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、托月的生辰1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29章、托月的生辰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尽管皇上没有说明原因,托月却隐约知道,古战场的生灵是被人豢养的,为的就是某一天来临。

  托月忽然明白为什么别的陵墓里石棺全部都是空的,因为里面的生灵已经被祭献,能用来祭献不止是异血脉,还有这些自远古便存活下来的生灵。

  “你这丫头,看破不说破。”

  皇上一看托月的神情,就知道她已经猜测到强大生灵的作用。

  托月抿了抿嘴唇,尽管心里有很多疑问,不过皇上不会告诉她,问了也是白问,只能憋在心里自已难过。

  离王撤回目光,神情比从前更加凝重道:“皇上,这……没有办法解决吗?还是想办法把它引到别的地方,或许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,总会有办法解决的,还有九姑娘在呢?”

  “正是因为她在,所以不能说。”皇上直接拒绝,看着托月道:“这么重的担子,不应该让她一个人来挑。”

  “……”托月有些疑惑,难道解决的办法在她身上,皇上忽然看向她道:“别胡思乱想,你已经看过下面的东西,应该明白有些事情,这只是浩劫的源头,却已不是一个人能解决。”

  托月不解地问:“天下又不止五国那么大,大家可以离开这里,到别的地方生活嘛,虽然很难可总至少活着呀。”

  皇上长吁一口气道:“浩劫就是无处可逃的意思,不然十几万年前人类文明怎么会消亡。你们也不用太担忧,还没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知道结果。”

  “皇上,此话是何意?”离王心里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。

  “天象七星连珠不日将出现,这下面的东西受天象影响会chu xiàn bào dong,至于小暴动还是大暴动,眼下还未可知。”

  皇上的话音刚落,托月就脱口道:“托月有一个不太靠谱的想法,第七块双生天石在天上,指的有没有可能是七星连珠的天象,天象不仅引发地龙暴动,还能让分散的双生天石汇聚一体,最后离开大家的世界。”

  “的确很不靠谱。”云齐笑容有些僵硬道:“九姑娘的想法,大多都很不靠谱,最后却是正确的。”

  “……”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,皇上看着托月好半晌道:“你的想法永远超前,早在一万年前,天下就应该迎来第二次灭亡,是双生天石突然从天而降,阻挡了那场浩劫。”

  “你是不是想不通,为什么朕会知道这些事情?”皇上不得不惊叹托月脑子,总有一些他们意想不到的想法。

  托月木然地点点头,皇上迟疑一下淡淡道:“若是能躲过这一场浩劫,你就会明白朕为什么会知道这些,若是躲不过也没有知道的必要。”

  答案让托月更加糊涂,为什么躲过会知道,躲不过便没有必要知道。

  皇上回头看着风华正茂、玉树临风的年轻男子,忽然一笑道:“古战场进不去,你几个就随朕回城,九姑娘也继续陪应老夫人礼佛,眼下只能尽人事看天命,大家都回去各忙各的吧。”

  “还有……”皇上淡淡道:“为了避免引起恐慌,今天的事情不许对外透露半个字,违者斩。”

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六人齐回答。

  皇上原路返回,托月他们也原路返回,就从来没有去第陵墓第四层。

  翌日离王就上奏折,请求皇上收回到传位的旨意,奏折的大概内容是自身历练不够,尚不足以继承大统,恳请皇上继续保护景国江山,给景国百姓安稳的生活。

  隔天,群臣也纷纷上表,请求皇上延迟专位时间。

  皇上仍然没有同意,随后各地官员纷纷奏表,以及百姓们也有万民书,请求皇上延迟退位。

  托月并不关心皇上是否延迟退位,而是在琢磨皇上话里的意思,同时也想不通深埋地下万应的地龙,怎会在出现在地下百丈多深之地,除非那并不是真正的地龙。

  皇上以古墓下有危险生灵为由,命人封锁了古墓入口,同时把陵墓入口封锁不让人靠近。

  笃笃笃……

  门上传来扣门声,托月淡淡地说了一声请进。

  墨染尘从外面走进来,把一块玉佩放在桌面上道:“花流末昨天亲自送过来,说花夫人并不知道这是我给你东西,知道后就马上让他送过来给我,请我还把玉佩还给妹妹。”

  “上面两个字那么露骨,人家想不知道都不行,六哥哥当初怎么想的。”

  托月把玉佩握在手里道:“若不是有这银镂香囊,妹妹都不好意思佩戴,倘若别人看到上面的字岂不遭人笑话。”

  墨染尘默默看着托月,沉默良久才道:“当时就想着要把最好的给妹妹,现在大家是有婚约的人,谁敢笑话妹妹我就揍谁。没准他们就是嫉妒妹妹,满皇城都没几个人收到过我的礼。”

  “满皇城收到妹妹礼的人不少,不过能收到妹妹亲自动手制作,费心思送礼也寥寥无几。”

  托月说的不是假话,给谁家送礼、送什么礼向来是冰儿和良玉工作,不过是以她的名义送过去,能收到她亲手制作的礼物的人不过是父母兄长,再有就是墨染尘用的笔墨纸砚。

  墨贝奉上茶后,就被识趣的秀禾拖出书房,并且关好门窗。

  墨染尘遂坐到托月身边,把她抱入怀里闻着她发间的香味,从鹿县回来后他已经许久未离她这么近。

  “浩劫若真的降临,我希翼能过在妹妹身边,尽管我直到现在都无法相信。”墨染尘从出了陵墓至今,皇上的话他还是无法相信,无法接受生命以这种方式结束。

  托月迟疑一下说出心中疑惑道:“古书上有记载,地龙当在千丈以下,岂是大家肉眼能视。”

  墨染尘也算是博览群书,才智也不输给托月,可是在对事物见解方面,却着实不及托月大胆,此时却不由地放开思路大胆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要把浩劫的源头给掐了,让浩劫无法降临。”

  “是啊。”托月想了想道:“如果浩劫是地龙,那么逃跑就不只是古战场的生灵,地面上所有生灵都会有反应。”

  “远不的说,瞧瞧哪蚂蚁窝就知道。”托月若无其事道:“每逢雨天蚂蚁必定会往高处迁,若地龙有动静,家中养犬必定狂吠不止,断没有一处生灵逃生,其他生灵则毫无反应的道理。”

  “九妹妹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墨染尘向来知道她是有主意,不管是什么主意,他打定主意助她一臂。

  托月想了想道:“也不是多大的事情,就是让人到附近州县村镇打听打听,家中禽畜有无异常反应,跟良玉说一声自会有答案,这等小事岂敢劳动墨家六公子大驾。”

  “只要是妹妹的事都是大事。”墨染尘趁机亲了一下托月道:“以后要用人尽管告诉我一声,我差人替你办。”

  “你暗中培植自已的势力,太傅大人他们知道吗?。”托月仰起头看着墨染尘道:“妹妹可不想六哥哥,因为妹妹的事而跟家人生分。”

  “浩劫若降临无论是跟妹妹,还跟家人朋友,时间都在一天天减少。”

  托月有些伤感道:“若没有浩劫,以妹妹的身子必定不能长寿,那天妹妹不在了你最少还有家人陪伴安慰。”

  墨染尘没有说话只是抱紧了托月,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:“如果时间可以逆转,在青云山第一次见到你,就把定你下娶回府里,绝对不带半点犹豫上。”

  “你也开始说胡话,时间岂可逆。”托月不由笑他傻笑他痴,却莫名的有些心酸。

  “谁说不可以。”墨染尘不假思索道:“有双生天石就可以,皇上的意思也是要利用双生天石,躲过这场浩劫。”

  “利用双生天石,不过是像不老岛那样,不停的重复某过个时间,根本改变不了什么,还不如顺其自然,或许最后的结果并不是很糟糕。”

  托月紧紧握着墨染尘的双手道:“答应我,千万不要碰双生天石。”

  墨染尘迟疑了,最终还是点点头。从袖里取出一只龙须八宝手镯,套进托月手腕上。

  托月看着华而不俗的手镯,惊讶道:“无缘无故的,怎么突然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。”

  “什么叫无缘无故。”墨染尘捏住她的下巴,轻轻吻一下她的唇道:“今天是你生辰,令尊应大人特意让我过来,陪你出外面走走,天黑前送你回府即可,只是不许饿着你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讶然道:“从前娘亲还有在的时候,到了生辰这天会给妹妹煮一碗长寿面,上面还要搁上糖心荷包蛋。自从娘亲去世后,这几年也没有过生辰,渐渐妹妹自已也忘记,反正过不过都一样的。”

  “什么都一样?”墨染尘盯着托月的眼睛道:“在我这里不行,我一定要妹妹过一个难忘的生日。”

  “那六哥哥稍坐坐,妹妹去换一身出门的衣裳。”托月起身正要往外走,墨染尘拉着她的手道:“好歹是过生辰,你今天就穿得鲜亮光彩些,大家看起来也喜庆,不然不像是过生辰。”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托月抽出手道:“六哥哥,你先到外面等着,妹妹一会儿就到。”

  大约半个多时辰后托月走出家门,换早秀禾准备了很长时间的那身衣裳,戴着帷帽风华隽逸地走出家门。

  墨染尘亲自扶她上马车,放下帘子伸手掀开帷帽的薄纱,只见托月薄施脂粉,唇点朱丹忍不住要采摘,宛若九天上的仙女下凡、遥遥皎月,冷若清霜。

  “六哥哥要带妹妹上哪玩?”

  托月被他盯得不好意思,故意问他去哪岔开话题。

  墨染尘神秘地笑笑道:“到了九妹妹自然知道,不过可透露一点,今天的生辰可能比较热闹。”

  闹热?听到这个词语,托月不禁好奇谁会来参加她的生辰,除了自家姐妹自来没有女子愿意跟她交好,着实是想不到谁会来参加。

  墨染尘把她抱入怀里道:“离这里有点远,你靠在我身上歇一会儿。”

  猜来猜不着托月干脆不想,顺从地闭上眼睛休息,迷迷糊糊中也不管马车往哪走,反正她愿意相信他。

  忽然一阵淡淡的荷香入鼻,托月惊讶地坐起来,掀开帘子看一眼外面,只见眼前万倾荷花,花间曲折回廊,时有亭阁供游人驻足欣赏荷花的百姿千态。

  “这里……”

  托月惊讶地问,她怎么不知道皇城有这样的美景。

  墨染尘含笑道:“大家在景江边,这里原是一片野生荷田,还是去年你悄然离开皇城,我骑马一路追着大船,偶尔经过这片荷田,从定海城回来想着你会喜欢,就让人以你的名义把荷田买下来,还旁边建一座庄园。”

  “以我的名义买下?”

  托月惊讶地回过头,这就等于把荷田和庄园白送给她,他难道不清楚吗?

  看着她惊讶的小脸,墨染尘笑笑道:“老早想带妹妹过来走走,只是一直抽不出时间,先是去寻轮hui jiào下落,从鹿县回来又忙着赏石宴的事情。”

  墨染尘把托月拉回怀里道:“从青云山回来后,总不到机会带妹妹出府,前天路上偶遇应大人,他竟主动唤住我,说今天是你的生辰,让我带你出来走走,别整天窝在家里胡思乱想。”

  “这份礼太重了,妹妹不能收。”

  “你的我的要分得这么清楚,再说我又不善经营,还得指望妹妹让她它营利。”

  当初决定买着荷田时,他就已经决定要做甩手掌柜,早猜到她会拒绝所以一切都以她的名义进行。

  到了庄园大门前,看到庄园的名字时托月不由掩面,牌匾上赫然是“月归尘”三个大字,这个家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,非要表露得这么直白。

  月归尘,亏他想得出。

  关键门前还站着一排熟人,云齐、古书玉、徐还舟、花流末,还有四公子应轶。

  托月都不好意思走下马车,墨染尘却不以为然,跳下马车后伸出君子之手道:“九妹妹,大家到了。”五人齐刷刷地盯着马车,一副看戏不嫌热闹的表情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