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、多管闲事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39章、多管闲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六姐姐,似乎比前些日子见面时,圆润富态不少。”

  托月直接坐到应画月身边,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变化,忍不住调侃道:“想是六姐夫格外疼爱姐姐,有什么好吃的都想着六姐姐,生生把六姐姐养肥,看起来福气满满的。”

  应画月微微垂首,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想来快要入秋,姐姐多吃了些把自已吃圆润。先不说姐姐的事情,九妹妹今天这身衣裳,倒与往常很不一样。无论针线、裁剪、衣料,都不像是外头制衣坊的功夫。”

  “到底是哪位师傅做的,九妹妹先容给姐姐,回头姐姐也要做几身。”

  应画月伸手抚一下料子,有些惊讶道:“这应该是宫里赏的衣料,难怪能做出这么好看的衣裳。”

  托月一脸无奈地撇撇嘴道:“六姐姐,你要是知道妹妹今天是怎么上下马车,你就会直接打一个大大的差评,妹妹现在恨不得把衣裳换下。”

  “怎么了?”应画月好奇地问。

  “裙子太窄了,不仅腿迈不开,连说话都得小心翼翼,生怕裙子被绷裂。”

  托月小声恳求道:“六姐姐一会儿可千万别逗妹妹笑,也千万不要劝妹妹多吃,万一真的绷开妹妹就没丑大。”

  应画月强忍着笑点点头,秀禾见自已的衣服被吐槽得一无是处,忍不住道:“姑娘,这衣裳再让你不舒服,看在它让你成为万众瞩目焦点的份上,您就少吐槽两句,奴婢听着戳心窝。”

  “什么万众瞩目,一会儿衣裳要是绷开,你家姑娘我何止是万众瞩目,还是全天瞩目。”

  托月想着就恼迷迷糊糊,继续数落道:“到时候被全天下取笑的人是我,说你家姑娘我为了出风头,故意穿过紧衣裳出席宴会,结果吃太多,或者是打个喷嚏,衣裳当众绷裂,颜面扫地。”

  自从她穿过的衣裳被大家争先模仿后,秀禾就跟着了魔似的,整天挖空心思设计衣服,把自已当成她的活广告。

  这些衣裳大多数都只穿一回,浪费衣料不说还很不实用,关键是除了引来大家模仿,还会招惹众人的不满,以她的现在的身份本就不应该太过高低,抢了那些贵女们的风头。

  秀禾听得出托月是真生气了,低着头不敢再开出声反驳。

  三夫人却不以为然道:“年轻姑娘本就应该好好打扮自已,穿得出彩些并没有不错。画儿已经成亲了,不日也是要做母亲的人,不然我就让你把衣裳送给她穿着玩。”

  “真的!”大夫人一脸惊喜地问。

  “恭喜六姐姐。”托月也连忙不迭地道喜,忍不住抱怨道:“六姐姐有喜就有喜呗,在妹妹面前还遮遮掩掩。”

  应画月含羞带笑道:“眼下才三个月,因不似别人那般害喜得利害,就是嘴馋的要利害,老是想吃东西,可是婆婆和母亲都说,吃太多胎儿太多,恐将来会胎大难产。”

  三夫人长叹一声道:“先前她肚子一直没动静我担忧,如好容易有了我也担忧。九丫头,回头你让冰儿过来瞧瞧,那丫头的医术比宫里的太医利害,看能不能帮你姐姐调一调。”

  “三婶母发话,托月回头就让冰儿过去瞧瞧。”

  托月其实不想碰这事,毕竟要顾及岳家的颜面,这么做会让岳家的人误会应府信不过他们,语气略有些迟疑。

  三夫人是个精明的,一听到就知道原因,压低声音道:“你放心,我跟岳家的人都讲好了,等宴会结束后接你姐姐回府小住几天,关起门来他们不知道大家干嘛。”

  大夫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道:“九丫头说得不错,上回她二嫂嫂怀孕时,跟六姑娘差不多,头几个月也是吃得比较多的,后面食量就会慢慢减少,大概是头几个月孩子长得快吧。”

  “大伯母一席话,画儿听着就安心。”应画月紧张的心情才放松点,经验远点医术来得实稳。

  “六姐姐也别担心,正如母亲说的,你是一人食养两人,多吃点也是正常。“托月含笑安慰,道:“冰儿最近白天都在国学院,明儿一早妹妹就让她过去一趟。”

  “前些日子听说妹妹不好了,姐姐原是要过去瞧瞧的。”

  应画月有些抱歉道:“只是当时不足三个月胎还没坐稳,婆婆不许姐姐出门,想着妹妹平安无事今天定能见到。“

  “妹妹的小事,劳六姐姐费神。”

  托月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话,先谢过再说话,回头对秀禾道:“你要实在是闲得发慌,不如像上回一样,用上好的棉布料,给未出生的宝宝多做几身小衣裳,别再整天折腾你家姑娘我。”

  “姑娘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多少人眼巴巴的等着奴婢给他们做衣裳而不得其门。”

  秀禾一脸不服气,托月笑笑道:“回头我跟陈娘子说说,晓月楼生意太好,忙不过来的时候,许她匀一些订单给你打发时间,倒时工钱大家五五分账,你也不必守几串月例钱过活。”

  “姑娘,您不如开一家制衣坊,奴婢来帮你打理。”

  “跟晓月楼抢生意,你不怕陈娘子直接打上门来,还不如按我讲的,在他们生意好的时候,帮他们排忧解难。”

  托月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:“到时就让陈娘子对外宣称,应家九姑娘日常衣着打扮皆由你一手打理,保证到时候生意好到爆棚,你的身价也就水涨船高,工钱也会越来越高。”

  秀禾听得两眼放光道:“奴婢将来是不是可以有一支队伍,专门为有钱人家的夫人、姑娘、公子打造高端品。”

  托月用力点点头,这丫头不是很生意头脑,道:“所以眼前不要计较太多得失,先从帮晓月楼分接订单开始,晓月楼生意淡季时,你也可以接一些私单。”

  “什么叫私单?”秀禾问。

  “就是有人直接找到,让你帮忙设计衣裳。”

  “到时候客人是不是到府里量尺寸,还是奴婢到他们府里量尺寸?”

  果然是个会做生意的脑子,托月含笑道:“到时候我让良玉给你腾过地方,你在文心楼给人家量尺寸试穿新衣裳。这样既能保证你的人身安全,也不必影响府上的生活。“

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“记得给良玉交租。”

  “奴婢为什么还要交租啊?”

  “你觉得良玉会让你白占她的地盘吗?”

  “奸商。”

  秀禾马上吐槽一句,站在托月身后郁闷。

  三夫人听着主仆二人的谈话,忍不住夸赞道:“瞧瞧九丫头多有本事,不过是做几身衣裳,就能说出这么多赚钱的门道来,大嫂还真是有福气啊。”

  大夫人笑笑道:“女儿家有本事固然好,不过我老爷一样希翼她能平平安安的,赚不赚钱都不重要。”

  看着托月眼底下的乌青道:“今天要不是丞相府办满月宴,现在她还在书房里忙碌,她一个姑娘家的……”后面的话化成一声叹息。

  应画月一直默默看着托月,眼里有些羡慕道:“咱们应家一众姐妹里,就数九妹妹活得最精彩。不过如今二房那位拜了祖宗、上了族谱,按年龄来排九妹妹应该排在十五,只是叫惯了改不了口,况且在外面提到应家九姑娘,最先想到的自然是妹妹。”

  大夫人一脸不屑道:“咱们两房的姑娘,犯不上跟二房那边混在一起排,算上我没了的四丫头,还有钟姨娘当年自已不小心落掉的孩子,托月在大家松风巷应府还是排行第九,是府里老幺。”

  大人们提及旧事,他们小辈的不好插嘴,幸好去夫人、二少夫人抱着孩子出来,大家纷纷起身道贺。

  云夫人接受过众人的恭贺后,抱着孩子来到托月他们这一桌道:“九姑娘,当初幸亏有你义出手相救,这孩子才有机会平安降世,跟相爷还有孩子的父母商量过,孩子的名字应该由你来取,你可千万别推辞。”

  “这孩子是在青云山出生,夫君为他取名云青。”

  二少夫人满脸感激道:“九姑娘,你就给孩子取个字,保佑他一生平安顺遂。”

  托月含笑道:“青字很好,青色便绿色,绿色是生命的象征,所以托月一直很喜欢穿青色的衣裳,可惜……”后面的话没有说,大家心里也很不清楚,她是可惜自已命久不矣。

  看到大家面上有些伤感,托月连忙堆起笑容道:“二少夫人说希翼孩子能一生平安顺遂,那孩子的字便叫安生吧。愿孩子能岁月静好,余生安稳。”

  “岁月静好,余生安稳。”二少夫人听到这话,惊叹道:“这话说得真好,孩子以后就叫安生。”

  “九妹妹不得了,回怼我孩子的字也找你来取。”应画月也捺不住内心的欢喜,抚着脖子道:“到时你也要说一句这样妙话,才对得起你小姨的身份,起不好不许孩子叫你小姨。”

  “母亲,六姐姐欺负女和。”托月向大夫人撒娇。

  “没事,还有大半年的时间,你慢慢想,总能想到一个好金句。”

  大夫人勉强算是安慰托月,托月也知道那是玩笑话,岳府跟她并不是很熟,起名字的事哪轮得到她头上。

  云夫人得知应画儿有孕在身,担忧她各用不惯席上的菜,婆媳二人道完喜后就让厨房,照二少夫人怀孕时的食谱,重新做一份菜肴上来,三夫人自是感激不尽。

  “太傅夫人到了。”

  迎客的下人忽然来报,云夫人把孩子交给乳母抱着,就匆匆出门去迎接。

  二少夫人看着婆婆走远后,轻声对托月道:“九姑娘,可否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点点头,对众人道:“母亲,三婶母,六姐姐,托月有事走开一会儿,很快便会回来。”

  两人走到避人之处同,二少夫人含笑道:“昨天云齐那小子就来求过我,让问我能不能安排你跟他们见一面,大约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。”

  他们?

  意思是离王他们在也在场。

  二少夫人道:“我就跟他说,我做不了九姑娘的主,得问问才你才行。”

  托月故意迟疑一下道:“托月也正有一事要求二少夫人,不知二夫人可否让你身边的丫头,帮托月取一下衣裳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这身衣裳就很好啊!”二少夫人不解地看着托月,托月在她耳边小声道:“衣裳做得太窄,托月现在连大声说话都不敢,更别说是一会儿吃酒席。”

  “万一再闻到个什么味道,打个喷嚏衣裳就得绷开,托月方才是坐立不安啊。”

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听完托月诉苦,二少夫人忍不住笑出声音。

  看着她痛苦的神情,二少夫人笑笑道:“若九姑娘不嫌弃,我的丫头随便你使唤,只是为何不用你的丫头。”

  托月马上摇摇头道:“千万不要叫她,这身衣裳便是她做的,倘若知道托月要把衣裳换下来,铁定以死相逼,威胁托月坚持到酒宴结束。”

  二夫少人听完后忍俊不住浅笑道:“应府的人向来谨慎的,怕是讨不来,九姑娘若不嫌弃倒是可能穿我的衣裳。”

  “这不合规矩……”

  “什么规矩不规矩的,都是我做姑娘时衣裳,现在也穿不上放着浪费,不许拒绝。”

  托月刚开口指针,就被二少夫人打断,就听她对丫头道:“兰儿,你去把我出嫁前做的,那身杏色的衣裳拿厢房给九姑娘换上,还有此事不许对任何声张,若有人问就说是我不小心弄脏九姑娘的衣裳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待丫头离开后,二少夫人又让人把托月带到厢房。

  大户人家办宴席,免了不有人贪杯喝醉,都是提前收拾好几处厢房,供客人休息更衣使用。

  偶尔有女眷不小心弄脏了衣裳,也有地方可以更换备用的衣裳,托月也带了备用的衣裳,可是拿备用的衣裳,肯定惊动秀禾这丫头。

  “托月……就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“这才像是我那天看到,打坏人时英姿飒爽的九姑娘。”

  二少夫人安排好托月后,道:“我先去招呼客人,你换好衣裳便过来,见不见他们事情稍后再说。”

  “麻烦了。”

  托月微微福身,跟着丫头来到厢房。

  兰儿很快便用托盘,捧着一身衣裳进来道:“少夫人说的杏色衣裳找不到,想是少夫人记错,姑娘看这身如何?”

  送来的是浅黄色跟白色拼接的衣裳,托月一看知道是丫头擅自作主,笑道:“不管是什么衣裳,都比我身上的强,赶紧帮我把衣裳脱一下,这衣裳没人帮忙连脱都成问题。”

  “九姑娘的衣裳真的很好看,现在换下来奴婢也觉得可惜。”

  “好看又不能当饭吃。”托月待下人向来亲和,把今早上车的丑事跟兰儿说了,把兰儿逗得哈哈大笑。

  兰儿麻利地帮托月换上衣裳,待整理好以后兰儿整个人都惊呆,没想到极不起眼的一身衣裳,穿在托月身上会变得如此超凡脱俗。

  “奴婢先前也跟别人一样。”

  兰儿有些抱歉道:“以为是衣服好的原因,现在才明白是姑娘人好,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  托月坐到镜子前,整理一下发髻笑笑道:“就当你是在夸我,帮我找个包袱把衣裳装好,出来太久了也不好。”

  这会子兰儿自然不敢再有丝毫怠慢,赶紧拿来包袱替托月把衣裳装好,托月自已提在手上回到宴席厅,换了身衣裳果然连走路都格外的舒服。

  骤然看到托月换了衣裳,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,却没有几个人能高兴起来。

  即便换上最普通的衣裳,应托月的相貌、气质,尤其身上的淡黄色让她像太阳一样明亮,看起来更让人想亲近。

  二少夫人看到后愣一下,悄悄看一眼兰儿并没有当场发作,而是继续面带笑容招呼客人,不过有人却是一脸不高兴地瞪着托月。

  托月把包袱塞到秀禾手里,冷冷道:“以后做衣裳,请多考虑一下顾客的舒适感。”

  应画月看到笑眯眯道:“九妹妹人长得好看,即便是穿普通的衣裳,还是比在场所有人都抢眼,看来跟衣裳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“听到没有,以后就不要瞎折腾。”

  托月得意地看一眼秀禾,拿起筷子大快剁起来,迅速解决面前的食物。

  看到秀禾赶紧小声道:“姑娘,你慢点吃,注意形象,大家都在看着你的吃相,以后肯定会笑话你。”

  “这可不好说,没准会模仿我的吃相呢。”托月不以为然,大夫人也赞同道:“你们姑娘这些日子累了,多吃些是应该的,你应该劝她多用些才对。”

  “是,大夫人,奴婢会劝姑娘多进些食。”

  大夫人发话,秀禾再不乐意也得接受,托月当着她的面把一块红烧肉咽到腹里。

  秀禾气得直跺脚,不过托月也不好受,酒席结束后才发现自已吃得太撑,趁着秀禾把衣裳放回马车上,在花园里面散步消食。

  忽然听到一阵低低的抽泣声,正要过去看时被一只大手拉走。

  托月以为秀禾开玩笑,正要挣扎时却撞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里,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别多管闲事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