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、朝堂问案3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32章、朝堂问案3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托月突然出声,朝堂上不少人心弦一紧,生怕她会被皇上当堂斥责,结果皇上却似没听到,连眼皮都懒得动。

  张与民悄悄看一眼颐王,忽然猛磕几下头道“栖凤楼是草民东家几代人的心血,他们在皇城没有什么背景,草民怕给东家惹祸,故出此下策,并没有亵渎郡主的意思。”

  “都看光了,还说没亵渎。”

  “应托月,你再在大殿上胡言乱语,就回去给我跪祠堂。”

  应老爷气急败坏怒斥女儿,这个丫头越来越放肆,皇上不出声不代表她可以胡乱插嘴。

  托月赶紧闭口,目光却一直在张与民身上转,皇上轻笑一声道“应大人不必动怒,朕就是想看看这小丫头有多大本事,能不能破了这桩案子。大家也不必出声,权当是看了一场戏吧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颐王动动嘴唇,最后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世子爷楚战忍不住想说什么,却被颐王悄悄拉住,生生把到口的话吞回。

  “开始吧。”

  皇上挥挥手,示意托月可以开始。

  托月笑笑道“不急,人还没到齐,审案嘛原告、被告都得在场。是不是,爹爹。”

  应老爷冷哼一声不说话,颐王却出声道“皇上,小女受此大辱,无颜面对众人,如何还能在众人之前接爱审问,还望上皇上体恤。”

  “那有审案当事人不到场,怎么问话,顺天府尹也办不到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“皇上既许托月主审此案,托月就是主审官,请原告苦主楚云郡主上殿问话,她要是不来托月就判她诬告朝廷命官,按律当杖责一百流放千里,永不许回皇城。”

  “应托月,就算皇上许你为主宴官,你不能任意妄为。”

  楚战忍不住出声,托月斜他一眼道“托月给你们机会,请楚云郡主与云三公子当场对质,是你们推三阻四。”

  “这些人还不够吗?”颐王厉声问,托月不以为然道“您能找四个人证明是云三公子玷污楚云郡主,托月就能找四十四百个人,证明他们四人是在撒谎。”

  “范六,你当天陪李员外巡视家业,在九华街看到云三公子,可是真话?”冷不丁托月质问人证之一的范六。

  “小人句句属实,不敢有半句假话。”托月上前两步缓缓道“你考虑清楚再回答,大殿之上你若敢撒谎,便是欺君妄上,是灭族的大罪。”

  “小……小人岂敢欺骗皇上。”范六语气有些犹豫。

  托月淡淡道“既是如此,那就把李员外请来问话,李员外若是不在,就到九华街请布庄的管事来问话。”

  “就按九姑娘的话办,把与人证相关人等一并带到大殿上审问。”皇上发话,托月淡淡道“栖凤楼的东家,原是国学院庄老学究家业。”

  云丞相有些为难道“庄老学究已经多年不过问俗事,请他出山怕是有些困难。”

  托月却不以为然道“你们去请便说是托月有事相求,老头子一定会过来的,谁让他还欠着托月的人情。”

  张与民咕噜一下咽口水,托月笑笑道“托月在国学院期间,天天跟庄老学究待在藏书阁,一日他老人家说家里一处产业的账目,他总觉得是有问题的,可是从账目上却找不出问题,让托月帮忙瞧瞧。”

  托月缓缓走到张与民身边,蹲下身体轻声道“托月接过账册一瞧,那处总觉得有问题的产业便是栖凤楼。你方才说东家在皇城没什么背景,实在是太谦虚了,别人且不提,至少庄老学究让托月往东,托月便绝不会往西。”

  张与民跪伏在地上,看不到他的表情,却能看到她的身体在发抖。

  大家顿时明白几分,皇上笑哈哈道“应尚书,你向来被视瘟神,可是你闺女很受欢迎,面子比你大。”

  “罢了。”

  颐王无奈道“你回去接你妹妹来吧。”

  楚战狠狠瞪一眼托月,托月笑眯眯道“快去快回,有些日子没见楚云郡主,托月也甚是想念。“

  “没事你想她干嘛。”楚战走后,云齐没好气地问。

  “想她为什么老是爱模仿托月的打扮……刘掌柜的,敢问您老是在店内,哪个位置看到云三公子的马车。”

  托月笑眯眯地问,刘生迟疑一下道“自是在柜台内,当时云三公子的马车,就停在门口的那棵扶桑花前面,老朽以大辈子的人格担保,所说的话句句为实,不敢对皇上有欺瞒。”

  “云丞相,托月可否借您的马车一用?”

  托月含笑问,众人瞬间明白托月要干什么事情,颐王的面色有些不自然。

  云丞相当即摘下一块牌子道“车夫看到牌子,自会任凭差遣,不知九姑娘想让什么人去检测?”

  皇上却开口道“为了公平起见,就让外头伺候的内官们去办,也顺道跟书行的人打听一下,当日是否是刘掌柜在店内当值。”

  皇上身边的老太监,走下高台来到云丞相跟前,接过牌子后自去安排人照着托月的话办事。

  托月把目光投向旁边的陈李氏,面上挂着如如暖阳的笑容问“这位妈妈不必紧张,托月的问题很简单,你说是看到地下有女子的衣物,才注意到床上有人的,那你可还记得衣物的颜色。”

  “是……是青色衣裳。”陈李氏微微抬一下头道“白色的裙子,绣鞋也是白色的,上面有金丝刺绣。”

  托月听完退开几步,淡淡道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是什么颜色的衣物,你仔细想清楚再回答,毕竟那一日楚云郡主的打扮,想必在场有很多人都记忆犹新、难以忘怀。”

  “张管事呢,你也看到过那女子,你同意陈李氏的说法吗?”

  “草民……草民当时没敢细看,不太清楚是什么颜色。”张与民有种不好的感觉,托月淡淡道“把楚云郡主装进麻袋,陈李氏一人怕难以完成,帮忙时就没有留意一下,难不成你们直接把人装麻袋?”

  “范六,你说看到云三公子的马车在你前面,你可看到马车内的人?”托月转头又问范六,语气温和平静。

  范六悄悄看一眼左右两边的人道“小人只是看到马车,并不曾看到马车里面的云三公子,既是云三公子的马车,云三公子理所当然坐在里面。”

  “意思是你并没有看到马车里的人,并不能证明云三公子当时在马车里面。”

  “小人能证明,那就是云三公子的马车。”范六一定死不认错,托月笑笑道“马车在不代表主人在,我的丫头也时常坐我的马车出门,替我买各种各样的东西。”

  “……”范六怔怔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想是你们李员外小气,从不许别人坐他的马车。”托月语气里带着几分讥讽,淡淡道“范六,你现在说实话兴许还能保住小命,一会儿李员外来了,倘若他跟你说得有一项不符,你知道是什么结果吗?”

  “你们四个听好了……”托月的目光从四人身上一一扫过,冷声疲乏“只要你们肯说出,是谁把你们搜罗来的,托月可以向皇上求情,对你们从轻发落,若是等托月自已查出来,绝不对轻饶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如何肯定他们是在撒谎?”萧彻好奇地问,托月含笑道“世子爷那天走得早,大约不知后的事情。世子爷走后,托月身上的鲛珠和星泪跟长生石有了感应,最后三者连为一体发生巨变,皇上发现后当即让众人退出大殿外面。”

  “然后呢?”萧彻追问。

  “出来后托月发现外面少了许多人,其中就包括楚云郡主,那时候云三公子还跟大家在一起。”

  萧彻不以为然道“紫云台那么大,或许楚云郡主恰好站在九姑娘看不到的地方,如何能肯定楚云郡主提前离开紫云台,而不是御宴结束后,随云三公子一同离去呢。”

  “若是这样,当时必定有人看到,楚云郡主自已上了云三公子的马车,毕竟给云三公子天作胆,他也不敢在紫云台前强掳楚云郡主,何况当时颐王也在场,作为父亲也绝对不会允许女儿上外男的马车,除非是有所图。”

  “颐王,您说是不是。”

  托月直接问颐王,面上带着真诚的笑容。

  颐王似是没料到托月会问他,道“自然是不允许的,月儿、云儿是随本王一同回府。”

  他的话音一落,就听到云齐一声冷笑道“颐王那日拦住云齐父亲可不是这么说的,您说宴会结束后,云齐把楚云郡主带走一夜未归,希翼两家赶紧把婚事给办,以免惹人笑柄。”

  “皇上,此案还用继续审吗?”

  云齐说完后,托月面无表情地问皇上,人证及当事人还没到,结果已经摆在眼前。

  前前后后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,竟准备了这么一出拙劣的戏,托月都懒得继续审问,给人家保留最后点的颜面。

  皇上微微掀起一丝眼皮道“那就看颐王的意思,不过朕相信颐王只是爱女心切,一时间受人蒙骗,只是幕后操控者着实可恶,你务必给朕查出来严惩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臣女遵旨。”

  颐王刚想开口,就被托月抢先回答。

  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