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、朝堂问案2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31章、朝堂问案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皇上有旨,墨家六公子、应家九姑娘若一起来了,两人一同上大殿。”

  到了皇宫外面,马车才刚停稳内官就高声传旨,托月和墨染尘只得顺从地皇上的旨意,跟着云齐一起走下马车。

  两人一同上大殿,云齐听了自然是欢喜的。

  萧彻的面色和心情顿时不太好,萧律在场本就是一大助力,如今皇上又让墨染尘和托月进殿。

  两人就算不出声,只往大殿上一站云齐也抵气十足,颐王父子俩千算万算也没算过当今皇上。

  皇上连墨染尘和应托月会跟着一起来都算到,如今又让他们一同大殿,明显是站在云齐这边,他不相信云齐会干这种荒唐不堪的事情。

  稍后在大殿上,他得打起十二分精神,别到头两边都捞不着好处,还惹了一身骚。

  托月跟墨染尘一起走上前行礼,无论前世今生她都是第一次进,朝臣每天早上朝会的议政大殿,还是在满朝文武百官都在场的时候。

  颐王父子站在众臣前面,在离皇上最近的位置,看着他们一行五人走到近前。

  托月经过父子身边时,唇角露出一丝讥讽,看得父子二人心惊肉跳,不等父子二人回过过神,就听到五人异口同声行参的声音。

  “臣女应托月参见皇上!”

  “臣墨染尘参见皇上!”

  “臣云齐参见皇上!”

  “臣萧律参观皇上!”

  五人的声音落下后,萧彻才提高音量道:“臣萧彻向皇上复命,请皇上定夺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到旁边站着吧。”

  皇上没有理会萧彻,而是看一眼托月就不冷不热一句话,打发她站在旁边看戏。

  托月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“臣女遵旨”,乖巧地站到一边,墨染尘、离王、靖王世子也站到一边,把地方留给颐王府跟云齐对质。

  云齐深吸一口气,跪下朗声道:“皇上明鉴,臣是冤枉的,那日赏石御宴开始与楚云郡主分别后,臣随着众人一起进大殿赏后后,直至今天臣都没见过楚云郡主,更不可能跟她有任何……不堪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男子汉大丈夫,敢做敢当。”颐王走出队列,跪在皇上面前,按以往云齐一定会急得跳脚大叫,此时云齐却沉着地回道:“本公子没有做过的事情,凭什么要接受你们泼的脏水。”

  “既然不是你做的,为何大家当初找上门,你为何不让顺天府出面调查。”

  颐王世子声音格外的兴奋,就像是抓住一个重要的把柄,仿佛凭这一点就能让云齐乖乖服软,迎娶自已的妹妹。

  云齐一改平时的嘻皮笑脸,一本正经地辩白:“赏石御宴过后颐王找上门时,云齐以为自已说得很明白,原以为是清者自清,二则顾及楚云郡主的闺誉,没有直接让顺天府出面调查,没想到你们竟把本公子的好意当成软弱。”

  掷地有声的反驳,让满朝文武对云齐刮目相看。

  颐王也有些意外,云齐给他的感觉一直是畏缩怕事,不太与人强争的性格,今天怎么有些反常。

  云齐见众人被自已的气势惊到,继续高声道:“不是说有人证、物证吗?把人证叫出来辩认辩论,把物证拿出来让大家辨别辨别,本公子用的东西都是有特殊记号,模仿得再像也没用。”

  “颐王、颐王世子,你父子二人既说有人证、物证,就让他们上来,把物证也呈上来吧。”

  皇上发话颐王父子不敢不从,颐王拱手道:“回皇上,人证早已经在宫门外面等候传召多时,只待皇上宣召便能上殿作证。”

  “宣上来吧。”

  皇上一派慵懒地歪在龙椅上,散发着王者的霸气雍容,闭寐着眸子,可谁都知道谁都逃不过的眼睛。

  内侍官马上高声传报,把人证传上大殿,不一会儿就看到四个分别作掌柜、小厮、管事、粗使妈妈打扮的人,畏畏缩缩地走进来,战战兢兢地下跪行礼,所有的表现很符合他们的身份。

  “小人范六拜见皇上!”

  “老朽刘生拜见皇上!”

  “草民张与民拜见皇上!”

  “奴家陈李氏拜见皇上!”

  皇上眼皮都不动一下,懒洋洋淡道:“你们既来到大殿上,跪在朕面前,必定做好被盘问的准备,便各自说说自已的身份,以及当时看到的情况。”

  跪在左边的范六先开口道:“回皇上小人范六,今年四十有七,是城南李员外家的车夫。那日东家巡视城东家业,前往九华街的李记布庄时,正值御宴结束,街上车马堵塞,当时云三公子的马车,就停在大家的前面。”

  托月把证词记在心里,就听刘生道:“回皇上老朽刘生,今年六十余三,是九华街华清书行的掌柜,那日小的看到云三公子同往日一般,骑着骏马从书行前面经过,前往七华街的栖风楼,那日街上人多车多,云三公不时掀开窗帘往外面张望,故老朽看得真切。”

  墨染尘跟托月相视一眼,只听张与民道:“回皇上草民刘与民,今年二十九岁,是栖风楼的管事,那日云三公子怀里抱着一名,昏迷不醒的女子来到栖凤楼,要了间僻静的雅室,还吩咐一个时辰后送一桌酒菜到雅室,还吩咐不许无关人等靠近。”

  “回皇上……老奴陈李氏,今年五十四岁……是栖风楼洒扫的。”

  陈李氏有些紧张,颤着声音道:“天黑后,老奴奉命便进去洒扫收拾,谁料收拾内间时发现地上有女子衣物,且床帐紧闭,床下还摆着一双绣花鞋。”

  说此处大殿内响起一声讥笑,却是来自跪在地上的云齐。

  云齐见陈李氏不说话,催促道:“继续说呀,本公子正听得津津有味、意犹未尽呢。”

  陈李氏头垂得更低道:“栖凤楼时常有客人醉酒,便留下休息的,这种情况管事的通常不会让老奴打扫,若吩咐打扫必定是已经结账离去。老奴唤了几声没有回应,斗胆上前掀开床帐,里面躺着一名不着片缕的年轻女子,当时可把老奴给吓坏,回过神赶紧找管事的回话。”

  “皇上,臣女听府中下人们议论,楚云郡主是第二天被装在麻袋里,一匹快马直接扔到颐王面前。”

  托月忽然出声,众人的目光马上落在她身上,就见她笑眯眯道:“如此说来,把楚云郡主这般送回去的,便是你们栖凤楼的处理办法。”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今天写到六千字,发现跟前面章节有些矛盾,只好先更新两千字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