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、墓下建墓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27章、墓下建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九姑娘,你得感谢本公子啊!”

  到了谷口,托月刚下马车,云齐就跑过来邀功。

  托月不明白,云齐笑嘻嘻道:“要不本公子请殿下出面,估计你现在还得在寺内,听三个老女人吵架。”

  提到三个老女人,托月瞬间明白,有些无语道:“原是过去给祖母报平安,想着寺里不比府中东西齐全,挑些补品什么的一起带过去,想请祖母代为送过去,岂料云夫人、花夫人、墨夫人都在里面。”

  杵在哪里听半天的育儿经,托月也十分无奈道:“既如此……托月救了云二公子夫妇,咱们算是扯平吧。”

  云齐愣一下大笑道:“九姑娘,二哥要是知道,他的命在你的眼里如此不值钱,怕是要难过很长赶时间。”

  托月有些懵,云齐忽然敛起笑容,拱手行正礼道:“九姑娘,若非你大义,救了二哥他们三口子,本公子下半生恐怕都活在痛苦中,大恩不言谢,你受本公子一礼吧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言重。”

  托月没有回避,这一礼她也当得起。

  墨染尘走过来,小声问:“母亲有没有为难你,她要是态度不好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想到墨夫人的态度,托月含笑道:“六哥哥,墨夫人没有为难托月,只是听了半天的育儿经,有些无聊罢。眼下是什么情况,马上进去吗?”

  “还得再等等,人还没来齐。”

  离王走下马车,打量着山谷道:“想不到青云山还有这么个地方,不错。”

  托月心一动,敢让离王等的人,莫非是……果然没过多长时间,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地开来,众人赶紧迎上前。

  “参见皇上!”

  皇上御驾亲临,完全在托月意料之外。

  皇上坐在龙辇扫一眼众人道:“古战场是远古人类留下的遗产,想进古战场一观的请随便。”

  这是要开放古战场!

  托月心里很惊讶,随之而来的是无数身影。

  四国的使臣、江湖中人,还不乏世家子弟的身影,根本不在乎里面有没有危险。

  花流末看着这些人道:“凡跟远古沾到关系之地,这些人总是趋之若鹜,上次不死族遗址无一生还的教训,还是不足以让他们畏惧。”

  云齐冷冷讥讽道:“别说是死几十个人,就算把所有人搭进去,他们也毫不退缩。”

  墨衡宇见托月一直沉默不语,忍不住道:“九姑娘已经进去过,虽不曾深入了解,不过在下也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

  托月没想到自已会被点名,淡淡道:“经了几万十几万年,古战场就算留下什么,估计也没人能看懂,唯一值得探查的是,一旦古战场发生坍塌,有些哪地方会被波及。”

  “九姑娘向喜欢研究古迹历史,怎么如今天倒没什么兴致?”

  皇上忽然出声问,托月回话道:“回皇上,实在是时间太久远,就算里面出现文字,臣女也无迹可循。”

  托月说的都是大实话,她研究几千年前的东西,多少能从前人的文献查到蛛丝马迹,可是十几万年前的远古文明,别说是文献连块骨头都没给她剩。

  皇上沉吟片刻道:“古战场坍塌不用你们操心,进去后探查清楚古战场生灵的去向,别的你们都不用管。“

  几人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“是”,同时也明白,很多事情皇上早就知晓,他们只需要服从旨意即可,所以他们在里面逗留的时间不会太长,前提是没有人打扰他们工作。

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皇上刚开口,古墓里就传来一阵阵惨叫声。

  很快便看到一群人,面色发青从里出来,有些人身上还有着点点血迹。

  托月望着冲出来的人道:“这么快就打起来,应该为着棺椁里的东西,还没进古战场就伤成这样,这些人啊!”

  “晚些时候再进去吧。”

  墨染尘忽然出声,托月很快想到狭道的机关。

  离王却不解地问一句,墨染尘淡淡道:“还有好几处机关,等他们一一闯过后,大家再进去吧。”

  就算他们早摸清里面的机关,一旦打起来还是难免被误伤,江湖人杀红眼里,根本不管你跟他有仇没仇,是不是要跟他们抢东西,通通杀光就能解决所有问题。

  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,最后一批负伤的人,从古墓里连爬带滚地出来,托月他们才终于动身。

  他们却不知道在他们进入古墓后,从銮驾后面走出几个人,云丞相、墨太傅、应老爷等,几人一起走到銮驾面前,皇上眯着眼睛淡淡道:“古战场足够他们折腾几天,在他们出来前大家赶紧办事吧。”

  “皇上,只有此法吗?”

  云丞相有些迟疑,不太愿意接受现实。

  皇上淡淡道:“萧氏先祖们早留下遗言,古战场生机断绝之日,便是大劫降临时。”

  应老爷面神凝重道:“皇上,第七块双生天石并未出现,只有六块双生天石怕是以难成事,不若等小女出来,看她能否推测第七块双生天石的位置。”

  “朕已经找到第七块双生天石。”皇上望着古墓入口道:“朕原本也一直参不透提示,直致几天前钦天监告诉朕,天象七星连珠将在不日出现,朕就瞬间明白‘在天空’上的意思,第七块应该是指天空上某颗星辰。”

  得知第七块双生天石的踪迹,众人却没有丝毫兴奋。

  墨太傅淡淡道:“臣斗胆问一句,七块双生天石同时出现,将会发生什么事情?”

  皇上收回目光,淡淡道:“以十二异血脉为祭献,双生天石获得足够的力量后,或许能让天下躲过大劫。”

  “什么大劫,值得皇上做如此大的牺牲?”墨太傅忍不住问,皇上淡淡道:“古战场的生灵突然消失,是因为它们提前预感到灾难,跑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。”

  “朕的计划若成功,自然是皆大欢喜,若是失败没准几个孩子能躲过灾难。”

  “臣愿全力支撑皇上。”尽管皇上今天说的话很不可思议,云丞相还是宁愿信其有,提前做好一切准备工作。

  “皇上,钦天监可有给出,七星连珠出现具体日子。”墨太傅向来谨慎,自然不能轻易接受,皇上道:“天象变化肉眼可见,太傅今晚抬头可见,荧惑、太岁、镇星等渐渐在一条直线上。”

  “留给大家的时间不多了,大家都早做做准备吧。”

  皇上也难得地长叹一声道:“朕时常在想,若朕当初没有大意被风素控制,或许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。”

  墨太傅和云丞相相视一眼,看向旁边的一脸淡然的应老爷,推测他应该很早便知今天的事情,所以才会一直站在保持中立,默默支撑皇上。

  古墓内的打斗,比众人想象的更加参烈。

  托月他们刚走到墓道,迎接他们的就是满地尸体,不过并非死于机关,而是死于互相残杀。

  云齐踢开一具挡道的尸体道:“这些人连宝贝味都没闻着,怎么就自相残杀起来,莫非是有人从中挑拨,故意让这些人先内斗起来,他们好来过渔翁得利。”

  “本王觉得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形容眼前的情况比较全适。”

  离王浑身散发着自信,似乎所有情况都掌控在手上,托月面上有些诧异,很快就猜想到是皇上向他透露不少情况。

  走进第一个墓室,棺椁果然已经被人打开,托月越过倒在地上的尸体,朝棺椁里面看一眼,面上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情,棺椁里面不仅没有东西还很干净。

  托月把棺椁里外仔细地瞧一遍,棺椁内部平整如镜面,没有一点刻划的痕迹,就像里面从未摆放过任何东西。

  “空棺。”

  托月有些失望,竟然什么线索也没有。

  墨染尘安慰道:“自大家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,也有三千多年的历史,肯定有不不少人进过古墓。”

  这座古墓有什么意义,难道就是为了拦住古战场的生灵吗?托月在心里问自已,再说谁会那么无聊,把自已埋藏在古战场旁边。

  “别想了,大家进去吧。”

  墨染尘轻声提醒托月,两人跟在众人后面,再次来到主墓室外面。

  主墓室里面尸体堆积如山、鲜血汇成一汪小池,狭道已经关闭,前面尸体、肉泥、鲜血堆积在一起。

  棺椁已经打开,不少血肉溅到埋在面,托月本想过去一探究竟,看到地面上全是血肉、尸体,顿时便停下脚步拒绝继续前进。

  察觉到她的小心思,墨染尘淡淡道:“狭道是唯一的入口,先把尸体移开吧。”

  离王马上下令让手下的人搬开尸体,正搬着尸体时,两人突然像鬼似的弹开,指着尸体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托月按捺不住好奇要上前却被墨染尘拉到身后,带着她绕行到尸体旁边,离王一马当先走过去,打量着那具趴在地上吓到自已手下的尸体。

  尸体的体型看起来像是女子,所着衣物与现世的不同。

  正要伸手把尸体翻过来看面容,云齐出声阻止道:“殿下,不要用手,小心有毒。”

  墨染尘抬臂一挥衣袖,轻轻地掀翻尸体,看清楚尸体的面容时,在场的人张大了嘴巴,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托月。

  尸体的容貌跟她一般无异,不同的是尸体眉心上多一只眼睛,骤然看到连他们也心惊,难怪两名手下会吓得大叫。

  托月两脚步不由自主地走过去,蹲下身体认真地看着尸体道:“如果托月没猜错,尸体应该是在棺椁里面的,是那些人把尸体移出……离王殿下,托月想做一个试验,或许能知道古墓的作用。”

  看着托月慎重的神情,离王沉默一下点点头:“九姑娘,你想做什么就做吧。”

  托月伸手抬手起女尸的手,轻轻触摸着女尸的手腕、手肘,发现尸体竟灵活如生,摸一下脉搏突然震惊地站起来,回头看着众人惊讶道:“她……她是活的。”

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

  墨衡宇自然是不相信,走上前取出一块帕子,盖在尸体的手腕上探听脉息。

  忽然一脸惊讶道:“没有脉搏,不过……她的血在流动。太匪夷所思,人死了,血液却还没有凝固,还如活人一般流动,这究竟是什么人哪。”

  托月拔下发簪,从里面取出一根银针,刺破死者的尸体。

  挤出一滴血滴在旁边的尸体上,只听到嗤的一声响,不只一具尸体瞬间化为虚无,而是附近的尸体都化为虚无。

  看到这一幕布众人瞬间变色,托月倒抽一口气道:“血脉里的毒,比托月体内的毒还毒千百倍。托月要是没有猜错的话,这就是十二异血脉里毒血脉,毒血脉的血能杀死所有的异血脉。”

  “毒血脉为什么长得像你?”墨衡宇反问一句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五公子为什么不问殿下呢?”

  “这……”墨衡宇语塞。

  托月跟离王容貌相似,所以若她调上有疑,离王身上也同样有疑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不止离王殿下、托月长得像,若认真辨别,皇上长得也有几分相似,到底是同一个血脉嘛。”

  “本王明白了。”

  离王突然走上前,慎重地朝尸体下跪行大礼。

  其人看到自然也跟着行礼,离王淡淡道:“这具尸体是用来阻拦古战场里面的生灵。”

  毒血脉的作用不止是消灭异血脉,还能镇压远古生灵,遂裉下外袍把棺椁清理干净,把女尸体重新放回棺椁里面,再次行过大礼才算结束。

  其他人不明白,离王为什么对女尸如此恭敬,却没有问题。

  离王知道大家心里想什么,淡淡道:“本王只能向你们透露一点点情况,萧氏一族跟双生天石同根同源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众人听得一头雾水。

  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殿下,各处圣殿的三目女神像,是不是也有相同的作用?”

  离王看着托月,迟疑一下才道:“是也不是,神像中有震慑作用,不过最重要的是供奉,因为她是萧氏的先祖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本王只能透露这么多,你们不要再问。”

  托月还想开口问就被打断,离王看着托月道:“终于明白令尊为什么会头痛,应付你的问题真是件头痛的事情。”

  离王这样一说,托月不好意思再开口。

  狭道前的尸体一清理干净,墨染尘重复着昨天的步伐,踩踏地面上相同的石块。

  迅速回到托月身边,期待中的震动并没有出现,机关完全没有反应,墨染尘面上露出一抹惊讶,迟疑片刻上前再次启动机关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机关依然没有启动。

  墨染尘一有凝重道:“机关在关闭后,被人故意破坏掉。”

  “肯定是轮hui jiào的人?”花流末不假思过道,托月不赞同道:“出口只有一个,轮hui jiào不会那么傻。”

  “六哥哥,是不是狭道关闭后,需要隔一段时间才能二次开启。”托月小声提醒,墨染尘淡淡道:“我也不是很不是清楚,或许是鲜血渗入地下影响机关的开启。”

  “进不了古战场,就没有办法完成皇上交待的事情。”

  离王神色凝重,云齐不以为然道:“有什么好为难,出去跟皇上说明白情况,过几天再来呗。”

  墨染尘迟疑一下道:“古战场这么大,我不信只有一个出口,就算从前没有,在大劫降临前,那些生灵为了逃命也能刨出一个出口,而且修建陵墓时应该也会考虑到这点。”

  “意思是……”

  “再找找看吧。”

  墨染尘建议大家分开找,自已却拉着托月的手不放。

  云齐忍不住道:“墨小六,就算你们有婚约在身,到底还没有成亲,要注意到点影响。”

  托月面上一红,想挣脱墨染尘的手,墨染尘却握紧道:“他是心理不平衡,不必理会他,大家到别处找找看。”

  回想昨天狭道打开的情形,托月淡淡道:“狭道足有十丈长,开启时犹豫地龙动,控制它的机关定然不小,大家不如找找控制机关所在。”

  “机关会在哪?”花流末问托月。

  “昨天启动机关时,整个主墓室都在动,或许机关就在主墓下面。”

  托月走到墓室门口,看到满地地尸体,忍不住道:“有没有可能,是地面上的尸体太多,影响到机关启动。”

  离王正想让人清理尸体,托月摆摆手道:“太慢了,直接化掉吧。”

  弹出龙隐剑打算划破掌心取血,化掉大殿内的其他尸体,墨染尘却抬臂拂动衣袖,把尸体统统扫出主墓室外面。

  主墓室恢复原样,花流末抢先走去道:“本公子来试试,若不行只能找到机关控制室。”说完重复一遍墨当尘之前打开机关步伐,结果依然让人大失所望。

  托月陷入沉默中,若是跟重量平无关,到底是什么影响它启动。

  “你们快看地上的鲜血。”

  云齐忽然大叫一声,众人马上看向地板。

  尸体堆积在上时,大家并没有留意地上的鲜血,尸体清理干净就能看到,地上鲜血正在向一个方向汇聚。

  托月蹲下身体看着鲜血流动。

  鲜血就像被什么东西吸引,顺着石板间的接缝迅速流向石棺,随后便消失在不见。

  地板干净像是从来没有人来过,托月都不由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到,不禁对古墓设计充满兴趣,思索以后有时间重新回来研究。

  正得出神时,突然听到咔嚓一声响。

  棺椁忽然缓缓地移开,露出个仅能容一人进出的洞口。

  云齐走过去看一下尺寸,再看看一起来的人道:“幸好大家这些人都不胖,不然找到入口也是枉然。”说话间就抢先钻进洞口里面,生怕会有人拦他似的。

  离王留一些在外面看守,带着其他人一起钻进洞口里面。

  通道实在是太过狭窄,高度也十分有限,略抬一下头就会撞到头,手部的动作略大点就能碰到洞臂。

  托月在通道里行走起来比较方便,云齐不知第几次撞头后,忍不住不吐槽道:“这个机关一定是女子设计的,不然怎么按女子的身量设计通道。“

  几名男子嘴上不表态,心里却是同意他的说法。

  走了近一刻钟后,前面隐隐有光,云齐不由加快脚步,撞头的频率也有所提升。

  “天哪!”

  前头突然传来云齐一声惊叫。

  后面的人愣一下,不由加快脚步,走出狭小的通道后,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无意中看到供奉在中间的三目女神像,墨染尘和托月默契地相视一眼,离双生天石不远之地果然会有一座陵墓。

  离王无意瞥见两人的神情,面带笑容道:“六公子,九姑娘,看你们的表情,似乎是早料到会有这样一座陵墓。”

  “凡有双生天石出现之地,定有一座古墓相伴。”托月走到三目女神像前道:“不老岛上有,不死族的遗址也有,只是没有钥匙,无法走到最后,不知道陵墓的秘密。”

  “现在有钥匙吗?”

  离王眯起眼睛问,这个两个小家伙,果然对他有所隐瞒。

  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算是有,只是托月没有带在身上……不如先下看看,如果没有钥匙托月再回府取。”

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墨衡宇不解地问,墨染尘无奈道:“五哥,我跟九妹妹在鹿县时就注意到,摆放双生天石的圣殿附近,必然会有一座与之相对应的古墓,以及用来祭祀的祭台。”

  托月回想一下主墓室,认真思索一番道:“若托月没有猜错的话,古墓就是一座隐藏在地下的祭台,用大量的鲜血祭献后就会触动棺椁的机关。说句实在话,这个设置其实跟圣殿的入口挺像的。”

  墨染尘愣一下道:“是挺像的,圣殿的神像都站姿,这里则上躺姿势,不知道这些姿势有没有特别用意。”

  “记下来,以后再慢慢研究。”托月率先走向陵墓深处,边走边道:“不知为什么,总觉得这次会有意外收获。”

  “还真是墓上建墓。”

  云齐走了一会儿后,忍不住吐槽一句。

  托月回过头道:“错了,是墓下建墓,这座陵墓的年代可没上面久远。“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