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、青云山行邀请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20章、青云山行邀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看着云齐委屈的神情,墨染尘面无表情道:“云三公子,你知道你为何总是被女人纠缠不休吗?”

  “为何?”

  “你呀就是太过会怜香惜玉。”

  墨染尘一脸不屑说道:“岂不知那些敢于主动向你示爱的女子,脸皮本就寻常女子要厚很多倍。”

  “墨染尘,你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完。”云齐黑着脸催促,他当然知道那些女子面皮厚,不然怎会对他纠结不休。

  “你别老打断我的话。”墨染尘难得话多一次继续道:“这些女子,但凡你给她一点点好脸色,他们就会自作多情地以为,你对她与众不同、有机会,家世好些的蹬鼻子上脸,对你纠缠不休。”

  “所以呢?”云齐问。

  “本公子从不给那些女子好脸色,那像你……”墨染尘似笑非笑道:“今天夸人家的胭脂显白,明天夸人家的衣裳款式漂亮,后天夸人家发髻别致,把自已弄得跟个大众"qg ren"亿的,活该你被女人纠缠不休。”

  “这话说得……”古书玉若有所思道:“六公子,这可不像是你会说的话。“

  “是九妹妹说的。”墨染尘看着云齐,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道:“九妹妹倒是想了一个主意,虽然听着有些荒谬,本公子倒觉得可行,没准还真能帮你挡住桃花劫。”

  “什么办法?”云齐一脸激动地问。

  “九妹妹说……让你给离王殿下写封情书,表明你的取向。”

  “荒唐!”

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

  离王和云齐一前一后出声斥责。

  大家却忍不住笑出声,墨染尘忍着笑意道:“你想想看,离王一直对你照顾不加,这么做也合情合理。”

  回过神墨衡宇冷斥一句话道:“九姑娘真是能胡闹,眼下殿下登基在即,此时若闹出这种丑闻,岂不是耽误正事,你回头提醒九姑娘,说话要有些分寸。”

  “这是从前在定海城的闲话。”墨染尘马上说明道:“眼下九妹妹没有空理我,应大人为了安全也不许她出门。”

  “饶是如此,居心叵测之辈,还是不肯放过她……”望着刑场拔舌头的血腥画面,墨染尘一点也不同情,甚至觉得这样还远远不够解恨。

  最了解墨染尘的人是墨衡宇,马上道:“六弟,皇上已经罚过他们,你不要再轻举妄动。”

  墨染尘苦笑一下道:“兄长放心,现在我不会动他们,若是以后敢有什么小动作,我绝对不会轻饶他们。别以为找几个替死鬼,就能瞒天过海。”

  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,若无长辈授意,这些女子岂敢胡作非为。

  墨染尘直接说出来后,大家更觉形势的严峻,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,景国如今形势岌岌可危,旧势力不思救国反忙着构陷同僚,可是旧势力根基牢固,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。

  “岂时想想,皇上初登基时,推行的政策若能得实行,景国也不是今日的光景。”

  离王这番话让在场的人心一动,墨衡宇迟疑一下说道:“殿下,错过今次机会,下次又不知是什么时候,你已经谋划了很多年,将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骤然听到这番话,古书玉、徐还舟、云齐三人一脸茫然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墨染尘愣一下道:“殿下若能为分忧,解决轮hui jiào、风素的事情,他日登基也顺理成章、威慑天下,只是往后所要承受的风险,怕是从前十倍百倍,殿下可要考虑清楚。”

  望着外面,晕死在刑场上的女子身影,离王道:”御宴结束后,本王反思了很多事情,皇上为除掉风素忍辱负重,孤军奋战,默默承受天下人唾骂十几年,被风素控制时何曾考虑过身后名,为了不过是景国江山,天下百姓。”

  “当初本王决意夺位,不是为了夺回失去的东西,而是为了保住景国的江山,让百姓不再受战乱之苦。”

  “而今……”离王淡然一笑道:“君主有道,景国江山稳定、百姓安居指日可待,本王何必执著于身份、地位。”

  “殿下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云齐难以置信地看着离王,没想到他会放弃继承皇位,离王淡淡道:“解决轮hui jiào除掉风素,本就是我辈的职责,跟本王是什么身份无关,皇上有治国良策,我等何不支撑。”

  “只是父亲那边……”

  “太傅大人会理解的,他要的一直是太平盛世,百姓安稳。”

  说出这番话后,离王顿感轻松了许多,道:“六公子,九姑娘那边……你提前知会一声吧。”

  “在下明白。”

  墨染尘含笑回答,知会那丫头一声,就等于告诉她父亲。

  应大人知道离王的心意后,就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,不至于日夜忐忑不能入眠。

  云齐忽然一脸兴奋道:“殿下不继位的事情若是传开后,你们说颐王会不会放过本公子,不再让本公子当他女婿,本来就与本公子无关嘛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在大家面前就用装糊涂。”

  古书玉忍不住挖苦道:“放过你,不把你的血吸干,都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云齐无奈地长叹一声:“本公子是真不想把事情闹大,毁掉楚云郡主的一生,不过本公子也不想当冤大头。”

  “卿本佳人,奈何从贼。”

  忽然从外面飘来一道清冷的声音,墨染尘马上起身开门,托月一身男装站在外面。

  众人看到托月时也是一脸惊讶,没想到这个时候她还敢出门,托月却不以为然道:“大家应家的人什么时候怕过,再说现在没人舍得杀托月,都惦记着长生不死呢。”

  “你不想长生不死吗?”云齐好奇地问,托月淡淡道:“我不相信有长生不死,人不可逆天而行。”

  “风素不是说双生天石不是能助人长生吗?”问话的古书玉,托月淡淡道:“长生是要付出代价的,就像异血脉可以不老不死,结果却是别人的长生祭品,我觉得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异血脉也想做普通人吧。”

  “长生不死不好吗?”

  “你能一次又一次地看着亲人、朋友、爱人,在你面前慢慢地老去、死去、化成灰,最后再也收不到故人的消息,只剩下自已一个人在世孤独的活着吗?”

  托月看一眼墨染尘道:“我不能,我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。”

  时间没有尽头,可是活久了会累,然后慢慢变成像风素那样的怪物,一次又一次剥夺别人的人生,苟且偷生。

  “圆悟从前常说,不修今生修来生,其实托月从来不信这些玩儿。”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人死后埋在土里,再化成泥土养育别的生命,一根草、一朵花、一棵树,何尝不是长生呢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这番话,让本王惭愧。”离王一笑,初见时从容淡然,神一样的男人又复活。

  “凡人嘛总有迷失的时候,托月也有过。”托月淡然一笑,看着窗外的画面道:“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,总是这样被轻易的抛弃,野心跟不上实力的结果。”

  “这话听起来很无情,却是最常见的现象。”徐还舟也不由发出一声感叹,他是感同身受。

  徐氏一族因为一个女子而衰,亦同一个女子让徐氏再次兴起,最可悲可笑的是,这个女子从未被家族重视过。

  他曾经为她抱过不平,可是谁会在乎一个死人,在乎一个生前没有好名声,累得全族遭天下人唾弃的女子,他只能庆幸姑母可悲的一生终于结束。

  原来世她不再投身豪门大户,那怕是山野里一根草、一朵花、一棵树。

  托月回头看他一眼,含笑道:“皇后娘娘是个好人,只是运气不太好,不过托月想老天爷是公平的,没准已经在别的地方补偿过。”

  “的确运气不好。”

  徐还舟没想到托月,会用“运气不好”来形容一代皇后。

  “运气不好,不见得。”离王淡淡道:“深宫也不太平,以你的姑母的性子,躲在风素背后也是不错的。”

  “或许这就是九姑娘说的,老天爷的公平吧。”徐还舟迟疑一下道:“不过,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在下还是希翼姑母长得普通些,嫁个普通人家,安稳地度过一生。”

  “还舟公子,你说这话的时候,本公子以为你被九姑娘附体。”云齐忍不住打趣,把凝重的气氛活跃起来。

  “托月还活着呢,附不了体。”托月马上否认,淡淡道:“运气好也罢,运气不好也罢,总归是走完一生。托月虽不相信有来生,不过托月希翼皇后娘娘有来生。”

  “你今天怎么出来了?”墨染尘不想提生死的问题,故意岔开话题。

  “出来看热闹。”托月轻笑一声道:“不过不是看这里的热闹,是听说颐王府和丞相府要喜事,特地过来瞧瞧。”

  “绝对没有的事情。”云齐马上一口气否认,大声道:“本公子是绝对不会娶楚云郡主。九姑娘,你又是打哪听来的消息,此事云齐一直未对旁边人提起。”

  “过来前,去了一趟琳琅阁,颐王府的人也恰好在,说是给楚云打造成亲用的嫁妆首饰。”

  托月看着云齐震惊的神情,微微一笑道:“当时我就在想,楚云郡主能嫁给谁?嫁的人是谁?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你云三公子,除此托月想不到哪家公子能入颐王法眼。”

  “跟她有肌肤之亲的人,真的不是我。”云齐连“本公子”三个字都不用,直接用“我”来自称。

  “还有这等有趣的事情!”托月一脸八卦道:“皇城的流言八卦,总不能一直被托月占着,偶尔换成云三公子的风流韵事也不错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就别取笑本公子,本公子正为这事苦恼。”

  云齐一脸委屈道:“真是人在府里锅人天降,御宴结束后,本公子就被老头子带回府,根本没有见过楚云郡主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这有何难的?不管颐王府做什么,你们云府什么不做就行,让颐王府唱独角戏,大家呢就在旁边好好地看戏,云三公子觉得如何?”

  “你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,要么就是出些馊主意。”云齐给了托月一记白眼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既然事情不是你做的,你有什么好烦恼,大不了把事情闹到顺天府,请府尹大人出面查个明白。”

  墨衡宇冷冷道:“他怜香惜玉,不舍得呀。”

  托月摇一下头道:“他是不愿意承认,自已看错了楚云郡主。”

  云齐不高兴地哼一声道:“九姑娘,看破不说破,你就不能给本公子留点面子嘛。”

  看着托月似笑非笑的情,云齐终于无奈地妥协道:“是是是,本公子就是虚荣心作祟,就想找到另一个应托月,你满意了吗?”

  “很满意。”

  托月得意地笑笑。

  墨染尘也忍不住笑道:“云三公子嫉妒的模样,在下也很满意。”

  “有你什么事。”云齐恼火地呼一声,指着墨染尘道:“你说你,本公子参加春闱你跟我争状元,还拉上一个凑热闹的徐还舟,硬生生把公子挤到第三名,我就生气嫉妒,不行啊。”

  “你很行啊。”

  墨染尘被云齐的激动唬了一跳,没想一个玩笑,能把云齐的真心话逼出来的。

  托月微微扬起嘴角,意味深长地问:“云三公子,现在托月还没有嫁人,托月愿意嫁你敢娶吗?”

  云齐愣愣地看着托月又看看墨染尘,他要是敢点头,墨染尘肯定当场撕了他,求饶道:“九姑娘,你饶了本公子,你们俩饶了本公子,本公子错了还不成。”

  “说句实在话,楚云郡主……”云齐犹豫再三首家:“就是鸡群里的鹤,九姑娘是九天上的凤凰,云泥之别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别捧杀托月,人家可是堂堂郡主,再有本事托月也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女。”托月不想因为几句话,再次招来别人的嫉恨报复。

  “你可是有皇族……”

  “云齐,九姑娘的主意不错,就让颐王府唱独角戏。”

  离王开口制止云齐,潜台词是皇城不会有dong àn发生,颐王已经没那么重要,没必太过迁就他们。

  托月缓缓打开折扇,笑眯眯道:“托月要陪祖母去青云寺祈福,上次圆悟大师带托月去过一个山谷,那里的水潭有种鱼特别美味,谁有兴趣去尝尝。”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昨天又停了一天的电,早上才来的电,抱歉了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