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、再探古墓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23章、再探古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南边山谷的古墓,墨染尘曾跟圆悟大师一起探过,目的为托月找疗伤的圣药养魂果。

  他不担心里面的机关会伤到托月,因为机关已经被他全部毁掉,只是想不通托月为什么会主动跟对方走。

  到底为什么,九妹妹,你会主动跟对方走。

  这不是你的性格,以你小心谨慎的性格,你没道理会随便跟强敌走。

  墨染尘一路上都在考虑这个问题,幸好山谷离青云寺不是很远,骑着快马不到两刻钟便赶到山谷外面。

  到了谷口,墨染尘没有贸然入内,把缰绳扔给后到的墨宝道“找个地方把马匹藏好,躲在暗处盯着谷口的情况。若是自已人就告诉他们我已经进去,如果敌人的后援,你根据人数考量是否发信号求援。”

  “墨宝明白,请公子放心。”

  墨宝高来机灵,知道怎么处理各种突fā qg况。

  托月是救他的妹妹被人威胁,只要能救出托月,无论什么事情他都会尽力做到最好。

  山谷不是很大,大约有七八里长,两边树木郁郁葱葱,一道溪浇自中间缓缓流淌,至于流到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。

  墨染尘悄然靠近古墓,很快便看到一辆豪华马车,以及十多个穿着同一样服装的轮hui jiào信徒,而守在古墓入口的两人比普通高很多,体格十分魁梧强壮,看起来有些像战奴,却比战奴的体格小些。

  江湖杀手、轮hui jiào信徒、隐形人,以及接近战奴的存在,难怪九妹妹会发专属的求救信号,原来要对这么多强者。

  墨染尘心疼托月,再看守在外面的人,轮hui jiào的人体内都有傀儡蛊,一旦击杀他们马上会变化傀儡,想要进入古墓内他只能强闯,拔出破惑毫不犹豫地冲出藏身地。

  “请问来者可是墨家六公子?”

  岂料墨染尘刚现身,人家就十分客气地问,似乎早就料到他会出现。

  墨染尘中出一丝疑惑,其中一名战奴道“圣主说过,九姑娘放出求救信号,墨家六公子必然是第一个赶到。”

  看来对方很了解九妹妹,也很了解自已,墨染尘默默点一下头,问话的人马上道“圣主交待过我等,若是墨家的六公子前来找九姑娘,让大家不必阻拦,请六公子直接进古墓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请。”

  “多谢啦。”

  墨染尘拱一下手,毫不犹豫地跳时幽深不见底的洞口。

  落地后往左边走,是一条狭长的墓道,两边的灯已经全部点亮,空气散发着淡淡的灯油味道。

  跟寻常灯油不同,墓中的灯油味并不刺鼻,反倒是一种淡雅芳香,比家里点的熏香还好闻,尽管不知道是什么香,墨染尘还是拿出帕子捂着口鼻。

  地上散落的历年闯墓者的骸骨,有些年代太过久远,不小心踩到马上便碎掉,甚至是为地上的泥尘。

  除了骸骨,还有无数硬刺扎在地上。

  这些硬刺并非金属,而是某种植物刺,不仅自带剧毒,硬度不逊色于金属刺,关键是它抵御了岁月的侵蚀。

  后世人的骸骨都化为粉尘,它依然坚硬无比,若不是他们毁掉了机关,它们还会继续在待在古墓内,幸好他们毁掉墓道的机关,不然九妹妹怕是得吃不小苦头。

  墓道尽头便墓室,不过并不是主墓室,这里葬的只是古墓的守护者。

  厚沉的石门已经打开,里面的骸骨比墓道更多,一脚踩下便是踏在数具骸骨上面,可见里面机关的可怕。

  墨染尘想到上次进墓,他加上圆悟大师,两人在这里耗了两天才毁掉全部机关,若非如此托月踏进划定瞬间,就要面对比牛毛还细的毒针,根本不可能顺利通过。

  现在没有时间多想,带着满腹的疑虑,墨染尘加快脚步往古墓深处走。

  主墓室。

  托月同样用帕子捂着口鼻,小心翼翼地靠近面前的石碑,吃力地辩论上面的文字,或者说是符号。

  古墓年代远超过历史记载,就连刻画在石头上的字迹也被岁月所有模糊,很多地方都只剩一笔两笔,有些地方甚至什么也看不出

  捂住口鼻不是为了防尘,托月是担心气呼大了,直接吹散石碑上面的字迹。

  越过石碑,看向后面巨大的棺椁,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制成,连石头都快要化成粉尘,棺椁却依然鲜亮如新,连灰尘都格外偏心没有落在上面。

  “原来远古战场真的存在过”托月感叹一声道“这座里古墓的年代,恐怕要目前所有人类史记载的更早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圣主站在棺椁旁边问,方才她一直在认真观察托月的表情,揣摩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,似乎要把托月的习惯牢牢记在心上。

  “海枯石烂,需要很漫长的岁月。“

  托月拿开帕子轻轻朝石碑吹一下,石碑的一觚碎成一堆粉尘落在地上。

  拈粉末在指上搓了搓道“虽然没有机会看到海枯,最少大家见证了石烂,大家一会儿尽量放轻手脚,这座古墓随时会崩塌,托月可不想被埋在下面。”

  “你为何毁了石碑,后人如何知道上面的内容?”站在圣主旁边的一尊战奴问。

  “能看到内容托月都记在这里。”托月指指自已的头道“你们需要的话,出去后托月可以临摹一份给大家,反正托月也研究不出所以然,大家一起研究机会更大。”

  “不必了,本座也已经记住。”

  圣主拒绝了托月的好意,同时也无意间展现了过人的天赋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,看看四周道“古墓五个墓室,大家都已经一一走过,并没有双生天石,更没发现什么机关暗门。或者是墓上建墓的情况。”

  “肯定有的,是九姑娘不肯尽心尽力。”圣主自然不愿意轻易放弃,认定是托月不肯尽力去查找。

  面对这种情况,托月也常常生出无力感,既无法证明自已不知道,又无法证明对方要找的东西并不存在,只好蹲在地上回想走过的路线,画出古墓的结构图。

  眼下这座古墓只有一层,且结构也不是特别复杂,再三确定这里不是跟双生天石对应的古墓。

  托月把古墓图跟地面上对比,看着圣主道“根据古墓的面积,大家目前离青云寺不远,不过托月百分百分肯定,第七块双生天石不在这里。”

  “你怎么说明在天空上的意思?”圣主毫不掩饰地问,她的目的就是第七块双生天石。

  “托月若能po jiě,托月早就把第七块双生天石取回来,而且同一个地方不可能出现第二块双生天石。”托月在地画出第二幅图道“托月根据目前所知的,六块双石天石摆放地点,画出这样的一副图。”

  圣主走过去看过看地上图,迟疑一下道“这似乎是对应天上的北斗七星,按照你上面标志的位置,最后这是什么地方?真的天上吗?”

  “不知道。”托月摇摇头道“这里已经超出五国区域,是一片未知的冰域,直去的人就没有出来的。”

  “你想去看看吗?”圣主问,托月十分坚决道“不想。托月本来就只有半条命,再去一趟冰域就直接冷冻在哪,天然防腐棺椁,永垂不朽,千年万年后还有人能瞻仰托月的遗容。”

  圣主噗一声笑出声道“九姑娘说话真是风趣,你难道不想解开双生天石的秘密。”

  托月用力摇摇头,圣主面带笑容道“本座没有伤害你的意思,只是想要你把你所知道的一切,统统告诉本座。”

  望着面前跟自已几乎一模一样,额头上多出一只诡异眼睛的圣主,托月坚决摇摇头道“关于双生石的一切,托月目前所知您都知道,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“你在不死族遗址圣殿外面,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?”圣主一脸笑容,眉心上的眼睛有种妖异的光芒。

  “您误会了,托月只是在找消灭毒蛊的配方。”托月一无辜道“前辈……托月对双生天石不敢兴趣,感兴趣的是皇上他们,托月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
  “找配方也是皇上的意思?”圣主含笑看着托月,明明在笑,托月的心跳不由加速。

  “除了是皇上的意思,托月不想被药王谷拿出炼解药,更不想隔三差五就被放血,本来就活不长,再这么折腾托月是要早夭的……早夭的。”

  “你现在这个年龄死,不能用早夭来形容。”圣主笑笑道“应该叫英年早逝,是有点可怜。”

  “您到底是谁?”托月忍不住好奇地问,圣主露出一丝讶然,会过意到道“活得太久了,原来的名字早就忘记,底下人唤我圣主,比我年长的长老们唤我雨灵。”

  “活得太久!”

  托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,届然有人嫌命长。

  圣主含笑道“我是异血脉,寿命是别人长的,都活了两百多年,不是特别有意思。”

  “你是异血脉!”托月一脸惊讶道“你的能力是什么?是隐形、魅术、喷火……都不对,雨是水的另一种状态,应该是跟水有关的能力,是御水吗?”

  “怪不得你要英年早逝,太聪明了。”圣主看着托月,托月想了想道“前辈,为什么所有的圣殿内都供奉一尊,跟您长得一模一样的三目女神像?她是谁,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”

  “三目女神像,挺形象的。”

  圣主抬手抚一下眉心的眼睛,隐掉眉心的眼睛道“其实我的能力不是御水,而是瞬间换脸成任何人物。”

  骤然少掉中间的眼睛,圣主跟托月站在一起,若不是衣服不一样,恐怕连轮hui jiào的人都分不清,到底谁是他们的圣主谁是应托月。

  “你……”托月惊讶地看圣主。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墨染尘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  圣主一脸惊讶地回过头“六哥哥,你怎么才来呀。”

  托月刚想开口,圣主玉手一拂,封住托月的哑穴,让她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  墨染尘进来后,看到两个托月站在一起,径直走到托月面前,拉着她的手道“九妹妹,你有没有受伤……你的手怎么这么冰?脸怎么这么苍白?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托月不能说话,抬头看着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马上脱下外袍,亲自给托月穿上,衣服上残余的温度,一下子驱走划定的阴冷。

  圣主挑一下眉头,露出额头上的眼睛问“六公子,本座自认为无论身高、体型、相貌、气质,跟九姑娘没有任何区别,本座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你是如何区分大家俩?”

  “圣主是吧。”墨染尘看着对方道“闻说您活了两百多年,有没有体验过男女之情?”

  “男女之情,本座早就看淡了。”圣主不以为然道“在本座十八岁那年,长老们就让人教会本座,什么是爱情,什么是,什么是身体需要,所以呀你们这种两情相悦,是本座早就厌倦的游戏,本座已经很久不碰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两人茫然地看着圣主。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道“敢问圣主前辈,您把九妹妹带到这里,到底意欲何为?”

  圣主看一眼托月,若有所思道“古墓内布置了严密机关,总不能可就几副棺材、几具死尸,所以古墓里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“还是晚辈来说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“机关是后人修的,目的是为了那堵墙后面,古战场养育出来的东西。”

  古战场!圣主惊讶地看着墨染尘,忽然一脸兴奋道“年轻人继续,本座对古战场也很感兴趣,古医书记载被无数鲜血浸染过的土地,能长出一种神物,不知道后面的古战场有没有此物。”

  “曾经有过,不过现在没有了。”墨染尘看着托月道“九妹妹已经把它吃了,是成熟的养魂果。”

  “你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,这样的神物居然让你得到。”圣主愣一下道“如此说来,这座古墓是用来掩饰后面的古战场,机关是用来保护养魂果。”

  “目前看来的确是如此,不过……”墨染尘迟疑一下道“眼下这座古墓的年代,远远超过人类记载的历史,可是古墓的很多机关设置,却远超过当下的技术,不知道圣主前辈能解答。”

  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