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、陵墓第四层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28章、陵墓第四层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真牛!”

  墓上建墓见不过不少,可是墓下建墓,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,

  云齐忍不住夸赞一句,托月不以为然:“这有什么困难的,又不是直接从古墓的下面开挖,应该是另一个地方往古墓的下方打通,再修建这座陵墓,也有可能是修建陵墓时,无意中发现古墓和古战场。”

  几人本能地看向离王。

  离王有些无奈地轻叹道:“本王只能说不离十,再深的问题不许问。”

  花流末看到后,忍不住打趣道:“阿离姑娘,你不要再推测,你再推测下去,离王殿下都快被你逼疯。”

  “托月也没有办法。”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遇到不懂的问题必须解决,如果无法解决的话,托月会吃不好睡不好,直到把问题解决为止。”

  离王一脸无奈道:“九姑娘,怎么解决问题是你的事,但是绝对不能再问本王。”

  托月无奈地哦一声,果然不再追问。

  墨衡宇轻笑一声道:“九姑娘,有件事情我必须说清楚。“

  “五哥,你不要……”墨染尘生怕兄长又说什么难听的话,忍不住不出声制止。

  “你放心,不是什么难听的话,只是想替父亲说明一下。”墨衡宇一脸慎重道:“我父亲当天赶你出学堂,并不是故意羞辱,而是担忧你问的问题,他答不上来损了一世英名。”

  “九姑娘。”墨衡宇慎重其事道:“你不知道在国学院,有多少先生、学究害怕你去听他们的课。”

  “啊……”托月惊讶地张开小口,好半晌才一脸无辜道:“托月的问题不难,只是别人没有想过而已。再说现在不问以后也会有人问,问题总是解决的嘛。”

  “对,问题总要解决的。”墨衡宇苦笑一下道:“九姑娘自已解决就好,千万不要别人,更不要问大家。”

  “你们至于嘛,小问题罢。”

  托月有些无语,率先走进陵墓里面。

  第一层依旧无数的石棺,只是这里的石棺更加庞大,不像是为人类准备的。

  云齐好奇推开一副石棺,推到一半时突然猛地后退,离王马上被他的举动,正要过去时却墨染尘挡住。

  “云三公子,你别演了,这些棺材都是空的……”托月不以为然地瞟一眼,却发现云齐面色不对劲,白色蛇头突然探出来,张开血盆大口,攻向离得最近的目标。

  白蛇偷袭得太突然,云齐来不及做其它支作,只能一屁股坐在地上,堪堪躲过巨蛇的攻击。

  宛若水桶粗的躯干,暴露在众人眼前,所有人的面色都骤然大变,托月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朝蛇头拍出一掌。

  按以往的情况,巨蛇应会马上畏惧宿盘起,巨蛇面对托月却毫无畏惧退缩之意,甚至马上改变攻击目标攻向托月。

  此举出乎托月的意料,只得以灵活的身法闪避。

  云齐也趁机跑到离王身边,托月马上拔剑,想把巨蛇再逼回棺材里面。

  巨蛇在墓中不知活了多长岁月,早生出灵性,察觉到托月的意图后马上拼命反抗,张大巨口扑向托月。

  墨染尘想都没想就拔剑砍过去,破惑剑砍在蛇身上竟被反弹回来,其他人看到后心中一阵骇然,破惑剑虽比不上龙隐剑,却也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,竟然不能伤巨蛇分毫。

  “是腾蛇。”

  托月已经看清楚巨蛇的模样。

  大约是因为长年生活在地下,不见阳光的原因,所以体表的颜色已经退化。

  骤然提到腾蛇,墨染尘自然也记起不老岛上的腾蛇,顿时惊讶道:“九妹妹,为什么它不惧怕你,在不老岛上的腾蛇可不会攻击你。”

  “不知道。”托月回答得很干脆,云齐忍不住打趣道:“真是难得,世上竟九姑娘也有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云小三,信不信我把腾蛇引过去。”墨染尘冷声警告,云齐赶紧躲到离王背后道:“墨染尘,你见色忘义,小心本公子向墨夫人告状,然后让你倒立读书。”

  “你以来还是十几年前,大家都把你当女孩子来宠吗?”

  墨染尘冷回一句,挥剑再次攻向腾蛇,这次剑指七寸处,腾蛇却没有闪避的意思。

  砰的一下破惑剑再次被弹开,巨大蛇尾直接扫向托月,托月连忙撤招向后退,腾蛇却紧追不舍,仿佛托月身上有它想要的东西,托月躲到哪腾蛇追到那里。

  “怎么回事?”花流末看出问题,道:“阿离姑娘,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吸引腾蛇。”

  “没有啊,所佩带之物跟平时一样。”托月边闪避边回答,幸好陵墓的空间够大,不然托月不知往哪里闪避。

  “是不是因为你方才碰了那位先祖?”云齐大声问,离王马上否定:“若是如此,腾蛇应该攻击本王,本王跟先祖接触更多些,断不应该攻击九姑娘。”

  云齐若有所思道:“总不至于她是女子,肉比较嫩些好下口。”

  花流末似是想到什么,大声问:“阿离姑娘,你今天有没有跟我母亲接触,或者是靠得很近。”

  “谷主给托月把过脉。”

  托月大声回答,花流末马上道:“你快往身找找,没准母亲往你身上的藏东西。”

  墨染尘举剑拦下腾蛇,托月马上会意闪到一边,岂料腾蛇根本不理会墨染尘,紧追着托月不放,托月忙着应对腾蛇根本空隙检查自身。

  离王拔剑冲去道:“你们别光看戏,赶紧过去帮忙吧。”

  花流末不用说,早已经举剑冲前,云齐和墨衡宇也不好意思躲着,三人同时冲过去拦住腾蛇。

  托月终于有空隙看自已身上找,回想一下把脉的情形,自已跟花夫人并没有靠得太近,衣袖、腰封、荷包、香囊,并有发现不属于自已的物品,莫非是自已体内的毒吸引腾蛇。

  “还没找到吗?”花流末大声问。

  “没有啊,是不是你想多了,谷主并没往托月身上放东西。”

  托月生怕误会了花夫人,花流末不以为然道:“再仔细找找,母亲连亲儿子都坑,遇上你肯定不会轻易放过。”

  闻言托月只得继续查找,脑海反复出现把脉的画面,把脉时自已刻意把保持距离,花夫人能接触到的部位应该只有两边衣袖,再有就是……托月目光在腰间的佩饰上。

  荷包、香囊、禁步……这些才都已经检查过。

  托月迟疑一下,摘下荷包和香囊翻看,里面并没有任何异样,禁步是最不可能藏东西。

  打开玉佩外面的金缕盒,面色顿时大变,里面的玉佩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被换成一枚如玉佩颜色无异的果实,就连重量也不差分毫。

  “蛇灵果。”花流末大叫一声道:“原来是这东西,怪不得腾蛇追着你不放。”

  “蛇灵果……”托月愣一下把蛇灵果抛入石棺里面。

  花流末看到大叫一声“不要”,可惜已经来不及,巨蛇马上放弃攻击钻回石棺里面,

  墨染尘马上把石棺盖上,花流末一脸惋惜道:“蛇灵果,可是药王谷的镇谷宝,母亲这回要是知道恐怕要哭死。”

  托月呶呶嘴什么都没说,总不能让某人知道,她一直把玉佩带在身上,只能回去后自已向花夫人讨要,这个女人对自已身的毒十分感兴趣,少不得要出点血。

  “真是奇怪,为什么之前两座陵墓,石棺里面都是空的,而这座陵墓里的石棺全都有东西。”

  墨染尘趴在另一具石棺上,倾听片刻后发现里面有动静,托月就近听身边石棺,发现里面也藏有东西,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道:“六哥哥,这些该不会是古战场消失的生灵吧。”

  “九妹妹的推测不是没可能。”

  墨染尘迟疑一下道:“古战场的生灵数量远不止石棺的数量,这里只是其中一部分,不知其它的生灵躲在哪里。”

  托月脑子飞速转动,片刻后淡淡道:“这些生灵都非常强大,人力是无法让它们被动进入石棺的,除非是它们主动进去的……看来天下真的是有大劫将致。”

  “什么大劫?”离王紧张问。

  “尚不知道。”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不过……若真的有,怕是一场浩劫。”

  “但愿托月的推测是错误的。”托月第一次讨厌自已的预感,希翼只是一场严重的地龙翻身,而不是一场浩劫。

  墨染尘走到托月身边道:“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不用管,不可避免的事情大家管不了,先下面去看看吧。万一真有浩劫降临,最少大家心中没有遗憾。”

  云齐看到二人站在一起的画面,忍不住吐槽:“你俩够了,说得好像浩劫不日就降临似的。”

  花流末还在心痛那枚蛇灵果,听到托月的话,道:“阿离姑娘的推测不无道理,母亲此次离开药王谷,亦是因为药王谷的地火发生变故,不时往外面溢出,毁掉了不少药田。”

  陵墓第二层只有一个巨大的石棺,托月第一赶时间趴在石棺聆听动静,过了一会儿回头道:“里面的确藏有活物,只是听不出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离王若有所思道:“虽然听不出是什么野兽,不过能独占这座大殿,肯定被外面的强大。”

  无意间瞥见云齐的小动作,马上厉声警告道:“云齐,你要是把里面的强大灵生放出来,你就自已一个人来收拾,眼下大家没功夫替你擦屁股。”

  云齐赶紧把手缩回,方才的巨蛇大家联手都未能制服,里面的就生灵更加无法制服。

  墨染尘和托月直接走进第三层墓室,巨大的星盘上已经镶嵌着六块古玉,并且通往第四层墓室的大石门已经打开,两人相视一眼直接走进大门里面。

  还没有看清楚墓室的情况,就感觉到一阵热浪扑面而来,随之而来还有一声怒斥。

  “你们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两人刚走进第四层,就听到一声威严的冷斥。

  托月定眼一看,皇上正站在石棺前面,不可思议地说道:“我是不是眼花了,居然在这里陵墓看到皇上,难不成这是皇上给自已修的陵寝,今天是特意过来察看工程进度。”

  “皇上怎么可能在这里?”

  云齐的声音从门后传来,离王几人先后走进第四层墓室。

  看到几人同时出现,皇上的面色骤然大变,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,道:“你们不是去古战场,找那些生灵的去向,怎么会跑到这里。”

  见过礼后,离王恭恭敬敬地道:“回皇上,通往古战场的狭道被封,大家原是要找机关室,却不小心来到陵墓。”

  皇上长叹一声,看着站在眼前,景国年轻一代中的翘楚道:“你们来到到这里或许是天意,都过来看看陵墓下面镇压的是什么东西,或许你们就知道,将来就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  六人缓缓走上前,还没有靠近就感觉到阵阵热浪,再往前几步已经大汗淋漓。

  托月体质遍寒,这样温度对她刚合适,先一步走过去往石棺里面一看,映入眼帘的不断翻滚的溶浆,跟在不老岛看到的画面一样。

  “皇上,这是……”

  “浩劫的源头。”皇上淡淡道:“你应该对它不陌生。”

  “在不老岛上见过。”托月诚实地回答,皇上淡淡道:“这就是不老岛上的东西,由于它的活动不老岛沉没,如今它转移到这里,不知是福是祸。”

  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皇上,不死族遗址的陵墓,也是用来监测这东西吗?”

  “陵墓里藏的不是长生之术吗?”云齐忽然插一句话,皇上淡淡道:“世上哪有什么长生之术,都是世人误传。”

  “轮hui jiào究竟在找什么东西,圣婴降世真的是异血脉吗?”托月一下问了两个问题,皇上无奈道:“轮hui jiào的目的是双生天石,利用双生天石的力量不断重生。”

  几人一一看过石棺下面的东西,面上都呈现出不同的神情。

  云齐笑嘻嘻道:“这么大一个烤炉,真应该把方才那条大白蛇弄来烤,味道一定很不错。”

  “放肆。”

  皇上马上怒声斥道:“石棺里的生灵,你们一个都不许碰。”

  托月正想开口问时,皇上马上冷冷道:“你……不许问朕为什么,总之它们将来会起大作用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