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、托月的预测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25章、托月的预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墨染尘似是早猜到她会这样选,眼眸里带着极浅的笑意道:“养魂果孕育之地,是万千鲜血汇聚之地,就是古战场的中心地,大家走过去的话需要花费不少时间,你确定要过去吗?”

  “当然要过去的。”

  托月肯定地回答,不过去看看怎知道,自已承了他多重的情。

  凡神药灵草生长之地,必然有猛兽守护,摘取养魂果时必然有一番苦斗,所以她一定要过去看看才能心安。

  圣主听到后也压低声音道:“正好,本座也想过去看一看,古医书上可没说养魂果只能长出一颗,本座也要过去碰碰运气,没准能找到第二枚养魂果。”

  托月似乎想到了什么,养魂果的名字不是白叫,除了对重伤有神效还能安定神魂。

  那次重伤醒来后能恢复记忆,养魂果的功劳不小,圣主急着找养魂果,莫非是要安定某个人的神魂。

  托月第一时间想到了风素,风素借助双生天石重生不知道有没有成功?还有一点她始终没有弄明白,风素跟轮hui jiào到底有没有关系?还是她就是轮hui jiào的开创者。

  云齐三步并两走到墨染尘和托月身边道:“本公子不熟悉下面的情况,你们上哪本公子就上哪里……”墨染尘一把捂着他嘴巴,压低声音道:“小声点,别把吃肉的东西引过来。”

  云齐赶紧用双手捂紧嘴巴,托月看一上花流末道:“流末公子,你要跟大家一起走吗?”

  花流末听到托月对自已的称呼,抗议道:“叫流末公子多生疏,本公子在家排行第七,你唤我一声七哥哥完全没有问题。”

  “花流末,注意一下言行,不要给九妹妹惹麻烦。”

  墨然尘出声制止,世俗对女子有多刻薄,尤其是对她更是严苛,但凡她有一点不是,就会被世人放大千百倍。

  花流末看一眼托月才淡淡道:“这里都是自已人,谁会那么嘴欠把话传出去,且以圣主的身份也不会干这种事情,你有什么好担忧,出去后本公子会注意的,再说阿离跟本公子关系,就等于多了一座靠山。”

  提到靠山,墨染尘倒好奇他的来历,忍不住打趣道:“青云寺可不过俗世不的事情,你说的靠山貌似没什么用。”

  “去去去……”花流末马上道:“本公子的靠山从来都不是青云寺,本公子是可药王谷的人,若不是本公子之前回药王谷游说一番,我母亲可以不会亲自出马,跟叛徒一起研究解毒蛊之法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没说什么,本是自已早该想到的问题,药王谷谷主姓花而他也姓花,天下间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。

  花流末毫不避讳道:“原想着本公子金榜题名就娶你,再带你回药王谷请母亲医治,好不容易和说服我母亲出谷,结果皇上又恢复你们的婚约,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。”

  “就算皇上没有恢复婚约,托月也不可能嫁你,别净说些浑话干傻事。”

  托月也有些无语,这家伙从前明明是个得道高僧,头发长出来脑子似乎不如从前灵光,净干些不着边际的事情。

  墨染尘知道花流末身份后,无语地摇摇头道:“养魂果生长地在古战场中心,大家就取中路,从正前方出发,诸位有什么意见吗?”

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托月含笑回答。

  云齐不耐烦地催促:“本公子没意见,大家快走吧。”

  墨染尘看向圣主,圣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墨染尘牵着托月的手走在前面。

  古战场深埋在地下,幽暗中黑夜,队伍前进得并不快,还亏是他们都是习武之人,视觉、听觉、嗅觉都比常人强,换成普通人没有灯火照明是寸步难行。

  “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,非要密封着不对外开放。”

  云齐拽着墨染尘的衣袖问,墨染尘没有甩开云齐,淡淡道:“你见过比狗还大,只吃肉的老鼠吗?”

  “没见过。”

  “没见过,一会儿你就能见到。”

  提到比狗还有大老鼠,墨染尘感到衣袖都拽得更紧,给云齐一个鄙夷的眼神。

  云齐马上看向托月,托月淡淡道:“你们要是实在饿了说出来,托月就现逮一只老鼠烤了给你们吃。”

  呕……

  黑暗中传来一阵干呕声。

  托月发出一声轻笑,跟着墨染尘继续往前走。

  走了大约一柱香时间,幽暗中花流末惊讶道:“六公子有没有发现,咱们走这么长时间,居然没有蚊子跳蚤这些东西咬大家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有九妹妹在,自然不会有蚊虫叮咬。”

  拍脑门的声音响过后,花流末道:“是了,本公子差点忘记阿离姑娘,她体内的毒是天然驱虫香。”

  “还是有点不对劲。”墨染尘出声道:“上次大家才走没有一会儿,就遭到巨鼠群的袭击,为何这次走了这么久,还是没有遇到巨鼠,九妹妹的气味所及有限,断不可能覆盖这么广,期间是不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  “再往前看看。”

  花流末神色也凝重起来,希翼不是他们上次闯地祸。

  托月有些担忧道:“不知道古战场的变化,会不会中双生天石有关,有时候托月会怀疑,大家是不是一直生活在双生天石控制的时间里,就像不老岛的居民,毫无知觉地日复一复地重复着相同的事情。“

  “九姑娘,本公子担子小,你可别吓唬本公子。”

  云齐紧紧拽着墨染尘的衣袖,墨染尘无奈道:“云三公子,你别拽那么紧行不行,万一遇到危险不好出剑。”

  云齐听到后松也不是,不松也不是,就听到圣主道:“九姑娘,你说的这些话也不无道理,不过本座最担忧的是,若七块双生天石合一后会引发什么事情。”

  托月想了想道:“托月觉得就这么着也挺好的,没必要找出第七块双生天石,改变大家现在的生活。”

  “九妹妹是不是有什么顾虑?”

  “历史一旦发生改变,很多事情都会跟着发生变化,比如大家可能从此消失。”

  “怎么可能?”云齐惊讶地叫起来,回过神又马上捂紧嘴巴,托月淡淡道:“比如说这古战场,若不是因为双生天石突然降落,扰乱了时间秩序,它早就不复存在。”

  “没有古战场就没有青云山,没有青云山就没有青云寺,就没附近的别院山庄,更不会有九妹妹遇袭受伤。”

  墨染尘听完也忍不住一番推理,若没有青云山遇袭的事情,就没有后来的偶遇,而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,更不会有他们今天一起探索古战场。

  圣主左思右想一番道:“如此说来,到时候连轮hui jiào都不复存在。”

  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前辈不必太过担忧,一切都是托月的推测,没有发生的事情,谁知道呢?”尤其是第七块双生天石至今仍然是个谜,除非有人早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“墨染尘,你们上次进来也没点火把吗?”

  云齐忽然提出一个问题,托月也愣一下,就听到花流末问:“六公子,为什么上次大家不点火把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在下没带火折子,见你没有提要点火把,以为你也没有火折子,所以就将就着摸黑走,想着慢慢适应下面的环境,自然而然就能看到。”

  噗……

  托月忍不住笑出声道:“那你们今天带了吗?”

  刚说完上前火光一闪,圣主已经打开火折子,昏黄的微光只能照见上前,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。

  众人有些失望,托月拔下簪子挑起一点泥土,借着火光放在上前细看道:“泥土居然是湿的,想不到过了这么久,鲜血浸染的土地依然是潮湿的。”

  “湿的,不可能。”

  花流末马上否认托月答案,喃喃道:“怎么可能是湿的?”

  托月把簪子送到他面前:“你自已看,若非泥土湿润,是不可能沾附在簪子上面,还有血腥味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上次进来时泥土是干燥的,也没有血腥味,只有孕育养魂果之地是潮湿,且血腥味也极浓重。”

  古战场在这一年内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情,以至于古战场内的生物全部消失不见,最大的可能就是……尽管他还不愿意这么想,可是他总觉得跟双生天石脱不了关系。

  “先不要管这些。”托月对圣主道:“前辈,可否往地面上照一照。”

  “地面上有什么吗?”圣主边照边问,托月淡淡道:“地面潮湿容易留下脚步,大家就循着地面上的脚步走,或许能找到古战场生灵的去向。”

  远古战场只有一个出口,就在古墓地边。

  生灵都有预知灾难的本能,肯定是察觉到有什么对,跑到某个可以避难的地方躲起来。

  墨染尘沉吟一瞬道:“古战场几乎占据整片山脉,贸然深入古战场深处探查,凭几个火折子走不了多远,建议先出去准备充足再进来第二探查。”

  “托月同意六哥哥的意见。”

  自从闻到泥土里的血腥味后,托月就生出强烈不的安感。

  圣主中带来的人商议一下道:“你们可以退回去,不过我得派两个人跟着你们,然后守在入口外面。”

  托月马上同意道:“古墓入口有前辈的人在把守,没有您的许可他们也不会放大家离开,前辈的人能跟着大家一起出去再好不过,他们也可以让人顺道下山采办干粮,到时一起带到古战场。”

  “你们去吧。”

  圣主答应得十分痛快,丝毫不担忧托月他们地一去不回。

  托月他们虽心中存疑,仍然没打算继续逗留,四人转身便往回走,两尊战奴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回到地上面时天色已经昏暗,没想到他们在下面待了这么长时间,托月还没有回过神就听到丫头们惊喜的叫声:

  “姑娘,您可算出来。”

  秀禾抱着衣服,墨贝提着食盒飞奔过来。

  冰儿背着药箱,手上同样提着食盒,不紧不慢地跟在两个小丫头身后。

  托月披上披风后,把衣服还给墨染尘道:“此地较别处阴冷,你赶紧把衣服穿上,染上风寒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  “姑娘可有受伤?”

  冰儿别的不管,先关心托月有没有受伤。

  托月刚说了一声没有,嘴里就被墨贝塞进一块点心。

  刚吃墨贝又塞过来,托月赶紧拦下道:“墨贝,我还不是很饿,回别院再慢慢吃吧。”

  “墨宝,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墨染尘担心古战场的变化,会影响到皇城中稳定。

  墨宝赶紧上前回道:“回公子,外面一切正常,目前外面的人还知道古墓这边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做得好。”托月称赞一句道:“六哥哥,时候不早了,妹妹先行回去别院休息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没说什么,抬手亲自扶她上马车道:“等一应事项都安排好后,我再来找九妹妹,古战场是一定要探查的,绝不能让轮hui jiào的人抢了先机。”

  托月点一下头道:“墨贝,把吃的都留下。”

  墨贝乖乖把食盒塞到自已兄长手里,然后有些吃力地爬上马车。

  目送马车走远后,墨宝小声道:“公子,五公子和离王殿下来了,像是有要要的事情要跟公子商量。”

  墨染尘翻身上马,忽然弯腰拿过一个食盒,里面只有一碟香芋糕,墨染尘拿起一块放到嘴里,只吃出一丝丝甜意,原来她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。

  碟子里面只有四块,墨染尘很快便解决掉,把食盒扔回给墨宝,策马朝自家的别院奔跑。

  山风阵阵,托月拢一下披风的领子道:“冰儿,你出来的时候,皇城可有什么事情发生?”

  兽类都有预知危险的本能,古战场内的生灵突然全部消失不见,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,所以托月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远古战场。

  “出城时一切安好,没发现有什么异样?”

  冰儿想一下才回答,托月仍然觉得事情不对劲,看来得赶紧找父亲商量。

  回到别院后,推开门就看到一道熟悉背影,托月马上扑上去道:“爹爹,女儿总觉得有一场劫难要降临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