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、秀禾的设计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38章、秀禾的设计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公子,墨贝出来了,一这是有九姑娘的消息。”

  离居书房内,墨宝惊喜的叫出声音,他的喜悦更多来自看到妹妹平安无恙。

  墨染尘拦下要行礼的墨贝道:“九妹妹怎么样?冰儿说她什么时候能醒来……她的身体是否安然无恙?”

  “回公子,冰儿姐姐说,姑娘只是劳神过度累了,睡上一晚上就能醒来,好好休息几天便能恢复如初。”

  “九妹妹没事就好。”墨染尘绷紧的心弦终于松下来,却见墨贝四下里看过,忽然压低声音道:“公子,冰儿姐姐还说姑娘血液里剧毒还在,不过唾液里已经没有毒。”

  “真的?”

  墨染尘喜出望外,恨不得马上到冲托月身边,向冰儿确认清楚。

  没想到时一趟双生天石会有这么大的收获,难怪皇上一点也不担忧九妹妹,原来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“公子晚上要来看姑娘吗?”墨贝压抑着内心的兴奋:“奴婢可以给公子留门。”

  其实墨贝心里也有自已小九九,公子要是跟姑娘在一起,她就能永远跟哥哥在一起,还能有更多好吃的东西。

  墨染尘转身走到窗前,看着外面高大的梧桐树道:“知道她没事就好,如今皇城有太多眼睛盯着她,稍有不慎便会影响她的闺誉,以后她不仅会被人看轻,还难以在皇城中立足。”

  “墨贝,你要时刻记住?”墨染尘回头看着墨贝道:“九姑娘才是你的主子,有她一日好便有你一日好,所以无论你要做什么事情,都要以主子不受到伤害为前提,否则你也会被连累其中没有好下场。”

  “奴婢……也是想公子高兴些。”

  墨宝拉着墨贝跪下认错道:“公子,墨贝不懂事,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。”

  看到兄妹俩的举止,墨染尘苦笑一下道:“是我有错在前,以前就不应该夜里悄悄过来看九妹妹,才会误导墨贝,以后都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公子,为什么从前可以,现在就不可以呢?”

  墨贝一脸不解地问,墨染尘轻叹一声:“因为你家姑娘长大了,再做这样的事情不合适,知道吗?”

  尽管圆溜溜地大眼睛还是充满困惑,墨贝还是乖巧地点头,墨染尘笑笑道:“等应大人夫妇出来,大家便要告辞,你家姑娘若是醒了让人告诉你哥哥,你哥哥自会把消息告诉我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为什么急着走。”

  应老爷的声音从楼上传来,人也很快出现在眼前。

  墨染尘迟疑一下道:“以前九妹妹全身是剧毒,跟她在起并不会惹人非议,如今九妹妹毒性内敛的事情,即便眼下无人知晓,趟若以后被人知晓,岂不是毁了九妹妹清誉,所以染尘觉得还是应该保持距离。”

  “你不想知道她在双生天石里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“能说出来的,有机会九妹妹一定会告诉染尘,染尘并不着急知道她的经历。”

  说不急着想见是假的,墨染尘继续道:“皇上还等着染尘回去复命,只是关于九妹妹毒性内敛的事情,染尘觉得还是应大人私下告诉皇上比较妥当,凤凰台眼下正人多眼杂,以免消息泄露出去对九妹妹不利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应老爷含笑点点头。

  墨染尘拱手拜别,带着墨宝走出离居,管家亲自引他们出府。

  凤凰台,歌舞还在继续,绿衣女子的风头,在知道托月安然返回的一瞬间,就彻底去了吸引力。

  若不是看在御史大夫杨大人的面上,估计不少人已经偷偷溜走,皇贵妃却毫不理会这些,拉着绿衣女子的手道:“媚儿,你第一次参加宫中御宴,感觉如何,是不是觉得很好玩、很热闹?”

  “姑母,九姑娘是谁?”绿衣女子好奇地问:“为什么大家一听到她没事,就一个个都心不在焉。”

  皇贵妃耐心告诉侄女道:“你是在你外祖父家长大,几天前才回到皇城,自然不知道皇城中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,户部尚书应大人府上的九姑娘。”

  “皇城中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!”

  杨媚一脸惊叹羡慕道:“九姑娘一个女子能成风云人物,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”

  皇贵妃抚着侄女的秀发,看着天真的小脸道:“九姑娘的确很了不起,博学多才不说还文武双全,若有机会相遇可以跟她交好,千万不要听信外面的流言蜚语交她交恶。”

  “……可她抢了侄女的风头。”

  杨媚不甘道:“大家明明很喜欢侄女的舞,可是一提到她大家就不看侄女的舞。”

  皇贵讥讽地一笑道:“抢……傻丫头,等你有机会见到九姑娘,你就会知道有些人,不争不抢也能出尽风头。”

  “……”杨媚不解。

  “你看到下面那些贵女们的打扮吗?”杨媚马上点点头,皇贵妃一脸平静道:“那都是九姑娘做过的打扮。”

  “在皇城里九姑娘的衣着打扮,就是皇城贵女们打扮的风向标干。”皇贵妃一脸不屑道:“这些贵女一边不停地在背地里诅咒九姑娘,又一边努力想变成九姑娘,结果……画虎不成反类犬。”

  “这些打扮一点不好看?”杨媚一脸嫌弃道:“听说她还是外室养的庶女?”

  “九姑娘穿就像仙女凡,即便是外养身的庶女,也能让皇城里那些嫡女、郡主们望尘莫及。”

  面对侄女的天真,皇贵妃耐着性子教导道:“姑母就是要你明白,出身是什么并不重要,关键是要有过人的能力,能被人利用也是很重要的,做人一定要有利用价值。”

  “利用价值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就是让有权有势的人,甚至国家、朝廷、百姓都离不开你。”

  皇贵妃看着一脸天真的侄女道:“就像姑娘,虽然她不能为官,可皇上还是会经常派她出去办事。代表景国参加五国论道,到海上探寻景国与琅国之间的海上航线,还要对付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轮回邪教。”

  “九姑娘岂不是会很多事情?”

  “那是自然的,打造兵器、研究机关、造水上战船等等。”

  看着侄女合不拢的小嘴,皇贵妃笑笑道:“九姑娘精通古文字,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翻译两千多年前的古文献。”

  “这也太利害了。”杨媚惊叫着,忽然摇摇头道:“姑母,九姑娘这么聪明这么利害,懂得这么多,她能做的事情侄女一定做不到。”

  “姑母当然不是让你跟九姑娘学习。”皇贵妃戳一下侄女的额头道:“皇城那些贵女们因为嫉妒九姑娘,都不愿意跟九姑娘交好来往,若是你能打破常规跟九姑娘成为朋友,到时候谁不会高看你一眼。”

  “姑母的建议侄女会考虑。”杨媚想了想,有些担忧道:“九姑娘太利害了,侄女都忍不住要仰望,跟她做朋友怕是需要很大的勇气,侄女怕自已没有这个勇气,到底跟九姑娘做朋友就是跟其姑娘为敌呀。”

  “你能有这个觉悟,就别人强很多了。”皇贵妃想一下道:“还有,就算不能跟九姑娘做朋友,也别与之为敌。”

  “侄女明白的。”杨媚笑着回答,看看大殿内的布置道:“姑母把大殿布置这样,是不是让人误以为您没机会入主皇后中宫,这样就会没有人加害您。”

  皇贵妃笑而不语。

  杨媚却想起父亲的话:你姑母忝居皇贵妃之位,膝下却只有一个公主,万不可有入主中宫的想法。

  如今看到姑母刻意庸俗的做派,再看她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,就知道她想的跟父亲想的一样,并不打算跟后宫女人抢夺皇后的宝座。

  托月从双生天石内安然返回的消息,在御宴结束后就传得满城皆知,很快整个景国乃至天下人都知道。

  此消息让那些对墨染尘心存妄想的姑娘们,再一次受到到沉重的打击,尤其是对墨染尘迷恋到走火入魔的萧微微,连死的念头都反复在脑海中出现,把自已关在房间里面不吃不喝,人也消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。

  伺候她的侍女怕出事,只能向离王如实回,求离王帮主子想想办法,离王只是回一句“知道了”并没有任何行动。

  墨衡宇知道后特意过来一趟,道:“郡主对六弟的心意,衡宇十分感动也很感激殿下的包容,没有怪罪六弟怠慢郡主之罪。可是六弟的脾气殿下也很清楚,若不是他中意的女子他绝不会给对方一丝妄想。”

  “本王明白,所以从从不要求六公子为微微做什么,本王只是希翼有一天微微能自已明白,无论她怎么折磨自已,六公子只会关心九姑娘过得好不好,根本不会在乎微微的感受,甚至不会给她一个眼神。”

  离王口中发出一声长叹,换一个话题道:“九姑娘出来好几天却一直没有露面,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墨衡宇道:“当天是六弟送九姑娘回府,事后我问过他。他说九姑娘并无大碍,只是劳神过度需要好好休息,他离开的时候九姑娘还没有苏醒,别的情况他也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她休息一晚便会苏醒,休养几天便会恢复如初。”

  “按时间来算已经苏醒,休养也休养得差不多。”

  离王若有所思道:“想来几天后应该能在丞相府见到九姑娘,到时再打听一下双生天石里面的情况。”

  墨衡宇却不认同,摇着手中的扇子道:“恐怕没那么容易打听到,关于双生天石里面的情况,最少要在皇上召见过九姑娘后,万一被靖王府抓到把柄便不好。”

  “说得也是。”

  离王想了想道:“六公子最近有去见九姑娘吗?”

  墨染尘私会托月的事情,在他们间并不是秘密,墨衡宇想一下道:“说来也怪,自从把九姑娘送回府后,六子倒不似从前会偷偷出去探望。大约是知道九姑娘没事,再加上他们有婚约,用不着像以前那样偷偷摸摸。”

  “大概是本王多心了,总觉得六公子不去见九姑娘是别的原因。”

  离王心里很清楚,墨染尘对应托月的感情可以说是痴迷,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改变相处方式,除非有不得已的原因。

  墨衡宇想了想道:“殿下不必多虑,如今盯着九姑娘的人多,六弟不再去见九姑娘,也是为了九姑娘的声誉考虑。正如殿下说的,他们有婚约在身,想见面可以大大方方的见。”

  “说得是。”

  *

  应府离居。

  托月醒来已经几天,从能下床开始,除了吃饭睡觉就一直在书房忙碌,日夜不停地书定。

  每每丫头们过来催她休息,她便说时间不够用,得抓紧时间把一切记录下来,不然大家就会没有机会看到。

  担忧她身体支撑不住,冰儿还向应老爷回过,应老爷的态度把府里最好的补品送到离居,表明他知道女儿为什么如此忙碌,不能阻止只能用别的来弥补。

  这天,秀禾抱着一身新衣裳进来道:“姑娘,快停一停把衣裳换上,大夫人都差不多做准备好。”

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托月惊讶地看着秀禾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秀禾一脸无语道:“姑娘忘记了,丞相府府天办满月酒,姑娘早一家三口的救命恩人,云三公子送请柬来时。再三的交待说请姑娘务必出席,想来是丞相大人一家都等着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“你家姑娘我不需要他们的感谢。”

  “六公子想见姑娘啊。”秀禾举起新衣裳,在托月面前晃了晃。

  托月抬手揉揉眉心,秀禾看到后马道:“姑娘去嘛,就去应个景、露一下脸就可以,免被人说闲话。”

  无奈地放下笔,用一块布盖在未完成的竹简上,起身舒展一下筋骨道:“凌霜、凌雪,我不在的时候,不要让人靠近书房,得罪了什么人姑娘保你们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姐妹俩齐声回答,有他们看家托月也放心些。

  托月从书房内的楼梯,直接走上楼上的闺房,任由丫头们为她梳妆打扮。

  大门外,大夫人一身庄重打扮,看到托月一袭杏色的霓裳走出来,裙身极窄裙摆极阔,上身的衣袖却做得像斗篷,赶紧让丫头扶她走下台阶。

  看到她这身十分贴身的打扮,大夫人有些奇怪道:“九丫头,你向来不喜欢受约束的,今天这身衣裳行动怕不是不太方便,是不是最近太忙,衣裳做好后没来及试穿过。”

  托月见过礼道:“还是母亲最了解女儿。”

  回头瞪一眼秀禾道:“你设计这衣裳的时候,是打算让姑娘我走路去赴宴吗?”

  秀禾地一脸不以为然道:“可是很漂亮啊。为了漂亮吃点苦头是应该的,就像是奴婢为了保持苗条,不吃米饭是相同的道理。”

  “你告诉我,现在我该怎么上马车?”托月冷冷问,秀禾却戳着手指半天不说话。

  “回去换一身吧。”托月一脸无奈,大夫人马上拦下道:“别换掉呀,这么好看的衣裳不穿多浪费,你轻功那么好直接跳上去吧。”

  “母亲,您怎么也跟着胡闹。”

  “好看嘛,母亲年轻那会子,跟秀禾是一样的想法。”

  托月顿时一脸无语,手臂上的披帛飞出,缠着马车顶部轻轻飘上马车。

  大夫人也上马车后,丞相府离他们新宅不过三四条街,坐着马车不过两刻多钟的路程,不过一盏茶的时间。

  大家都差不多的时间来赴宴,大门前竟出现轻微阻塞,托月掀起一角窗帘悄悄往外看,远远就看到云夫人跟三名年轻姑娘在闲聊,不时往来路这边看一眼。”

  “应大夫人到。”

  门外迎客的下人大声通报。

  大夫人先下马车,托月在黎妈妈和秀禾的搀扶下,小心翼翼走下马车。

  刚站稳云夫人就迎上来,云夫人跟大夫人寒暄过,抓住托月的手道:“九姑娘,今天你是老二他们一家三口的救命恩人,一会儿可要多喝一杯。”

  托月微微福身道:“云夫人太客气了,父亲与丞相大人同朝为官,托月帮忙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  “你们快瞧瞧,九姑娘多谦虚。”云夫人满脸笑意道:“若不是你的理所当然,云府也没有今天这场宴会,再说你出手救他们的时候,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。”

  托月不好说什么,大夫人马上圆话道:“九丫头脸皮薄,云夫人再夸她,她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云夫人爽朗地大笑道:“是是是,他们小姑娘家的就是不经夸,酒席快开始了,应大夫人快些进去,应三夫人带着岳少夫人已经在里等着你们。”命人把母女二人还到宴席上。

  “大伯母,九妹妹。”

  大夫人、托月刚走到宴席厅,应画月就大声地招呼他们。

  骤然听到应家九姑娘到了,原来还在聊天的姑娘们,刷一下把目光投向入口处,就看到一道曼妙无比的身影。

  换平时托月三步两步,眨眼间就能到达目的地,偏偏今天穿了这身衣裙,只能在众人如芒似箭的目光,缓缓走向三夫人母女所在的那桌,见过礼后落座长长地呼一口气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