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章、长公主设宴4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58章、长公主设宴4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以发代首,把她头发给剃掉,重新蓄发怎么说也得两三年吧。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,说完托月自已都惊愕,大约是因为李云湄被自已剃头后,足足安静了大半年吧。

  从屏风后面传来噗嗤一声,长公主殿下忍不住笑出声:“你这法子不够狠,但是够损的。萧微微若是知道,肯定会提刀上门要杀你泄愤。”

  “剃不剃她的头,微微公主都是杀托月,只要不是她亲自动手都好对付。“

  托月心知自已不可能对公主出手,换成杀手则可以来多少杀多少,就听到长公主幽幽道:“看来你需要时间,证明你比一国公主有用。”

  “请长公主殿下成全。”

  看来父亲没把自已的情况告诉娘亲,不然娘亲不会是这种态度。

  想到这里托月也假装不知情,长公主良久才淡淡道:“此事本宫会处理,你且去前头露个脸,不能让人说你对本宫大不敬。”

  “托月告退。”

  托月顺从地退出书房。

  良玉和冰儿,以及长公主府的一名宫女已经在外面候着。

  书房的门重新合上,两名宫女把屏风撤走,露出一名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的女子,容颜被一张青铜面具掩藏。

  “给她送一盏本公宫常喝的燕窝。”

  长公主挥挥手让宫女下去,宫女一言不发地离去,另一名宫女把一只信鸽放到她面前。

  从信鸽脚上取下信签,打开看过后还给宫女道:“大伏国大祭司的信息,把内容抄录一份,连大祭司的资料一直送到皇宫里面,后面的事情皇上自会安排妥当。”

  宫女接过信签,马上转入重重书架后面。

  托月跟着宫女来到宴席之地,在场不少人看到她后,都震惊得说不出话,然后目光集中在萧霏霏身上。

  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托月也知道少不了萧霏霏的功劳,历经三世自然不把这点小事放在眼内,挑了个安静的位置坐着悠然地晒太阳。

  眼前忽然一暗,五少夫人道:“九姑娘,你怎么会从里面走出来?”

  托月没有马上出声,五少夫人继续道:“方才霏霏郡主当众说,长公主设宴你却无故迟疑,是对长公主大一敬。”

  想不到五少夫人的话,托月微微一笑:“康王郡主是什么品行,还有她对六哥哥的痴情,大家表面上附和心里不知道怎么嘲笑她,五少夫人无须理会她的话。”

  “看康王郡主的表情,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你。”

  五少夫人有些担忧,托月不以为然:“托月就算真的迟到,罚托月的人也是长公主殿下,还轮不到萧霏霏呢?”

  “九姑娘心思通透,什么都想得明白,倒是初雪多虑。告辞。”五少夫人轻叹一声转身离开,托月看着五少夫人的背后轻声道:“你与我交好怕会被人排挤疏远,与我同行时候会碰到仇家暗害,那怕在府里也不得安生。”

  五少夫人停下脚步缓缓回过头,用过眼睛告诉托月她已经明白,托月不愿与她同行的原因。

  正满心欢喜时,忽然又面露凄苦之色,托月轻叹一声上前道:“抱歉,托月本来不想让你伤心难过,只是不忍看着你作茧自缚,有些话说与你听听,或许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些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请说吧。”

  五少夫人坐在托月身边,红着眼眶含着眼泪,不停搓弄着手中的

  托月轻声道:“大部分女人一生都围着夫君和孩子转,却会把自已给忽略掉,偶尔也做做自已。”

  “做做自已?”五少夫人一时无法理解,托月笑笑道:“比如说托月自已,托月若把六公子视若所有,没拜堂没圆房早就哭死在哪冷僻的小院里。五少夫人若觉得日子难熬不如学学托月,每日做些自已喜欢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五夫人总觉得托月心思不属于这个世界。

  托月展颜一笑道:“女人在两种情况下最有魅力,一是怀孕做母亲,二是认真做事情的时候。”

  闻此言五少夫人一怔,托月笑道:“欲爱他人须得先爱自已。我知道五少夫人心里面有五公子,否则以五少夫人的聪慧何必委屈自已,只是再爱也不能失去自我。”

  “相夫教子,是做妻子的本分。”

  “是本分但不是任务,更不是非做不可的事情。”

  五少夫人惊讶地打量着托月,一脸困惑道:“九姑娘年纪虽小却像是历经沧桑,倒比我这个年长的还懂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托月是外室所出,生母也不在身边,从小就单独养别院里,只有一对老夫妻在身边照顾,父亲偶尔到别院瞧瞧,都是来匆匆去匆匆,有时候连话都说不上。”

  “从托月会记事起,做得最多的事情,就是等待父亲的到来,直到有一次父亲抱着托月看信,岂料帛布涂了磷粉,打开后不一会儿就烧起来,父亲还没来得及看完便烧毁。”

  “然后呢?”五少夫人一脸紧张问。

  “然后托月凭着惊人的记忆力,把信一字不落的默写出来,父亲看到后破天荒的留下,陪我用了一回晚膳。”

  这些都是今生发生的事情,托月苦笑一下道:“从那时候起托月便懂得,只有被需要才会得到重视,从此以后托月把大部分时间用来学习,所以托月会做很多事情。”

  “初雪还是不能理解。”托月若有所思道:“爱一个人怎么可以,掺杂这么多利益在里,那还叫爱吗?”

  “纯粹的爱不存在。”面对天真的五少夫人,托月轻声道:“那怕是两个彼此深爱的人,也需要用一些小手段来巩固爱情,更何况是你跟五公子这种情况,一些手段可以五公子慢慢欣赏你,或许将来还会爱上你。”

  “比起一见钟情,托月更喜欢日久生情。”五少夫人面露困惑,托月揶揄一笑道:“其实五少夫人已经做得很好,若像萧微微、萧霏霏那般行径,以各种手段逼迫五公子回报你的爱,只会让深爱的男人更加厌恶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五少夫人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托月神秘地一笑道:“所以托月若揍五公子一顿,你不会生气吧。“

  “啊……”五少夫人一脸诧异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渣男欠揍。”托月留下一句话,就走过去观赏摆在宴席中间的墨梅。

  望着托月的背影,五少夫人身边丫头道:“少夫人,奴婢觉得九姑娘说得挺有道理,少夫人不如试试。”

  五少夫人捏一下丫头的鼻子道:“你的脸变得可真快。”转身走过去跟别的夫人说话,脸上的笑容明显比之前多,言语也比先前活泼。

  “姑娘出来有些时候,应该进些吃食。”

  托月正出神时,冰儿把一盏燕窝送到托月面前。

  燕窝?托月回过头看一眼道:“糖太多了,你也知道我不爱吃过甜的东西,换个别的吧。”

  冰儿露出一丝为难道:“这是长公主殿下吩咐人特地为姑娘做的,还请姑娘莫要辜负长公主殿下的一翻心意。”

  “放下吧。”

  托月走到坐席前,无奈地端起碗皱着眉头喝完。

  冰儿收了碗,宫女把送到长公主殿下面前道:“回殿下,九姑娘不喜过甜食物,吃得很是勉强。”

  长公主看一眼干净的银碗,淡淡道:“那下次便少放些糖,只要肯吃本宫就给她做,以后每隔三日送一盏到墨府,你要看着她吃完。”

  “殿下此举不妥,会给九姑娘招来杀身之祸。”

  从后面传来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,长公主挥挥手,宫女识趣地退出外面。

  从书房的重重书架后面,走出一名苍老的宫女,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道:“还请殿下三思,莫要连累九姑娘。”

  “嬷嬷以为本宫愿意吗?”长公主沧然一笑道:“阿离是本宫生的孩子,出生后本宫都来不及抱抱,就被你们无情的送出宫,如今才得见上一面,可本宫肩上的担子总得有人接啊。”

  “殿下,天机阁必须是皇室血脉。”

  “阿离身上流着我的血。”长公玉讥讽地一笑道:“再说纵观皇室的公主、郡主,嬷嬷觉得他们谁更合适呢?”

  “这……”嬷嬷一时语塞,长公主冷冷道:“那几个废物……只会追着男人跑,让他们掌管天机阁,没准第二天就用天机阁来讨好男人,唯有本宫的阿离能担此重任。”

  “长公主殿下……”

  “以后阿离便是天机阁的少主,不能让人伤害。”

  长公主把一把令牌放到桌面上:“明天送燕窝时,把令牌交到阿离手上,就说是本宫对她的希望。”

  老宫女问:“若是九姑娘拒绝呢?”长公主笑道:“你便告诉她……若她能保护好自已,便可以不接令牌,若没有最好乖乖接下,成为天机阁的少主。”

  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老宫女拿起令牌,退到重重书架后面。

  长公主站起来道:“墨梅乃罕见之物,本宫想去多看一眼,谁知道明天还有没有机会。”

  宴席没正式开始前,此时大家都围着墨梅转,独托月闭着眼睛晒太阳,忽然一阵脚步声响起,笔直站在托月面前。

  托月看着墨染尘冰冷的面孔,故意提高音量道:“妾身知道夫君问要什么。没错,大街上影子楼的地级杀手,正是死在妾身的手上,这便是杀死他的凶器。”

  抬手拔下簪子,送到旁边的男子面前道:“不信你们闻闻,上面还有血腥味。”

  托月做梦都没想到,云齐今世是一名仵作,在顺天府协助墨染尘办案,常年跟死人打交道,怪不得没有女子靠近。

  云齐愣一下接过簪子,放到鼻子前闻一下:“果然是人血有味道。这可是杀人的凶器,九……六少夫人就这么戴在头上,你不觉得瘆的慌吗?”

  “瘆的慌?”托月不以为然:“云三公子觉得托月是害怕自已的防身武器,还是担心亡魂夜里来索命?“

  “九六少夫人真会说笑。”云齐干笑两声,把簪子还给托月,托月接过来递到墨染尘面前:“既是杀人凶器,自是应该交由官府来保管,不知夫君要花多长时间,才能查到是谁要杀妾身。”

  墨染尘看着正惬意晒太阳的女子,伸手接过簪子道:“九妹妹心里跟明镜似的,还用得着为夫去查吗?”

  托月重新闭上眼睛道:“明镜似的也得讲证据,不过从杀手被杀到现在,估计什么人证物证都已经死尽毁绝,夫君根本无迹可寻。”

  “九妹妹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“反正刺客已经死了,有什么好调查的。”托月不以为然,墨染尘无奈提醒道:“影子楼的规矩是收了雇主的钱,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完成暗害任务,往后你的日子更是不得安宁,所以该查还是要查清楚。”

  “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。”托月缓缓睁开眼睛道:“影子楼能收钱杀人,托月也能花钱请人,杀绝所有踏进皇城的影子楼的杀手,不行再花大价钱请人,把影子楼的老巢给端掉,斩草除根,永绝后患。”

  “六少夫人好气魄。”云齐斯文地称赞,托月回他一个皮笑肉不笑道:“云三公子是不是想问,托月跟杀手的实力相差如此之在,如何能轻松杀掉他。”

  “六少夫人可愿告知一二?”云齐谦虚地问。

  “没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两个丫头里有一个精通药理,在他们交手是已经悄然用药,只是大街上用药效果自然差点,所以他们明知不敌依然与对方交手,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,托月动手时恰好毒发。”

  “这也行?”

  云齐一脸不可思议。

  墨染尘却不信,他更相信是这个小女子一力所为。

  托月知道墨染尘会不信却懒得说明,只看看天道:“不知道宴会什么时候结束,还想在四水街多买点好吃的。”

  “你担心影子楼会继续派杀手?”墨染尘皱起眉头,托月却站起来道:“妹妹担心了,影子楼就不派杀手吗?”

  “他们依然会派杀手杀你,妹妹应该多想想往后怎么办?”墨染尘把簪子插在她头上,托月调整一下道:“刚才不是说过了,他们派人杀我我就让人杀他们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