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、解决隐患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47章、解决隐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应托月,你是要本宫牺牲自已,为双生天石飞离地面提供能量。”

  风素猛地捏紧手中的茶杯,随时会准备出手杀掉托月,却也不敢有半分小觑,面前的女子早已经不是当年体弱多病的应家九姑娘,而她也不再说血脉之力满满,曾经魅惑众生的魅之血脉风素。

  “托月岂敢牺牲前辈。”托月提起铜壶悠然冲了第二轮茶水,笑笑道:“感谢前辈开创了轮hui jiào,让他们千百年一直致力于培养异血脉,如今无论是完整的,还是有缺陷的异血脉加起来,远远超过第一代异血脉,托月岂敢再劳动前辈您。”

  面对托月的从容淡然,风素意识到自已失态,迟疑再三终于开口道:“当年逃跑的是双生天石的主体部分,其余双生天石除非合为一体,再积攒够十二异血脉的力量,结合上几千年汲取的能源一起,方有机会飞离地面。”

  风素看着托月道:“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你有什么办法,把沉没在几百丈深海下面的,三块双生天石捞上来。”

  托月神秘地笑笑:“这就不捞前辈操心,沉没在深海的三块双生天石,托月早就让人秘密捞起,在数天前就已经送到紫云台,就等着你们培养好的异血脉主动送上……”

  “应托月,你该死。”

  风素勃然大怒,出手快如闪电,瞬间掐住托月的咽喉。

  托月的声音戛然而止,面色也苍白渐渐变红……却并没有浪费力气挣扎,而是从小几下面摸出一物,猛然出手往风素眉心上一点。

  风素眉心上留下一个墨蓝色的印记,图案是一只诡异的眼睛。

  啊……

  凄厉的叫声瞬间响震文心楼,附近的人吓得缩成一团。

  风素狂叫着一掌把托月拍飞,托月的身体撞在柱子上,再重重摔落在地面上,猛地吐出几口鲜血。

  托月看一眼手上的东西,正是当年李云湄从紫云台偷走的,奇臭无比的印鉴,想不到这东西的作用,居然真能劳劳锁住风素的灵魂。

  “应托月,本宫要杀了你。”风素怒火燃烧极点,恨不得一把撕碎托月。

  “晚了。”托月把龙隐剑放到吐出来的鲜血,淡然道:“前辈在第一次见到托月时,就应该猜到托月的身份,那时候的托月最是脆弱,您一根手指摁摁就碎掉,感谢您没有对托月起杀机。”

  “你说得对,是本宫太小瞧。”风素倒在地上,虎视眈眈道:“不应该因为你失忆,就抱着逗你玩玩的心理,故意留下你一条贱命,更不应该让你有活下来的机会,当年那一刀若没有刺偏,哪会有今天的麻烦,不过现在本宫仍然能拉你一起去死。”

  “除非你动用血脉之力,不然你是杀不死托月的。”

  风素再次对托月起杀意,可是额头上的印记,封锁了这具身体的力量,想杀托月只能动用血脉之力。

  而如今六块双生天石齐已经合为一体,一旦她动用血脉之力,双生天石会马上感觉到她的存在,长长的触手就会瞬间把她卷走。

  而她还没靠近紫云台就会化为能量,蓄存到双生天石的能源库里面。

  异血脉体内的十二种不同的物质,是双处天石离开地面不可缺的东西,越守完美的异血脉含量越高。

  托月扶着旁边的架子费力地站起来,一步一步走到风素面前,举起龙隐剑道:“风素,活了几千年不够吗?连柏夭都熬不住,主动死在灭生剑下面,您这么长长久久的活着,到底是为了什么呀?”

  “傻子才会嫌命长……我不傻。”风素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,努力抵挡印记的侵蚀,眼里不时看向托月的剑。

  龙隐剑吸尽托月吐出来的血,正隐隐泛着暗红色的光芒,风素大声道:“应托月,你知不知道十二异血脉,不同的能力有不同的作用,双生天石飞离地面你也逃不掉,你也会成为能量的一部分。”

  “策划今天的谋略时,托月就知道大家是要一起走,不过是现在而是……”

  托月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道:“等大家把你们培育出来异血脉,统统带到到紫云台的时候一起走,无论你说什么也不能动摇我,把你祭献给双生天石的决定。”

  龙隐剑毫不犹豫地刺进风素的新躯壳,因为不能杀死只是暂时锁住她的能力,帮而没有直接刺她的心脏。

  风素眉心上的眼睛瞬间没入皮肤里面,从此以后她再也不能借助双生天石的力量,把自已的记忆和能力强输到新身体里面,就算也没有浩劫她只能是一个身份——轮hui jiào魔音,最后像普通人一样终老死亡。

  啊……

  风素感到自已的力量在消失,不可抑制地放声大叫。

  最后的咆哮过后,风素缓缓闭上眼睛,羸弱的身体软软地倒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托月也无力地倒地上,先前的魔音早震伤她的五脏,方才风素一掌更是差点把她的身体拍碎,若不是学有要紧的事情没处理完,应该也会像风素一样倒在地上。

  从腰间的荷包里摸出一颗丹药,放到口中慢慢嚼碎咽下,调息了好一会儿疼痛感才略减。

  提起风素离开文心楼。

  皇城中秋不夜城,此时却处处是打斗的声音。

  托月已经无瑕顾及他人,提着昏迷不醒的风素在屋顶上起落,以最快的速度奔向紫云台。

  六块双生天石合为一体,感知之力早已经遍布整个皇城,还没她靠近紫云台,一根如血管的触手就把风素卷走。

  “应托月,你也逃不掉……”

  触手缠住风素的一刻,风素骤然从昏迷中醒来,发出最后的恶毒诅咒。

  托月轻轻飘落在附近的一处屋顶上,冷眼看着风素的身体一点点消失,低头就看到皇上、离王站在紫云台前。

  “那姑娘,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离王飞身到托月身边问,托月长长呼出一口气道:“是最近操控人心的异血脉魔音,也是曾经祸乱皇宫几百年的魅血脉风素,总之一切的都已经结束。”

  答完后,托月淡淡道:“他们找到轮hui jiào的总坛没有?”

  离王淡然自然地笑道:“找到了,就在国学院西面的山林里,不过入口却在天机城的天机阁,从那里进的地下通道能直接走到他们的藏匿之地,令兄长应大公子已经带领大家过去,很快大家的计划就能开始。”

  “殿下,托月想去帮忙。”

  最后的时间里,托月最想见的人是墨染尘,那怕是只能远远地看一眼。

  离王迟疑一下:“你受伤颇重,应该留下来好好调息,轮hui jiào那边……他们一定能解决好。”

  托月轻轻摇头:“殿下,托月不放心墨染尘,看不到他托月心里面慌,那怕远远地看一眼,托月决对不会靠近他,就在暗处看他一眼就足够。”

  “这是皇上的意思。”离王只好搬出皇上,淡淡道:“皇上吩咐本王过来传一句话,皇上希翼九姑娘以大局为重。你已经做了决定就要全都放下,心中不能有任何执念,不然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。”

  闻言,托月离开的脚步一滞。

  离王一脸平静道:“没关系,如果大家计划成功,总有一天大家还会聚在一起,你和他不过是从头再来过。”

  托月回头,面上挂着泪水道:“殿下说得没错,可是过了今晚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,再相聚或许托月不再是托月,殿下也不是原来的殿下,墨染尘的心里也不会再有托月。”

  “请殿下告诉皇上,托月一定会回来的,按时回到这里履行自已的使命。“

  托月迟疑再三,还是要再看一眼墨染尘,不然她无法做到心无旁骛地履行使命,他们所有的努力都会落空。

  “别忘记时辰,错过了时辰,不然一切努力都会白费。”

  “殿下……”托月心中一亮,离王的意思是她可以离开一会儿,道:“托月保证,一定会按时回到紫云台。”

  “快去快回吧。”

  离王轻声催促,目送着托月离开。

  皇上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其实让她去多看一眼,才是最残忍的事情,告别之苦堪比黄莲药。”

  尽管早就预知到会有今天,只是没想到一切来到得这么快,如今能扭转几世都无法改变的事情,他愿意照她的意思放手一搏。

  皇城西区,大批军队开进国学院。

  国学院的门生们纷纷起来观看,在他们还没弄清楚情况时,军队就开时学院本面的山林里面。

  其实有一批人比军队更早进入山林,站在入口前云齐忍不住感叹:“想不到国学院还是块风水宝地,连轮hui jiào都在此开宗立派,最后还成为天下第一大教,本公子都忍不住想在这里盖楼阁长居。”

  墨衡宇难得露出一丝笑意道:“这就是灯下,谁会想到轮hui jiào会把总坛,建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,更不想到天机城的主人天机公子也是轮hui jiào的信徒,可惜他那般品貌。”

  “信徒,未必。”

  应熙回想一下,他们冲进天机问时天机阁的神情,淡淡道:“他好像是早知道大家会来,早早做好被杀的准备。”

  墨染尘脑海里最先闪过托月的声音,忽然出声道:“或许他就是九妹妹所说的,长生不死的人并非愿意长生不死,很多时候他们也无法选择自已的人生。”

  云齐一听忍不住打趣道:“墨染尘,你跟九姑娘不过一会儿不见,语气听着却是如隔三秋。如此牵肠挂肚的,干脆你们过了夜晚就把婚期定下,成亲了就可以天天腻歪在一起。”

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墨染尘学托月的样子,无论什么事情都一口气答应。

  什么时候兑现并不重要,大家听着开心就好,结果早已经不重要,只是他心头预感越来越强烈。

  果然大家听了都很开心,墨衡宇也没有拆穿他的谎言,就听徐还舟道:“虽然几经波折,六公子和九姑娘终于修成正果,有"qg ren"终成眷侣,回头一定要请大家喝酒,好好地庆贺。”

  “是啊,一定要好好庆贺。”

  云齐马上跟着起哄道:“这么高兴的事情,怎么着也得到润含楼,不然对不起你们的一波三折。”

  墨染尘丝毫不受云齐的激动影响,淡淡道:“肥水不流外人田,要庆祝自然是在文心楼,文心楼做的东西比较合适大家的口味,用过喝酒最合适不过,样式口味还时常会更新。”

  “后面这话说到点上,文心楼的菜式口味确实很新颖、独特。”

  古书玉是商人,他问题的重点跟众人不同,明理斋开在天机城最好的位置,占尽天时地利人和,不过若不能做到推陈出新,恐怕过不了多久顾客就会全跑到文心楼。

  “应大公子,下令吧。”墨染尘淡淡道:“你怎么指挥,大家便怎么做,指哪打那里。”

  他们是前来协助应熙攻打轮hui jiào总坛,自然是听从应熙指挥,生怕应熙有所顾忌,墨染尘直接他们的态度,一切以大局为重。

  应熙一挥手,十九骑在前面开路。

  他们每人手上拿着一个袋子,如幻影般冲进洞口里面。

  当他们走到洞口尽头声,看到一到座放大数倍的天机城,墨染尘和墨衡宇默契地相视一眼。

  这座地下城跟他们在不老岛上看到的一模一样,此时十九骑正在往城中撒一种药粉,这种药粉能杀死轮hui jiào培育出的各种蛊虫,第一步就断掉轮hui jiào最大的优势,让他们失去所有依仗。

  墨染尘走到应熙身边道:“这座地下城跟不老岛的地下城一模一样,轮hui jiào那些大人物,应该会聚在东面的圣殿。先前我已经跟九妹妹去过几座圣殿,就让我在前为大家引路吧。”

  应熙点一下头,带着人马跟关墨染尘身后,直奔东边的圣殿。

  轮hui jiào真正的说话人不是圣主,而是圣主背后的十二位,不知活了多少岁月的长老。

  其余人那怕是十二尊者也没有决策权,而十二殿阎罗也不过是小喽啰,下面那些信徒不过是他们用过抵御外敌的肉盾牌。

  此时圣殿外面站着一百多尊名战奴。

  战奴的实力不容小觑,更何况是一下子出现一百多尊,应熙不得不重视。

  庆幸的是他们之前的撒下的药粉,能抑制住战奴体内的蛊虫,战奴的战斗力下降了一半不止,最少他们知道痛。

  墨染尘他们配合十九骑,再加十九骑身上精良武器,几乎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解决掉。

  进入圣殿里面前,应熙大声下令道:“皇上有旨,殿内的人一律要抓活的,万而她不可以伤他们性命,遇上拥有特殊能力的,马上动用大家的秘密武器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大家异口同声回答,迅速冲进圣殿里面。

  墨染尘小声道:“以前进的圣殿里面都没人,这里做为轮教的总坛,必定是机关重重,大家务必小心。”

  “有劳六公子。”应熙拱手一礼。

  “你们都快成一家人了,还如此客气干嘛。”云齐不失时机打趣墨染尘。

  “亏得九姑娘不在,不然早就害羞跑掉。”古书玉忍不住替墨染尘说话,云齐这张嘴再不好好收敛,早晚会为自已惹下大祸。

  岂料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以九妹妹的性格,就算不缝上云齐的嘴巴,也会封了他的哑穴,让保持安静。”

  “六公子果然是了解九妹妹,难怪九妹妹心里会有你,以她的性格确实会用一劳永逸的办法。”应熙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云齐道:“所以,一会儿九妹妹若是来了,云三公子最好别说话。”

  “你们针对本公子。”

  “谁让你话多,大家也是为你着想。”

  圣殿里面,数位尊者和阎罗看着几人斗嘴,怒火快要把他们烧掉。

  其中一位尊者,面上有些慌乱道:“一百多尊战奴都拦不住他们,看来我教今天忧矣。”

  闻言一位女尊者厉声道:“你慌什么啊,他们的年龄全加起来都不及你一人年长,居然还敢大放厥词要生擒大家,本尊倒在看看他们有几斤几两。”

  “若是有几分能耐,看在他们相貌不错的份上,留下来给大家看院子也不错。”

  “给你们看院子,长得又老又丑想得倒很美。”云齐也不管人家什么辈份,大声吐槽道:“觊觎本公子美色的都是年轻的小姑娘,你这种比我府上的老龟还老还丑的女人,居然好意思打本公子的主意。”

  “看在你们又老又残的份上,大家一会儿下手会轻点。”

  云齐得理不饶人,继续打击人家道:“以免打断你的老骨头,还得劳烦大家的人费力抬起你们走。”

  这张嘴真是胜过千军万马,岂料他的声音刚落,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:“云三公子,对老人家说话要委婉点,万一气爆血管怎么办。”

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墨染尘一脸不爽地问,这家伙曾经说过要娶九妹妹。

  花流末无视墨染尘的话,故意舔一下嘴唇道:“怎么没看到阿离姑娘,本公子好些日子没吃到她烤的鱼,本公子甚是想念。”

  这番话马上招来墨染尘一记眼神杀。

  大家却没有注意到,大殿门口上有一道身影默默看着他们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