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、药王谷谷主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26章、药王谷谷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没事,天塌下来,有爹给你顶着。”

  应老爷安慰女儿,托月摇摇头道“女儿觉得这次,大家所有人都逃不掉,大家会死在这场劫难里。”

  看到女儿紧张又绝望的模样,应老爷打趣道“老实告诉爹,你是不是又闯了什么大祸,故意装成这样骗取同情。告诉你呀,这招用老了不管用。”

  “……”托月抬起不安的眸子,看着父亲道“女儿方从古战场出来,里面所有生灵都跑了。动物是不会轻易离开生活的地方,除非是它们预感到了危险,是一场大灾难要降临。”

  “妖言惑众,小心皇上治你罪。”应老爷安慰女儿道“没事的,只要找到第七块双生天石,一切都会有转机。”

  “!”

  托月惊讶地父亲,仿佛一下子明白了点什么事情。

  应老爷扶着女儿单薄的肩膀,淡淡道“皇上会安排人进古战场,你愿意进去就进去瞧瞧。”

  回头对三个丫头道“你们伺候姑娘沐浴,用过晚膳再服侍休息。”又对女儿道“天色已晚,不管多大的事情,明天再商议。”

  “是,父亲。”

  托月乖巧地应下,心中的不安感并没有减退。

  直到躺下还在想此事,连冰儿悄悄点了安神香也没有察觉,迷迷糊糊便睡熟,习惯地把玉佩拿在手上。

  睡梦中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,托月睁开眼睛就看到床边,放着一瓶山上开的小野菊,米白、浅紫、浅蓝的小花朵,密集堆在一起像天上的星星。

  “是谁送的花?”

  托月坐在床上问,门应声而开。

  秀禾抱着衣服进来道“是六公子送,说下山买早点时看到,特地采回来送给姑娘。”

  墨贝捧着一盆水走进来道“六公子给姑娘买了好几样早点,姑娘梳洗一下用早膳,再晚凉了不好吃。”

  用过早膳后,托月一直没看到冰儿,随口问一句墨贝便道“六公子说云二少夫人是早产,今早身体不适,请冰儿顺道过帮忙瞧瞧。”

  “云二少夫人生产,理应过去问候一声。”

  托月想了想道“挑些上好的补品,大家去给祖母请安,顺道过去看看产妇。”

  墨贝马上一脸兴奋地应下,忽然又问“可是产妇要送什么呢?虽然是补品,也不是什么补品都合适。”

  “这个不用你操心。”秀禾提着一个包袱出来道“奴婢昨天就想着姑娘今天会过去探望,特地用姑娘织的棉布,给刚出生的孩子缝了几身小衣裳,姑娘可以带过去寥表心意。”

  托月惊讶地接过包袱,看着里面的小衣裳道“秀禾,用棉布做的衣服,他们会不会嫌弃啊。”

  秀禾不以为然道“姑娘多虑了,过来人都懂,晓月楼经常接这种生意,棉布柔软透气最是适合初生婴儿,要不然奴婢定拿丝绸、锦缎什么的做,怎么会动姑娘织的棉布,市面上可找不到这么好的棉布。”

  “你再细细检查一遍,倘若不小落下一两根针在上面,到时候就百口莫辩。”

  托月提醒秀禾一句,跟云齐熟归熟,到底还没熟到毫无防备的地步,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居心叵测的人有机可乘。

  秀禾翻了个小白眼“姑娘放心,针就是绣娘的命,奴婢的针都是有定数,少了一根少了哪一根,奴婢只要看一眼针包就知道,所以您根本不必担心。”

  回身拿起出自已针包打开,里面果然一枚针都不缺。

  收回针包后秀禾却打开包袱,把小衣服取出来一件件检查过道“陈娘子说小心驶得万年船,谨慎点不会错。”

  托月看着检查过的衣服,想了想道“这礼薄了一些,再把那支百年老山参和几样补品取来,大家一并带给过去请祖母过目,祖母说可以了大家再送过去吧。”

  “姑娘想得周到。”

  两个小丫头收拾一番,托月就戴着他们出门。

  到了青云寺,托月直接应老夫人的院子里,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。

  门外的婆子看到托月赶紧入内通报,不一会儿管嬷嬷迎出来道“九姑娘来了,快些进去,老太太正等着姑娘。”

  “谁在里面?”

  托月压低声音小声问。

  管嬷嬷道“云夫人他们来了,说是谢谢姑娘昨天相救之恩。”

  云夫人会过来是意料中的事情,托月点点头走入内,却蓦地发现里面不只有云夫人,墨夫人竟然也在里面。

  除了云墨两位夫人外,墨夫人对面还坐着一位陌生,却有种似曾相识感觉的夫人,这位夫人眼角上含着一抹挑衅,口角含笑道“我家小子是九姑娘的救命恩人,九姑娘以身相许也是应当的。”

  墨夫人轻描淡写道“老太太,大家两家可是皇上指的婚,抗旨不遵是要诛九族。”

  陌生夫人不以为然“老太太,您可要考虑清楚,两人奉旨成婚有没有感情不说,有一个好婆婆才是要紧。什么嫡出庶出都不重要,两个孩子的幸福最重要。”

  这位夫人想来不知从哪里打听到,墨夫人嫌弃托月是庶出,不太待见托月。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“花夫人怕是要失望了。”

  墨夫人打断老夫人,面上有些小得意道“九姑娘跟大家家染尘是两情相悦、两心相许。”

  抬头看着老太太,面带笑容道“应老夫人,从前是我迂腐,如今我已经想通了,孩子们开开心心比什么都重要。眼下两个孩子的父亲都忙得抽不开身,忙完朝廷的事情,就该商议两个孩子的婚事。”

  骤然听到这番话,若不是了解墨夫人为人,托月差点就信以为真,以墨夫人的性子根本不可能接纳托月。

  “你们俩争了半天,愿不愿嫁得看九姑娘的意思。”

  云夫人忽然chā j一句话,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站在门口的托月。

  托月淡然走入内,一一行过礼道“婚姻大事,自是由父母长辈作主,托月不敢妄言。”

  回完话就站在老太太身后,花夫人上下打量一番托月道“真是好姑娘,虽然拒绝了大家家流末,本谷主还是觉得很高兴。”

  圣旨不可违是一方面,关键是托月对墨染尘有情意。

  墨夫人却是一脸平静,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,托月也没有特意讨她的意思。

  云夫人打圆场道“看你们俩吵架,差点忘记了正事。今天过来是特意谢九姑娘,昨天若不是九姑娘肯出手相救,云修和他媳妇,还有我那小孙子就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托月上前两步道“江湖七恶本就是败类,托月除掉他们亦是情理中的事情,区区事小事不足云夫人挂齿。”

  “大家都住在皇城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,九丫头出手相救是应该的。”老太太一听就明白孙女的意思,不想别人误以他们是刻意为之,有心跟丞相府攀关系。

  云夫人看一眼托月道“随他们上山的妈妈都说了,当时她求了很多人,只有九姑娘什么也不问便出手相救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“别人不救是因为能力不及,托月既有能力理应相助,也庆幸……”迟疑一下道“当时江湖七恶只是想把人绑走,并没有害他们性命的意思。”

  “所以才要好好谢谢你。”云夫人走过去,拉着托月的手道“若不是你救云修他们,云齐就得娶了那楚云。”

  “只是巧合罢。”托月从秀禾手上拿过包袱道“二少夫人受惊在寺中生产,想必不如在府中周全,这几件小衣裳还望云夫人不要嫌弃。”

  云齐与颐王府的事情,托月不愿意多提,只好借衣服的事情岔开话题,把注意力转移到小宝宝身上。云夫人看到里面的小衣裳后,满脸笑容称赞道“九姑娘想得周全,昨天我赶到青云寺,发现孙子里衣居然是丝绸做的。丝绸虽是金贵却不适合初生婴儿使用,需要用上好的棉布做里衣才透气舒服。”

  “九姑娘懂的事情可真多。”云夫人是赞不经口。

  “托月不敢居功。”托月指着秀禾道“做这些小衣裳,是这丫头的主意。”

  “你这孩子……”没想到托月会这么实在,不是自已的功劳一点也不肯抢,云夫人倒有些意思。

  “满皇城都知道九丫头不通女红,云夫人这么夸赞,她只会觉得心虚、受之有愧,你快别夸她。”

  老夫人开口化解云夫人的尴尬,秀禾也连忙不迭地补充道“衣裳虽是奴婢做的,可做衣裳的棉布却是姑娘织的,若没有姑娘织的上好棉布,奴婢也想不到做小衣裳。”

  “好了,大家都有功劳。”云夫人两手一拍道“谁也别喝推托,回头摆满月都要过来喝一杯水酒。”

  云夫人性情豪爽,做事向来不拘小节,不管是谁做领下情便是,到时一起好好报答,赶紧让人把小衣裳拿去浆洗,尽管给自已的宝贝孙子换上。

  托月原是想过来给老太太请安,请示过老太太再去探望云二少夫人,没想到几个长辈会聚在一起。

  长辈们在聊天她也插不上话,只是在旁边静静地听着,花夫人忍不住夸道“这孩子真是够安静的,咱们聊了这么长时间,也没听她说一句话。”

  老太太回身拉着托月的手,拍着她背道“别看她这回子安安静静,却爱捣腾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时不时就在府里闹出点动静,上次差点把她爹的书房给炸了,自已也弄得灰头土脸,她爹一生气禁止她进书房。”

  这番话明着是在损托月,实则是在护着托月,不想让有心人故意把孙女捧上天,免得再招人嫉妒、暗害。

  托月不抗议也不辩解,由着老太太数落自已,最后老太太叹气道“如今她带着一身剧毒,身体时好时坏,如今是能活一天算赚一天,别的事情也不敢多想。”

  老太太这话是说给墨夫人听的,皇上虽然恢复了婚约,可是托月不愿意拖累六公子,并没有嫁人的打算。

  墨夫人依然是面无表情,目光却柔和了许多,托月安慰老太太道“祖母不必难过,福祸总是相依的,孙女一身剧毒看似很可怕,却正是有这毒才能跟轮hui jiào抗衡,帮助中蛊的人拔除毒蛊。”

  “提到这事,本谷主想给九姑娘把一下脉。”花夫人不失时机道,她对托月体内的毒早就充满好奇。

  托月本想推托掉,老太太却想着谷主医术高超,没准能为孙女驱毒保命,道“能得谷主亲自为九丫头诊治,自然是最好不过,就算不能完全治好,亦能让她多活些时日。”

  “九丫头还快谢过谷主。”

  老太太亲自把托月推到花夫人面前。

  托月无奈地走上道“有劳谷主。”把手伸到花夫人面前。

  花夫人诊完脉后,迟疑片刻道“若不是见识过你血中剧毒的利害,光凭脉象本谷主真不相信你中毒。”

  托月含笑回答道“确实是如此,此毒不发作时,托月跟常人无异。”无论如何她也不希翼自已是异血脉,更不想成为双生天石的祭品。

  老太太轻叹一声道“就是发作起来时浑身滚烫,感觉人快要烧起来,大家却一点也帮不上忙。”

  “祖母不必担忧,孙女好着呢。”托月正要谢过花夫人,管嬷嬷走进来道“老太太,诸位夫人,离王殿下派人来请九姑娘,说是有要紧的事情商量。”

  “殿下派来传话,定是有重要的事情,你且去吧。”

  老太太是明白人,托月虽然是女儿家,本事丝毫不逊于男儿,皇上及殿下看重她也是情理中的事情。

  其他人也不好挽留,托月拜别过众人,匆匆走到青云寺外面,离王坐在马车内道“皇上有旨,让本王带上人汇同你们一起到古战场探查,主要是了解一下古战场若发生变化,是否会影响到皇城。”

  “托月明白。”

  托月转身坐上自家马车,带着两个丫头缓缓往南边山谷走。

  只是一个转身间,托月的气质就发生巨大的变化,跟之前在老太太面前的乖乖女完全不同。

  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