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、皇室机密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17章、皇室机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萧彻的顺从让在场的人生出很多猜测:

  一是他畏于当今皇上;

  二是他跟轮hui jiào有过接触,觉得自已有可能已经被下蛊;

  三是他曾经见识过傀儡蛊的恐怖,确信自已已经被下蛊;

  四是他不知道自已何时被人下了蛊,为保命迫切地想拔除体内的蛊虫。

  正是萧彻的举动,让更多人来到托月面前测试,不检测还好一检测才发现,朝堂不少官员都已经被人下了蛊。

  其中还包括跟托月有过节的颐王、颐王世子父子俩,父子俩当时的面色都非常难看,得知自已中蛊后默不作声退出大殿,估计是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,或者是看看府中其他人是否中蛊。

  “轮hui jiào的野心是成为天下之主。”

  托月想起了轮hui jiào尊者的话,毫无隐藏地把跟他们,跟轮hui jiào尊者的说一遍。

  皇上淡淡道:“轮回势力如今遍布天下,完全夺取天下之势,到时候无论哪一国都不能独善其身,朕希翼诸位使臣修书国主,跟他们言明形势的严峻,不能再任由轮hui jiào的势力拓展,而且……”

  “谁知道你们的皇宫内、朝廷上,是不是也隐藏有第二个风素。”皇上轻描淡写地补充一句,正是这个女人搞得景国几乎亡国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四国的使者面面相觑,景国皇帝的话不是没有依据。

  轮hui jiào在各国都有不小的势力,一旦要做什么事情的话,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,迅速控制整个皇都。

  武安君最先回过神,起身拱手道:“皇上,本君知道九姑娘是不可能离开景国,敢问我等回国该用什么办法,来甄别中蛊与没有中蛊呢?”

  托月心中一动,地抑制着自已,不要去看皇上的表情。

  皇上淡淡道:“朕既然愿意与诸国分享拔除蛊虫的办法,自然也不会吝啬甄别之物。”

  “难道不是只有九姑娘才能甄别吗?”即便是英王项渊同样深惧蛊虫,皇上淡然道:“若只有九姑娘能甄别,岂不是要放干的她的鲜血才行,朕可舍不得九姑娘,她的价值远超消灭轮hui jiào。”

  托月听到这番话暗暗松一口气,却无意中听到墨染尘呼气的声音,原来这个男人跟她一样紧张。

  想着杀死柏夭的过程,托月忽然想到一事,道:“六哥哥,你说妹妹能杀死柏夭,跟杀他的那把剑有没有关系。”

  “你是说灭生剑。”墨染尘一直没有忘记那把剑,道:“大首领说过,那把剑能杀死灵魂。”

  “是灭生剑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风素收回剑都做得毫无道理,除非是她早知道……灭生剑能杀死柏夭,当初不守过是借托月的手罢。”

  “风素不在了,可是她的人还在,必须抢先一步行动。”

  两人相视一眼,墨染尘抢先道:“皇上,臣有要事相告,只是此事暂时只能皇上知道,请皇上给臣一点时间。”

  皇上看一眼旁边的托月,托月目光坚定,道:“墨染尘,你随朕到后殿,请诸位在此稍等片刻,朕稍后还有别的事情向大家宣布。”

  “臣等遵旨!”

  君臣二人一起离开后,所有人目光落在托月身上。

  托月假装没有看到,转身走近双生天石,想知道它吸了异血脉的鲜血,除了会变大还有什么不同。

  刚走两步腿上一震,托月惊讶地停下脚步,如果她刚才没有感觉的话,她身上有东西对双生天石起反应,低头看一眼系在腰间的东西,她的腰间只系两样东西。

  其一冰儿给的,无论何时都不能离身的药包;其二就是系着墨染尘玉佩的禁步佩饰。

  托月用手握着两样东西,缓缓移动脚步,再往前一步手上也感到震动,不过不是她手上的香包和玉佩,而是垂下面的鲛珠和星泪。

  是鲛珠和星泪对双生天石的反应,还是双生天石对鲛珠和星泪有反应。

  托月摘下鲛珠、星泪,托在掌上送到双生天石上面,两个玉佩抖动得更利害,托月不由自主地往前走。

  “阿离。”

  应老爷突然大叫一声。

  托月心中一惊手也跟着一震,鲛珠和星泪跌落在双生天石上。

  本能地伸手捡回来,却发现根本捡不动,两个玉坠就像是长在上面,无论怎么用力都扒不掉。

  “阿离。”

  应老爷的声音近距离响起。

  托月无奈地回过头道:“鲛珠和星泪长上面去,扒不下来。”

  “你没长上面去就行。”看到女儿没事,应老爷暗暗松一口气道:“怎么回事,鲛珠和星泪怎么长到双生天石。”

  “您一喊女儿,女儿一紧张,手一抖就掉到上面,然后就拿不下来。”托月简单说一下过程,然后就看到应老爷瞪大眼睛,赶紧说明道:“爹爹,女儿真不是故意,您别生气呀。”

  “爹爹……”

  不等她说完,应老爷就一把拉她到身后。

  托月猛地回过头,马上张大小嘴道惊叹:“好大呀!为什么这么大呀?”

  应老爷冷笑一声:“这得问你呀同,你方才又干了什么?真的只是不小心把鲛珠和星泪,弄掉在双生天石上面。”

  “当然是不小心。”

  托月理直气壮地回答,还想辩白时大殿猛地一震。

  回头发现双生天石竟然已经长到大殿顶上,目前还在继续变大,应老爷赶紧把女儿拉走。

  瞬间托月觉得自已闯了大祸,景帝从后面传来道:“朕才走开一会儿,怎么就闹出这么动静。应托月,是不是你。你平时炸自已家就算了,你还敢……苍天哪!”

  景帝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倒,好半晌才开口道:“大家马上退出大殿外面,不要让双生天石靠近。”

  托月没有关注别的,而是留意到墨染尘和皇上身边的一名太监没有出来,可能已经从后殿离开紫云台,应该赶回皇宫里取风素的灭生剑,希翼轻舞他们没有发现吧。

  应老爷看到女儿又在出神,拖着她的手迅速退出大殿,来到花园外面,双生天石已经顶破殿项,展现在世人眼前。

  皇上长叹一声,目光幽幽落在托月身上。

  托月心虚地躲到应老爷身后,此时再多的说明都是多余的。

  “你一天不闯祸,是不是就不舒服。”

  应老爷幽幽问女儿,托月一脸心虚道:“爹爹,女儿真不是故意的,女儿也没想到会这样。”

  刚说就听到一声威严的冷哼,景帝站在众人前面道:“你不是故意的已经这样,你要是故意的,岂不是要把皇城给翻过来。”

  “臣女不敢。”

  托月心虚地回答,暗暗盘算着怎么说明。

  景帝却没有理会,望着迅速膨胀的双生天生道:“想不到已有六块双生天石,如今只剩最后一块不知下落。”

  在场的人听到这番话猛地一震,意味着景帝手上已经有六块双生天石,是不是七块双生天石汇聚在一起时,就能达到人们梦寐以求的长生不死。

  从众人的神情,景帝猜到大家的想法,道:“大家别多想,朕手上并没有六块双生天石,除面前这三块双生天石,还有三块已经沉没在海底,而第七块双生天石地点朕也说不清楚。”

  “为何说不清楚?”墨太傅一直都沉默,现在终于出声。

  “因为朕没有第七块双生天石的线索……”皇上看一眼托月,托月马上道:“回皇上,臣女有一个线索,只是也不能算是线索。”

  “你先说,朕来分析。”

  “回皇上,根据古玉上的提示,第七块双生天石在天上。”

  托月抬手指指天空,众人不由自主地抬起头,可是天空上什么都没有,在场的人马上皱起眉头。

  “所以说也不能算是线索。”托月简单说了一下古玉的来历道:“古玉上面就是这么写的,不过古玉没告诉女儿,原来双生天石能无限缩小,还有合并在一起。”

  意思抱怨应老爷他们,故意隐瞒她事实真相。

  众人的注意力却被皇上吸此,方才那番话足以证明,他早就知道双生天石的事情。

  皇上淡淡道:“大家不必奇怪,为何朕会知道不老岛上的事情,萧氏族一族仍不老岛原住民,风素与柏夭不过是我族制造出来的奴仆,只是后来他们叛逃。”

  “几千年的事情,萧族很早就离开不老岛,不过它仍然是萧氏皇室的祖地,每隔一轮就会派人回祖地拜祭。”

  这番话不仅四国的人感到震惊,连景国的朝臣们也是一脸震惊,想不到他们的君王竟然会跟双生天石、长生不死扯上关系,却又找不到理由反驳。

  皇上似是早料到,一脸镇定道:“当年朕知道真相时也同样震惊,不过真相便是如此,不老岛是皇族的祖地。”

  托月下巴都快跌落地面,就听到皇上继续道:“只有我萧氏一族的人,接近双生天石时会不受伤害。当年朕和荼蘼是奉先帝命,护送两块双生天石回祖地。”

  “九姑娘是……”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方才已经说过,九姑娘能靠近双生天石,是因为她身上的毒,跟她的血统没有关系。”

  皇上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托月的身份,不过托月跟离王的脸摆在那里,甚至是离王郡主萧微微,都没有他们这般相似的容貌,承不承认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托月倒是不太在意,目光不停地在人群里转悠。

  三块双生天石意外同时出现,总会对某些人造成影响,隐藏在人群里异血脉应该有所变化。

  结果让她感到奇怪,异血脉没有出现,反而是少了几个人,其中还有她算是认识的人——楚云郡主,不过想到秀禾的话托月对她格外的留意。

  “你又在找什么?”应老爷小声问女儿。

  “忽然少了好些人,爹爹可知道他们的去向吗?”托月小声打听这些人的去向。

  应老爷压低声音道:“你以为皇上真听你的话,要把双生天石抛出去吗?恰好相反,他不仅要把双生天石聚一起,还要把天下异血脉也聚到一起,把他们控制在手上,用他们的血来进行做祭祀。”

  托月整个人一僵,应老爷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:“你不是好奇那一股可怕势力是谁吗?是当今皇上,除了皇上谁能掌控景国官员调动。”

  应老爷一番说明,换来女儿一脸不爽的表情。

  托月想了想好奇道:“爹爹,当七块双天石合一时,会发生什么事情?”

  “你觉得皇上会告诉爹吗?”

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

  这是皇室的秘密,连几位亲王都不知道,说明是只有继承帝位的人才有资格知道。

  应老爷淡淡道:“你爹能上不老岛,是一个意外……大人们的事情你不要管那么多,以后就乖乖待在家里,不要到处乱跑。”

  “爹爹,您有留意过圣殿里的三目女神像吗?”托月终于问出口,三目女神像是她心里最大的刺。

  “三目女神像,在什么地方能看到?”应老爷反过来问托月,托月愣一下道:“就是不老岛地下城圣殿里面,供奉的女神像,您没有看到吗?”

  应老爷愣一下道:“圣殿中间供奉的不是鲛人像吗?”

  托月马上张大小嘴,愣一下才道:“可女儿看到的是真人高的,长着三个眼睛,容貌跟女儿很像的三目女神像。”

  “三目女神像?”

  应老爷有些疑惑,想了想道:“抽时间,爹代你向皇上问问吧。”

  托月一脸凝重道:“是应该问问清楚,女儿就想知道这神像到底是什么来历,女儿为什么有跟她一样的容颜。”

  这尊神像不止出现在不老岛,也在鹿县不老族遗址出现,关键是轮hui jiào那么多人见过女神像,能看出她跟女神像似的人竟是寥寥无几。

  到底是哪出了问题。托月一肚子疑问。

  “阿离,听爹的。”应老爷一脸慎重道:“你就是应托月,其他的都不要管,更不要寻求什么真相。”

  “爹爹……”

  “皇上已经恢复你跟六公子的婚约,跟着他好好过日子吧。”

  应老爷打断女儿的话,道:“阿离,关于双生天石的事情,皇上他其实什么都知道,很多事情皇上早有应对之策,你呀就好好待家里,那怕把离居炸了爹也不骂你。”

  “是,女儿知道。”

  托月迟疑一下才答应,心里却有种坐以待毙的感觉。

  所有事情她只有接触到一半,却不能看到最后结果,是托月心里最郁闷的事情。

  作为父亲,女儿在想什么,自然一眼就能看到明白,淡淡道:“忘记你的血统,忘记你娘的天旋坊,记住你是应家的女儿,保护好你自已,别的什么都不用管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爹都不会让你受牵连。”

  “爹爹,您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?”最近父亲一直在强调相同的事情,托月感觉到有些不对劲。

  “自然有预感的,一朝天子一朝臣。”应老爷轻叹一声:“天变了谁能不受点影响,爹这个户部尚书不过暂时。”

  “无论世道怎么变,爹爹去哪,女儿就去哪,反正大家一家人总要在一起。”托月不认为应老爷是在多想,最少表面上看父亲跟离王他们是对立的,离王登基容不下父亲和兄长们也很正常。

  留下郁郁不得志,不如远离朝堂来得潇洒,只是父亲分家太多,天大地大何处是容身之所。

  三块双生天石合一,在冲破殿项后终于停止继续膨胀,望着半红半白的巨大石块,不少人感到深深的恐惧。

  托月看一眼双生天石,却没有在不老岛上心惊肉跳的感觉,小声道:“爹爹,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女儿愿意再回到青云山再挨上一刀,忘记掉过往的种种,重新再活一遍。”

  “你这是对着双生天石许愿。”应老爷惊讶地看着女儿,托月故意张大小嘴,露出受惊的表情。

  “算了,你到旁边玩,爹有话要交待你大哥、四哥。”应老爷看着过来的两个儿子,直接让托月回避,很明显是不让她继续参和他们的事情。

  托月乖乖地走到一边,随便找个地坐下休息。

  忽然眼前光线一暗,不用看光闻脂粉味,托月就知道来的人是谁,无奈地抬起头。

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救救大家吧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我父亲也测出中了蛊,你也帮帮我吧。”

  “我兄长中蛊了,他会不会死,什么时候会发作?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帮帮我吧。”

  “……”一群莺莺燕燕围着托月说过不停

  托月从一脸懵,回过神道:“托月只能检测谁的体内蛊虫,医治不归我管。”

  “你不能医治。”姑娘们似乎不太相信的托月的话。

  “真不能,医治要找商神医。”托月很认真地回答后,面前马上恢复光亮,众人一哄而散,离开前不忘埋汰两句。

  托月懒得跟他们计较,岂料才舒服没多久,眼前再次暗下来,无奈道:“你们在旁边看戏看得很开心,是不是没有出现你们期待中的场景,你们很失望吧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离王问得比较直接,其实也早在试探应老爷的态度。

  托月起身道:“父亲方才吩咐托月,以后就在家里面待着,不要再管外面的事情。还说,双生天石是皇家的机密,是只有皇上才有资格知道的机密,让托月停止一切调查,把知道的事情都烂在心里面。”

  “九姑娘……”

  “除非皇上让托月说,否则托月一个字都不会说。”

  离王刚开口,托月就打断他道:“殿下马上就要登基,到时皇上自然会把秘密告诉殿下,殿下何必急在一时。”

  大家都知道托月处事一向谨慎,她不愿意说的事情,无论他们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,离王也没有再勉强托月,而是看着突破殿顶的双生天石,道:“本王看这东西时,有种莫名的不安感。”

  “本公子看着挺普通,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”

  云齐轻摇着折扇,看着双生天石道:“九姑娘,你那两块双生天石从哪来的?”

  冷不丁地云齐问一句,托月淡淡道:“鲛珠是那年中秋节,托月在明理斋外面受伤毒发,高热难退时父亲向皇后娘娘求来的,条件托月嫁入墨府三年,不过后来也不了了之,皇后娘娘也没有跟托月要鲛珠。“

  “柏夭死前恢复意识,把星泪交给托月,希翼托月转交给风素,不过……”

  托月一脸严肃地说道:“托月慎重地声明,在此之前,托月完全不知道,鲛珠和星泪就是双生天石。”

  离王面带笑容道:“九姑娘不必如此紧张,你在大殿内的一举一动,本王都看在眼内,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不过眼前的事情不知是福是祸。”

  “托月比较好奇的是,如何能让双生天石变成玉坠大小。”托月心里有很多疑问,不过她已经决定放弃。

  “或许将来本王能回答你的疑问。”离王对萧氏皇室的事情,了解得还不如托月,所他说了“或许”而不是肯定,或许两个字最少包括三种可能性。

  皇家机密里也许有答案,也没有答案,也许有答案却不能告知托月。

  托月是何等聪慧,早就看穿了一切,淡淡道:“知不知道对我来说并不重要,这些事情托月本就不应该过问。”

  “怎么不见墨染尘?”云齐问一句打破沉寂。

  “皇上让他去办事。”托月平静地回答,离王有些担忧道:“经历今天的事情,不知道轮hui jiào会作出什么反应?”

  “要么按兵不动,要么提前启动计划,若是后者景国将经历一场浩劫。”云齐若有所思地回答,此时他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已,淡淡道:“希翼轮hui jiào还没有做好准备,大家还有时间准备反击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风素真的杀不死吗?”古书玉一脸担忧地问,托月叹道:“方才的情形你们看到,托月也不知道风素到底是生还是死,若她的重生恰好是在双生天石的帮助下完成,总会有相遇的时候。”

  “什么时候?”徐还舟淡然问。

  “托月没有经历过重生,不知道重生需要多长时间。”

  托月想了想道:“若有合适的身体,或许睡一觉便能重生,或许是几天、几个月、几年后吧。”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今天供电稳定,村里线路应该已经检测完毕,不然每天只供电两三个小时,真的很难码字。

  幸好走廊有太阳能的节能灯,白天太阳晒一晒,能亮好几个晚上,不然晚上全部陷入黑暗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