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、公布真相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16章、公布真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骤然提起禁步下面的玉坠,托月马上意识到站在面前的人是谁,风素竟亲自参加今天的赏石御宴。

  看来是对双生天石势在必得,握紧禁步上的玉佩,想了一会儿才淡淡道:“皇后娘娘既然认出来,自然能猜到臣女是从哪得来。”

  潜台词是东西在手上,人自然也在手上。

  托月此时不由暗暗庆幸,当初没有交待不老岛上发生的全部事情,柏夭虽死了却依然是她的筹码。

  风素看着托月笑吟吟道:“本宫真是小看你了,小小年纪心思居然藏得这么深,本宫枉活世上千载有余,数度与你见面竟未能破你的心思。”

  这番话在场的人惊讶无比,枉活世上千载有余,那也是个什么概念。

  活了一千多年有人类,绝对是个奇迹,是神话般的存在,前提是她说的话是真的,而不是在妖言惑众。

  “托月一点小小心机,岂敢与前辈相比。”

  托月不是谦虚,而是跟几百年来,一直潜伏在后宫的风素比,她确实算不得有本事。

  风素也不跟托月比口才,问:“你老实告诉本宫他在哪里,本宫可以饶你一条性命,甚至饶过你们应氏一族。”

  面对风素的威胁,托月头皮一阵发麻,强装镇定道:“景国是皇上的天下,应氏一族是皇上的臣子,不需要前辈来饶恕。不老岛也在景国的海域,柏夭的存亡也由皇上来决定。”

  “你敢威胁本宫。”

  声音人落,风素如影似魅,来到托月面前。

  出手快如闪电。掐住托月的脖子道:“你知道,上一个威胁本宫的人……是什么下场。”手上的力度骤然增加。

  托月被掐住脖子不能说话,用眼神给墨染尘传递信息,让他不要轻举妄动,没有确定柏夭的生死前,风素不会要她的性命,不过……她却要风素的性命。

  指甲划破右手掌心,以迅雷般的速度,紧紧握住风素掐着自已的手腕。

  啊……

  凄厉的惨叫声,在大殿内及大殿外同时响起。

  风素猛地挣脱托月控制,忍痛后退开一丈远,看一眼自已被伤到的手腕,染到鲜血的皮肤皱皱巴巴,上面还长出向点红斑,像是七老八十老人的皮肤。

  “应托月……”

  风素瞪着托月,阴冷目光盯得托浑身发毛。

  托月愣一下道:“前辈不愧是异血脉,居然能抵挡得住托月身上的剧毒。”

  “异血脉是杀不死的,你能杀死这副躯壳,却灭不掉我的灵魂。”风素收垂下受伤的手道:“反正本宫也打算换一具躯壳,正好借你的手毁掉它。”

  “本宫想要你的身体……”一把剑穿透风素的心脏,风素难以置信地回过头,动动唇颤着声音道:“怎么会是你?怎么会是你?怎么会是你。”

  风素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嘶力竭。

  墨染尘缓缓拔出剑道:“柏夭告诉我,想要杀死你,需得一剑刺在心脏上。”

  忽然噗的一声响,托月受伤的手chā j风素的心脏,看着震惊的神情道:“只要这具身体不消失,你就有足够的时间找到一个新身体,眼下这具身体内的傀儡蛊已死,这具身体即将化为齑粉。”

  “……”风素动了动嘴唇。

  “柏夭在临死前,让托月把星泪带给风素。”

  托月摘下鲛珠和星泪道:“他说很抱歉,他毁约了……柏夭原来的模样真好看。”

  战奴只有在死后才能恢复原来的模样,风素比较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,现在却有另一个人告诉她,柏夭的原来的模样真的很好看。

  “……”风素张口想说话,却喷出一口一口的鲜血。

  “日复一日重复着同一件事情,反复的受着伤,伤害已经超出战奴的承受力,他很痛苦。”

  墨染尘低沉的声音娓娓地道来,托月噗一下拔出手,风素满头青丝转眼成雪,踉跄几步看着托月张了张口,没人知道她说了什么,喷出来的鲜血掩盖她的声音。

  托月看出一个关键词——毒血脉,面对质疑本能地摇摇头,无声地否认自已的身份。

  风素眼里有一丝狐疑,忽然猛地扑向前面的双生天石,整个身体都在双生天石上面,鲜血迅速浸染双生天石。

  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事情,托月和墨染尘都来不及阻止,耳边已经传来风素狷狂的笑声,一个狂妄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:“若是这么容易就被两个小辈杀死,本宫真是枉活千余年。”

  “风素不是异血脉。”

  托月心底得出一个答案,真正的异血脉是皇后娘娘徐韵。

  望着皇后娘娘一点点消失的身体,托月的身体不由发抖,当初在不老岛大殿深处的不安感再次升起。

  双生天石在汲取异血脉的鲜血后,体形就像打气似的暴增了一倍不只,面对这种变化,所有人的心情都十分复杂。

  墨染尘取出伤药,迅速包扎好她的伤口道:“九妹妹,没关系,大家还有没完全输,不管是什么人都会有弱点的,只要大家查找,总会找到对付风素的办法。”

  其他人面对眼前的情况,直到皇后娘娘的身体消失,大家都没有回过神,托月打破了沉寂。

  “臣女办事不力,请皇上治罪。”

  托月扑一下跪在大殿中间,是她办事太过草率,不仅没有除掉风素,倒成全了风素再次重生。

  当女儿跪下请罪,当父亲的也不能例外。

  应老爷跪下道:“是臣办事不力,坏了皇上的大事。”

  应熙和应轶也跟着跪在父亲身后,皇上长叹一声道:“此事与你们无关,你们都起来吧。”

  应老爷才带着儿女起身,退到一边等候吩咐,大殿再次沉寂,良久后皇上才开口道:“朕年少年时无意中发现风素的存在,暗中调查方知风素来历,萧氏皇室近几代帝皇尽折于她手。”

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“朕谋划夺位入主皇宫,只为接近风素并趁机铲除。”

  皇上说明当年登基的原因,遗憾道:“可惜多年谋划一朝成空,朕愧对先皇临终前嘱托、信任。”

  离王开了开口什么都没说,皇上淡淡道:“这十多年里,朕也曾一度被风素控制过,伤害了很无辜的生命,几乎把景国推向灭亡。朕决定退位让贤,把皇位还给离王一族,登基大典交由礼部办理。”

  说完这番话,皇上如释重负道:“朕的余生,将用来寻找风素,希翼在有生之年,彻底解决景国的隐患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“退位?”

  “现在退位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面对众人表现出的惊讶,托月半天都没有回过神。

  没想到除掉风素失败会带来这么大的变故,皇上居然直接让位亲自追查风素。

  局势瞬间变得于他们很不利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是现在谁也没有时间理会她,没人体会不到她内心慌乱。

  忽然一只大手握紧她的手道:“别慌、别乱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会站在你身边。”

  墨染尘低沉的声音响起,托月的心情并没有好太多,压低声音道:“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大家都以为是结束。其实一切才刚刚开始,后面肯定还有更可怕的事情等着大家呢。”

  “将来的事情……谁知道。”墨染尘握紧托月的手,今天的变故粉碎很多的梦想,也有他的在内,很多原本已经确定的事情,一下子变得不确定,有太多的未知。

  托月轻呼一口气道:“你也对离王没有信心,觉得他登基以后,原来的一切都会改变。”

  墨染尘沉默一会儿,望着托月道:“皇上还没有正式退位,我接到旨意是保护你,你接到的旨意是看好双生天石,别的事情大家不必理会,做好的自已事情就行。”

  “……有点自欺欺人,却是正理。”托月无奈地笑笑,却走到双生天石面前。

  “墨染尘,九姑娘,你们在做什么?”就在他们继续自已的任务后,皇上终于点到他们,两人一起下跪回答:

  “臣女奉旨看好双生天石。”

  “臣奉旨保护九姑娘。”

  皇上口中一阵愉悦的笑声,道:“满大殿的人都在想新帝登基的事情,只有你们两个还记得自已要做什么事情。”

  “皇上的圣旨,臣(臣女)不敢不遵。”

  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,皇上欣慰笑道:“在朕退位之前,再为你们做一件事情。”

  墨染尘和托月隐隐猜到什么,霸气的声音已经响起:“朕宣布,从这一刻开始你们的婚约恢复,无论谁都不能干涉你们的婚姻,否则就是抗旨。”

  这个无论是谁,不仅包括两家长辈,还有将要登基的新帝王。

  “臣谢主隆恩!”

  “……臣女叩谢圣恩。”

  两人一前一后地谢恩,墨染尘长长松一口气,生怕托月会不答应。

  托月原本想拒绝赐婚,只是想到把婚姻交给自已了解不深的离王,不如由上面的男人来决定。

  至于是否成亲、什么时候成亲是他们的事情,反正别人也不能干涉他……再者她不知道还能活多久,也许一年也许两三年,反正无法有常人之寿。

  皇上漫不经心道:“朝中的事情你们帮不忙,以后就陪着朕一起寻找风素。”

  用手指给了托月一个指示,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只要大家找到另外几块双生天石,风素早晚会主动送上门,除掉风素是迟早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言外之意,双生天石不只一块?”

  武安君好奇地问,托月含笑道:“双生天石共的七块,最大的一块如沉没在,琅国与景国新开通的航道下面。”

  望着众人渴望的眼神,托月不紧不慢道:“景国鹿县不死族遗址有一块,不过不知道被什么人取走,除去大家眼前这块双生天石,另外四块别在四国境内,诸国若有兴趣不妨找找。”

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托月故意卖关子道:“托月建议就算找到线索,也不要轻易靠近双生天石,后果方才大家都看到。”

  英王项渊眯着一双眼睛,笑意吟吟道:“九姑娘,本王很好奇,为何你靠近双生天石……它不会吞噬你,为何只有你能靠近双生天石?”

  提到这个问题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托月身上。

  托月看一眼应老爷才淡淡道:“托月身上的剧毒,让双生天石顾忌。其实不只是双生天石,就连轮hui jiào的蛊虫也奈何不得托月……”

  “商神医已经研究出拔除蛊虫的方法。”皇上打断托月,当众宣布:“朕决定将此法公开,不然光凭朝廷以及商神医个人的力量,根本无法对抗势力已经散布天下的轮hui jiào,对付轮hui jiào已经不是景国的问题。”

  “大家为什么要跟轮hui jiào作对呢?”大伏国新任大祭司问,皇上淡淡道:“你们可以轮流走向九姑娘,凡是无法靠近她的人,说明谁体内已经被种下蛊虫,随时都可能发作。”

  刷一下……

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托月。

  托月早已经习惯这种目光,并没有理会众人怎么看自已。

  武安君忍不住打趣道:“景帝一言,本君怎么觉得,九姑娘是因祸得福,从此万毒不侵呢。”

  墨染尘想到托月毒发时的痛苦,方才出言讽刺却被托月拦住,道:“武安君可敢一试,毕竟玉德公主死后,能行动自如也是蛊虫的作用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武安君面色微变,起身大步走身托月。

  当他安然走到托月面前,面带笑容道:“看来本君很幸运,没有被人下蛊。”

  前有武安君带头,其他人自然也无所顾忌,纷纷走向托月,就连景国的朝臣也开始走向托月,大部人都安然无事,直到萧彻走向托月时。

  大家看着走向托月,当他跟托月还有一丈距离时,忽然调头就往回走。

  萧彻的面色瞬间发白,不愿相信地再次走向托月,相同的画面再次出现,他又一次在相同的距离转身走。

  再次出现相同的情况,萧彻的面色更加难看,皇上不等他走第三遍便说道:“不必再试了,你一会儿好好看看拔除蛊虫的办法,自已回去找人帮忙拔除吧。”

  “是,皇上。”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抱歉,这两天老家线路检修,供电不正常,今天才恢复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