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、解决二夫人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12章、解决二夫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侄女答应之前,请二姨母先回答两个问题。”

  “只要能让你二叔和三哥回来,别说是两个问题,就是二十个问题,二婶母也愿意回答。”

  看着二夫人迫不及待的模样,托月淡淡道:“第一个问题,请二婶告诉侄女,上次您送来的两个丫头,是谁让您送过来的?第二个问题,八姐姐的脸是谁在医治好的?”

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极简单的两个问题,二夫人却吱吱唔唔,半晌都说不出答案,分明是有鬼。

  转头看向老太太,老太太却跟冰儿说话,完全不搭理二夫人,托月便猜到几分,淡淡道:“二婶母不想说便算了,横竖二叔和三哥哥判的不是死罪,服完刑自然是会回来的,总好过跟邪教扯上关系。”

  “什么邪教,没有的事情。”二夫人马上否认道:“二婶母跟轮hui jiào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“二婶母,托月从未说过轮hui jiào,你是如何知道?”托月冷声反问,二夫人才知道自已说漏嘴,紧张地搓着手绢。

  托月冷声道:“关于轮hui jiào的事情,朝廷一直对普通百姓保密。父亲和兄长,还有侄女倒是经常跟轮hui jiào打交道,却从未跟母亲他们提起过,二婶母是如何得知?”

  “我……母亲,您帮着说句话。”二夫人向老夫人求助,托月抢先道:“勾结邪教是大罪,今天二婶母要不是把话说明白,我就让人到狱中跟二叔言明因果利弊,请他写下休书。”

  这番话是在威胁二夫人,也是在提醒一边的老太太,再一味的包庇纵容二夫人,应府就要毁在二夫人手上。

  二夫人吓得差点坐不稳,托月淡淡道:“祖母,虽说如今分了府,连累不到大家和三叔父他们,但是应明哥他们到底是应家的骨肉,没的为了一个外人毁了他们的前程。”

  这个外人自然是指二夫人,老太太真正在意的是儿孙,二夫人到底不姓应,且于应家也没有利用价值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老夫人微微回头看一眼。

  二夫人马上急了,道:“应托月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大夫人、三夫人儿女出息有所依傍,说话自然有底气,二夫人什么没有,居然也敢惹事生非,简直是在找死。

  托月乘机小声道:“祖母,二婶母毁了二叔,误了三哥哥、五哥哥的前程,逼死了五姐姐,还不够吗?恶止于源,趁二叔父他们都还在,赶紧拔除恶源。”

  谁是恶之,自然是指二夫人,很多事情都是因她而起,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老太太听闻此方浑身一震,现在不管孩子们身处何地,至少目前他们还活得好好的,不似五姑娘无法挽救。

  感觉到老太太的异常,二夫人一脸紧张道:“母亲,我是一心为了咱们二房,您不能在这个时候抛弃媳妇。”

  大夫人似笑非笑道:“二弟妹,你一心为二房,还把二房折腾成这样,你要不一心为二房,还不得怎么样。”

  “母亲……”大夫人起身行大礼道:“您不能再犹豫了,如今老爷官居二品尚书,三叔是驻守一方将军,除了二房的三哥、五哥、昀哥在狱中,其他孙子们可都在为国效力,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出一点差错。”

  大夫人忽然跪下,托月也跟着跪下,只听大夫人道:“母亲,从前老爷做大理寺卿得罪人,谁都不给大家好脸色,紫儿在婆家受委屈,谁见着大家娘俩不躲得远远的,九丫头也数度遭人暗害,饶幸活着却是三灾六难。”

  “而今老爷才升了户部尚书,几个孩子也都有出息,背地里不知有多少人眼红,盼着大家府上出点什么事情。”

  大夫人声泪俱下道:“老爷和孩子们为皇上做事,也是小心翼翼、如履薄冰,平日里也是谨慎再谨慎,深恐为祸应氏满门,落个满门皆诛的下场。”

  “大嫂子,你……”

  “倘若让人知道二弟妹勾结邪教,老爷和三叔也必遭牵连。”大夫人看着老太太问:“为着一个外人,不值。”

  二夫人刚开口就被大夫人打断,不过大夫人是看着老太太说,两个“一个外人”已把二夫人已经是排除在外。

  那边二夫人急红了眼,老太太像是被深深震撼到,不得不考虑将来的事情。

  管嬷嬷俯身小声道:“老太太,从前是为着五哥儿的前程着想,现如今五哥儿、昀哥儿生死不明,还都是二夫人做的孽。”

  在家族与个人面前,老太太必须有所取舍。

  若不是陆氏吹枕边风,二儿子怎么跟陆家、卢家这样小门户混在一起;

  若不是陆氏贪得无厌,整天忙着算计别人,无心教导儿女,自已的孙子、孙女儿怎会有今天的下场。

  见老太太迟迟不言语,二夫人不由紧张慌乱起来,眼睛一直到处乱瞟乱扫,最后大声道:“你们不给我生路,我便要你们生不如死。”猛地朝托月奔过去。

  看到二夫人的举动,众人一阵冷笑,简直是在找死,姑娘可不再是从前的姑娘,举手抬足都能取人性命。

  二夫人察觉到没有人制止时,心里顿时生出强烈的不安感,人却已经冲到托月面前,习惯性取出蒇在身上的东西,直接扔到托月面目上。

  这个动作她重复练习无数遍,命中率在十有九各,目的就是一次性命中目标。

  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,扔出去的竟然是一团空气,藏在衣袖的东西竟不见了,不顾形象地当众翻找,那个东西是被固定在一个位置,怎会无缘无故地不见。

  “二婶母在找什么?”

  托月笑眯眯问,二夫人回过头一脸茫然。

  大夫人不失时机道:“母亲,二弟妹已经魔怔,再任由胡作非为,岂非要绝了二房。”

  绝了二房,四个字狠狠敲在老太太心头上,老太太缓缓道:“老二媳妇啊,别怪老婆子我狠心,为着你们这一房把应家折腾成什么,你却仍不知好歹,勾结邪教,意欲祸害应氏满门,我若容你将来怎有脸面见应氏列祖列宗。”

  “你且去,休书我会命人送到你手上,你的东西也会一样不落送到你手上。”

  老太太一脸沉痛地说道:“至于八丫头,愿意留下我自会照顾,若不愿意亦可随你离去,我会给你们些银子,只要你们循规蹈矩、平安度日,管你们一辈子衣食无忧。只是自今以后,你们将从应家族谱除名。“

  “母亲……”

  “你明明说,只是过来求情……”老太太泣不成声,这个儿媳又一次欺骗利用了自已。

  “母亲别难过,您还有大家。”大夫人马上安慰老太太道:“您是老爷的亲娘,大家岂会不管您,只是老二媳妇心肠着实是歹毒,总是在算计大家,想害大家的性命。”

  托月斜一眼二夫人,淡淡道:“二婶母,不,陆氏,轮hui jiào许了你什么好处,你一次又一次地害大家。”

  失去老太太这个支柱,陆氏无力地跌坐在地上,完全不理会托月的质问,而是很快就又不停地翻找,似是丢失了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“你是在找轮hui jiào给你的蛊虫吧。”

  托月面无表情地问,陆氏应不是不应也不是,托月笑道:“若是,劝你不必再找,蛊虫早已经进入你的体内。”

  陆氏面色骤然大变,托月淡淡道:“府中为了预防轮hui jiào,各处都摆放着能杀死蛊虫的药,蛊虫为了活命只能提前进到你的身体里面。”

  “你骗我的,蛊虫入体,我怎么会没有感觉。”陆氏拒绝托月给的答案。

  “上次你送的丫头,不也不知道自已被人下了蛊。”托月提到丫头的事情,陆氏的面色又变了变,道:“不可能,他们说了,蛊虫不会伤害我,他们不会骗我的。”

  “他们是谁?”托月漫不经心地问,语气一点也不上心。

  “是轮回圣教的人,他们说过蛊虫不会伤害我。”陆氏脱口说出答案,让客厅内一阵沉寂。

  陆氏好一会儿幡然醒悟,自已竟亲口承认跟轮hui jiào有牵连,顿时连翻找蛊虫的力气都没有,颓然坐在上不动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府尹大人,你可都听清楚,陆氏承认自已跟轮回邪教有往来,从她嘴里应该能问出不少东西。”

  “本府多谢九姑娘。”

  府尹大人带着衙役走进来,直接把给陆氏带上手镣脚镣。

  这些自然不是托月安排的,而在托月离开书房以后,从管家哪里得到指令,应老爷要她诱导陆氏,亲口承认跟轮hui jiào有关系,到时候府尹大人会出现把人带走。

  陆氏做梦的没想到,明明是她在算计别人,结果却是自已落入别人局里。

  府尹大人做事也很干脆,戴好手镣脚镣,直接堵上陆氏的嘴巴,还在头上套上布袋,陆氏几乎是被拖着出应府。

  待府尹大人带人离开后,应明从外面走进来,跪在老太太面前道:“回祖母,若不是母亲意图……把大家拉下水,孙儿是断不会出此下策,用这种方式把母亲送走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老太太失态地叫出声,没想到陆氏如此作恶多端。

  应明马上道:“自从母亲说,嘉月妹妹的脸有救后,孙儿就开始留意,得知母亲不仅跟轮hui jiào交易,还打算给孙儿们几个也下蛊,孙儿不敢惊动祖母,只好向大伯父求教。岂料母亲竟打着为父亲和兄长求情的名义,意图对大伯父他们不利。”

  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,老太太、大夫人他们听着自然没问题。

  托月听着却是另一回事,应明不过是摸准应老爷对陆氏厌恶的态度,借应老爷手除掉陆氏。

  应老爷本就有此意,不过是顺水推舟,大夫人一脸同情道:“带着几个弟妹你的日子也不容易,没有陆氏从作乱,你们也过得安稳些。”

  老太太好半晌才长叹一声道:“是我老婆子姑息养奸,把陆氏纵得不知天高地厚。本以五哥儿又出事后,没了依傍能循规蹈矩,没想到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
  管嬷嬷安慰道:“当年若不是她使手段进应府,没准二老爷现在好好地做着官,还把自已几个孩子作得死的死的入狱的入狱,如今还要继续祸害几个孩子,老太太很不必为陆氏难过。”

  托月本想说什么,最终什么也没有说,在老太太、大夫人面前,她始终是那个乖巧又懂事的女孩。

  离开客厅时,应明停下脚步道:“九妹妹是不是觉得,我这么做很自私,为了自保算计自已的嫡母,可是我没有办法啊,再不下手的话,大家兄妹几个就得变成轮hui jiào的奴隶。”

  “应明哥哥不必自责,就算哥哥不出手妹妹也会出手。”托月含笑道:“妹妹离开得这么远,陆氏尚把手伸过来,何况是应明哥哥你们的处境。”

  “九妹妹聪慧。”

  应明由衷地称赞,真是人跟人不能比。

  想到自已的几个妹妹,应明是有苦说不出口,几句话差点就被二夫人卖掉。

  托月没有说什么,走了多远便分开走便看到墨染尘,应明摸一下鼻子识趣地离开,不打扰一对有"qg ren"话别。

  “方才看到府尹大人,出了什么事吗?”墨染尘原是来找托月道别,没想到却看顺天府的人,押着一个人匆匆离开应府,就随口多问一句。

  托月轻叹一声:“家丑不提也罢,算是把内患给除掉吧。”

  墨染尘看到应明在场,再加上门房提到,应二夫人今天也在府上,就知道谁是所谓的内患。

  “除去也好,往后你也能少操心些。”快走到二门时,墨染尘停下脚步道:“就送到这里,你也忙活了一个上午,用过午膳好好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托月停下脚步,朝墨染尘福了福。

  墨染尘还过礼,转身头也不回离开,他知道她一定会看着自已。

  直到看不到墨染尘的身影,托月才回到离居,丫头们早摆好饭菜,催促着她赶紧净手用膳。

  趁着她用膳时,秀禾把做好的衣服挂到起来,眨巴着眼睛道:“姑娘,您的首饰头面都太素了,不如找抽时间咱们到琳琅阁,不然没有首饰衬托奴婢做的衣裳。”

  “行。”

  托月一阵无语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突然间来几秒钟地震,现在还有点后怕啊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