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、长公主设宴2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57章、长公主设宴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想不到发髻还可以这样梳,再配上长公主殿下送的广袖飞仙裙,姑娘还真是有艳压群芳,令万艳臣服之势。”

  望着镜子里面焕然一新的找月,良玉由衷地称赞,旁边几个丫头也拼命的地点,平时一袭家常布衣清冷出尘,如今换上锦衣华服,竟比皇室女子还大气端庄。

  “阿弥,墨贝,你们两个好好看家,若有人强闯月归尘,你们马上启动机关,出了什么有我为你们担着。”

  良玉一脸严肃地交待道:“若机关挡不住来便请六公子他们帮忙,总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绝对不能让人从月归尘内带走任何东西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

  两个小丫头奶声奶气地回答。

  托月摸摸墨贝的丫髻道:“好好待在家里,回头给你带好吃的。”

  出了大门,就看到淡紫色衣裙的年轻夫人站在马车旁边,面带温柔的笑容看着托月,似是有话要说。

  托月认得她是五公子墨衡宇的妻子,墨夫人母家的侄女小孟氏,托月上前见过礼道:“托月赶着到长公主府赴宴,改日再与五少夫人闲聊。”

  “九姑娘。”

  五少夫人出声唤住托月,托月只得停下脚步。

  看到托月疑惑的神情,五少夫人淡淡道:“我也接长公主的请柬,夫君让我与九姑娘同行,路上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托月在心里皱皱眉头,墨衡宇是怎么回事,明知萧微微不会轻易罢休,此去长公主府路上必然不太平,竟让妻子与自已同行,这不是上赶着让妻子来送死吗?真是个大渣男。

  “照应,但不必了。”托月敛起笑容道:“托月自幼不受人待见,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,五少夫人还是自便吧。”

  托月坐上自已的马车扬场而去,留下五少夫人一脸凄苦,无助地看着托月马车走远,好一会儿才坐上自已的马车,缓缓驶向长公主府。

  “想到不到一个小小的庶女,还没跟六公子圆房便如此嚣张。”

  五少夫人的丫头为自已的主子抱不平道:“回头大家告诉夫人,让夫人来惩治,看这个小庶女还敢不敢嚣张。”

  闻言,五少夫人轻轻拭掉眼角的泪:“圆不圆房又有什么区别?其实她比我好多了,至少六公子肯定为她出出头,朝堂上书弹劾当朝公主;背后又有应府支撑,以及长公主殿下的疼爱,比我不知强多少倍。”

  “再怎么说她是个庶女,上不得台面,岂能少夫人您相提并论。”

  “好了,别再说了。”五夫人少阻止丫头,淡淡道:“还不拿家伙出来给我补妆,免得一会儿让人瞧出来。”

  从墨府到长公主府,有很多路线可以走,托月选择了热闹的四水街。

  四水街以出售各地的小吃出名,是喜欢吃零嘴的人经常光顾的地方,因为今世没有福家楼。

  托月打算买零嘴给墨贝,故而挑了这条道,没想到到街口马就绥缓停下,良玉警觉的出声问:“为何停车,是不是前面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  “回姑娘,有人拦住大家的马车。”车夫在外面答道,良玉马上道:“姑娘莫怕,奴婢出去打发掉。”

  “你是何人,为何阻拦大家的去路。”良玉走出外面平静地问,对方有精无采地答道:“有人高价买车内人性命,无关人等速速离去,以免殃及尔等性命。”

  “阁下人无非为了钱财,大家赶时间,愿出三倍价钱……”

  “抱歉,大家这行讲的是信用。”不等良玉说完,杀手就粗暴地打断道:“待我杀了车中人,你可以出三倍价格,让在下去杀要杀车中人的人,绝不会因为雇主身亡,便不履行契约。”

  “阁下误会了。”

  清冷的声音自马车内传出,杀了不由握紧手中刀。

  托月悠然喝着茶道:“三倍价格不是让阁下放弃刺杀,而是用来买幕后主使的信息,一会儿阁下怕是来不及说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杀手紧盯着马车。

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,应该不介意临死前多赚一笔安家费。:”

  托月面带笑容道:“你放心,只你肯说出主使人的信息,在你死我会让人把钱到你家人手上,江湖规矩我懂的。”

  “狂妄。”

  杀手冷声讥讽。

  托月一笑:“狂妄,亦是因为我有资本。”

  良玉已经毫不犹豫地出手,冰儿安慰道:“良玉拖一拖,大家的人马上就赶到。”

  托月没有出声,外面两人一交手就知道,凭良玉一已之力拦不住对方,淡淡道:“良玉一个人应付不了,你也下去帮忙吧。”

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冰儿担忧有人偷袭托月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世人眼里,托月只是一个孤苦柔弱庶女,一个江湖杀手足矣。”

  迟疑一下冰儿走下马车,跟着良玉联手对付杀手,到底只是宫女不是杀手,两人联手后勉强能拦下对方。

  光听声音托月就知道,两人胜机会不大,淡淡道:“影子楼的风雷十八式,虽然刚猛却有一个致命弱点,就是它的招式变化不大,简单易记。”

  “用来杀你足够了。”杀手冷冷回答。

  “来者若是大师级或以上的高手,说这话我认宰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“

  托月说微微一笑道:“你们试着用飞仙剑法对付,或许能多拖一时间半刻。”飞仙剑法共有十二招,每招十二式,若能连着使用不仅是好看,威胁远在风雷十八式之上。

  良玉和冰儿今世修为不及前世,免强能拖住对方,想斩杀对手怕是不行。

  果然交手没多久,两人双双摔倒在地上,托月无奈蒙上面纱走到马车前,才发现四周站满看热闹的百姓。

  看着挣扎着站起来两个丫头,淡淡道:“你们别再勉强了,是我没料到你们竟没有学全飞仙剑法,落败也是情理中的事情。今天我心情好,就教你们如何以弱制强吧。”

  “好大的口气。”杀手十分不屑道:“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,没想到是黄毛小丫头,你家大人呢?”

  “我方才说的话还作数。”托月一脸淡定道:“只要你说出幕后主使,三倍价格直接送到你家人手里,若是把钱送到影子楼恐怕还得盘剥掉半数。”

  “你的剑呢?”杀手问

  “你不配。”托月冰冷回答,杀手马上举刀冲过来。

  大家没有看清楚托月怎么动,只是等两人都停下来时,就看到杀手的脖子在喷血。

  望着倒在地上,捂着脖子做最后挣扎的杀手,围观的百姓一片肃静,他们怀疑自已的眼睛有问题,不然风吹吹就能倒的弱女子,怎能杀了一个强大可怕的壮汉。

  “姑娘……”

  良玉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,不敢相信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蹲下对杀手道:“早跟你说过了,你会来不及说主使是谁的,白白错过一大笔安家费。”

  取出块帕子擦拭干净武器,重新戴在发髻上。

  此时众人才发现,强大可怕的杀手是竟死一根发簪下,而且还是寻常的白玉簪。

  当下不少人咽了咽口水,托月在他们的注视下走上马车,淡淡道:“你们去买一些点心果脯,反正再怎么赶过去也是迟到,再晚些到也无妨。”

  良玉和冰儿去买东西,马车缓缓前进,人们纷纷主动让出道。

  顺天府的人赶到时,大街上只留下一具带温度的尸体,杀手从决定当杀手的第一天,就要有被人反杀的觉悟。

  从后面走来一名粉色衣裳的年轻公子,蹲下一看伤口,道:“一刀致命,干净利落,影子楼最顶尖的杀手,也弄不出这么漂亮整齐的伤口。”

  “据目击者说,凶器是一根白玉发簪。”

  “凶手是女子!”粉衣公子一脸惊讶,刚问话回的衙役马上点头。

  “影子楼的地级杀手,被一个女子用发簪杀掉,传出去恐怕是会让整个江湖笑话。”

  年轻公子看向墨染尘,墨染尘却若有所思道:“按影子楼的规矩,第一次刺杀不成功,恐怕还会有第二、第三次,看来大家以后还得收两回尸体。”

  “比起影子楼的规矩,影子楼要杀的人是谁。”

  问话的衙役马上道:“据目击者说,女子坐在一辆豪华马车内,由两个武功不错的丫头侍候,杀完人后还买了很多零嘴才离开四水街,就像她杀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不小心掐断一根草、一枝花,根本不把杀人当回事。”

  年轻男子笑笑道:“影子楼的杀手被反杀,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”

  墨染尘总觉得此事跟月归尘的女子有关,不过应托月生得单薄柔弱,用一根玉簪杀人似乎不太可能。

  至于那两个丫头……还不足以抵挡影子楼的地级杀手,莫非是暗中有高手保护他们,如果影子杀的对象是应托月,幕后主使不用多想也知道是谁。

  此事若闹开,恐怕难以善了,道:“云三公子,太子殿下如今可在府上。”

  云齐让人把尸体回府衙,起身看着墨染尘道:“长公主设宴,不只邀请各府的姑娘,还有各府的年轻公子们。”

  墨染尘愣一下道:“你的意思是太子殿下今天也去赴宴,他不是应该……”自从萧微微被禁足后,他每天这个时候都会过去探望,实则是监视萧微微有没有异样举动。

  “你的弹劾起了反作用。”云齐故意挖苦墨染尘道:“你这剂药下得太猛,把公主殿下给逼急了,让她更加仇恨你的小娘子,不,是应家九姑娘”看到墨染尘面露不愉马上改口、

  “什么时候先容给兄弟认识认识?”

  云齐对传闻中,跟墨染尘恰好两极化的女孩充满好奇。

  他们夫妻俩一个好到天上地下无,另一个差劲得像地上的尘埃,居然被强凑在一起让多少人跌掉下巴。

  墨染尘冷冷道:“如果人是她杀的,你们应该很快就能见面,如果不是就得另找时间。我有种感觉她对人的死法,同样有十分独到的见解,没准关键时刻还能帮到你。”

  “大人这是确定,九姑娘杀了影子楼的地级杀手,还是要调查找证据。”

  “不用找。”墨染尘想到那女子的个性,淡淡道:“大家直接到长公主府问她一句便知道答案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若不是承认呢?”云齐意味深长地笑笑,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如果是影子楼的人要杀你,你是会对官府避而不谈,还是希翼官府尽快找到幕后主使。”

  “当然是尽快找到幕后主使,知道是谁要杀自已才能彻底解决问题。”

  云齐不假思索地回答,然后明白墨染尘的意思,聪明人都会这样选择,除非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。

  两人连衣裳都没有换,就直接骑马前往长公主府,与此同时良玉让车夫马车直接驾进长公主府内,直到一个僻静的院子里才停下,良玉和冰儿先走下马车。

  托月掀帘子往外面看一眼,四周除了他们竟无一人走动,想来是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身份。

  凝神聆听确认四下无人后,托月才走下马车却并未取下面纱,良玉淡淡道:“长公主殿下正在书房等姑娘,姑娘快些进去吧。”

  托月微微点一下头,诽腹自已算是第一次来长公主府,鬼知道书房在哪里。

  这不是在故意为难她吗?长公主殿下难道连自已的女儿都不信任,故布疑阵来考验女儿的真伪。

  面对偌大的长公主府,托月闭上眼睛片刻以后就认准了一个方向,很快就走一座在托月心目中很适合读书的院落,上面“天机阁”三个字让托月无比震撼。

  迟疑一下往前走,刚走到门前里面就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:“不错,比我想象中快很多,进来吧。”

  托月推房入内,马上被里面林立的书架震惊到,若是用来摆放自已的书籍刚好,不过托月可以肯定上面摆放的绝不是书籍,而是各门各路的信息、资料。

  长公主掌管着景国所有的杀手、谍者,以及所有朝臣的一举一动。

  上辈子她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去天机阁,今世才知道原来天机阁锁着天下机密,难怪父亲不许她靠近。

  “告诉我,你是如何发现天机阁?”

  长公主坐在屏风后面,并没有急着见女儿,而是问如何快速找到书房。

  托月跪下道:“闭上眼睛静心凝神,闻到一下空气里的味道,在这个方向隐隐有书房常用的防虫香的味道。”

  “是冰儿大意疏忽。”长公主殿下马上就发现漏洞,淡淡道:“应该给你用另一种防虫香,若没有闻过这个味道,你便不会那么快找到天机阁。”

  “跟冰儿无关,就算没有防虫香,托月一样能轻易找到天机阁。”

  托月没想到自已一句话竟连累冰儿,淡淡道:“托月只要闻闻哪个方向墨汁味重,就能找到天机阁。”

  鼻翼轻动一下,托月淡淡道:“玉溪阁的墨是好,可惜他们为迎合闺阁女子,墨中常加入各种香味,常与笔墨打交道的人一闻便知其中蹊跷。”

  “你常用何家的墨。”

  “回长公主殿下,托月用的是自已制的墨。”

  托月见长公主一直未对自已有亲密之举,哪怕是她的小名也未唤一声,想来自已此前并不知何人是生母。

  长公主殿下沉吟一会儿道:“本宫此前就听良玉说,你会做很多事情,以后我府上的笔墨便交由你提供,希翼它不再是他人寻到天机阁的线索。”

  “你今日为何晚到?”

  终于问到正题上,托月淡淡道:“路上不太平,稍微耽搁一点时间。”

  屏风后面的人身影转过身,长公主殿下淡淡道:“良玉说她与冰儿联手未能把对手打败,而你只任一根玉簪,就轻松解决影子楼地级杀手,你是何时习的武。”

  “回长公主殿下,托月只是会些花拳绣腿,不过有钻研过人体结构。”

  托月总不能说自已前世习武,所幸她最近太忙,没有时间修习内功,体内那点内力在高手眼里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长公主殿下的声音有些修长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三言两语说不清楚,改日以书册图文奉上。”

  屏风后面沉默良久后才再次出声道:“你最近事情也多,此事倒不急,你觉得本宫这公主府怎么样。”

  “……”托月有瞬间的茫然,马上明白是在问长公主府是否够牢固,迟疑再三道:“若是他人来攻固若金汤,若是托月来攻不堪一击。”

  此言,书房内一阵死寂。

  长公主殿下良久才出声:“关于刺杀的事情,你心里可有怀疑的对象。”

  托月见换了话题,从善如流道:“杀手来不及说便咽气,若说想托月性命的人,就看六公子有多大魅力。”

  “在本宫面前不必遮掩,你实话实说吧?”长公主硬是要托月说出口,托月无奈道:“在爱慕六公子的女子里,既有能又有动机的,非当今公主殿下莫属。”

  长公主殿下听到答案后,意味深长道:“如若查明真是她做,且有机会报仇惩治,你会如何惩治微微公主?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