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、二房又作妖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41章、二房又作妖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六公子,追九姑娘追得很累吧。”

  墨染尘到国学院帮忙第一天,把第一篇翻译好的古文,交到庄老学究手上。

  庄老学究看完上面的内容后,忽然就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,墨染尘初来乍到,还没有摸不透四位老学究的心思。

  迟疑一下回答道:“追她的人不难,九妹妹是个很纯粹的人,真心对待便能换来她真心相待;追上她的知识和思想就需要很多时间和精力,晚辈愿意为她花费这些时间和精力。”

  托月是个纯粹的人,做什么事情只为一个“真”字,做事情的时候眼里就只有事情,从不会分心想一下他。

 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眼里只有他,不会分心想别的男人的事情,最少在跟他体验心跳感觉的时间里,她是分不出精力思考别的事情,眼里、心里、脑海里只能有他。

  用最简单的话来说便是:认真地、全心全意地做好每一件事情。

  墨染尘一直觉得这跟她身体不好有关,以为自已命不久矣,所以要认真做好每一件事情,暂时人生不应该有遗憾。

  充实的工作总让时间过得特别快,眨眼便过了四天,四天里他竟没有分心期待那女子突然出现,应该说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期待她出现,古文字中的世界对他有独特的魅力。

  “六公子,你已经追上九姑娘的脚步。”

  工作结束时,庄老学忽然又说了另外一句话,道:“九姑娘在做事时,就如你这般心无旁骛,你们都是很纯粹的,感情上也如此。如果有一天天下太平,带她远走高飞吧。你们都不属于朝堂,这种风云波谲之地。“

  听到这番话时,墨染尘心里高兴的同时也是无奈,真有天下太平的时候,皇上会放她跟他一起走吗?

  浩劫将至,他们真有那天吗?

  墨染尘带阗无数问题,走向学院临是给他安排的住墨园

  远远就看到一道单薄、清冷、熟悉的身影,站在墨园竹篱笆扎成的,简陋的大门外面。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墨染尘欣喜地响一声,脚步如生风,快步到托月面前。

  托月望着满脸笑容走向自已的年轻公子,曾几保时,他脸上只有冰霜,没有半点人情味。

  如今已经融化掉,最少在她面前是这样,淡淡道:“六哥哥先进去洗把脸,一会儿到绿园吃顿便饭罢。”

  “就大家吗?”

  “当然……”托月故意断开一下道:“还有周先生,不然除了老学究们,谁敢在国学院内生火做饭。”

  “妹妹进来稍竺一会儿,我跟你一起过去。”墨染尘推开根本没扣上的破门,牵着托月的手走入内,让她坐在廓下的小几上,自已去打了盆水洗脸洗手,再牵着手一起出门。

  绿园。

  墨染尘像主人一样,陪着周先生坐廊下品茶。

  院子的一侧,托月在炉子前面忙碌,饭菜的香味偶尔飘起,让雅致的院子充满了人间烟火气息。

  周先生感叹道:“本院像你这般年轻的时候,也幻想过这样的画面,我在一旁跟朋友喝茶,心爱的女子就在旁边,看得到的厨房里忙碌。没想到快大半辈子了,最后是沾你的光才机机会领略到个中滋味。”

  墨染尘端着茶杯,浅浅一笑道:“事实是晚辈借了院君大人的风才有机会坐这里,看到如此赏心悦目的画面,享受这些年一直在追寻的简单、平静的生活。”

  “有句话,本院君考虑一下,还是觉得应该问你一问。”

  “院君大人但说无妨,晚辈很愿意长辈们的教诲,这样的话晚辈已经很久没有听到。”

  周先生尴尬地笑笑道:“教诲算不上,只是发现你最宾对九姑娘,似乎比从前疏远了一些,不如从前没有婚约时见面多。”

  “当然,你也可以不回答,毕竟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。”

  “没什么不能说的。”墨染尘抿了一口茶道:“如今盯着九妹妹的眼睛越发多了,故而不敢贸然与她私下里见面,以免让人看到坏了她的清誉。”

  “是本院君多虑了,还以你顶不住家里的压力,打算放弃。”

  “怎么可能会放弃,好不容易盼到皇上恢复大家的婚约。除非九妹妹先主动放弃,拦在大家面前只的生死。”

  想到托月的身体,墨染尘满足地笑道:“其实晚辈跟九妹妹能像如今这般相处,大家已经很满足,并不认为非要拜堂成亲不可。如果有一天九妹妹先晚辈而去,晚辈也不会跟着寻死,只会带着她的遗愿踏千山万水,尝遍人间各地的美食,看尽世间的风景。”

  “以茶待酒,敬你。”

  周先生举起茶杯,墨染尘也不客气地跟他碰一下,只为男人共同的理想。

  托月无意中看到两人碰杯,惊讶地问:“你们要喝酒,屋里有之前酿的果子酒,只是度数不高,味道不太纯。”

  周先生和墨染尘相视一笑,大声道:“行呀,一会儿给我和六公子一人一大壶,大家边喝边吃边聊天,今天晚上不醉不归,到时候不许嫌弃大家吵闹。”

  “行。”

  托月爽快地答应。

  其实周先生不太能喝酒,日常喝酒只是一杯用来慢慢品,今天似乎特别高兴。

  两荤一素一汤一饭一酒,简单的饭餐就着夕阳最后一抹光开始,果子酒有一点果子的甜和涩,三人却饮的很畅快,聊天的内容也很丰富。

  从厚沉的史学到诗词歌赋,然后是天下奇闻轶事,各地人风土风人情到美食美景。

  这顿时饭结束时,周先生感慨道:“这顿饭吃得我又回到与知己,痛快畅饮畅聊的年纪,昨天不可追啊!”

  说好一人一壶果子酒,结果足足喝了一坛,果子酒也是酒喝多了也会上头,墨染尘用最后几分清醒,把周先生送回到院君府,出来的时候一阵微寒的风吹过,吹走了他的酒意。

  回到绿园,托月已经收拾好残局,看到他又复回来并不意外,递上一盏热汤道:“喝了便回去休息,明天还有很多的事情等大家忙。”

  如果没有浩劫将至,其实一直这样生活也不错。

  墨染尘接过竹根掏制的碗盏,三口两口喝完热汤,放下汤盏道:“九妹妹,如果浩劫没有降临,大家就私奔吧,找一处山好水好景好之地,就像今天这样生活,你觉得好不好。”

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地答就。

  眼前忽然一暗,墨染尘已经吻下来,管它是在屋外还是屋内,管它有没有看到。

  墨染尘心里苦涩又甜蜜,在现在的局势下,无论他提出什么样的要求,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,只要他听着高兴她就很满足,只要他开心她说什么都无所谓,因为她只要答应无须兑现。

  最后依依不舍地放开托月,看着她红肿的嘴唇,墨染尘满足地走出绿园。

  初秋的星空无比璀璨,正如他今夜的心情,以至于他懒得理会躲在暗处tou kui的人们,因为这些人只能嫉妒他们。

  托月关好门窗,把自已浸泡在温泉里面,并没有矫情地用手抚红唇的红肿,说两句假装不喜欢的话,更懒得分辩哪是她的味道哪是他的味道,谁让他们今天吃一样的饭菜,喝的是一样的酒。

  到底明天还要见人,托月把热手巾敷在脸上,让嘴唇上的红肿早点消肿。

  翌日去藏书阁。

  托月给四位老学究带了薄礼,自已酿的酒和自已制的梅花香茶,四个老头子欢喜得跟捡到宝贝似的。

  墨染尘跟托月坐在同一个位置,不过把托月的桌椅换了一个方向,然后在她对面多摆一套桌椅,两人面对面坐着,偶尔会默契地抬头相视一笑又继续埋头工作。

  国学院外面,不,应该说是在藏书阁外面。

  人人都想问问托月,双生天石里面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,苦于没有机会。

  藏书阁内有机会的,他们完全不关心外面的事情,而是忙着跟鬼画符似的,各种比他们老祖宗还要古老的符号。

  每研究出一个字符,都意味着对这个世界多了解一份。

  跟藏书阁内悠然、平静的气氛比,云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偏偏云相、离王都不同意他到国学院找托月。

  理由无它:皇上一天没有主动对外松口,他们便一天不能主动打听,当然大家也不用担忧,有人能从应托月那里问出只言片语,那个丫头比皇上还难应付。

  云府摆满月酒宴那天,托月在回去的路上遇袭,一路上杀了多少人、杀了什么人,大家心里都有数。

  墨染尘名义上是去国学院帮忙,实则是在保护那女子,他若出手暗中觊觎的人下场只会更加惨烈,甚至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关于墨夫人在满月宴上威胁应大夫人,云二少夫人代云齐约见找月的事情,最后也没有查出原因。

  此事亦没有再对其他不相干的人提起,目前只是桩上了档的悬疑案,等什么时候再出现相同情况时,皇上自然会安排人合并调查。

  国学院,托月和墨染尘难得过上简单又平静的生活。

  想来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的人,都被墨染尘在不惊动托月的前提下解决掉,尸体会在次日送还其主。

  托月也不是全然没有知觉,只不过她的麻烦也不少,因为不少女门生以借书为由进入藏书阁,再以请教问题为由,面上装作天真无邪却打听双生天石的事情。

  无不被托月直接扔出藏书阁,就是用言语调戏打击得怀疑人生,从此不敢出现在托月面前。

  扔多了打击多了来的人便少了,托月也有时间在绿园煮饭,墨染尘喜欢托月做的饭菜,喜欢看她做饭的画面,却不想让她太过辛苦,午膳便在外头酒楼订好,每天由墨宝取了送到国学院大门外面。

  这样的安排完全不别人一点机会,可是日防夜防,防不住别人把对象换墨宝。

  虽然不过是一剂泄药,要不了墨宝的性命,却让一个人来到托月面前,帷帽的轻纱挡住她的容颜。

  “九妹妹,很久不见。”

  来人终于发话,抬手掀开面前的轻纱,露出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。

  应嘉月一袭常服站在国学院大门前,眼里带着一丝丝得意,皮肤在阳光下光洁得如剥壳的鸡蛋没有一丝瑕疵。

  “恭喜八姐姐恢复容颜,貌美如初。”

  托月并没有太过意外,早就听说过轮hui jiào答应过二夫人,只要她帮他们做事情,他们就能让人恢复应嘉月的容颜,如今也算是得偿所愿,可惜她没有机会凭这个女儿大富大贵。

  “八姐姐好不容易恢复了容颜,就应该找户好人家嫁人,踏踏实实的过日子,不用特意到到妹妹跟前炫耀,就算可以青春永驻,妹妹也不会生出半点嫉妒心理,因为无论喜无论悲都做不出表情,是很件很可怜的事情。”

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托月瞟一眼她手上的食盒:“里面的饭菜,就送给姐姐吃。想来姐姐也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的饭菜。”

  自从管家权交给应明,二夫人勾结邪教被官府处置后,若不是老太太时常关照,应嘉月怕是早被那六姐妹作弄死,现在能站在她面前必是与轮hui jiào有关。

  “想不到妹妹还记得姐姐,也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
  应嘉月由衷地感叹一句,恢复容颜,再次站在到世人面前,却发现早已经没人记得应家八姑娘。

  现在人们张口谈论的都是松风巷应家九姑娘,根本没人记得应嘉月是谁,甚至很多人以为应家八姑娘早已经死掉,曾经卑微的小庶女已经成为皇城的风云人物。

  九姑娘,皇城有很多排行第九的姑娘,在没有道出姓氏的前提下,大家口中的九姑娘必定是应托月。

  九姑娘已经成应托月的代号,应托月的一言一行、穿衣打扮,不仅是皇城贵女们争先模仿的对象,还深得当今皇上的重用,成为天下女子不可逾越的高山。

  “到底大家是姐妹一场。”见应嘉月在出神,托月淡淡道:“妹妹不知道姐姐今日为何而来,若是来找妹妹算账、报仇,妹妹只说凭姐姐眼下的本事还不行,打哪来回那去,妹妹不敢担保会对姐姐仁慈。”

  “姐姐受人之托,来给妹妹稍句话……”

  应嘉月努力挤出一点笑容道:“圣主让姐姐告诉妹妹,她已经推算出第七块双天生石的位置。”

  借口有点烂,托月不动声色:“劳姐姐替妹妹带句话给圣主……”托月忽然往前点,在应嘉月耳边道:“第七块双生天石就不跟她争,顺便提醒她一句:双生天石需要异血脉祭献才会起作用。”

  “应托月,你又骗我对不对?”

  “怎么会呢?”托月笑笑道:“妹妹就是祭献了一个半异血脉,怎能进入双生天石的世界。”

  “你最好不要欺骗我,不然你会无葬身之地。”应嘉月冷冷地警告托月,转身坐上旁边的马车,消失在托月视线。

  托月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午膳没了只好去食堂买了两大份米饭,墨染尘又去偷偷捞了一条鱼回来,细细地熬了两锅鱼片粥,再炒上一碟青菜打发午膳。

  托月决定在绿园挖个池子,再弄一批鱼放在池子里养着,就像在成碧馆那样。

  结果刚提出来就被院君大人否决掉,理由是她又不在国学院长住,到处留坑会给日后的门生造成不良影响。

  实在想吃鱼的话,可以跟学院的鱼养在一起,不小心捞错的话也没关系,反正池子里鱼的数量许多不许少。

  托月赶紧通知良玉。

  良玉办事麻利,怎一个“快”字了得。

  几大筐鱼直接倒时池子里面,反正是自家荷田里出的鱼。

  恰好是又是吃藕的季节,挖了上百斤一起送进来,留着自已吃或是送人都极好的东西。

  鱼有鱼汤、香煎鱼、清蒸鱼、红烧鱼、烤鱼,不过做得最多的烤鱼,不止托月他们自已吃,四位老学究也偶尔过来跟他们一起吃吃烤鱼、喝喝小酒。

  藕的做法就简单点,除炖汤就是炒,反正吃到他们闻鱼闻藕变色为止。

  眨眼间中秋又将至,天空上七星连珠还渐渐形成,托月今年的愿意还是一定要好好赏回灯,静静看半宿的明月。

  皇上今年也特别体恤大家,提前通知大家今年宫里不办中秋御宴,让臣子们可以跟家人在一起过中秋,只是民间的活动却不会制度,毕竟商人还是以赚钱为主。

  托月早就安排好中秋节当晚的行程。

  当天吃过团圆饭后,就跟墨染尘在文心楼碰面,然后一起看花灯。

  没想到老太太却说就算分府也是一家人,是一家人就应该坐在一起吃顿团圆饭,要求大房、三房的人都回去吃顿团圆家宴。

  团圆家宴她没意见,只是为何天都黑了,老太太还不让开席。

  托月正郁闷时,忽然一阵急促脚步,两道骨瘦如柴的身影从外面冲进来,扑下跪在老太太面前。

  “母亲……”

  “祖母……”

  是二老爷和三公子应旭,刑满回府过节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终于找到停电时解决码字的办法,写在本子上面,等来电的时候直接打成电子版上传即可,前提是不能停电超过24小时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