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、长公主设宴1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55章、长公主设宴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你在吃什么?”

  从书房出来就闻到一阵肉香味,再看墨宝坐在廊下,背对着自已不停地啃东西。

  墨宝抹一下嘴巴,起身把一盘肉递过来道:“回公子,是六少夫人烤的羊肉。公子,你也尝一尝,外焦里嫩,真的是非常好吃,属下吃得根本停不下来。”

  “你怎么会有六少夫人的烤羊肉?”墨染尘皱眉头问,那女子可不会主动讨好他们。

  “是墨贝悄悄送过来。”墨宝舔着手指道:“说是烤了一整只羊,那只羊又大又肥,月归尘的人根本吃不完,就给属下一盘过来尝尝,剩下的全送到厨房,让大家分着吃呢。”

  “公子,你也尝尝。”墨宝把盘子往前送了送道:“趁热吃,快尝尝,凉了就不不好吃。”

  望着烤得金黄,散发着阵阵香味的羊肉,墨染尘迟疑再三拈起一块小放到口中,细细地慢慢地咀嚼,香味在唇齿间散开令人回味无穷,淡淡道:“还不错,可以跟玉德阁的烤羊肉比。”

  “属下也是这么觉得。”

  墨宝挑了一块最大的,带着骨头的拿手里。

  正要开啃时拿盘子的手一轻,盘子已经到了墨染尘手上,什么都没说就走进书房。

  望着盘子里细细片好的烤羊肉,墨染尘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脑海深处逃出来,只是每每到关键时刻,就像有一把锁紧紧拴在那东西上面,凡试图打开锁都会让他痛苦万分。

  “墨宝,给我烫一壶热酒。”

  “是,公子,您稍等片刻,属下马上给您送过来。”

  墨宝很快就送了一壶酒时来,不知是什么酒,配着羊肉特别有味道。

  连、饮好几杯后,忍不住问:“墨宝,酒是从哪找来的,我不记得大家府上有这样的酒。”真有这么好喝的酒早被母亲一人独占。

  “是九姑娘自已酿的果子酒。”墨宝吱吱唔唔半晌才说酒的出处。

  生怕墨染尘会生气小心翼翼道:“属下原是去厨房烫酒,偏生墨贝来给我送酒,说是给属下配着烤肉一起喝。”

  悄悄看一眼墨染尘的面色,见没有生气墨宝才继续道:“属下原本不想要的,墨贝说这酒的度数不高,就是多喝几杯也不易醉,不用担心明天起不了床。”

  “你就这么直接拿给我喝,不担心九姑娘会在酒里下毒吗?”

  墨染尘冷冷地问一句,墨宝脸一僵道:“酒是送给属下的,九姑娘没有杀属下的理由,属下也没有被杀的价值。”

  “你倒中有自知之明,不过说得也是道理。”墨染尘若有所思道:“东西是给你的,而且是墨贝拿给你白,就像你从前偷偷给墨贝带吃的,你没道理害她,她更加没道理伤害你,只是东西虽好不要变成习惯。”

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“你下去休息,一会儿我自已回房休息,不用你来服侍。”

  墨宝走后,墨染尘没有再动烤羊肉和酒,其实若应烘云不是跟擎王走得太过,在朝堂上也算是中立派。

  尽管擎王如今一心只钻研古文献,还娶了徐家不起眼的庶女为王妃,几乎完全不过问朝堂上的事情,可他也曾经是储君的热门人选。

  皇上不放心他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  应托月自称能制造出五国最精良的武器、最高端的机关。再加应府在军方的力量。

  若有一天擎王要zào fǎn,有这些支撑必能成功,皇上又只有离王殿下一个皇子,他不得不提早做好准备。

  忽然一阵琴声响起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冷清。

  若单从旋律上来看,这应该是一首甜蜜、美好的歌曲,可是弹奏人却特别的伤情。

  墨染尘走出书房,发现琴声是从旁边的院落传来,月归尘中谁能弹出这么忧伤的琴声?应托月不过是个十四五岁,懵懂无知的小姑娘,几乎没什么人生情感经历,怎么可能如此伤情难割。

  “姑娘,夜深了。”

  冰儿给托月披上斗篷道:“您方才又喝了不少酒,小心明天头痛,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聆听着低沉忧伤的琴声心里很是惊讶,有些想不通自已的新主子,年纪小小的却似是满腹愁绪,大多时候她看起来还很是孤单、伤情、沧桑,就像是经历了很多事情。

  托月按住琴弦,轻叹一声道:“冰儿,假如人生可以重来,你会不会试图弥补曾经的遗憾,前提是很多事情都没按原来的轨迹发展,曾经深爱你的人对你爱意全消,甚至对你充满敌意和戒备。”

  冰儿惊讶地看着托月,想一会儿道:“无论奴婢深爱那个人,还是奴婢并不是很爱他,上辈子他一定为奴婢受过很大的委屈,吃过很多的苦头,若为他好今生就不要再跟他相遇,让他做最幸福的自已。”

  “若是相遇了呢?”托月迷惑地问。

  “还是不要告诉他,在需要的时候帮他一把,就是不能让他再爱上自已,除非有足够的能力让他幸福。”

  其实冰儿也不太懂,只是顺着自已心意回答,托月说一声“谢谢”就起身回房,洗漱后躺在床上却迟迟无法入眠,大约半个时辰后,忍不住道:“冰儿,你哪里有没有安神香,有的话点上一盘。”

  冰儿拿出安神香点上后,心里却不禁疑惑:“姑娘如何知道我制有安神香,而且还知道是一盘盘的。”

  想半天想不出所以然来,安慰自已道:“或许姑娘只是随口一问,而自已只是刚好有吧。”不过并不能消除她心中所有的疑惑,改天找机会问问吧。

  点上安神香后,托月很快便进入深眠,连梦都不曾有过。

  公主府。

  长公主坐下屏风后面道:“你说阿离最近情绪不太好,要靠安神香才能入眠。”

  良玉跪在下面道:“奴婢刚过去侍候姑娘的时候,就发现姑娘不太像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,她总是心事重重,仿佛藏着很多秘密,有时候看起来像是历经沧桑,把什么都看得透透的。”

  “最近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不开心的事情?”长公主平静地问,良玉想一下道:“前几天在花园偶遇微微公主,姑娘上前行礼后,公主殿下她一直没让姑娘起来,还好六公子及时赶到,否则姑娘不知要行多长时间的礼。”

  “以本宫对阿离的了解,她不会被这点小事影响情绪。”长公主沉吟一会儿道:“肯定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事情,或者是她一个人墨府太孤单,需要有一个人好好陪陪,还可以多出来走走。”

  “六公子没有跟姑娘拜堂、洞房,府里、府外是有不少闲言碎语,不过六公子也没有委屈姑娘。”

  良玉迟疑一下道:“而且奴婢也觉得,六公子喜欢上姑娘只是时间问题,姑娘完全没必要为此伤神,所以奴婢觉得姑娘是心里藏着别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你先退下吧。”

  “是,奴婢告退。”

  良玉深深行过礼后,恭恭敬敬地退出外面。

  长公主想了想才幽幽道:“传本宫的的话,下个月十五公主府设宴,邀请各府的姑娘、夫人们赴宴。”

  “是,长公主殿下。”

  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,人也很快消失在门后。

  两天后一份请柬送到托月手上,看着黑色的令牌和淡粉色的请柬,托月的情绪有种微妙的波动。

  良玉把一套新衣裳送到托月面前:“姑娘,这是长公主殿下特意赏您的衣裳,长公主殿下希翼姑娘穿着这身衣裳去赴宴。”

  骤然听到长公主送自已东西,托月不由纠结这一世怎么唤自已的母亲,万一叫错了会不会让人怀疑。

  只是从萧微微、墨府众人,以及身边人表现来看,他们并不知道她跟长公主的关系,所以……托月拿衣裳拿起来,放在阳光看了看道:“长公主赏的衣裳太过华丽,能换一身低调的吗?”

  “长公主是想给姑娘正名,不然希翼姑娘一直被人误会。”良玉说话绵里带刚,往往是不让容人反对。

  “我在不乎那些虚名。”托月不以为然,淡淡道:“反正无论我是丑还是美,他们都一样瞧我这个小庶女不顺眼,总会想法子让我难堪,找机会取我性命。”

  “请姑娘放心。”良玉一脸平静道:“奴婢和冰儿自幼习武,自问保护姑娘安危完全没问题。”

  “我相信你们。”托月笑笑没有拒绝安排,想了想道:“这次长公主举办宴会的名目是什么?无缘无故设宴怕是会招人猜忌。有什么难处说出来,没准我能帮上忙。”

  “据闻长公主正寻找奇花异草,奴婢也让人四处打听。”

  良玉不假思索地回答,托月愣一下才道:“我知道有一个地方,他那里能找到绿色的菊花,蓝色和墨色的月季茶,以及五色山茶花。只是主人极奇地顾惜花草轻易不肯出售,你把架子上面那个紫色丝绒盒带上,里面的东西能解决长公主的难题。”

  托月把地址写在竹简上面,转过来让良玉看清楚上面的内容。

  良玉激动地拿下架子上锦盒道:“这下长公主不用苦恼,只是里面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看它主人就愿意出售。”

  就知道良玉会问,托月头也不抬道:“这是近来译出来的,专门培育各种奇花异草的古书,上面记载很多种培育奇异花卉的办法。守住一株花草不算什么,掌握方法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“奴婢马上去办。”

  良玉出去后直到黄昏时分才回来,面带笑容走进来道:“还是姑娘的人面广,能结识这等能人异士。”

  看到良玉欢喜的模样,托月忍不住泼冷水道:“这个季节应该没什么花吧。”良玉马上笑道:“奴婢虽然没有找到蓝色和黑色的玫瑰,不过有一株已经盛开的墨梅,以及两盆五色茶花,长公主的宴会总算师出有名。”

  “现在有个难题,花取来后需要有人护理,可是……”

  “就放到月归尘,由我亲自来打理,另外再多要几盆差不多的花回来,我也想试着培育。”

  良玉不知道托月要干什么,不过把东西放在月归尘肯定是安全的,自然照着托月说的办,一下子带回来好些花卉,只不过全用布蒙起来,让人猜不出她买的都是什么花。

  墨染尘知道后,想着她刚搬进月归朝,买些花回来摆放也是很正常,便没有暗中让人打听。

  自从十几二十盆花卉搬进月归尘后,托月按照老板的教的办法,每天细心地照料墨梅和五色茶花,生怕出一点差错毁掉难得的珍品。

  摆满小花园的花卉,在托月的数心照料下长得特别好。

  这天托月正在院子里打理花草,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看门的妈妈刚打开门就被人推倒在地上。

  萧微微从外面走进来,径直走到托月面前。

  托月平静地见礼道:“不知公主殿下大驾光临,托月有失远迎,还望公主殿下见谅。”

  这番话听着是在赔礼,实则是在暗示公主无礼,即便是贵为一国公主,未经通报就带着人闯进内宅,也是极奇无力的事情,传出去后也是会被史官在朝堂上弹劾。

  萧微微明知托月是在骂在自已,可自已理亏在前,就算想发火也不能墨府发作,更不能在墨染尘眼下刁难应托月。

  调理一下情绪,萧微微努力和颜屏悦色道:“实在是抱歉,本宫听闻九姑娘这里有几株奇花,特意过来瞧瞧,因为急着想看到奇花来不及让人通报,若是打扰到九姑娘,还望九姑娘见谅。”

  托月放下手中的剪子道:“看到公主殿下的人把托月屋里的人推倒,托月还以为是自已无意冒犯了公主殿下,公主殿下要打来托月算账,吓得托月三魂不见了六魄。”

  “臣妻胆子小,公主殿下下次来访,还请公主殿下派人提前通知一声,以免打扰到大家休息。”

  低沉的声音突然从屋里传出,托月惊讶地回过头,就看到墨染尘从屋里走出来,白衣翩然不染纤尘,走到托月身拉起她的双手道:“这些粗活让下人做就好,何苦站在外头让冷风吹。”

  托月回头看着面前几盆茶道:“六哥哥你看,这几盆花可是妾身精心培育,打算要献给长公主的。”

  萧微微看到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,阴着脸问:“九姑娘,你为何要把这些花献给长公主?你们之间很熟悉吗?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道:“回公主殿下,长公主见托月年幼,特地送了好些人照顾托月起居,托月理应回一份礼物。金银玉器太俗气,长公主也不缺也这些东西,这些花勉强算个雅俗共赏。”

  长公主鲜少露面,更不是他们这些小辈想见就能见,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物,却偏对应托月青睐有加。

  萧微微虽跋扈却不敢明着得罪自已的皇姑,但想着也不能便宜了应托月,心里早有无数个主意闪过,甚至有瞬间想直接毁掉面前这些花,不过看到站在眼前的墨染尘得只得隐忍。

  事实上萧微微并不擅于隐藏自已,她心里想什么全写在脸上,托月心里应对早有千千万万。

  “九姑娘,能否为本宫先容这些花。”

  萧微微马上改变策略,来日方长总会有机会下手,就是不能让应托月有机会出风头。

  托月可以说是经历了三世,什么样的人物都见识过,面带笑容道:“目前这些花还在培育中,想要它们与众不同,还需要很长时间,如果是绣球花就简单,往土里放几枚钉子,就能改变花的颜色。”

  “九妹妹懂得真多!”

  墨染尘由衷称赞一句,同时也是感慨:这个小女子懂太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,让人感到可怕。

  托月什么也不说,冰儿忽然惊讶叫道:“姑娘,你的办法可真管用,新长出来的花苞颜色确实深些,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开出,接近墨色的梅花。”

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托月马上否认道:“培育新品种得花费几年,不然挪个地方就会大变样。”

  “这些拿回来都不到一个月时间,你怕不是眼花看错。”托月轻轻挣脱墨染尘的双手,走过去看冰儿指着的花苞。

  墨染尘看着空空的双手有些怅然,就听到托月笑着道:“这是绿萼梅,米粒大小的花萼看起来是墨绿色的,墨梅多是暗红之色,没几年时间是培育不出来的,慢慢来吧。”

  冰儿听得一脸茫然,就听到墨贝扯着嗓子道:“公子、六少夫人,午膳做好,请两位赶紧用膳吧。”

  托月看到站在墨贝身后的良玉,就明白是什么原因,抬头笑道:“公主殿下若不是嫌弃饭菜粗糙,赏脸留下来与大家夫妻吃顿家常便饭。”

  “免了。”

  萧微微冷冷道:“本宫从不吃外面的东西。”

  墨染尘看一眼托月,冷声道:“既是如此,公主请自便继续赏花,臣与内子去用膳。”

  “六哥哥,这不合规矩。”

  托月看着萧微微,小心翼翼地问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:“跟公主殿下强闯臣子内宅,推倒人相比,岂事何足挂齿尔。”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抱歉,昨天晚上电脑突然出了点问题,一早重装系统才能用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