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、轮回教圣主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22章、轮回教圣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我跟你们拼命。”

  世家公子一听前面还有人,顿时急了举起剑就冲过来,女子一记衣袖拂开他,就听到一声机关启动的声音。

  困仙阵内霎时间剑气森森,江湖七恶马上感到不好,勉强躲过几剑后,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,毫不留情地划过七人的劲项,几乎是同一时间倒在地上。

  世家公子顿时愣住,就听到女子道:“你负责赶好马车,我要来打发他们。”

  见识过女子的利害,世家公子像是吃了定心丸,女子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,只要能安全到达青云寺就行。

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世家公子正要抖动缰绳时,女子忽然出声制止。

  女子提着剑跳到车顶上道:“他们已经来了,你进去照顾好尊夫人,我会守护好马车。”

  尽管不知道女子是谁,世家公子还是听从安排,眼前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,要么听从安排要么被有心人带走,成为任人宰割的肉俎。

  无数道身影朝马车奔来,像雨点一样落在马车四周。

  空气中飘来淡淡的香味,女子没有理会四周的杀手,而是留意着空气中的味道,从怀里取出一物抛向天空。

  随着bào po声响起,一怵七彩烟花在空中盛放,瞬间吸引无数人的目光,懂得烟花意义的人面色瞬间大变,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烟花盛放的赶。

  “回公子,九姑娘在青云山方向,发出七彩求救信号。”

  墨宝从外面冲进来,墨染尘扔掉竹简直接冲向马厩,半个时辰就出了城门直奔青云山。

  他了解托月,不到迫不得已不会求救,若发求救信号肯定是情况紧急,恨不得能生出一双风翼,瞬间飞到青云山。

  大理寺府衙,离王看着天空渐渐消失的烟花,对身边的应熙道:“应大公子,九姑娘发求救信号,必然遇到什么紧急的情况,你不去青云山帮忙吗?”

  “卑职留了人,看到信号他们会赶去帮忙。”

  应熙想一下道:“青云寺最近香火正旺,上山的路人来人往的,能有什么事情发生。”

  离王手指轻轻叩着桌面道:“不对,以九姑娘的性格,如果只是小事情她不会发七彩求救信号,要发也发一个普通信号弹,既然是发了七彩的一定是重要事情,你还是去瞧瞧吧。”

  “殿下多虑了,七彩信号弹一出,墨染尘一定会赶过去,天旋坊的人也会赶过去支援,没准还有云三公子呢。”

  应熙沉吟一会儿道:“比起青云山,殿下该把心思放在皇城里面,预防有人趁机捣乱,尤其是得提防轮hui jiào,他们的隐形人大家是防不胜防。”

  “轮hui jiào是个dà á烦,隐形人更是可怕。”

  “九妹妹从青云山回来后,得让她大笨蛋想一个办法,不然大家太被动。”

  离王听后长叹一声道:“本王有些好奇,九姑娘怎会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,本王有时候都忍不住怀疑,她屏不属于这个世界,而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。”

  “说句实在话……”应熙迟疑一下道:“九妹妹不是在府中长大的,很多事情卑职并不知晓,卑职看九妹妹自已也是毫不知情,因为进府前侍候过她的人,在青云山为了保护她而全部死掉,所以她的过往无从得知。”

  “应大公子也怀疑过?”离王惊讶地问。

  “原来是有所怀疑的,不过看殿下后怀疑便消失,你们长得那么相像,总不可能是巧合的。”

  从前大家没有察觉到,是托月没有跟离王站一起,如今两人经常站在一起,一眼就能看出他们容貌是惊人地相似。

  离王含笑道:“本王第一次在沁园见到九姑娘,着实是被吓了一跳,她跟本王的小姑姑实在太相似,为窥视九姑娘的全貌,还特地请六公子绘了九姑娘画相,只是很多事情本王不能自主。”

  “殿下这位小姑姑……似乎很人少知道她在存在。”

  应熙觉得比起自已的妹妹,最传奇的人是荼蘼,自已妹妹是荼蘼亲自教养大,寻常女子可教导不出这样的女儿。

  离王有一个疑惑从来没有解开过,就是他至今都不知道,荼蘼到底是父王那一房姬妾所出,从他会记事时小姑姑就是养在老太妃房里。

  荼蘼在王府时,鲜少与府中其他人接触。

  若不是她突然失踪,父王离世时又一直惦念着,离王都觉得自已不会太放在心上。

  骤然看到托月时确实被惊到,没想到让人闻风丧胆的,江湖第一女杀手荼蘼,竟然就是他失踪多年的小姑姑。

  那时候他才明白,或许当年小姑姑并不是失踪,而是先皇看中小姑姑的天赋,让她代皇室出面处理一些事情。

  皇室有太多秘闻,或许等将徕他登基,或许他这辈子都没机会知道。

  离王想到这里淡淡道:“是啊,别说外面的人,就连本王也没见过几回,直到看到九姑娘记忆才苏醒。”

  青云山上。

  托月挥舞着龙隐剑,数不清的尸体横阵在马车四周。

  江湖、世家、不知名组织,以及轮hui jiào的人,无一不成为托月长剑下的亡魂。

  原为对方派江湖七恶、以及轮hui jiào的隐形人,bǎng jià夫妻二人已经很震惊,没想到对方还派出十尊战奴。

  战奴是什么概念,一个个力大无穷且不知痛疼,在战场上以一敌百,若不是畏惧龙隐剑上的毒血,托月早折在十尊战奴手上。

  这对夫妇到底是什么身份,值得动用这么重磅级人物bǎng jià。

  现在双方只能僵持住,战奴无法靠近马车,马车也无法离开,再这样下马车内的妇人有危险

  这十尊战奴都是有意识的,托月主动攻击他们就后退,马车要前进他们就拦在前面,世家公子坐在驾座上,急得两眼冒火道:“姑娘,这些都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bǎng jià大家夫妇。”

  “那得问问公子,您是什么人?”托月警觉地看着四周问,是谁值得轮hui jiào劳师动众也劫走。

  “在下云修,带着妻子蓝氏到青云寺还愿,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人,竟有人想bǎng jià我夫妇,如此还连累了姑娘大家一起受苦,等此劫过云修一定要登门道谢。”

  世家公子报上身份,托月不由感叹世界小,居然会在这里碰上云府二公子,也很快猜对方要bǎng jià他们的原因。

  托月也不急着表明身份,淡淡道:“本姑娘倒没有受苦,只是辛苦了二少夫人,你告诉尊夫人为了孩子再撑一撑,前来支援大家的人很快就到,牵制住战奴就能顺利前往青云寺。”

  “现现在该怎么办?”云修不知所措地问,连托月那声“二少夫人”都没有注意到。

  “你先进马车里面,把被褥什么的找出铺好,没有被褥干净的衣物也可以,预防二少夫人在马车里面生产。”

  托月很沉着地交待陆修,目光警觉地盯着四周,耳朵聆听着八方的声音,幸好自已地在定海城时,帮忙准备过郭氏的产前工作,不然一会儿真不知道怎么应对。

  嗖……

  嗖……

  两支箭袭来,射中两尊战奴。

  两尊战奴身体一震,下一秒就抬手拔掉身上的箭,

  应熙派来保护祖母的手下先到,托月马上提醒道:“这是战奴,用毒血箭对付他们。”

  托月的声音一落,两支箭嗖嗖落在两尊战奴身上,如野兽咆哮般的叫声响起,两尊战奴迅速化成一滩血水,渗进青云山土地里面。

  其他战奴看到后,同时发出咆哮声,响起整座青云山。

  两道身影如落叶般,悄无声息落在马车旁边,托月看着前方道:“我在前面开路,你们保护马车前往青云寺。”

  托月声落人动扑前方的战奴,应熙的两名手下一人驾车,一人补上托月的位置,拿着gong nu站在马车顶上,预防别的战奴从后面扑过来。

  战奴们深知龙隐剑的利害,看到托月朝他们扑过来,迅速后退哪里还顾不上马车。

  应熙的两名手下身手、意识都是一流的,看准机会马上驾车往前冲。托月不恋战,战奴不妨碍马车前进,她也懒得出手赶尽杀绝。

  即便是如此,战奴也没被召回,一直跟着他们来到青云寺外面。

  托月跟知客僧说情况,对两名手下道:“你们先护送云二公子、二少夫人进寺里,请祖母带人先过去照应着。”

  目送夫妇二人进青云寺后,托月不敢有丝毫松懈,战奴们没有离开,说明他们的主子快到了,提着剑坐在青云寺的门槛上面,绷紧的弦一刻也没有放松。

  “九姑娘,寺里已经安排好那位夫人,只是……”知客僧出来告诉托月情况,道:“那位夫人受了惊怕是要早产,应老夫人带着两位妈妈在照顾,本寺也派了武僧在外面守着,不让任何人靠他们的院落。”

  托月缓了一口气道:“今天寺里还有哪位夫人来烧香?”

  知客僧回想一下道:“太傅夫人也来了,小僧听说太傅夫人略懂医术,只是不知道她是否愿意……”

  骤然听到太傅夫人也在寺内,托月没有多想道:“快去请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你就说是云家二少夫人路上受惊早产,太傅夫人一定会帮忙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知客僧马上退回寺里。

  托月终于松一口气,平静地看着面前的战奴。

  没有过多久一辆马车缓缓出现,托月也从石阶上站起来紧盯着马车,似乎要看穿帘子后面是谁。

  马车缓停在石阶前,从里面传出一个妩媚的声音:“九姑娘,想不到本座与你初次见面,是在这种情况下面。不过算是外不错的地方,听说青云山下面是古战场,不知道下面有没有第七块双生天石。”

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从马车内扔出一个人,妩媚的声音继续道:”九姑娘,考虑清楚再回答本座。”

  墨贝被困得结结实实扔在地上,一把剑架在墨贝脖子上,嘴里塞着一块手绢,倒在地唔唔地乱叫,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说吧,什么条件?”

  托月平静地问,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墨贝。

  马车内传来一阵轻笑声:“九姑娘真是爽快,没什么条件,请九姑娘跟本座走一趟。”

  唔唔唔……

  墨贝拼命地摇头,要托月不要答应对方的请求。

  托月思索一下道:“墨贝一条命,还不值得托月跟你走,再给点有用的信息吧。”

  “颐王府请大家bǎng jià云修,好让云三公子乖乖就跟楚云郡主成亲,他们一直是我教忠诚的信徒,举手之劳的事情本座帮帮也无妨。”马车内传出女子淡然的声音。

  “信徒与圣主,怕是没有那简单。”无利不起早,托月不相信一教之主,会亲自出面帮信徒解决问题。

  “九姑娘,知道太多了,对你没有任何好处。”从马车内传警告的声音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该知道的不该知道,托月都已经知道,再多知道点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“托月最少应该知道,自已是跟谁走吧。”

  托月淡然看着马车,马车里传来一声轻笑:“真是个固执的孩子,不过本座很喜欢。”

  帘子从里面掀起一角,露出一道圣洁如莲的身影,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笑意,清亮的眸子如两弯月亮,含笑带寒地默默看着托月,似是有千言万语要说。

  托月浑身一阵颤栗,面色瞬间失去血色,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,深吸一口气后顺从地走向马车。

  墨贝看到后瞪大眼睛,拼命地挣扎摆动身体,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想要制止,托月却像没有听到假一般径直走向马车。

  待她坐定后帘子轻垂下,马车顺着上山的路前进。

  八名战奴护送马车一起离开,从旁边冲出一道娇小的身影,飞快地解开墨贝身上的绳子,拿掉嘴里的布巾。

  绳子一松开,墨贝一把推开拯救自已的人,大声道:“你走开,我被抓走时你先跑了,现在不用你救。”骂完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“哭有屁用,你除了吃就会哭。”秀禾从地上站起来,拍掉衣服上的泥尘道:“我不逃跑,难道跟你一起被抓吗?逃跑我还能通风报信,让姑娘提前做好准备,跟你一起被抓起起来,到时候让人威胁姑娘两次吗?”

  “现在知道肥胖的害处没。”秀禾理直气壮地数落道:“你但凡能跑快几步也不会被抓到,姑娘也不会被威胁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墨贝想反驳,最后哇一声继续哭。

  秀禾面上划过一丝鄙夷,蹲在地上写写划划,似乎在记什么事情。

  “你还记得马车里的人长什么样吗?”秀禾忽然问一句,墨贝的哭声戛然而止,迟疑一下摇摇头又继续哭。

  “真没用。”

  秀禾吐槽一句,继续蹲在地上写写划划。

  大约过去半个多时辰后,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,秀禾赶紧站起来,看到清楚来人时马上迎上前。

  “六公子,姑娘被轮hui jiào的人带走。”墨染尘刚下马,秀禾就主动交待情况,指着上山的路道:“他们往山上走,大约是要去找双生天石。”

  墨染尘有些意外道:“你说姑娘是看到马车内的人后,自已主动走上马车,跟他们一起往山上走。”

  秀禾用力地点点头,想了想道:“奴婢当时躲在旁边,看不到马车里面的情况,不过确是女子的声音,姑娘看到马车里面的人,面色变得十分难看,什么话都没有说就上了马车。”

  “你们就在这里等着,一会儿冰儿他们赶到,让他们往南边的山谷走。”

  墨染尘留下一句话后,跳上马继续往山上走,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,两个丫头相视一眼后坐在门槛上。

  山谷深处,阳光微薄,温度宜人,是个避暑的好去处。

  托月静静坐在马车内,外面有人回道:“圣主,古墓似乎不久前有人进过去,所有机关都被关闭掉。”

  圣主是轮hui jiào中人,对教主的尊称,此时她就坐在托月身边,面带笑容道:“无妨,就算有人进去过,眼睛也只会盯着里面奇珍异宝,不会留意大家要找的东西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大家一起下去瞧瞧。”

  圣主邀请托月,托月看一眼圣主的脸,无奈地起身走下马车。

  山谷清冷的温度,让托月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,两手本能地抱紧手臂搓了搓,特意走到有阳光的地方站。

  仔细观察一下地形才发现,竟是当初抓雪山火鸟的山谷,而她正站在一个幽深的洞口旁边,转念一想难道这里就是跟圣殿下呼应的古墓。

  托月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伤,没想到轮hui jiào也注意到这点。

  圣主看一眼托月道:“很惊讶是不是,没想到青云山深处,还有一座不为人知的古墓。”

  “你的手下不是说,不久前有人探过古墓吗?”托月冷冷反驳,圣主不以为然地笑笑:“探过又如何,除了能带走古董金银,他们什么也发现不了,真正的宝贝需要一把特殊析钥匙。”

  “你们到底要找什么东西?”

  托月可以肯定,他们的目标不是双生天石,因为第七块双生天石根不在下面。

  圣主微微一笑:“等大家一起下了古墓,看到那件东西,你就会明白大家要什么,不过在此前还劳类九姑娘,替本座开开路。”一掌把托月下深不见底的洞口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