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、托月的身份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35章、托月的身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九姑娘,你说你过来也不提前打招呼,我好提前准备好鱼啊肉啊,烤几个苞谷算怎么回事。”

  玉兰花树下,老板娘看着托月的背影抱怨,走上前几步道“你这身衣裳,第一次上身吧,蹲在土里给弄脏了,真是可惜呀。”

  托月往苞谷上刷上一层酱道“老板娘什么时候开始在乎这些身外之物。”

  老板娘蹲下来,摸摸手衣裳的料子,看看针脚道“晓月楼的做工就是好,看着这针脚多细密均匀,老娘这小本生意什么能挣一套像样的衣裳。”

  “这是我家丫头做的,回头我把她带过来,让她给你做两身,权当是穿了晓月楼的衣裳。”

  “你也太小气了,还以为凭大家的交情,你能送我几匹好料子,带我去晓月楼做一身。”老板娘幽怨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托月不介意送你几匹衣料,问题是你敢穿吗?不怕被官府治罪”托月露出一个无奈的神情,社会等级制度森严,商户不得穿锦衣,顶多是丝绸和棉麻混纺的布料。

  老板娘冷哼一声“你在这里烤着苞谷,老娘出去割点肉回来,你一会儿都烤了吧。”

  托月头也不回地摆摆手,示意老板娘自便,两眼紧盯着炉子上面的苞谷,面上却是一脸惊惧,没想到都躲这么远,还能清楚感觉到双生天石的可怕。

  虽然收拾了轮hui jiào圣主,不过也助长了双生天石的力量,以后出趟门都得小心翼翼。

  忽然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头,托月抬手取下来,却是一朵完好的玉兰花,再看一眼花枝,断口齐整如刀切,一看就知道是人为,缓缓抬起头。

  墨染尘白衣如雪,自玉兰树上轻轻飘落。

  伸手拿过她手的玉兰花,簪在她发髻上道“大老远就闻到香味,你这哪叫畏罪潜逃。”

  托月给苞谷了翻了过身,淡淡道“妹妹又没有犯罪,何来畏罪潜逃的说法,是不是颐王父子胡编乱造了什么话,让你们以为妹妹是畏罪潜逃。”

  “他们说妹妹把楚云郡主逼得跳护城河……”

  “这样谎他们也敢撒,当真不怕被诛九。”托月一听就来气,把前因后果细说与墨染尘听。

  “妹妹没有杀人,为什么跑呀?”墨染尘了解托月的性子,她不是怕事的人,道“皇上有旨,这件事情必须在今天解决,以免夜长梦多发生变故。”

  “能不能换地方解决。”托月可怜兮兮地看着墨染尘“顺天府,大理寺,菜市场都可以,就是不要去皇宫。”

  “皇宫怎么了,有那么可怕吗?”墨染尘有些奇怪,小丫头今天不对劲呀,肯定隐瞒了什么事情,托月马上在他耳边低语几句,幽香阵阵袭来,墨染尘不禁心猿意马

  忽然一阵糊味传不断,托月大声叫道“糊了糊了,我的烤苞谷啊,这可怎么吃呀?”

  边叫边赶紧翻过另一面继续烤,墨染尘无奈道“九妹妹,都什么时候,你还有心情管苞谷有没有烤糊,你爹都急得火烧眉毛,赶紧跟我回去向皇上复命。”

  “妹妹不要去皇宫。”

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“双生天石盯上妹妹啦。”

  托月只好乖乖交待,墨染尘心里咯噔一下,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。

  思虑片刻后道“我先送你到顺天府,再进宫向皇上说明情况,反正今天必须解决颐王的问题,不能拖到明天。”

  抬手揽过她的纤腰,纵身跳上玉兰花树再跳出小店,稳稳落在马匹上面,策马飞奔向顺天府,同时往天空上扔出一枚信号弹,通知别人他已经找到托月。

  从前托月多坐马车,就算走路也戴着帷帽,骤然在世人面前露出容貌,绝世风华一路上引来不少人注目。

  到了顺天府后,墨染尘安排好托月,马上策马朝皇宫方向。

  府尹大人本就跟应老爷交好,连忙派人通知应老爷,赶紧过来把小祖宗接走。

  托月顺天府大门前来回踱步,双生天石带来的恐惧依然没有消退,是不是意味着以后,双生天石都会一直盯着她不放。

  大约两刻钟后,一阵马蹄声传来。

  托月猛地抬起头,原本以为是墨染尘,结果却是大公子应熙。

  “大哥哥。”

  没想到应熙来得这么快。

  应熙跳下马道“九妹妹,马上随兄长进宫,大家都在等你。”

  托月马上头得跟拨浪鼓一样道“大哥哥,妹妹就这一回不能听您的话,就一回,以后您说什么妹妹都听。”

  “九妹妹今天怎么了,你又不是第一次进宫。”应熙深知托月,若不是真闯什么祸事,是不会不敢面对皇上审问。若有所思道“难道你真的杀了楚云郡主。”

  “妹妹不只杀了楚云郡主,还杀了一个很要紧的人物。”

  托月说完后又马上摇摇头道“也不算是妹妹杀,妹妹顶多算是借刀杀人。这也不能怪妹妹,他们四个人联手欺负妹妹,妹妹只能就地找个好帮手,情有可原嘛。”

  “什么要紧的人物?”应熙好奇地问,托月看看四下小声道“是轮hui jiào的圣主雨灵。”

  “胡说八道,雨灵是公认的最难缠的人物,岂是这个小丫头一人能对付,还不老实交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轮hui jiào的圣主是什么人物,是轮hui jiào的核心人物之一,这些年来连父亲、以及众人江湖前辈都拿雨灵圣主没办法,应熙自然不相信托月能杀掉雨灵圣主。

  应熙不愿相信,托月也懒得出声说明,道“墨染尘已经进宫向皇上请示,能不能顺天府解决问题。”

  “墨染尘就会纵容你胡闹。”

  应熙也拿她没办法,只能陪她在顺天府等待。

  墨染尘也没有离开太长时间,很快便回来道“皇上说让你放一个万心,双生天石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“皇上不坑妹妹吧。”

  托月一脸警惕,皇上对谁都不错,对她却是能坑则坑。

  墨染尘安慰道“放心,皇上不会拿你性命开玩笑,他比你更了解双生天石。”

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托月知道拗不过,只能答应。

  皇上急着今天解决,自然担忧颐王会领兵zào fǎn,所以务必在今天定罪。

  前往皇宫的路上,托月都紧张得大气不敢出,特别是经过紫云台时,更是紧紧抓住墨染尘的衣服。

  墨染尘不由看向紫云台的方向,回想起在古墓里看到的画面,为了不让百姓们恐慌,大家都在努力装作若无其事,若是那天真的到来,他们又该如何自救?

  再回到大殿,只有少部分朝臣在,大多数都是相熟之辈。

  颐王父子没想到,墨染尘这么快就找到托月,此时脸上都流露不同的紧张,甚至有一丝绝望。

  “九姑娘,颐王父子说是你害了楚云郡主,你承认。”皇上开门见山地问,托月一听皇上问话,就知道墨染尘回话时有所保留,跪下道“回皇上,托月不止害了楚云郡主。”

  “你还害了谁?”皇上一听就知道有问题。

  “在臣女回答之前,皇上不如先问问颐王父子,为何会出现在紫云台。”

  托月把火引到颐王父子身上,皇上马上看向颐王道“是呀,朕也很好奇,颐王一家三口为何会出现在紫云台?”

  颐王知道今天是躲不过,道“回皇上,臣对九姑娘怀恨在心,以她在赏石御宴上的表情,到她可能会去紫云台,臣走出皇宫后,恰好战儿带着云儿赶到,就带着他们到紫云台等着,想联手给她一个教训。”

  “皇上,颐王没有说实话。”托月大声道“跟他们联手对付托月,不止是他们父子三人,还有轮hui jiào的圣主。”

  “颐王不止是勾结轮hui jiào,他跟圣主雨灵有夫妻之情,楚云郡主就是他们的女儿。”托月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把在场的人惊得差点下巴跌落地上。

  “你有什么证据,证明雨灵圣主当时也在场?”颐王淡然的反驳。

  “以你一人之力,抵挡他们四人围杀,能逃跑就不错,怎么可能杀害楚云郡主和雨灵圣主。”

  应老爷也提出质疑,托月看着皇上道“若在别处凭臣女一人之力,自然不可能杀掉圣主雨灵,可是他们偏偏在紫云台动手。当然,若楚云郡主不在场,臣女也是毫无胜算。”

  “为何?”皇上问。

  “回皇上,雨灵圣主是轮hui jiào,培养出来的异血脉,楚云郡主也继承了她的血脉,不过是个残次品异血脉。”

  托月刚说到这里,皇上马上露出一个明白的神情道“以雨灵圣主的功力,你自然无法逼她动用血脉之力,可是楚云郡主却不行,体内异血脉感到危险时,就会不可抑制地暴发出血脉之力,双生天石感应到后马上出动,把他们当成祭品卷走。”

  皇上说完后,托月才看着颐王道“赏石御宴当天颐王也在场,应该还记得风素扑向双天石后的结果,血肉和骨头虽然被吸尽,可是他们衣物配饰等物却会留下来。雨灵圣主有没有来过,让人到紫云台把东西取来便知道。”

  “若托月没有记错的话,腾月鞭应该能证明雨灵的身份?”

  托月似笑非笑地看着颐王,应老爷拱手道“回皇上,臣跟圣主雨灵交手数次,腾月鞭确是圣主雨灵的兵器。”

  “应烘云,你是故意包庇女儿。”

  楚战马上大声反驳道“除了你们父女二人,还有谁见过雨灵圣主用腾月鞭。”

  皇上看一眼颐王叹气道“你们大概不知道,朕未登基前也跟雨灵交过几次手,当时她用的兵器正是腾月鞭,一条蓝色闪银光鞭子。它之所叫腾月,因为它是用千年腾蛇的筋制成。”

  颐王父子的面色再变,没想到他们的路都被堵死,皇上有些不屑道“圣主雨灵武功不是很高,手段却层出不穷,当然比她更难缠的是背后的长老团,那些都是活了好几百年的老人精,遇上的话能躲则躲。”

  “岂不是说解决圣主,根本无法动摇轮hui jiào。”托月有些不可思议,皇上淡淡道“圣主可不止一位,轮hui jiào势力遍布天下,每国都有一名圣主来主事,真正掌握实权的是那年老不死的长老团,他们才是轮hui jiào的底蕴。”

  “颐王,朕以为你只是被女儿蒙骗,本想大事化小事,让你继续回北域驻守,没想到你呀……”皇上有些沉痛地摇摇头道“如果你只是单纯跟圣主雨灵有所牵扯,朕或许可以对你从轻发落。”

  颐王深知陷害云齐时,皇上没有直接发落他,是因为北域需要有人镇守。

  如今知道他跟轮hui jiào的关系后,就算景国再缺领兵打仗之人,皇上也绝对不会对他网开一面。

  轮hui jiào在皇上眼里,是比大伏国雄狮般的猛将勇兵还可怕存在,但凡有一线机会他都会想办法铲除轮hui jiào,而不是急着解决两国边城问题。

  “颐王还有什么要说吗?”皇上最后问,颐王道“臣无话可说,家中女眷们并不知情,希翼皇上从轻发落。”

  “朕会念祖上功勋,对府上女眷网开一面不要他们性命。”皇上长叹一声道“来人,把颐王父子押时天牢,待查清楚其全部罪行后再行问审发落。”

  把颐王父子押走后,皇上一脸凝重道“轮hui jiào无孔不入,诸位爱卿要多留意府中情况。”

  “臣谢皇上关怀!”

  殿上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
  皇上最后看着托月道“不用害怕双生天石,它不会伤害大家这一脉。”

  托月一脸不解道“自从双生天石变大,臣女每每看到它便全身发毛,总觉得它要臣女也吃掉。”

  呵呵……皇上发出一阵轻笑道“双生天石是比大家强大的存在,你会对它生出恐惧也是血脉的本能,就像其它异血脉畏惧比它们高级的毒血脉,以及双生天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托月还是想不明白道“臣女又不是异血脉,怎会对双生天石心生畏惧?”

  “你方才骂楚云是什么?”皇上笑眯眯地问。

  “残次品异血脉啊。”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,答完后就明白皇上是什么意思。

  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