情,孙女陪祖母到青云寺礼佛,在别院住上几天,每天听听佛音静静心绪。”

  “九丫头如今皇上跟前的红人,很多事情都说得上话。”二夫人迫不及待道:“有件事情,二婶母原不应该开口,只是除了找你们,二婶母也不知道找谁商量,还请你帮一帮二婶母,帮帮你二叔父爷俩。”

  “托月谢二婶母夸赞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二婶母还是先说说是何事,若在托月能力范围内,自然是愿意帮忙。”

  “那个……”二夫人看一眼老太太,迟疑再三道:“您是皇上跟前的红人,你二叔跟三哥他们已经知道错,你否向皇上求过恩典,能不能提前放他们出狱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人都皱起眉头,纷纷看向托月,决定权在她手上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时间好赶,以后先码这个文,再码新文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