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、朝堂问案4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33章、朝堂问案4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自从颐王自已露了马脚后,朝堂上气氛已经改变,不再像是在问案,而是在看一场戏,或者是一场闹剧。

  托月忽然想起什么事情,有些好奇地问:“皇上,不是说有物证吗?臣女很好奇是什么东西,竟会让颐王也误以为是云三公子的东西。”

  “是一枚荷包。”

  颐王从衣袖里取出一枚色彩鲜艳,却不俗气的荷包。

  颜色搭配很符合云齐的喜欢,云齐常常用“鲜衣怒马少年”形容自已,所以他的衣服、配饰颜色都十分鲜艳张扬,跟他的性格非常相似,热情奔放、豪气不羁。

  云齐只瞟一眼就冷冷道:“回皇上,这不是臣的东西,自十二岁那年算命的说臣易惹桃花劫,臣的东西都出自母亲的双手,这一看就不是臣母亲的针法。”说完摘下自已腰的荷包道:“皇上一看便知两者的差别。”

  皇上给身边太监一个眼色,太监走下来用托盘,把两个外形相似的荷包送到皇上面前。

  就托盘就能看一眼后,皇上淡淡道:“两个荷包针法明显不同,云夫人向来疼爱云三公子,几乎把他当女儿养着,做的东西都十分精致。假的不仅用的针法不同,针脚看着也像是赶功出来的。”

  “回皇上,臣母亲虽爽朗的性子,女红却是极好的。”云齐赶脚拍自已母亲的马屁,事实是拍父亲的马屁。

  “假的,怎么可能?”颐王一脸难以置信,好半晌才回过神道:“云儿一口咬定是云三公子的东西,是在挣扎时悄悄藏起来的,为的是日后对薄公堂。”

  “颐王,说多错多了。”托月小声提醒,道:“是不是意味着陈李氏掀开床帐时,楚云郡主是清醒的。如果是张与民说的话就不成立,郡主完全可以自行回府,将此事掩饰的滴水不漏,除非她早就想好把锅砸到谁身上。”

  “本王的意思是,此事是在她失去知觉前做的。”颐王这回反应快,不然又要露出马脚,道:“就算人证、物证是假的,可是云齐玷污小女是事实。”

  “楚云郡主被人玷污是事实,可是谁玷污的不是她说了算,是事实说了算。”

  托月瞟一眼地下四人道:“颐王已经承认人证是假的,他们四人作假证构陷朝廷命官,欺君罔上,该杀头就杀头,该诛九族就诛九族,云三公子无罪释放,完美结案。”

  四人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,连忙不停地磕头救饶,大声哭喊着叫冤枉。

  托月一脸不屑地挖苦道:“江湖杀手收人钱财替人消灾,既向别人举了刀,就算反被杀了也得认命,你们跟他们本质上没什么区别,叫什么冤求什么饶。”

  噗……

  在场不少人没绷住,笑喷出声音。

  熙王怒道:“应托月,皇上让你为主审官,是要你查清楚真相,不是为了让你凭意妄为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道:“托月可是为了颐王府考虑,俗话说家丑不外扬,再写日志去颐王府以何面目立足皇城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“再审下去,整个皇城都知道,楚云郡主被不知名人士玷污,还做局栽赃陷害云三公子,皇城里那些平日里爱慕云三公子的姑娘,可不会轻易饶楚云郡主,每人一口唾液就能把她给淹死。”

  “本王说的就算是假的,只是打比方,便未说他们是假的。”

  颐王马上纠正自已的话,同时心中暗暗道:“这个小丫头比她父亲还难缠,根本不按套路出牌。”

  托月笑笑道:“就算他们没作假证,不过还请颐王告诉大家,当日御宴结束后,楚云郡主究竟是直跟云三公子走,还是先跟您回府后,换了一衣裳再出门。”

  “颐王不要着急,你慢慢考虑清楚再回答。”

  望着颐王面上压抑的怒火,托月却漫不经心地笑笑道:“案子可以不结继续往下审,证明楚云郡主是被谁玷污的,或许得花费不少时间,不过要证明云三公子清白却简单。”

  “什么办法,本公子愿意当庭一试。”云齐马上激动地看着托月,托月淡然一笑道:“自古女子有守宫砂证明自已的清白,至于男子……其实只要请医者把脉,或者有医术高超者一观面相便知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。”颐王不解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元阳泄未泄,医者一探知道。”托月笑眯眯道:“云三公子可愿意请太医一探。”

  “愿意。”云齐朝皇上拱手道:“皇上,臣愿意请太医把脉,以证明自已的清白。”

  “传太医上殿给云三公子把脉。”皇上马上下旨,颐王的面色再次变得十分难看,原以为花名在外,烟花柳巷红颜知己无数的云三公子,是花中高手没想到他是个坐怀不乱。

  托月瞥一眼颐王的表情,从衣袖里取出一份竹简道:“把四人分别关到四个房间里,按上面写好的问题逐一问话,注意不许他们私下有任何交流,防止他们串供,一会儿就有好戏看。”

  “九姑娘最近都在忙什么呢?”

  其他人证到来,问话没结束前,皇上饶有兴致地聊起家常,朝臣们无奈地翻白眼,不过心里明白这个皇上很靠谱。

  托月眼珠子一转,面带笑容道:“看看书习习字,偶尔做些小实验,臣女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原来除了制作烟火的huo yào能炸毁房屋,用做包子的面粉也可以办到,是不是很有趣。”

  “是很有趣。”

  皇上淡然看着托月,忽然道:“应大人,你的俸禄够修房子吗?”

  莫名被点名的应老爷,面露尴尬道:“房子还算是牢固,至今没有塌掉,不过小女自已会赚钱,估计她不缺那点修房子的钱。”

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皇上瞟一眼托月,眼里溢满笑意。

  托月心里暗叫一声不好,就听到皇上淡淡道:“前些日子周院君来见过朕,国学院的老学究们心血来潮,想把密室内的古籍全部译成今文,希翼九姑娘能抽时间过去帮忙,当然。”

  托月暗暗给应老爷一个眼色,让他千万别答应。

  应老爷装作没看到,欣然道:“小女是周院君的学生,过去帮忙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  “如此甚好,待案子结速后,九姑娘便去国学院报到。”皇上轻描淡写道:“作为周院君的首席弟子,总不在国学院露脸也不好。”

  托月小声嘀咕道:“臣女若常在学院内,其他学子们会觉得永无出头之日。”

  皇上耳朵尖,听到后马上道:“如果他们连打败你的念头都不敢有,将来也不必入朝堂为官,朕的朝堂不需要这种靠别人让出来的官员,朕倒要看看有没有学子敢挑战你。”

  托月干笑两声没接话,心里暗道:“这话千万别让国学院的人知道,不然她以后的日子别想平静。”

  思前想后,托月无奈道:“臣女一界女流,懂的不过是后院里的小把戏上不得台面,替皇上分忧不需要这些东西。倒不如让他们参观一下,诸位大人日常处理公务流程,毕竟不是每位门生家里都有当官的长辈嘛。”

  “主意不错,此事就交给云相办吧。”

  皇上毫不犹豫把事情交给云丞相,就等于相信云齐是冤枉的,明显是在打脸颐王。

  太医院的御医很快便到,知道传他来的原因后,拉过云齐手撸起他的衣袖,指着手臂关节内侧,往手掌方向约一寸左右的地方道:“不必把脉了,大家只看这个地方,就知道云三公子元阳尚在。”

  御医看着众人疑惑的神情,说明道:“这个地方有一道类似于刀痕或手指甲划痕的线,若元阳已泄,这道痕迹便会消失不见,元阳尚在者能很清楚地看到……就相当于女子的守宫砂一样的道理。”

  “颐王,云三公子是清白的,接下来该如何抉择,是颐王自已的事情。”

  托月正从内侍官手上,接过四名人证回答问题的笔录,看完后淡淡道:“想来颐王也是爱女心切,楚云郡主也恰好是利用了这点。”

  楚云提前离开紫云台,之后有过什么遭遇,恐怕只有她自已知道。

  被亲生女儿利用,还闹到朝堂上,颜面尽失,颐王一时间不知如何面对,托月淡淡道:“四名人证都交待了,他们是收了楚云郡主的好处,帮她撒谎作假证。颐王可以关起门来解决,也可以交给顺天府继续调查。”

  “皇上。”

  颐王扑一下跪下道:“臣教女无方,自知罪不如恕,请皇上治罪。”

  皇上懒洋洋道:“卿爱女心切之情,朕亦为人父能理解。如今误会已经解开。只是……楚云郡主陷害云齐的事情,你须得给云相他们一个交待,其他事情你自行处理吧。”

  “臣谢主隆恩。”

  颐王赶紧下跪,皇上只要他给云丞相交待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皇上又开口道:“皇城的风虽不及北域冷冽,却是让人防不胜防,大伏国最近又蠢蠢欲动,卿处理完家中的事情,就回北域为朕震慑,大伏国的狼子野心吧。”

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在皇上说出真相后,颐王就猜到皇上已经不需要他。

  所以当女儿声称自已被云齐玷污时,表面上虽然震怒,内心却是有一丝窃喜。

  成则在皇城中有所依傍,若败了,最差的结果不过重回北域,如今就是最好的结果,颐王欣然同意带兵重回北域。

  望着颐王走出大殿,托月动了动嘴唇,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,皇上却看在眼内,道:”九姑娘方才似乎有话要说,现在人走了你但说无妨。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道:“皇上,您不追究颐王府勾结轮hui jiào的事情吗?”

  皇上不以为然道:“颐王府勾结轮hui jiào,你有证据吗?再说轮hui jiào收钱办事,在江湖上最常见的事情。”

  尽管皇上的话无法反驳,托月表面上应下了,还是对楚云不放心,秀禾的话不会有假,楚云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,找个机会试探一下楚云,看她是不是跟轮hui jiào有什么关系。

  “你又在想什么?”

  皇上也被托月的古怪思想,搞得压力倍增。

  托月轻叹一声道:“回皇上,托月在想好不容易有机会、有精力过一回生辰,却被楚云郡主生生给搞糊了,要不要上门揍她一顿解解气,还不知道有没有下一回呢。”

  “九姑娘生辰啊,难怪今天你们会在一起,大约都是去给你庆祝吧。”

  皇上怔一下才道:“整个皇城九姑娘的面子最大,竟得皇城四子一同为你庆贺生辰,若传出去不知要羡煞皇城多少贵女们。”

  “这些虚名臣女不稀罕。”托月眼里闪过一抹狡猾道:“趁天还没黑,皇上放臣女出去溜达溜达,其实过生辰最痛快的事情,就是到大街上买买买,然后还不花自已的钱。”

  “眼下大殿下也没你什么事,你还不速速离去。”

  提到钱皇上马上赶人,托月忍不住腹诽:“提到钱就翻脸,比翻书还要快百倍,小气鬼。”

  托月敷衍地行礼说声告退,就旁若无人地走出大殿,早有引路的太监在外面,亲自把她带出皇宫外面,很多事情或许在那里能找到答案。

  回身看看四下,墨染尘他们还没有出来,不如到紫云台走走,结果还没走到紫云台就看颐王、楚战、楚云。

  “颐王是在特地等托月吗?”

  托月笑得人畜无害地问,毫无戒备地走到三人面前。

  楚云冷冷道:“应托月,你竟敢坏了本郡主好事,本郡主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面对威胁,托月轻叹一声道:“楚云郡主,即便你不来托月也正想找你,既然来就好好让托月研究研究,你跟轮hui jiào究竟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官道上响起一阵掌声。

  圣主从天而降,缓缓落在颐王他们面前:“九姑娘真是聪慧,居然发现大家的秘密。”

  托月没想到圣主会出现,毫不犹豫弹出龙隐剑,剑刃弹出同时划破掌心,龙隐剑染血显得更加龙吟森森,面带讥讽的笑容道:“托月原为颐王府只是勾结轮hui jiào,没想到是圣主与颐王有一腿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