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、兄弟打赌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53章、兄弟打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回到小院里,托月找了一个漂亮的盒子,把协议慎重其事地锁好藏好,想想还是觉得不妥当,决定再重新设计制作新的机关盒,不然以墨染尘的智商很快便会打开,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找到一块巨大的星陨铁。

  “姑娘,什么要紧的东西,您又是锁又是藏的。”看到托月古怪的行为,墨贝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
  “护身符。”

  托月故作神秘地回答。

  想了一会儿又道:“墨贝,你去告诉六公子,就说明天我要出门。”

  墨贝乖巧地嗯了一声道:“六少夫人,厨房已经把晚膳的份例菜送过来,奴婢已经放到厨房里面。”

  “知道了,我一会儿过去处理。“托月坐到案前,裁了一块白布写写画画,在前世的设计上再加别的东西,没有花太多时间就得到图样,到时候再找人照着做就行。

  走出书房来到厨房,发现份例菜里面,赫然有一尾鲜鲈鱼。

  托月也不客气,麻利地处理好后,鱼头和骨头用来炖汤,鱼身处理好腌制一会儿后,放到炭火上面烤制。

  没过多长时间鱼汤和烤鱼同时溢出香味,惹得两个丫头趴在厨房门口直流口水,而另一边的沙锅里煮的米饭也往外面冒着白色的气泡。

  府中下人偶尔从小院外面走过,闻到香味时都不由自主地深吸一口,可惜主子有令不得擅自靠近小院。

  他们只能在外闻闻就走开,遇上相熟的人免了提上一嘴。关于小院饭菜特别香的事情,很快便在府中传开,最后还是传到了晚朝轩。

  墨染尘没什么反应,倒时墨衡宇比较上心。

  坐在弟弟对面感慨:“这小女子真是利害,只怕用不了多长时间,那小破院就会人来人往。”说完手沾茶水,在桌面上写两个字。

  “风素,什么意思?”

  墨染尘淡看一眼,皱着眉头不解地问。

  墨衡宇意味深长地笑笑道:“那个两个字翻译过来便是‘风素’二字,意思为风采素雅。”

  “风素,知道了。”墨染尘不为所动,淡淡道:“门匾什么时候做好?”

  “从擎王府出来,就让人做了。”墨衡宇悄悄观察弟弟的神情道:“再快也得三四天,做好了先送你这,你过目后再让人装上吧。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兄弟二人说了些公务上事情,墨衡宇就回到自已屋里。

  临睡前,墨染尘忽然道:“墨宝,门匾过来后,先让六少夫人过目,她满意你再安排装上吧。”

  忽然想到那卷协议,不自觉地露出一抹笑容,真以为有那份协议他就会对她毫无戒备,小姑娘还是太过天真。

  翌日托月果然带着丫头出门,回来的时候多了一个箱子,至于里面是什么东西,墨贝却说不清楚,只说是一些竹简石块什么的,并没什么要紧的东西。

  再过两天后门匾送到托月面前,托月一眼就认出是皇上,不,是擎王的字体,霸气依旧只是多了几分慵懒。

  风格倒也符合他现在的身份,不至于抢了当今皇上风头,托月认真端详一番,只道一声“挂上吧。”墨宝把门匾拿出外面让人马上装到门头上。

  在墨府众人眼里又破又旧的小院,终于有了一个正经的名字——风素。

  陈旧的门匾配上墨色的大字,很符合小院破落简陋的风格,慢慢地府里的下人习惯称之为风素小院。

  因为两人没有拜堂、没圆房,府里下人间免不了会生出闲言碎语,只是无论大家怎么看待好民,托月的生活依然是有条不紊,仿佛没有人能惊扰她的平静。

  时间一长大家也觉得没意思,反倒对她这个人充满好奇。

  就在众人想窥视她的生活时,托月却大摇大摆在皇城各处出现,不动声色地买走很多东西。

  思赋街去了很多回,可惜就是没有遇上良玉和冰儿,而且她打听过了,景国的历史上没有襄国公这个封号,也没有润氏这个家族,没有苏润自然也不会那两个丫头和陵叔。

  正愁着没人替她料理家业时,她的生母长公主却指了好些人过来伺候。

  这些人中有公主身边的得力女官,还有一名医女和公主府上的一名管事,以及粗使的妈妈和小丫头们。

  因为这些人出现,托月终于松了一口气,原本打算放弃的想法重新拾起,于是把花名册要过来,一一看过他们的特长后道:“林管事,我在外头有些几处庄子、店铺,以后得打麻烦你来打理。”

  “属下遵命。”

  林管事从托月手上接过印鉴。

  托月看一眼女官道:“院子里的大小事由你来安排,另外帮着林管事打量一下账目。”

  看着花名册上两人的名字,托月心中十分困惑,不仅外貌、能力相似,连名字也只字不改,这种巧合让托月觉得简直是在做梦。

  梦醒时,一切还存在吗?“

  尽管如此,托月还是放手,把一切事情扔给丫头们打理。

  良玉做事依旧麻利,很快便了解风素小院的情况,把人叫到一起道:“怎么着姑娘也是主子,从来没有主子给奴才做饭的道理,以后大家就按着姑娘的口味学着做饭,实在不行就花钱请厨子专门给姑娘做饭。”

  长公主这么一安排,就改变风素小院主不主仆不仆的情况,所有工作都分配得井然有序。

  托月也从厨房里跳脱出来,专心做自已喜欢的事情,很快小院子就有了质的改变,不过托月偶尔心血来潮时还会进厨房,对这点良玉是不会反对。

  用她的话来说,爱好兴趣跟分工,还是有区别的。

  “姑娘,火盆放这个位置合适吗?”

  托月畏寒,冰儿早早给她用上火盆,正在调整两者间的距离。

  两者间的距离,太过会熏到托月,太远达不到保暖效果,还会影响到她手上正在进行的工作。

  托月用下巴点了一个位置,就继续打磨手上的铁块,不时眯起一只眼检查铁块的线条是否有偏差,冰儿忍不住好奇地问:“姑娘,打磨这些铁块有什么用。”

  “做一个机关盒,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“这些粗重活,交给工匠们就好,姑娘何必自已亲自动手,伤手不说还费神。”

  冰儿把几卷竹简放到托月面前道:“公主亲自给姑娘挑了好些古籍史传,姑娘不如多看看书,免得以后公主问起会答不上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过些日子有空再瞧,眼下这个最重要,不做好它我会睡不好,也无法认真读书。”

  想到墨贝容易饭又道:“你去厨房拿一些芋头、红薯过来,放到火盆里烤,一会儿我饿了可以吃点。”

  “姑娘是给墨贝烤的吧。”

  “快去。”

  对待喜欢盯着她的人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事情让她去忙。

  有过晚膳后,墨贝照例来到晚朝轩,向墨染尘汇报托月一天的大小情况。

  末了忍不住小声道:“公子,其实六少夫人挺好的,应该不是到咱们府上来刺探情报的。”

  墨宝赶紧给妹妹递眼色,让她不再继续往下说,墨贝却不以为然道:“反正奴婢就觉得六少夫人是好人,她经常会跟奴婢说谢谢,担心奴婢会饿,专门给奴婢烤红薯、芋头什么的,也从来不打听公子和府中的事情。“

  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墨染尘给墨宝一下眼色,示意他送墨贝出去,想要一个人安静会儿。

  应托月的为人他也好奇,还很好奇那座破旧的小院,在她的改造变成什么样,都能让墨贝乐不思归。

  打小跟墨染尘身边,墨宝一眼就能看出主子的心事,道:“风素小院无论怎么改造,所处的位置无法改造,每天都是快午时才会太阳晒到,大部分时间都是阴冷难耐,可以问问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忙。”

  墨宝的建议是好的,只是现在开口若没有合适的借口,那女子恐怕会猜疑他这么做别有用心,还是缓一缓再说吧。

  “其实公子旁边的朝云阁就不错。”墨宝小声提议道:“听墨贝说,九姑娘的陪嫁里有很多价值不菲的古籍孤本,就是他们住的地方太过阴冷潮湿,大部分都只能锁在箱子里面,只留几卷在枕边。”

  提到古籍孤本,墨染尘心中一动,再想到她写的“风素”两个古老的字体,是连擎王都要花时间研究。

  想到托月在古文献方面的造诣,很快心里便有了主意,回头对墨宝道:“你去上把次从西南带回来的匣子拿出来,大约明天我用得上里面的东西。”

  墨宝有些摸不着边,只好去库房找主子明天要用的东西。

  托月没想过墨染尘会主动过来找自已,更没想到他也会收藏各种古文献,忍不住好奇地接过递过来匣子,打开后里面是一片巴掌大的兽片,丝毫不在自已正裹得像个粽子,抱着手炉躺在摇椅上里晒太阳。

  墨染尘早打听清楚托月的作息,风素小院太过阴冷,每天只有一个多时辰的阳光。

  托月都会抓紧时间,躺在院子里放松自已,其余时间不是躲在书房就是缩在床上,只要太阳一晒小院就会抓紧时间出来晒太阳取暖。

  趁着托月看兽皮上的内容,墨染尘悄悄打量着收拾得焕然一新的小院落。

  看似简朴清雅的小院却不简单,好几个地方都隐隐泛着寒光,若是忽略掉这些不计,缺少阳光便是唯一缺陷,不然真是个读书的好地方。

  “这应该是……”

  托月正要解决上面的内容时,却发现墨染尘在打量四周的环境。

  露出一丝笑容淡淡道:“抱歉,未经许可,擅自改造了一下这小院,还望六公子不要介意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言重了,你只是让它重现昔日光采。”墨染尘收回目光,看着她手上兽皮道:“九姑娘已经解读出兽皮上面的内容,现在可否为在下解惑。”

  “哦不是什么要么的事情,这是西南部某个小部族的文字,记载的是七月七火把节祭祀火神的情形,详细的内容六公子可以查阅《民族风俗录》。”

  托月轻轻合上匣盖还给墨染尘,随手拿起旁边的竹简看起来,墨染尘悄悄看一眼上面的内容。

  待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和字体时,按捺不住惊讶道:“你手上拿的可是欧阳先生的手稿?不对,这东西怎么可能有,欧阳先生流传于世的作品本就不多,在他去世后更是被视为无价宝,想一观都得花大价钱。”

  “思赋街捡漏,五百大钱买来的,里面还有一大箱,惊喜吧。”

  托月轻描淡写地回答,前世是让大夫人送给李尚书,今世她决定留下自已慢慢欣赏,

  捡漏这个词从她说出口太理所当然,墨染尘淡淡道:“你的运气不错,希翼你的好运气能一直不断的延续。”

  “还真让六公子给说对了。”托月一脸惊讶道:“后来托月又一个不小心,花很低的价格买下了欧阳先生的故居,里面保存着大量欧阳先生的墨宝、字刻,六公子说托月是不是真的很走运。”

  欧阳先生的故居……

  墨染尘心中一震,欧阳先生是景国一百多年前的书法大家,他的身世却成谜。

  无人知道他祖籍何处、家住何方,流传于世的作品也十分有限,所以在他故去后,他的作品仅限各家收藏,民间早已经绝迹。

  如今故居和大量墨宝突然现世,不知道经引起多大的轰动。

  墨染尘不由多问一句道:“欧阳先生故居现世,这可不是小件事,你打算如何处理?”

  皇城多少权贵想得其一而不能,如今有大量墨宝现世,肯定会有人引不住想要,到时给不给、怎么给、给谁都会得罪不少当朝要贵。

  托月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淡淡道:“托月的东西不是想要便能要,跳过我爹的身份不提,再怎么说表面上我也是太傅大人的儿媳,六公子的新婚妻子,他们想抢之前总得掂量掂量自已的份量。”

  大家都不是傻子,抢她的东西就等于打应府、墨府的脸,得罪以后就别想再在皇城上混。

  “六公子难道没有注意,康王郡主已经很没有纠缠你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“意思是托月一个亲王府重要。”托月轻轻展开手中的竹简道:“再给你一个提示,我能设计和制造五国最精良的武器,以及最精密的机关。”

  墨染尘内心一震,面上不以为然道:“你告诉在下这些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托月笑笑道:“到底是仗了你的势,以后需要制作什么东西可以找我,准备好材料价格好商量。”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,托月淡淡道:“你可小瞧这一个承诺,托月向来只听命我父亲给朝廷做事情,帮你做事情可是得冒着被罚的风险。”

  “我记下了,需要的时候会找你。”

  墨染尘转身离开,托月的话在他心里更多是用来示威,而不是用来还人情。

  托月的内心远没有表现平静,今世的墨染尘跟前世完全不同,前世只想过平凡的生活,今生却醉心于权术,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。

  “比一个亲王府重要。”

  晚朝轩,墨衡宇知道二人的谈话后,忍不住讥讽:“九姑娘还真是看得起自已。”

  墨染尘却笑不出来,淡淡道:“开始我也觉得她是自大,可是后来她说设计制造五国最精良的武器,以及最精密的机关。”

  “说说而已,你又没有亲眼看到。”墨衡宇不以为然,一个小姑娘而已。

  “我亲眼看到了。”墨染尘淡淡道:“风素小院的机关一旦启动,以你我的身手都未必能全身而退,只怕是皇上的大内高手也会被困住,以后跟她交手最好走明路。”

  “看来你今天在风素小院有不少的收获。”

  墨衡宇最了解弟弟,若不是亲眼所见,是不会把事情宣之于口,道:“有什么新鲜事说来听听吧。”

  “书法大家欧阳先生,兄长对他在存世的作品应该不陌生吧。”

  “自然不陌生,可惜流传于世的作品不是流失,就是被人珍藏在某个角落里,轻易不会出来供人欣赏,父亲大人不就是如此,李尚书更不用说,连皇上想看都得思虑再三。”

  似乎悟出点什么来,墨衡宇一脸震惊道:“你别告诉我,九姑娘那里有欧阳先生的作品。”

  墨染尘点点头道:“思赋街捡漏捡到欧阳先生的手稿,整整一箱子只花了五百大钱……”

  “五百大钱捡漏到一箱欧阳先生的手稿,运气要不要这么逆天,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提刀来抢劫。”

  “还有更逆天的。”墨染尘一脸平静道:“九姑娘还一个不小心,花极低的价钱买下了欧阳先生的故居,据说里面的墨宝更是多不胜数,正思略着要如何处理?”

  墨衡宇已经震惊得合不上嘴巴,半晌才提醒道:“此事千万不要让父亲知道,不然他对欧阳先生的热爱。肯定会强迫你马上跟九姑娘马上圆房,打死也不会让你跟九姑娘和离。”

  “父亲不会是非不分,不会为了一个死人,用儿子的人生来交换吧。”

  “要不要大家赌一把,只说手稿的事情,看看父亲会不会放下脸面,直接冲到风素小院找九姑娘。”

  “行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