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、再见风素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46章、再见风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好久不见,楚月郡主。”

  托月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,第一个说话的女子是李云湄。

  当初是皇后娘娘风素下令处置李云湄,所以她出现时托月并不意外,不过已经被制成傀儡,所以下手毫不留情。

  第二个说话的女子是燕攸宁,颐王府出事后老太太求过应老爷,把她从大牢里捞出来,只是找遍了所有的女牢房就是没有找到,方才花了一点时间,把她扔回文心楼让人看起来。

  陌生又沧桑的声音,应该是颐王妃。

  想不到为了报仇,他们竟愿意摒弃前嫌,加入了轮hui jiào的阵营。

  “你害死我父兄,我要为他们报仇。”

  楚月一把扯掉脸上的面具,朝托月缓缓举起手中的长剑。

  托月不屑地冷冷道:“那日在紫云台,你父亲和兄长,还有楚云跟她的生母,四个人联手都拿我没办法,反而暴露他们与轮hui jiào勾结的事实,以致你们满门被抄,你也差一点流放充军妓。”

  以文心琴为支撑,托月缓缓站起来,嘴角边还带着一丝血渍,面上有些讶然道:“为了让你们有机会靠近我,他们居然没有给你们下蛊,真是煞费苦心,想必郡主也吃了不少苦吧。”

  “这些苦都是拜你所赐。”楚月面上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,可是她的身体却因为激动而颤抖。

  “你若是死了,一定不是因为托月,而是因为你话太多。”托月面带笑容道:“你要不是说话,上来就直接出剑,托月已经死了,可是你非要嘚瑟一下,跟我说一大堆废话,让我有时间缓解魔音对我的影响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楚月刚说完说知道答案,托月一剑刺穿她的心脏。

  托月猛地拔出剑,楚月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滚下屋顶,看着她的尸体化为一滩水后,飞向早锁定的目标。

  “你来了,比我想象的更快,看来她是白给她几十年功力。”溶溶月光下,一名白衣飘飘的女子,容颜皎如天上的皓月,正含笑着托月道:“应家九姑娘果然是名不虚传,你是第一个抵挡住我魔音控制的人,所以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。”

  语气有几分自来熟,托月走到女子身边,上下打量过道:“你也是第一个让托月受内伤的人,还是第二个穿白衣让托月觉得惊艳的人,你真的很不错。”吹捧的话谁不会说,不过是谁信谁输罢。

  “第一个是何人?”白女子好奇地问。

  “是墨家六公子,他着白衣惊为天人。”托月绕着白衣女子走了一圈道:“所以托月对穿白衣的人颇有好感。”

  “托月的名讳天下人皆知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托月心里有些好奇,她在这女子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杀气,不似是能做出用魔音控制人心,甚至伤人的人物,难道是自已感应有错。

  “魔音,大家都这么叫。”白衣女子平静地回答。

  “魔音是你能能力,不是你的名字和称号。”托月退开几步,看着女子道:“轮hui jiào让你给他们办事,连名字称号都不给你取,真是有些过份。”

  “名字、称号是什么?”

  白衣女子似是从未外界接触,全然不知道俗世的事情。

  托月只得说明道:“比如说托月就是我名字,我还有个称号是于毕;再比如说你们上一任圣主,她的名字是雨灵,雨灵的能力是变幻成任何人的模样,也没见她叫变脸或是千面,所以你也应该有外自已名字呀。”

  “魔音从小在教中长大,自会记事起大家都叫我魔音,平时都只能自已的院子里走走,所以有没有名字对我而言不重要,不过……”白衣女子看一眼托月道:“长老们今天终于答应让我到外面走走,还说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

  “然后呢。”托月相当配合对方。

  “想了想去就想跟大家说说,从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,却被一个声音打扰。”

  白衣女子看着托月淡淡道:“我想不明白,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开心的声音,她为什么会活得那么惬意?”

  “因为她自由啊。”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就像流水一样自由流淌,走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风景,其实你也可以过下这样的生活,只要你愿意放下某些东西。”

  托月凝视着女子,过了好一会儿才道:“托月给你取个名字,那怕是只有你我知道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不打算杀我吗?”白衣女子好奇地问,眼神也起了变化,托月微微一笑道:“你一身白衣风采素雅,就叫风素,这个名字谁用都不合适,只有你……最合适它。”

  “你不杀我吗?”白衣女子固执地问。

  “就算你死了,墓碑上也得有个名字,不然后世人如何记得住你。”

  “风素不是……”白衣女子惊讶地看着托月,忽然轻叹一声,魅惑地笑道:“九姑娘,你是怎么认出本宫的,本宫自问自已一直掩饰得很好,没有露出半点破绽。”

  “你的破绽了多了去啦。”

  “哦你说来我听听,以后本宫一定改正。”

  “好吧。”托月清一下嗓子道:“魔音不认识托月,怎么可能一眼认出托月,看过画像也会有犹豫吧。”

  “除非是她见过托月本人,可是自从双生石三合一,已经没异血脉敢轻易在皇城露面,尤其是完美的异血脉,所以见过托月的,把血脉之力放自如的,只有皇后娘娘,不,是风素前辈您。”

  托月很高兴终于把风素揪出来,面带笑容道:“文心楼有上好的梅花茶,前辈有没有兴趣跟托月一起品尝。”

  “你不会想下毒害本宫吧。”风素看着托月,这个丫头太精明教人防不胜防。

  “连毒血脉的毒都杀不死你,世间还有什么能杀得了您。”托月抱着文心琴,只能单手请的动作,笑容人畜无害。

  “你方才说本宫破绽百出,还有什么破绽,说出来本宫听听,以免一会儿见到熟再中破绽。”风素笑意吟吟地看着托月道:“本宫还不想那么快被认出。”

  托月直起身体,平视着风素道:“躯壳可以更换,可是习惯可不好改,还有你的心性不能换。”

  望着一脸诧异的风素,托月继续道:“您在皇宫生活太久,被皇宫奢靡、尊贵的作派浸泡了几百年,都从灵魂里面散发出来,短短几个月怎么可能去得掉。”

  “你身上衣服的料子,”托月故意动动鼻翼道:“日常用品是从前用惯,托月在思赋街时就闻到熟悉香脂味道。”

  “怪不得你一来就在我身边,原来是闻味道。”风素一脸无语道:“你是属小狗的,隔这么远都能闻到,看来本宫是得改改习惯,不能再用从前的东西。”

  “风素前辈身上的味道好闻嘛。”托月半开玩笑道,闻味道除了确认身份,还在找一样东西。

  “你邀请我品茶,有何图谋?”

  “前辈不想知道,托月在双生天石里面的所见所闻。”

  托月看着风素的表情,忽然看向天空道:“你看那边天空的星辰,即便在皓月之下仍然清晰可见。”

  “是七星连珠。”风素一脸震惊。

  “错,是即将出现七星连珠。”托月看着风素道:“原来前辈早就知道。”

  “哦是的,早知道。”风素回过神道:“可惜没能找到第七块双生天石,不然所有的一切都会不同。”

  “轮hui jiào之前还有个傻子告诉我,你们有第七块双生天石的线索,还好托月没有天真的信以为真。”托月迟疑再三问:“有个事情我比较好奇,你们轮hui jiào挑选圣主的标准是什么,只看颜值不看智商吗?’

  “以九姑娘的智商作标志,他们都不是圣主的合适人选,若他们都像姑娘这么聪明,轮hui jiào早就一统天下。“

  “因为聪明人都不喜欢权力,他们更愿意享受生活,而不是愿意被名利所累,除非是背负着什么特殊使命,不得不随波逐流,在权利的漩涡里挣扎。”

  “比如说呢?”风素问。

  “比如说托月,比如说皇上,大家生来就背负着使命。”

  提到当今皇上,风素面色有些不自然,托月看在眼内淡淡道:“虽然未能彻底解决问量,不过能揭穿前辈的身份,把您赶出皇宫也算是成功一半,若没有被您控制几年,他会是一个受人尊重的好皇上。”

  风素冷哼一声道:“若不是为了找到双生天石的下落,我也不会动用过多的血脉之力,还要控制这么多下属,他永远不会有机会清醒……”后面的话化为一声叹息。

  “第七块双生天石很快就会出现。”托月一脸平静道:“不知道现在前辈可愿意坐下来,跟托月品尝梅花青茶。”

  “最后一块双生天石不是天上吗?”风素自然不信有人能找到第七块双生天石,托月淡淡道:“这句话的意思不是第七双生天石悬挂在天空上,而是七星连珠天象出现的时候,第七块双生天石会从天而降。”

  “就是说七星连珠的时候,第七块双生天石会出现在天空上,跟另外六块双生天石合为一体,再离开这个世界。”

  风素说完后身体晃了一下,托月马上道:“前辈也知道七星连珠,双生天石离开时,浩劫将会降临这片大地,到时候大家所有人都逃不掉,就像古战场那个时代一样覆灭掉。”

  “你说什么?”风素惊讶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前辈不应该比托月更清楚吗?”托月反过来问风素,道:“你可是第一代异血脉,您知道应该比大家多呀。”

  “制造大家的人又不是神,怎么可能知道几千以后的事情,不然大家也不可能分解双生天石,其实大家当时想法就是想活下去,就算大家是被制造出来也有活去的权力。”

  “前辈这番话勾起晚辈听故事的yu wàng。”托月趁机道:“大家找个地方坐下聊聊,地点您来定吧。”

  “就去文心楼吧。”风素却忽然妥协,托月笑笑转身飞向文心楼,来到湖边的小楼,面面早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,托月请风素坐下,从旁边的大树下挖出一坛水。

  “什么水?”

  “青云山的泉水,应该是丫头们收集的。”

  托月把水倒时铜壶里,放到炉子上烧,道:“用现成的水拿来煮茶,晚辈恐怕前辈不敢喝。”

  从旁边架子上取下一个竹筒,打开后送到风素面前道:“闻闻,我亲自炮制的梅花青茶,应该是您给托月的最后一道旨意。”

  “想不道你还记得本宫的话。”

  “弱者暂时顺从强者,是活命的法门之一,托月从小就懂。”

  炉子里面的水开了,托月把壶提起来放到旁边一会儿,才开始冲泡茶叶,风素不解地问:“为何不在水刚烧开的时候用来泡茶?”

  “刚才说过了,大家是品茶,不是喝茶。”

  托月在风素的注视下,闲熟地泡好茶,最后倒出两杯色香味俱全的茶,还有一朵梅花在杯中开放。

  风素惊讶地端过茶杯,望着飘浮在杯中的梅花道:“真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女,本宫不过一句话,你就能制造出跟本宫想象中一样的东西。”

  “如若本宫要这天下不覆灭,你可以做到吗?”

  “当然可以,不过要做出一些牺牲。”托月看着风素道:“还有得看您是不想天下覆灭,还是自已长生不死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风素警觉地看着托月,看到她的神情,托月一脸平静道:“跟您说一下大家的计划,大家计划是双生天石在七星连珠前,主动飞离这片天下,或许大家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“这跟本宫长生不死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风素努力保持面上的镇静,心里强有强烈的不安感。

  托月抿一口茶水道:“您的长生不死离不开双生天石,一旦双生石飞离这个世界,您就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“您愿意吗?”

  “愿意什么?”

  “做一个普通人,享常人之寿。”

  托月很认真地看着风素,同时缓缓转动手中的茶杯,似是等一个答案更多的是威胁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最近都不久坐,不然会出现头晕恶心的情况,估计是颈椎出问题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