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、赏石大会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15章、赏石大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借刀杀人,为父报分。

  楚云在这个时候,一而再地说这种话,分明就是让人注意到托月。

  用心如此险恶,墨染尘对她是丝毫不客气,用八个字当众说出她的意图,让人看清楚她的真面目。

  原本对楚云极上心的云齐,皱一下眉头道:“郡主向来是极知分寸的人,为何今天会如此失分寸?”

  “云三公子……”

  楚云惊讶地看着云齐,他的语气中并没有责怪的意思。

  云齐看向托月道:“九姑娘,你别跟楚云郡主计较,人家精心准备一个月,结果却是你抢尽风头。”

  面对云齐的避重就轻,托月笑笑道:“秀禾倒是为托月准备一个多月,结果临出门前,父亲拿来这身衣裳,说是皇上赏赐的,要托月今天务必穿来参加御宴。”

  “托月觉得自已很低调。”托月指指自已的头饰道:“你们看托月这头饰,寻常红珊瑚做的,不值几个钱。”

  “掌柜的说过,在托月之前一直被别人嫌弃。”托月一脸无辜道:“再加上这一身黑色的衣裳,大家都嫌弃不愿意用的东西,托月统统用在自已身上,怎么算是抢风头呢。”

  面对托月无辜的神情,云齐咳嗽两声道:“楚云郡主,你就看到九姑娘努力低调的份上,就不要生她的气。”

  楚云郡主顿时一脸尴尬,云齐的帮腔却让她感到难堪,总比背上借刀杀人,为父报价的罪名强,赶紧向托月赔礼道:“本郡主一时失言,不小心给九姑娘招来祸患,还请九姑娘不要见怪。”

  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

  托月毫不谦虚地回应一句,气得楚云郡主不顾形象差破口大骂。

  在场几人会意地笑了笑,果然是个记仇的小丫头,谁也没有太过理会楚云郡的主的表情。

  楚云很困惑地看着云齐,一直以为云齐很看重她,直到今天才发现似乎并非如此,方才云齐那番话看似帮她解围,实则是在对她的讽刺和挖苦。

  托月看一眼云齐,回头跟墨染尘相视一笑,看来云齐也不全然糊涂。

  大家都心照不宣,反倒让楚云更加难堪,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融时这个小团体里面,恰好论到各王府的人进入紫云台。

  楚云假装看一眼人群道:“姐姐他们已经进去了,楚云先行一步。”

  看着楚云有些狼狈的身影,离王噙着笑意道:“云齐,你应该过去,陪楚云郡主一起进紫云台。”

  云齐面上露出招牌式微笑,道:“我母亲说,对待女人不能一味将就,偶尔要坚持已见,不能让对方一味牵着鼻子走,否则将来会失去说话权。”

  “你如何看待楚云郡主方才的表现?”

  “无论是有意还无意,都算不得心思特别沉重之流,云齐目前尚能掌控。”

  离王跟云齐一问一答,众人似乎听出点什么,看来云齐是带着任务让楚云接近,是什么任务只有他们知道。

  进紫云台的队伍在快速缩短,离王淡淡道:“大家也进去,不然皇上该等急,到底大家今天不是来看热闹的。”

  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,托月他们一行刚进紫云台,皇上身边的太监就迎上道:“离王、九姑娘、几位公子,你们总算进来了,皇上正宣几位进殿呢。”

  几人相视一眼,跟在太监后面,不用通报便直接走进大殿。

  这幕恰好被楚云看到,眼里闪过一抹嫉妒,面上却含笑道:“九姑娘果然是人才,竟能直接进入大殿。”

  “九姑娘当然能时入大殿,方才用来装长生石的箱子,可是九姑娘亲自设计的。除了皇上以及制造它的人,就只有九姑娘知道如何打开箱子,郡主说九姑娘该不该直接进大殿。”

  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,楚云惊讶地回过头,马上敛起笑容道:“怎么会是你?世子爷这会子怎么有空搭理楚云。”

  来人不是旁人,正是靖王世子萧彻。

  萧彻含笑道:“皇上很信任应烘云,很多机密事情,都会交他们一族完成。”

  “你想暗示点什么?”楚云冷冷问,萧彻笑笑道:“你故意模仿应托月的妆扮,不就是想引起她的注意,接近她吗?”

  “是如何,不是又如何,难不成你有办法让应托月接受本郡主。”楚云冷冷地反问,萧彻淡淡道:“其实要接近应托月并不困难,关键是学会隐藏自已的心思。”

  “本郡主一直隐藏得很好。”楚云没好气地回答,萧彻笑笑道:“隐藏得好,为何应托月不理会你。”

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面对萧彻的讥讽,楚云几乎无法保持自已的优雅。

  萧彻看到她这样更加自信:“想接近应托月就得有耐心,连墨染尘都花了不少心思,才取得那小丫头的信任。”

  楚云眼里露出一抹疑惑,萧彻冷笑道:“你以为那几人为什么跟应托月交好,目的不过是为了通过应托月,知道更多关于皇上的秘密,以萧律的性格,岂会甘心被抢走皇位。”

  “应托月那么好骗吗?”楚云冷冷反问,萧彻笑道:“当然不好骗,墨染尘不仅没骗到应托月,还把自已搭进去,现在对她爱得不能自拔,就算他知道很多秘密,也不会轻易向离王他们吐露。”

  “这么复杂!”

  楚云光想想,就脑子疼得利害。

  萧彻笑笑道:“所以……想跟他们站在一起,你还有很远的距离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你知道应托月看了多少书吗?”

  楚云眸子瞬间暗下,萧彻淡淡道:“应托月研究了很多古文学,知道很多大家不知道的事情,应托月知道长生之术的事情未必只是谣传。不然皇上为何突然看重她,定是与此事有关系。”

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“没有十成也有七八成。”

  萧彻看着楚云道:“你的对手很强大,想打败她很困难,建议你选择沉默或者退出。”

  楚云没有马上接话,忽然一笑道:“彻世子,盈盈郡主远嫁天启国,本郡主也表示很遗憾,可是你不该把怨气撒在本郡主身上。”

  “楚云郡主这么说,就很没有意思。”

  “你故意让本郡主接近应托月,不过是想让本郡主激怒应托月,好借她的手除掉本郡主。”

  望着一脸错愕的萧彻,楚云笑笑道:“你以为本郡主已经输了,还早着呢?有时融入大众就是最好的伪装,轻敌才是致命的。”

  萧彻有些意外道:“你的意思说,你方才在外头表现,就是为了让应托月轻视你?”

  楚云面上划过一抹浅浅的笑道:“是让他们都轻视本郡主,本郡主才有机会得到想要的东西,所以你以后别老出现在我面前,以免引起别人的怀疑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萧彻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。

  望着大殿的方向,楚云的眼神一变,瞬间跟旁边女子没有不同。

  大殿里面,托月等人见过礼后,目光不由落在大殿中间的箱子上,只是别人眼里都充满热度,只有托月和墨染尘眼里是一片沉寂。

  皇上朝托月看一眼。

  托月走到球状的箱子前,看着严丝合缝成品,不得不承认制造师把箱子制作得很完美。

  走上摆放箱子的平台,托月一掌拍在球体上,原本十分沉重的箱子,就像中间有一根轴飞快地转动起来,两手在快速转动的箱子上操作,没有人能看清她的手法,只是听到一阵机械转的声音。

  箱子停止转动时,嘣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弹起,随后就看到箱子像莲花一样盛放,露出一个墨墨的铁箱。

  托月眼里划过一抹意外,就听到皇上道:“只是寻常的铁箱的,你按下上面凸起的圆点,箱子会自动打开。”

  皇上的意思,托月自然不会违背,只是箱子上面并没有皇上说的凸起的圆点,托月只能踏上莲花瓣里面,两手在黑箱子上慢慢摸索,用指腹感觉凸点的位置。

  箱子上像是涂了什么东西,摸索起来并不顺畅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微微凸起的,托月暗运真气一按机关。

  液体流动的声音,随着咔嚓的一声响起,托月怕里有机关连忙飞身倒退,就在她落地的一瞬间黑箱子打开,四四正正就像是平整的桌面。

  从桌面下涌出一股鲜血红的液体。

  鲜红的液体越来越多,渐渐过黑色的平台,很快便流到长生石边上,却不会流出到外面的花瓣上。

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,让在场的人不寒而栗。

  皇上从龙椅中站起来道:“这是含有剧毒的鲜血,大家观看长生石不要靠得太近,小心沾到毒液失了性命。”

  “除了颜色分布特别外,乍看上去就是块普通的石头。”武安君霸气十足的声音,让在场不少人心生惧意,然而在他的话音落下后,长生石便发生变化。

  鲜红的血液在迅速消失,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取干净,点滴不留。

  当所有人血液消失后,人们看到了长生石下面红白两色的根须,迅速漫出黑箱子的范围,却在接近莲花瓣时停止。

  看到这幕人们意识到一点,随后看向站在龙椅前的男人,皇上重新落座道:“正如诸位眼前看到的,长生石它是有生命的。当环境不适合生存时它会选择沉睡,一旦回到适合生存的环境,它马上会恢复活力。”

  见众人心存疑虑,皇上继续道:“你们面前这块石头,早在国学院成立之前便已经存在,甚至可能更久远。”

  此时众人的表情终于发生变化,托月的心跳忽然加速,侧身对墨染尘道:“六哥哥,我有一种不好预感,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……”

  啊……

  托月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一阵惊叫声。

  突然有一人疯似的冲向长生石,旁边的侍卫根本来不及阻止,那个人就直接扑到双生天石上面。

  其他人不由屏不住呼吸,只见那人虔诚地盘坐在长生石上面,随即那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。

  从出现第一根白发到面部肌肉萎缩,到留下一层皮裹在骨头上面,而后连同衣物一起腐朽化成齑粉,最后被一阵微风吹散在大殿各个角落。

  整个死亡过程中,那个人都很平静,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,仿佛是在向神仙祭献自已

  在场的人一脸惊悚,皇上终于发话:“长生石最早的名字叫双生天石,跟星陨石是来自天外的东西,它不仅能长生还能夺走人的生命,或者说是夺走时间。”

  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皇上自问自答道:“在满足某些条件以后,它能让一定究竟范围内的人得到永生。”

  “能说明下这个一定范围吗?”武安君代表所有人开声,皇上淡淡道:”比如说若它留在皇城内,皇城内所有人都有可能获得永生,不过一旦离开皇城,永生的效果就会消失。“

  “需要满足什么条件?”大伏国新任大祭司开口问。

  “朕目前还不知道,不过肯定是十分苛刻的条件,不然为何不见古人长生至今……”

  “当然有人长生至今,只是皇上不知道罢。”温柔不失妩媚声音突然响起,瞬间吸引走大部分人的注意力。

  皇后娘娘从外面走进来——容颜无双,每走一步都如踏在莲花上——风华绝代,整个人都是飘逸、缥缈、虚幻……就像是从海上走来的仙灵,浑身散着大海的广博神秘。

  托月不由自主地看向皇上,皇上一只手扶着自已的咽喉,手指不时划过脖子,似乎在思考问题。

  面对奇怪的动作,托月看向自已的父亲,他站的位置严格来说有些逾越,离王他们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到皇上前面,

  而她因为要开启机关留在原来位置上。

  托月心里很惊讶,他们什么时候走至强一起,面上却仍然保持着平静。

  “你还有我。”

  低沉的声音忽然近距离响起。

  托月惊讶地回过头,墨染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。

  墨染尘压低声音道:“皇上知道我的心思,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,让你安心地守护双生天石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托月眼里闪过疑惑,那东西用得着她保护吗?

  墨染尘小声道:“或者你可以理解成,守住双生天石,别让它伤害在场的人们。”

  英王项渊一脸激动道:“还请皇后娘娘言明,到底是何人一直长生至今,否则我等怕是难以相信皇后娘娘的话。”

  皇后娘娘环视一圈在场的人道:“其实条件并不苛废,只要找到合格的祭品,双生天石可以实现你们任何愿望。”

  “何为合格的祭品?”武安君坐在席间问。

  “百名纯洁少女之血,或者一些特殊血脉,比如说一直很神秘的异血脉。他们的一滴血可以抵百名纯洁少女。”

  “异血脉只是传说,究竟也没有人见过异血脉,除非有一个异血脉站在大家面前,当众人证明这类人的存在。”

  殿有人提出异议,皇后娘娘眸含风情,面噙笑意道:“本宫当然可以证明,比如说在五国论道上,不少人见识过,能威胁九姑娘性命的隐形血脉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应该能清楚地感觉到,他跟轮hui jiào那些隐形人的区别?”

  托月怎么也没想到,皇后娘娘会把问题抛给她回答,悄悄看一眼上面的男人,对方根本目光没有看她这里。

  “区别在于……”目光落在应老爷身上,应老爷微微点一下头,托月淡淡道:“轮hui jiào的隐形人身上有一股药味,而那些一直潜伏在托月身边的人……没有药味。”

  “你是本宫见过的,最勇敢的女孩,所以……”皇后娘娘朝托月招手道:“到本宫里,本宫有一件事情需要你。”

  “臣女……”

  “皇后让你过去,你就过去吧。”

  皇上打断托月的犹豫,托月顺从地迈出脚步,不快不慢走到皇后跟前。

  皇后看一眼托月,忽然惊讶道:“墨染尘,本宫只唤九姑娘一人,你为何也跟过来,你把本宫的话当耳边风吗?”

  “回皇后娘娘,臣今天的任务是保护九姑娘,所以她在哪臣便在哪。”墨染尘不卑不亢地回话,在场的人里能让他无视中宫娘娘的,自然是当今皇上的旨意。

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皇后露出一抹笑意道:“六公子对九姑娘,真是一往情深,此事结束本宫再为你们赐婚。”

  托月不从然,回头含笑道:“六哥哥不必为妹妹担忧,长生石是妹妹先发现的,一开始它没有动妹妹,说明妹妹不是合格的祭品。”

  这话是让墨染尘安心,也是告诉众人,她应托月不是祭品。

  皇后娘娘笑容意更浓:“六公子放心,就算九姑娘是异血脉,本宫也舍不得让她作祭品。”

  “皇后娘娘唤臣女所为何事?”托月懒得猜测直接问,皇后娘娘笑眯眯道:“九姑娘最是聪慧,猜猜看本宫想让你做什么事情。”

  “臣女愚钝,无法揣测皇后娘娘心意。”

  托月不是谦虚,是真的看不透风素的心思,如果眼前的人是风素的话,习惯性地抚摸一下腰间的玉佩。

  忽然一阵怒意袭来,托月本能地后退数步,不及站稳就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:“九姑娘,你禁步上另一个……红玉坠从哪里得来到?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