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、三朝回门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51章、三朝回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提到“山谷”二字,托月心中一震,这些事情她完全没印象。

  前世他们明明是在山下的酒楼初遇,今世却变成南边的山谷,自已应该怎么接话才不会暴露?

  托月想着就不由头痛,为什么前世今生的事情,相差这么大。关键为什么还要跟前世一样,忘记重生之前的大部分记忆。

  “我原来叫应离,是我娘取的名字,回府后父亲重新取‘托月’,不然看起来不像应家的姑娘。”

  托月想到玉佩上面刻的字,故意提到自已名字的来由,说明当时不是有意隐瞒自已的身份,他们的相遇也只是一场意外,而嫁给太傅府六公子并非她所愿,连她自已也不知道会嫁给谁。

  墨染尘蹲下身体道:“事后我去过应府别院,想把玉佩还给你,留守别院的人说应大人已经接你回府。”

  闻言托月心中更加意外,淡淡道:“原以为父亲是为补偿我才接我回府,没想到我还没在府中站稳脚,就接到皇上赐婚的圣旨,还没缓过劲便嫁入墨府,结果……这小院子就是我未来的人生。”

  听完托月的话,墨染尘收起玉佩道:“只要你安分守已,不要越过界线,后门永远会为你敞开的。”

  这变脸变得太快,托月有些反应不过来,重新闭上眼睛:“六公子,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情,托月女儿家不想过问,以后小院以外的事情托月都不会过问,也请你们不要打扰托月的清静。”

  “然后呢?”墨染尘问。

  “待你们决定胜负,一纸休书放我走便可。”

  托月懒洋洋道:“你们最好快一些,托月害怕自已没那个耐心,等那么长时间。”

  墨染尘后退几步,盯着那张精致的小脸道:“你放心,不会让你等太久,大家也希翼尽快结束如今的局势。”

  “慢走,不送。”

  “打扰了,告辞。”

  面对托月的冷漠,墨染尘也十分冷绝。

  待院子里恢复清静后,托月眼角一滴泪缓缓滑落,轻轻拭掉眼泪。

  迟疑片刻睁开眼睛,看着比秋天还荒凉的小院,前世能吸引你的东西,今生照样会发光发亮。

  托月起身戴上束袖,围上围裙开始收拾院子里的荒凉,清除比墨贝还高的杂草,露出枝节横生的花草,最后居然在角落里发一株兰草。

  正值深秋时节,兰草只剩下o 在地面根茎,以及一点点发黄叶片。

  托月瞬间如获致宝,轻轻剔除干净杂草,特意从院子里找来几块,长着青苔的石头摆放在兰草四周。

  除掉杂草,几桶水的冲洗刷后,青石板的地面、鹅卵石的小道纷纷现出原有的光彩,经过大半个时辰的收拾整理,院子终于露出原来的面目。

  几间小屋也重新拾缀过,红绸、红纱、红色的大双囍,通通拆掉叠整齐收起。

  屋内外凡是太过华丽的东西,托月都收起来放到杂物房里面,重新挂上月白色的纱幔,或是竹帘分隔出空间。

  屋内的架子上面统统摆上书匣,正厅中间的墙壁上面,从嫁妆里翻出那幅《玉山踏春图》,再摆上香炉焚上檀香,再摆上待客人茶几坐垫,卧室重新换上白色的罗帐、杏色被褥。

  床对面的小几上摆上一套茶具,架子上摆上文房四宝,墙上还挂上几张古琴。

  古朴沉雅、清幽惬意……

  原本荒芜、凌乱的小院子,看起来终于像是人居住之地。

  墨贝和阿弥从小菜市场回来时,若不是托月在廊下摆上小炉烧水煮茶,真怀疑自已走错了地。

  这还是他们离开前的破院落吗?墨贝忍不住称赞道:“眼下的精致绝对不输给公子晚朝轩,再过几个月肯定比晚朝轩还精致。”

  “六少夫人,您一个人收拾吗?”墨贝好奇地问,托月微微点一下头。

  “这也太利害了。”墨贝对托月佩服得五体投地,道:“府里最能干的丫头妈妈,也没有六少夫人利害,把这里收拾得这么体面。”

  “行了,先别忙着夸。”

  托月看一眼他们手上的东西道:“你们逛了这么半天,都买了些什么东西。”

  墨贝嘴唇一扁,委屈道:“阿弥嫌弃小菜市的菜蔬不好,大家坐车到更远的菜市,所以回来晚一点点。”

  阿弥马上辩解道:“奴婢看那些菜都蔫了,他们还好意思说是新鲜,价格老贵不说态度还贼凶,奴婢干嘛要受他们的闲气呀,索性去些买新鲜的回来。”

  “皇城又不是青云山,别要求那么高。”

  托月懒得苛责他们,接过他们买回来的菜走进小厨房,

  没花费太多的时间,四菜一汤就摆到廊下的小几上,盛好汤后却见墨贝跪坐在旁边,努力不去看小几上的东西。

  “墨贝,坐那么远干嘛,快过来吃饭。”

  托月拍拍旁边的位置,示意她赶紧过来吃饭,却看墨贝盯着饭菜一脸犹豫。

  墨贝明明很想吃,却犹豫再三道:“哥哥说,跟了主子后,要伺候主子吃完,做下人的才能吃饭,不然被管事的看到会挨罚的。”

  “没事,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。饭菜要趁热吃才香,冷了就不好了吃。”

  托月安慰墨贝道:“如果管事的为难你,你就说是我一个人吃饭孤单,强迫你坐下吃,让他来罚我吧。”

  “这……”墨贝一阵感动。

  “快吃,就当是陪姑娘吃。”

  阿弥也招呼墨贝,狭促地笑道:“现在只有大家三个人,不用那么多规矩,等以后人多了再讲规矩不迟。”

  看到阿弥已经低头喝汤,墨贝才敢坐过来端起汤小小地喝了一口,又圆又大的眼睛马上开始发光,后面的事情便不太记得,反正喝完汤饭就马上出现在面前。

  最奇怪的是明明没有夹过菜,碗里的菜却一直吃不完,还没反应过来就吃完一碗饭。

  托月马上给她盛了第二碗道:“你们都在长身体,应该多吃一些。”也没忘记给阿弥夹一些菜,并没有厚此薄彼,而是一视同仁。

  墨贝原本还有些拘紧,吃着吃便放开了,都是极普通的饭菜吃着却格外香甜。

  第二碗饭很快便见底,托月直接把装饭的锅放到她面前道:“还有很多饭,你再添一碗吧,不然就得倒掉,我不吃剩饭剩菜。”

  关于墨贝能吃的原因,托月前世早就打听清楚。

  因为父母早亡,哥哥墨宝一个照顾不来,总是让她吃了上顿没下顿,所以有吃时她会尽量吃够为止。

  现在既然提前遇上了,趁她还没胖得没救时尽快地纠正过来,最好的办法让她相信,以后每餐都能吃好吃饱,毕竟太胖对她的身体无益。

  刚才收拾东西时,顺便清点一下自已的财产。

  前世该有的东西一样不缺,所以养一个墨贝没有问题,不过也不能坐山空。

  托月一直劝两个丫头多吃,自已却没吃几口便放下碗,漱过口道:“你们慢慢吃,吃完一起去洗碗。”说完就拿起没看完的竹简走到屋里。

  正看得入迷时,忽然听到阿弥道:“你吃你吃,姑娘因为你才特意多煮饭菜,这可是三顿的量。”

  “六少夫人是因为我才自已煮饭吗?”墨贝小声问,阿弥马上道:“也不全是因为你,姑娘口味比较清淡,你们平时觉得很合适的味道,姑娘吃着都会觉得太重,所以她才会决定自已做饭。”

  墨贝恍然大悟,笑嘻嘻道:“我不挑食的,什么东西都能吃,只要我吃得好好的,哥哥才会放心给公子办事。”

  “姑娘还会做很多好吃的东西,你以后有口福。”阿弥替墨贝挟菜,墨贝不由好奇地问:“六少夫人是千金小姐,怎么会比大家下人还会做饭?说出去肯定不会有人相信。”

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阿弥迟疑一下道:“我跟姑娘身边的时间也不长,刚到姑娘身边的时候,只有一位老妈妈和老伯在照顾姑娘的饮食起居,姑娘回府后他们没跟来,就只有我一个人伺候姑娘,如今又添你。”

  “姑娘脾气好又大方,以后你知道姑娘的好。”阿弥笑笑道:“姑娘对身边的人只有一个要求,少说话多做事。”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墨贝说完继续吃东西。

  两个丫头在说话,托月不禁想念良玉和冰儿,没有他们不知道找谁打理庄子上的事情。

  每次穿衣服时都不由想起,相处时间不是很长,人机灵做事麻利的秀禾,现在她应该还在晓月楼无人知,不过还是顺其自然吧。

  墨贝照例到晚朝轩,回报托月的一举一动。

  末了墨贝忍不住道:“六少夫人一定是仙女下凡,不然她一个人怎么可以做那么多事情。”

  “六少夫人做饭真好吃,就是买菜的地方太远。”墨贝忍不住叹气道:“每天都去哪么远的地方买菜,浪费时间又把六少夫人一个人留在院子里。”

  墨染尘默默听着却一言不发,差不多时候递给墨贝一碟点。

  本以为墨贝会马上接下的,她却破天荒地摇摇头道:“谢谢公子,只是奴婢午膳吃得在太撑,现在不觉得饿。”

  闻言墨染尘瞬间有种不妙的感觉,这昨不到两天时间,就把自已贴身书僮的妹妹彻底收卖,却不得不承认托月对墨贝的细心照顾,完全解决墨宝的后顾之忧。

  “你先回去,买菜的事情我会解决。”

  墨染尘也没有多说什么,打扫院子的事情他早知道,只是没想到会得墨贝这么高评价。

  厨房快准备晚膳时间时,墨染忽然尘吩咐道:“你去跟厨房说,六少夫人份例的菜蔬肉类,以后直接送到她院里,且都必须是新鲜的,吩咐厨房的人不得怠慢,还有让管家准备一下明天回门的事情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墨宝匆匆往厨房走。

  厨房把食材送到托月院里时,托月也没有拒绝。

  翌日清晨,刚用过早膳,墨府管事就来到小院。

  站在院子中意通知托月:“六少夫人,今天三朝回门的日子,请您准备一下出门。”

  托月本以为会没有三朝回门,不过转眼又想礼不可废,就算只是一场政治联婚,门面上的事情还是要做足的。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托月也没什么好准备的,只换了一身出门的衣裳,随意绾了发髻就出门。

  走到院门外面,墨染尘一身白衣站在门外翠竹下,在绿色的映衬下白衣更加纤尘不染,人也更加飘逸出尘。

  墨染尘看到她的打扮后,忍不住皱眉头道:“你已经成亲了,不能再梳这种少女发式,应该梳妇人的发髻。”

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托月两个字打败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看向两个丫头,年纪一个比不一个小,更加不懂梳妇人发髻。

  想到自已这个名义上的新婚妻子才十四岁,还是个半大的孩子,生母又去世得早,真的不能对她要求太高。

  “以后让人教你吧。”

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托月哦一声,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,跟着墨染尘出墨府大门。

  从墨府到应府,大约需要半个多时辰,墨染尘一上车就开始看公文,不时提笔在上批注,仿佛车内只有他自已。

  托月缩坐在角落位置,由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努力让自已变成空气,不要影响到看公文的男人,记得前世他十分不愿意沾染官场的权利,今生却要把权利牢牢抓在手里。

  墨染尘变了,父亲呢?“

  忽然想到自已的父亲,前世父女关系十分融洽,今世?

  重生以后有太多的不确定,不知道父女关系是否一如当初,托月忽然有些无奈和迷茫。

  就跟上次重生一样,有了前世的记忆,却丢失今生的记忆,所以一会儿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精明的父亲,而且父亲是否也知道她失忆的事情。

  快到应府时,远远就看到应老爷站在大门前,老帅的脸上是迫切的神情。

  托月忽然像吃了一颗定心丸,忽然明白自已前世的底气,除了自已的才华更多的是来自父亲的宠爱和支撑。

  “爹爹。”

  跳下马车,托月展颜一笑行礼。

  应老爷瞪她一眼道:“都成亲的人了,还是这么不稳重。”

  托月走过去挽着应老爷的手臂道:“成亲怎么啦,成亲了我也是爹爹的女儿。”

  “快进去,大家都在等你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