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、现成好帮手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44章、现成好帮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是催眠法。”

  墨染尘起记忆被修改的事情,托月马说出那个术法的名称。

  猜到他的想法后,托月犹豫一下道:“商神医说过,此法需要在一个人身体、意识都十分虚弱,或者是临近死亡的时候进行,而且需要长时间反复进行催眠才会起作用。”

  “所以短时间内被催眠的说法不成立。”

  “理由上不成立。”托月肯定地回答道:“妹妹更倾向于,他们是被什么东西瞬间控制意识,只不过此法虽能即时起作用却不能长久,甚至时间短暂到他们自已都没有意识被控制,就像大伏国圣女召唤雪山火鸟的哨声。”

  到底是什么东西,能瞬间控制一个人的思想呢?

  两人同时陷入沉思,墨染尘先放弃道:“别想了,管好眼前的事情吧。”

  空气中飘来一阵淡淡的,有点刺鼻的熟悉味道,是轮hui jiào的隐形大军在悄悄靠近鬼市,看来他们今天有大规模的行动。

  “轮hui jiào是存心不让妹妹好好过节。”

  托月一感觉到这波动静便恼火,今年的中秋节又无法好好过,人却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。

  “不帮忙?”

  “暂时不需要。”

  托月一脸平静地看着下面的情况,淡淡道:“鬼市的人也不是吃素的,敢坏了他们的规矩,他们绝对不会让轮hui jiào的人好过,若是就应付不来他们会发信号求助,大家就守在这里解决漏网之鱼。”

  “先发制人不好吗?”

  “不,是先请君入瓮,再痛的打落水狗。”

  从前对付轮hui jiào都是被动防御,如今得到朝廷的支撑,应熙他们可以布下天罗地网,大肆的围剿轮hui jiào教徒。

  果然,当轮hui jiào的所有人潜进鬼市后,鬼市的各种进出口马上有重兵把守,高处全都埋伏好弓箭手,每个弓箭手身边还跟着一个人,每个人手上都抱着一条装满的东西,用皮革制成的大袋。

  “大袋里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“是一种能让大家找到轮hui jiào巢穴的东西。”

  托月的语气里有些许傲娇,这是她根据古墓中对抗隐形的办法,结合千里追香新研制出来的东西。

  墨染尘马上知道这东西是她的新杰作,故作好奇地问:“不知道这东西叫什么,有什么特别之处?”

  “还没想好名字,这东西只要沾到了衣物、皮肤上是拍不掉的。”托月有些小得意道:“倒时大家循着这些东西,说不定能找到轮hui jiào总坛。”

  “轮hui jiào总坛在皇城!”

  墨染尘很是震惊,要知道当时他可跑到鹿县,那样僻远之地查找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这是我大哥哥最近得出的推测,他说轮hui jiào每次出现得快,消失得也极快,怀疑他们就一直躲藏在皇城的某个角落里。但凡朝廷有什么动静,轮hui jiào也知道一清二楚,所以大胆假设轮hui jiào一直隐藏在皇城。”

  “灯下黑。”

  墨染尘不由惊叹,最危险的不起眼就是最安全的。

  托月想一下道:“皇城里面,除了天机阁外,就只有国学院内的山林,妹妹没有让人细细走过。”

  “天机阁。”墨染尘喃喃道:“天机城是天机公子的地盘,天机阁是天机公子处理公务之地,恍惚听古书玉说过,天机公子年岁跟他差不多,却是极有本事的人物,黑白两道通吃。”

  “他的底细,令尊和应大公子应该很清楚,所以天机阁应该没有查的必要。”

  “六哥哥不必费神去想,只要他们进了鬼市,就算是藏在地狱里,都会被大哥哥他们找出来,现在应该祈祷的是轮hui jiào的人,过了今晚无论是景国还另外四国,他们都将无处可藏。”

  “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,妹妹在腾月上面也作了手脚。”

  面对墨染尘的推测,托月微微一笑算是回答过,假若新任圣主也是异血脉,今晚将有一个精彩的大结局。

  良久之后,托月才幽幽道:“双生天石齐聚时,便是天下异血脉尽相被献祭之时,轮hui jiào几百年培育出不少成功,或者半成功的异血脉,自然不愿意数百年心血毁于旦夕间。”

  “怎么可能?”墨染尘不愿意接受道:“双生天石齐聚,不是还有一半在海里吗?”

  “九妹妹,你会受影响吗?”墨染尘担忧地看着托月问:“你也算是异血脉,你会被一起献祭吗?”

  墨染尘不是傻子,相反他还聪明,双生天石当初没有放过楚云,自然也不会放过托月,因为异血脉也包括她在内。

  “怎么会?‘

  托月自信满满地安慰道:“妹妹若是会被献祭,上次就不可能跟圣主、楚云他们一起样回不来。”

  看到着他丝毫没有放松的神情,托月含笑道:“六哥哥别忘记了,妹妹的血是可能压制双生天石的,双生天石唯恐避之不及,怎么可能主动汲取妹妹的血肉。”

  “那……上次为什么把妹妹。”

  “后来妹妹不是安然返回吗?”

  为了打消墨染尘的顾虑,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六哥哥有所不知,妹妹、皇上、离王殿下,大家三个人跟双生天石是同宗同源。双生天石把妹妹卷进去时,是为教会妹妹如何收敛血脉之力,不然妹妹现在还跟从前一样全身是毒。”

  “同宗同源?”墨染尘愕然道:“难道萧氏一族的先祖,就是由双生天石创造出来。”

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托月轻声说明:“应该是双生天石……是由大家祖先制造出来的,双生天石于三目女神而言,就像是出行的马车、船只,只是他们飞行在浩瀚宇宙,因为一次意外无意来到这个世界。”

  “由于三目女神的体质不能马上适应新环境,须留在双生天石里面,于是她根据自已的需要,照着当时人类的模样制造出十一个奴仆,他们便是最早的一批异血脉。”

  “当然……”托月忍不住调侃道:“异血脉,是这个世界的人类给他们称的名称,因为他们拥有非人的能力。”

  “三目女神制造他们,并借助双生天石赋予他们特殊能力,就是让他们汇聚人类的力量,在指定的地方修建一座工程浩大的圣殿,好让双天石深藏在下面,汲取蕴藏在地脉里面的能源,修复被损坏的双生天石。”

  “修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而是需要漫长的岁月,而在这段时间里三目女神一直在沉睡。”

  托月忍不住露出一抹讥讽道:“自然也不知道几百年过去以后,制造出来的人类有了自已的思想,他们与人类相恋相爱,到最后结合生下自已的后代。他们的后代中有些继承了天赋,有些仍然是普通人类。”

  “因为拥有特殊能力,他们一直处理在人类权力的巅峰,同时他们也很清楚一点,一旦双生天石汲取足够的能源,三目女神就会乘坐着双生天石离开这个世界,他们的特殊能力也会随之消失,他们会众巅峰跌落谷底,于是他们打断了双生天石的修复,将双生天石一分为七,准备按放七处不同的圣殿。”

  这些事情是她从双生天石里面了解来的,今天……托月继续道:“沉睡的三目神被惊醒,借着近千年积攒的能源逃离异血脉们的控制,可笑的是三目女神也跟人类结合,他们的后代便是第十二种异血脉——毒血脉,他们血脉蕴含的毒姓,能毁灭另外十一种异血脉的力量。”

  墨染尘忽然开口:“与其说是力量,不如说是遭职责,负责创造自然也负责消灭。”

  托月苦笑一下道:“只是毒血脉跟三目女神,对环境的适应并不是那么好,他们的通常都活不长,反倒是那些没有继承三目神女神血脉的人,倒可以跟普通一样生活,不过他们免不了另外的异血脉杀害。”

  “既然没有继承祖先的力量,异血脉为什么连他们都不放过?”

  墨染尘对托月的话提出质疑,托月道:“这就是三目女神血脉传承的可怕,拥有毒血脉的人都死绝了,他们仍然可以在普通血脉里重生,就像当初我娘亲,正如方才说的,只是他们的寿命都不长罢。”

  望着墨染尘惊愕的表情,托月有些好笑道:“大家继续的不只是祖先的血脉之力,连同祖先的所学所知,都会通过血脉传承,这大概就是妹妹无师自通,懂得制作很多奇怪东西的原因。”

  “这跟其异血脉要杀你们这一脉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“无论大家有没有继承祖先们的特殊能力,除掉异血脉都是大家的本能。”

  托月隐下眼底的东西道:“第一批异血脉以为,只要把毒血脉除掉,把双生天石分开深埋地下,他们就能一直这样生活,却不知道双天石就算分开,依旧可以汲取能源进行自我修复。”

  墨染尘默默看着有些兴奋的托月,眼底下藏着一抹淡淡的忧伤,明明说得那么好他就是无法兴奋激动。

  总觉得她说的并不是事实的全部,似乎还有一些不能说的事情,其实浩劫将到她对他完全没有必要隐瞒,他也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可能瞒的理由。

  默默压下挥之不去的不好的预感,默默站在旁边听她说着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托月此时并没有注意墨染尘的表情,继续道:“几千过去了,双生天石自我修复基本完成,而异血脉亦将成为它启航的能量。想想他们的所作所为,妹妹只能说天道好轮回,谁也不过命运的安排……”

  “已经成交。”

  墨染尘突然出声,打断托月的话。

  原来是鬼市里面,腾月几经讨价还价后终于成交,而各自消失在失流里面。

  墨染尘忽然有些好奇地问:“除了腾月,鬼市是不是还有轮hui jiào想的东西,不然怎会集结大批人马在此。”

  “什么东西的可能性不大……”托月想了想又道:“或许是什么人吧……糟糕,他们该不会是想劫持离王殿下吧。还舟公子的可能性也很大。”

  “徐还舟!”墨染尘讶然问:“为什么是他呀?”

  “徐皇后是异血脉,说明要么徐家有人拥有异血脉,要么是徐皇后的母家有异血脉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如果轮hui jiào这次动手的对象徐还舟,那就是徐家人在徐皇后之前曾经有过异血脉,如果是离王殿下用心昭然若揭。”

  墨染尘含笑道:“bǎng jià储君,还是一个拥有少许,毒血脉传承的储君。”

  托月在鬼市中找离王他们,调侃道:“六哥哥说那么隐晦干嘛,不就是成亲生子,传宗接代嘛。”

  “天哪!”

  “你也觉出不对吧。”

  望着托月惊讶的小表情,墨染尘宠溺地笑道:“想不到他们还真敢做,也不怕被人发现巢穴。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道:“他们是想跟皇上谈条件,轮hui jiào为得到双生天石,都不惜暴露自已的总坛,看来为了得到双生天石,他们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。”

  “你看着离王,我看着徐还舟,无论哪个都不丢。”

  墨染尘马上作出安排,两人站在高处迅速找到离王他们,飘然落在他们三人身边。

  云齐一脸惊喜要出声,就看到托月和墨染尘同时出手,墨染尘一把拉开徐还舟,龙隐剑拦在离王前面,明明他们面前什么都没有,大家却清楚听到砰的一声响。

  托月一脸凝重,原以为是要劫持人质,没想到竟是直接痛下杀手,刺杀景国未来储君。

  原先还挤满大街的人,一下全都缩到旁边,似乎是要把场地留给他们,其实是不想被无辜牵连,没想到有人敢当众行刺离王,谁不知道离王最有可能成为一任帝王。

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戴着黑色面具的鬼市的管理者马上出现。

  托月举着剑沉声道:“有人要在鬼市做杀人的买卖,大家迫不得已反抗……”话没说完龙隐剑突然刺向管理左侧。

  还没管理者反应过来,就听到噗的一声,在江湖上行走的人都知道,这是刀剑刺进皮肉里的声音,托月猛一下拔出龙隐剑,什么都没有空气里突然喷出鲜血,在场不少人都被吓了一大跳。

  管理都一脸淡然道:“轮hui jiào这些跳梁小丑,敢在大家地盘上闹事,他们是嫌命长吧。”

  抬手打了一个手势后,管理者对托月他们道:“姑娘,还诸位公子,你们继续玩,大家来打发他们,小事一桩”

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离王微微颌首。

  管理者也点点头,带着人迅速展开围捕。

  人走后,云齐马上一脸委屈道:“你们俩太过份,为什么只救他们不救本公子我。”

  “你没有被劫持的价值,不用救。”托月不假思索地补刀,云齐马上心痛地捂着胸口,怨恨地看着指着托月。

  “殿下,大家先回文心楼吧。”墨染尘建议避到文心楼道:“街上人来人往又都戴着面具,根本分不清是敌是友,太容易给对方下手的机会。”

  “你们不用紧张,小小刺杀还吓不倒本王。”

  离王反过来安慰众人,看着一脸委屈的云齐道:“你有心想着被刺杀,不如想着怎么躲新桃花。”

  闻言托月马上向云齐,忍不住打趣道:“云三公子,你的桃花运真是长开不败,这回又是哪家郡主瞧上你?为什么景国的郡主都爱云三公子呢?”

  “滚。”

  云齐没好气回一句。

  托月却一点也不生气,笑眯眯地往文心楼走。

  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古书玉,尽管他带着面具,不过他们一眼就能认出。

  古书玉目光一下锁定在托月身上,咬牙切齿道:“九姑娘,你把思赋街弄成这样,是不打算给同行们一点活路。”

  “怎么会呢?”

  托月一脸谦虚道:“陵叔面子再大,鬼市也不可能年年在思赋街开啊。”

  看到古书玉被抢了生意,像吃了苍蝇一样臭的脸道:“不过书玉公子既然不来了,就留下来看一场好戏吧。”

  迈步率先走进大门,其他人跟随其后,不过一行人没有回到小楼,而是来到陵叔、良玉平时处理事务的帐房,在这里能看到街上的情况。

  “你们怎么啦?”

  古书玉看到打量一眼四周道:“一个个表情如此凝重。”

  徐还舟向来古书玉交好,主动道:“有轮hui jiào的隐形人混进来,意欲刺杀殿下,若不是九姑娘和六公子及时赶到,现在他们已经得手,如今鬼市的管理者正在解决他们。”

  “他们胆子也太大,居然敢在鬼市动手。”

  古书玉一脸震惊道:“他们仗着有隐形之术,真是为所欲为,不怕鬼市管理者杀上门吗?”

  托月愣一下道:“你的意思说,鬼市的管理者知道轮hui jiào总坛在哪?如果是真的,看来大家今天晚上真的是要大干一场。”

  “什么呀?”

  “当然是杀上轮hui jiào总坛,毁掉轮hui jiào的所势力。”

  离王听到赶紧道:“不行,你还不是完整毒血脉,就算找到总坛也不可能灭掉他们。”

  托月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道:“谁说我要亲自对付他们,对付他们哪里用得着大家动手,在紫云台不是有一个现成的好帮手吗?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