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章、远古战场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24章、远古战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本座若是回答不出你的问题,是不是枉活了两百多年?”

  听到墨染尘的问题,圣主沉吟一会儿反问墨染尘,墨染尘却没有出声,无奈地抬手往托月身上一拂。

  托月感到身上一阵通畅,知道穴位已经解开,淡然一笑道“风素都活了近千年,在皇城待了近两百年,照样不知道在她眼皮子底下有一块双生天石,在离双生天石不远处还有一枚成熟的养魂果。”

  目光悄悄瞟一眼墨染尘,墨染尘也补充一句话道“天下那么大,大家不知道的事情多了,前辈不必妄自菲薄。”

  圣主站在二人对面,拍拍面前的棺椁道“六公子,你可有打开棺椁看过,里面是什么情况,是骸骨还是骨灰?”

  “打开棺椁意义不大,里面的尸体又不能说话,关键是前面的墓志铭。”墨染尘感叹一声“时间最是可怕,无论是多么坚硬的东西,都逃不过时间的摧残,可是晚辈想不通……”

  “六公子是想不通,为什么会出现更早于历史记载的古墓、古战场。”

  圣主忽然看向托月,笑笑道“九姑娘的思维一直异于常人,想必你能六公子一个满意的答案

  托月想一下道“答案其实很简单,或许大家知道历史,并不是最早的人类文明,或许早在几万十几万年前,世上就已经有人类出现,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人类灭绝。”

  “这里为什么能保存那么长的时间?”圣主也被托月的想法震撼,托月淡淡道“大约是因为双生天石的出现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圣主失态地叫出声,托月淡淡道“那天大家都看到,三块双生天石连成一个整体,大家是不是可以大胆地设想,双生天石最初降落时是一个整体。”

  “你们也知道双生天石可以控制时间,如果双生天石是一个整体的话,控制的范围会不会是整个是景国。”

  托月的设想不仅是大胆还很超前,可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,墨染尘和圣主都震惊又激动地看着她,原来一直想不通的问题,现在统统可以得到合理的说明。

  “很多事情都可以得到说明,比如说为什么异血脉,大多都在景国境内活动,因为他们不能远离双生天石。”

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异血脉是因为双生天石而存在。”圣主面色有些阴沉,托月笑笑道“比如而已,父亲说过没有找到绝对证据前一切都是推测,不过再不合理有时候它就是真相。”

  “荼蘼、应烘云,本座都接触过。”圣主打量着托月道“以他们两人所知所想,不可能教出你这样的女儿。”

  “因为圣主不知道,我爹跟我娘是在双生天石前,情不自禁的有了我。”托月有些无语,一个在双生天石的影响下出世的孩子,跟常人有点不同,再合理不过的说明。

  “你说得不错。”圣主轻笑一声道“以他们两人的个性,就算相互欣赏爱慕,也不会容许那样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“还好你足够聪明。”看着托月清澈的目光,圣主若有所思地道“本座猜想,若不是荼蘼许下过什么承诺,皇上断不会容你活到今天,你也很懂得为自已保值,知道什么时候该透露什么消息。”

  托月也不否认,很多事情她确实没有全盘托出,墨染尘岔开话题“要不要到古战场走走,上次走得太匆忙,没没仔细看清楚里面的情况,反正现在有的时间,大家可以细细看看里面情况,没淮会新发现。”

  “再等等,人还没有来齐。”圣主走到一边坐下道“不过,你可以先打开入口,本座习惯提前了解新环境。”

  “若我是你,就不会提前开启。”墨染尘看着棺椁后面那堵墙道“一个尘封无尽岁月的空间,总能孕育出一些超出想象的东西,为了防止它们祸害外面的世界,还是等人齐再开启吧。”

  这话勾起托月的好奇心,问“超出想象,是体型超出想象,还是外貌超出想象?”

  “都有。”

  墨染尘故意卖关子道“一会儿进去后,你就能看到它们。”

  托月却很不以为然道“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生存的生物,视物能力都很差,主要靠听觉和嗅觉来识别,虽然在体型上占优势,到了地面上却未必会强大,没有什么好担忧。只是……不知道还有什么人会过来?“

  “探墓嘛,人多才热闹。”

  圣主笑眯眯道“主要还得看九姑娘的人缘,你人缘好自然会有很多人救你。”

  托月盯着圣主的第三只眼道“恐怕要让前辈失望了,托月的人缘向来很差,皇城中每十个人里面,最少有一半以上希翼托月赶紧死。”

  这张脸上明明多了一只眼睛,笑起来却丝毫不违和。

  “你的家世、才华、美貌,以及你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人世间绝无仅有,还包括他在内。”

  圣主看着墨染尘道“你拥有别人梦寐以求的一切,无怪大家都嫉妒你,连本座此时也有些嫉妒你,不过老天爷是很公平的,你的生命将会在你最美丽的一瞬间消逝。”

  托月深吸一口气,看着圣主道“托月所拥有的一切,难道前辈就没有拥有吗?您还有天下人嫉妒的漫长寿命。”

  忽然想到老天爷都是公平的,难道圣主身上也有不为人知的缺陷,面上却不动声音色,心里在暗暗思量这个缺陷,是不是每个异血脉都有致命的缺陷呢?

  “你们有没有搞错,本公子急巴巴赶过来助阵,你们居没有打起来,还坐在一起聊天。”

  云齐叫叫嚷嚷的声音突然传来,托月马上感到头顶上有灰飘落,本想抬手挡一下灰却发现自已还戴着帷帽。

  后面跟着头发已经长到肩膀上的圆悟大师,不过已经换回俗家姓名花流末,配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,倒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感觉,直接到冲到托月面前道“阿离姑娘,你怎么穿别人的衣服。”

  “墓里阴凉,九妹妹抵挡不住。”

  墨染尘马上挡在托月前面,冷冷道“再说大家有婚约,不穿我的难道穿你的。”

  托月从后面握着墨染尘的手,上前两步道“你还敢往青云山跑,不怕被青云寺的和尚发现,把你抓回寺里面继续当和尚。”

  花流末不以为然道“青云寺早选了新主持,他们现在不会逮着我不放。”

  托月轻叹一声“托月还是习惯你光头的模样,看着你披袈裟,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画面才有意思。”

  “酒肉和尚。”

  圣主惊讶地看着花流末,面上露出一丝困惑。

  托月笑笑道“前辈一定想不到,眼前这位就是皇城众多夫人们,求见无门的得道高僧圆悟大师。”

  闻言,圣主愣一下哦一声道“就是那位被官家小姐看中,被迫无奈逃跑的得道高僧圆悟,真是超出本座的想象,想不到你跟九姑娘关系如此熟络。”能直唤应托月小名关系定是不凡。

  “圆悟……”托月忽然想到他已经还俗,改口道“流末公子于托月有救命之恩,相识数年自然是熟络。”

  提到当年之事托月莫名一种伤感,直至现在她都不知道,觉悟大师因何而死,圣主似是看她的心思,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道“九姑娘是在想,觉悟大师因何而死,是不是想那些人看到的,或者嘴里传的那样。”

  托月点点头却没有表现出急切,圣主神性地笑笑道“本座只知道,原本去祈福的应该是皇后娘娘,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忽然换成了太后娘娘,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,皇上不让查自然没人敢往下查。”

  “有时候,没有定论就是最好的结果。”托月虽然好奇却不执著于结果,圣主笑笑道“你有一个很安分的灵魂,很多事情你知道有问题,你却从来不会执著答案,只要不影响到你以及在乎人,你都可以无所谓。”

  “比如说?”

  “比如说天机城的秘密。”

  “我爹说天机城,除天机阁不能靠近,什么地方都能去。”

  圣主指了一个地点,托月马上说出自已不查的原因,因为父亲不许她做的事情她绝对不做。

  听到她的回答,圣主忍不住呵呵笑道“九姑娘很听令尊大人的话,不过令尊大人的话,就真的完全正确吗?”

  托月有些惊讶地问“父母之命怎可违?我爹爹又不会害我,正不正确又有什么要紧的。托月也没有前辈的野心,只求家人朋友平安无恙,不需要知道得太多真相。”

  “如果你不用死呢?”圣主问,托月看着圣主道“长生是要付出代价的,托月愿意顺其自然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不是说不想隔三差五被取血,不想被人拿炼药吗?”圣主用第三只眼睛盯着托月,道“只要你告诉本座第七块双生天石在哪,本座可以告诉你解开毒蛊之法。”

  “前辈弄错了。”托月一脸平静道“托月要的是灭蛊之法,解蛊之法不行。”

  “本座原本还想,如果你肯归顺本教,本座可以解除你体内的毒,就算不能长生不死,最少也能够享常人之寿。”

  “无功不受禄,托月谢谢前辈的好意。”托月直接拒绝圣主,淡淡道“人齐了吗?人齐了大家就出发,一起进远古战场走走,或许在里面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
  花流末愣一下,赶紧取出一块帕子道“里面的味道不太好闻,赶紧用帕子捂着口鼻。”

  托月帕子一直拿在手上,云齐直接用衣袖,墨染尘一手拿着帕子捂住口鼻,以一种古怪的步伐走棺椁对面的巨墙,最后往墙壁上全力一击,迅速退回到托月身边,小声道“九妹妹站稳了,多少会有点动静。”

  轰……

  地动山摇,山崩海裂。

  眼前石墙从中间裂开,缓缓向两边移动,就像是两山在移动。

  托月不由在心里吐槽“这哪是有点动静,分明是很大动静,不知道地面上会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巨墙好半晌才裂一道,足够两个人并肩通过的狭道,一股糜烂的腥臭味,从细长的狭道中席卷而来,托月感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巴掌打在身上。

  托月连忙运转真气保护身体,以免自已被风力吹走,同时抬起手臂用衣袖挡住脸。

  口鼻里仍然充满的气息,好一会儿才渐渐地适应过来,放下衣袖时犯狭道两侧墙上,镶嵌的夜光石已经亮起。

  墨染尘率先走到狭道前面,回头对托月道“九妹妹,为了预防里面的东西跑出来,这段路的机关没有毁掉,记得踩着我的脚步走。大家也要注意,墙壁上到处都是机关,千万不要让身体碰到墙壁。”

  “即便是头发丝、衣袖拂一下,都有可能触动机关。”

  花流末也出声附和道“大家一会儿过去时,记得把衣角、头发管好,本公子可不想被压成肉酱。”

  这条狭道显然是给瘦人行走的,他们几个过去完全没有问题,几尊战奴体格比普通人魁梧,是最有可能触碰机关,花流末这段话其实是在针对几尊战奴。

  战奴是圣主手上的利剑,显然她不会舍弃他们。

  圣主出声指挥众人道“大家都要小心点,你们两个先走,宁可慢点也不要抢。”

  圣主示意两尊战奴赶上前,回头看着云齐和花流末道“现在轮到你们俩过去,一个接一个慢慢通过,不要急。”

  这样的安排太有心计了,一旦出问题所有人都逃不掉,却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,认命接受这样的安排,反正进到古战场后什么事情都会发生。

  大家都想活着,所以这段路没有人使坏,很顺利地走进古战场。

  古朴、厚沉、沧桑的气息瞬间包围他们,好一会儿众人才慢慢适应古战场内幽暗的环境,隐约能看到东西的轮廓。

  墨染尘握紧托月的手道“九妹妹,整个青云山一带的山脉有多大,古战场面积就有多大,你现在感觉一下再决定往哪个方向走,大家现在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“时间是有没有问题,可是大家不能不吃不喝。”

  托月提出一个最基本的问题,想一下道“六哥哥,大家就去看一下养魂果生长地,你陪我去看看好吗?”

  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