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、长公主设宴5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59章、长公主设宴5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六少夫人,你一个女儿家,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,太过霸气不好吧。”

  骤然听到托月要反杀影子楼,云齐忍不住提醒托月,眉稍朝墨染尘的方向挑了挑,示意墨染尘不喜欢这样的。

  托月讥讽地笑笑道:“云三公子的这番话不该跟托月讲,应该去同那些想杀托月的人讲,要不你就告诉他们……”

  “告诉他们什么?”

  冷不丁一个天真好奇的声音响起。

  三人同时向来人行礼,萧盈盈随意抬一下手,示意他们不必多礼。

  看着托月一脸好奇地问:“六少夫人,你快点告诉本郡主,到底要告诉他们事情,或者什么话嘛?”

  托月眼睛闪过一抹诧异,今世的萧盈盈性子很好,不摆架子也不强势,而云齐也没有像前世听到名字便逃跑,很明显萧盈盈也没有看上云齐,或许是跟云齐的身份有关吧。

  “你快说嘛?”

  萧盈盈着急地催促托月。

  托月迟疑一下大声道:“告诉那些爱慕迷恋墨染尘的女子,想要男人让自已的父母上门提亲,求皇上作主赐婚去,别今天纵马来撞明天派人来暗害。墨染尘若不愿意娶你们,就算应家九姑娘死一百遍,墨染尘身边的位置也轮不到你们躺你们睡……”

  这番话一出全场哗然,不少年轻女子涨红了脸,低着头不敢看别人的表情。

  墨染尘想制止都来不及,指着托月半天都说不出话,托月继续道:“想嫁给他,托月不会拦你们,但是你们要把刀架在托月的脖子上,我就让你们跟这块石头一样的下场。”

  玉指弹出一物,花园中一块桌子大小的石头,在一声巨响中碎成无数块。

  在场不少人被吓得面色铁青,特别是站在石头旁边的萧霏霏,面上血色全无,眼睛死死盯着地上的碎石。

  “六少夫人,这可是长公主殿下的花园。”

  云齐小声提醒托月,她怎敢随随便便损毁长公主府内的东西,不怕长公主会怪罪吗?

  果然巨响刚结束,长公主府的宫女便出现,福身行礼道:“六少夫人,长公主殿下说,你可以炸毁石头的配方来抵损毁石头的钱。”

  托月淡然一笑:“不值,一块石头不值配方的价钱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人紧张心都快跳出胸口,应托月怎敢跟长公主殿下讨价还价。

  “六少夫人认为再添多少合适?”宫女依然和颜悦色,反而对托月越发的恭敬,想来托月的配方很利害。

  “再加一笔剃头费。”

  “剃头费?”宫女不解,托月忍不住笑道:“你去回话,长公主殿下自明白托月的意思。”

  “请六少夫人稍等。”宫女转身离去,云齐马上松一口气问:“六少夫人,你用的究竟是什么东西,连长公主殿下都想得到。”

  “年轻人……”托月以长者的口吻道:“好奇心不要太重,不然有天连怎么死都不知道。”

  “年轻人?”云齐指指自已,忽然两手叉腰道:“六少夫人,本公子没有记错的话,你还没到及笄之年,比在下小好几年岁,有什么资格说本公子年轻。”

  “托月说心理年龄。”

  托月一派道:“别总只跟死人打交道,偶尔多跟活人聊聊天。”托月顿一下说明道:“托月的意思是多聊工作以外的事情,有时间跟大家坐在一起吃烧烤、吃暖锅,或者是一起出去赏雪赏梅什么的。”

  “你不介意在下的工作晦气吗?”云齐惊讶地问,马上又说明道:“很多姑娘知道在下是仵作后都唯恐避之不及,还是头回有人主动邀请在下一起吃饭、出去游玩,在下很是感动。”下一秒他的感动便被粉碎。

  “仵作的刀功一定很利害,处理各种人一定很内行。”

  托月有些激动道:“以后大家在一起烤点什么吃,骨肉分离这种工作就交你一定没问题。”

  云齐是哭笑不得,恰好宫女走过来道:“六少夫人,长公主殿下同意您提出的价格,请您随奴婢到内殿书写配方的内容。”

  “请前面带路。”

  托月朝众人微微福身,跟着宫女走进内堂。

  看着托月的背影,萧盈盈一脸崇拜道:“六公子,云三公子,下次你们跟六少夫人出去玩时,记得带带上本郡主,本郡主好佩服六少夫人,她简直是本郡主的偶像,本郡主决定以后就跟六少夫人混。”

  墨染尘有些意外,暗暗给云齐一个眼色,云齐马上好心提醒:“那个……六少夫人刚刚把郡主的姐妹们臭骂一通,郡主不生气把还她当成偶像,就算您不怕康王府的郡主,公主殿下总是要忌讳几分吧。”

  “本郡主想跟谁做朋友是自已的事情,那用着别人来同意。”

  萧盈盈不以为然道:“若是他们敢针对本郡主,本郡主马上告诉皇祖母,让皇祖母来收拾他们。”

  提到当今皇太后,墨染尘和云齐会心地一笑,皇太后处事严谨,对子孙们后的要求也特别严苛。

  若知道自已的孙女们因为一已之私,不准做出谋害性命的事情,还处处针对自已的姐妹,肯定会加倍地惩罚,萧微微怕是会马上被许配人家。

  内殿,托月轻轻吹干竹简上的墨迹。

  两手把竹简交给宫女道:“这便是配方,长公主殿下若有什么疑问,可以随时召托月问话。”

  托月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明白,以长公主的聪明才才智,肯定很快就看穿她小把戏,自然不会再次召她进府问话。

  “奴婢会把姑娘的话如实转告长公主殿下。”宫女带着笑容退出,另一名宫女把托月带出内殿,重新回到花园。

  “长公主殿下驾到。”

  刚回到花园,就听太监通报的声音,众人纷纷下跪恭迎。

  托月耳边只有娴雅的脚步声,一种极淡的香味也随之飘来,这种味道在书房她也闻到过。

  “免礼,平身吧。”

  长公主的声音十分慵懒,听着就让人放下戒备。

  托月心里却十分清楚,在她温柔懒散的背后,蛰伏着一只嗜血的猛兽。

  待众人站起来时,长公主只留给众人一个背影,宴席厅的尽头一架精美的屏风,拦下众人好奇的目光。

  落座后,太监站在屏风前面轻拍两下手,侍宴的宫女鱼贯而入,把第一道菜肴送到众人面前,一名宫女跪坐在席案前面打开上面的银盖。

  巴掌大的玉碗里,只有一块恰好能入口的开胃菜。

  正研究是什么菜时,跪在旁边的宫女把一双竹制的筷子双手奉到托月前面。

  托月看到有人都接过筷子,夹起确定中开胃菜,用袖子遮住口鼻放到口中,直到嚼碎吞下才放下衣袖,再把筷子交给身边的宫女。

  托月也有样学样,刚吃完就把筷子交给宫女。

  宫女把碗筷还给奉菜的宫女收走,第二道菜才摆到桌面上,托月不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。

  方才的开胃菜是酱萝卜,甜酸鲜辣十分可口,别看只有一小块那可一只萝卜最中心部分,咀嚼时会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  第二道打开盖子后,竟然是拇指大小的白菜心。

  看似极普通的一道菜,直到入口后才知道,做这样一道菜有多费时费力。

  菜肴如流水般送上来,足足吃了十六道菜,托分量的福托月依然没有饱的感觉,可是最后一道甜点已经摆到桌上。

  是江南人常吃的凉冻,不过面前这份却是热乎乎的,想到之前那碗燕窝,托月用小银勺挖了一小块放到嘴里,果然是甜得发苦难以下咽,无奈地放下小银勺。

  宫人撤走剩下的甜点,马上就奉上漱口的工具

  托月边漱口边砸舌,长公主府上的宴席,可比前世的御宴豪侈好几倍,不过吃得很不痛快。

  待众人放下擦手的毛巾后,长公主才淡淡道:“本宫方才让人把那两盆五品茶化摆到花园里,你们没什么事都到外面看看茶花吧。”

  众人纷纷走向拜辞。

  托月他们快走出大殿时,一名宫女忽然拦在墨染尘前面。

  墨染尘马上停下脚步,云齐识趣道:“我在外头花园等,你出来后大家再一起走。”

  两人走后,云齐快步追上前面的托月道:“六少夫人,在下与一起起,不然一个人站在花园里等太过尴尬。”

  托月回头看一眼才淡淡道:“托月对仵作的工作也十分的好奇,云三公子能不能挑些有趣的说与托月听听,正好身边的丫头也精通医理,你们可以切磋切磋。”

  “能对死人的事情感兴趣,女子中六少夫人是第一人,不过只能说些验尸上的事情,关于案件恕在下不便透露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职责所在,理应如此。”托月表示辩解,云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:“方才六少夫人提到烧烤,不如先说说被大火焚烧过的尸体吧。”

  “好啊。”托月一脸激动道:“被焚烧过的尸体,如何判断生前焚烧,还是死后焚烧。”

  “这个很简单,只要打胸腹看看肺部,有烟烬是生前焚烧,无烟烬则是死后焚烧。”云齐不假思索地回答,托月轻轻地哦一声道:“托月曾听大哥哥说,什么尸体油之类的,说是有些尸体焚烧时会出油,就跟炼猪油似的。”

  云齐悄悄看一眼萧盈盈,不以为然道:“烧出尸油是小儿科,最可怕的是被水久泡的尸体,就跟豆腐似的,须得轻捧在手心里面,下刀时就跟切豆腐轻轻一划,肚子里的东西就哗的流出。”

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“怎么了,盈盈郡主。”

  托月回过头,就看到萧盈盈面色苍白。

  萧盈盈强忍着恶心道:“本郡主还有事得先走一步,你们慢慢聊吧。”

  还未等托月等出声,就匆匆地跑到前面,托月和云齐相视一笑,终于把不相干的人支走。

  云齐敛起笑容道:“在下检查过杀手的尸体,并未发现他吸进迷烟之类的东西,所以六少夫人方才说的话不通。”

  “杀手罢了,他要杀托月,结果学艺不精被托月反杀,云三公子何必认真呢。”

  托月诡秘地笑笑,走到阳光下面伸出双手道:“托月原想像是只猫一样,靠近着可爱的外表混吃混喝,余下的时间都用来睡觉,奈何嫁了一个万人迷,非逼着我亮出一双利爪,托月也很无奈。”

  “影子楼的杀手,可不是你一双利爪能对付,别忘记了还有天级杀手。”

  云齐再次提醒道:“影子楼是不达目标不罢休,在下还没给六少夫人这样的美女难过尸,却不希翼由你来开例。”

  这世的云齐相当的沉稳老成,托月含笑道:“不管怎么样,还是要谢谢的云三公子的提醒。有空把你仵作的工作拿过来,没准托月能帮改进一二用起来更趁手些,或者是你需要什么样的工具托月都能做给你。”

  上辈子没接触过仵作的工作,托月觉得特别新鲜。

  若不是怕吓到云齐她还想跟到验尸房,了解一下验尸的流程是否跟书本上有异。

  云齐有些被托月的热情吓到到,忍不住好奇地问:“九姑娘,你为何要帮在下,在下与你不过是初识。”

  “你下次验尸时,能让我到旁边观摩吗?”托月又一次语出惊人,云齐还没回过神,良玉就拦着道:“姑娘,停尸房太过晦气,姑娘身体又虚弱,还是不去的好。”

  “有什么好晦气的,父亲说过尸体是一个人存在过的证明,再没有比尸体更值得敬畏的。”

  托月一脸严肃道:“尸体还是最好的证据,尸体上的第一道痕迹,都在无声的告诉大家,他们曾经历过什么磨难,默默诉说着他的人生。”

  “这番话颇有深意……”

  云齐迟疑好一会儿才道:“看来令尊应大人很看重六少夫人,愿意跟六少夫人谈及公务上的事情。”

  “非也。”托月否认道:“父亲从不与说公务上的事情,只是有时候需要一些工具,外面找不到的时就告诉托月,托月会根据父亲提到的要求,说出把东西做出来。”

  “真的?”云齐惊讶地问:“都有些什么东西?”

  “比如说放出脓血、毒血用的空心银针,还有割开皮肤用的,比柳叶大不了多少刀,开头颅的工具,还大牢里面的各式各样的刑具,比如说取活人骨髓,如何在人活着时候,把整张皮取下来等等。”

  托月一脸自豪道:“只有你们想不到的,没有我做不出来的。”

  “……”云齐一脸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姑娘……”良玉和冰儿看着托月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云齐回过神一脸兴奋道:“在下见过大理寺仵作用的工具,确实是与平常仵作用的不同。当时在下还悄悄地打听过是在哪打造的,没想到竟是出自六少夫人的手,不知在下能否拜托六少夫人再做一套,钱你出家夫君出。”

  “什么钱我来出?”

  墨染尘从里走出,人未走近声音已到。

  云齐马上道:“大理仵作那套家伙,你应该还有印象吧。”

  “有印象。”墨染尘点一下道:“我记得你一直很眼馋,事后还多番打听出处。”

  “那套家伙是六少夫人的手笔。”云齐压抑着激动道:“六少夫人答应给我做一套,既然是用来验尸的,费用自然是由公里出。”

  “验尸用的东西,自然是该府衙出。”

  墨染尘看一眼托月道:“为夫既不知九妹妹有此本事,真是令为夫刮目相看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托月早就说过了,托月会的事情很多,只是六哥哥不愿意听。接下托月会很忙,验尸的工具我会给你们图纸,你们自已找人做吧。”

  “谢谢六少夫人成全。”

  云齐马上拱手一礼,随之对墨染尘道:“大人,杀手的尸体还在府衙躺着呢?”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事情都已经确认,还有什么好调查的,本府总不能让衙役们带着尸体,到影子楼审问他们,到底是谁花钱让他们杀应家九姑娘?江湖杀人的买卖,苦主心里清楚便好,讨不到公道。”

  托月走到两人中间,停下脚步道:“六哥哥放心,托月已经让人报仇雪恨,至于影子楼他们若肯及停手便罢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墨染尘心里一动。

  “托月就影子楼的地址卖给赤血堂、云州将氏、蜀州千手门等。”

  托月敛起笑容冷冷道:“这些门派都是私冤,若是告知他们的对头勾魂殿,那可就有好戏看。”

  墨染尘马上竖起拇指:“借刀杀人,九妹妹的手段果然很高明,只是九妹妹任什么认为勾魂殿有胆量,有能力搬倒影子楼。”

  “自然是托月给他们胆量和能力。”

  托月压低声音道:“方才炸碎石头的东西,只要有足够的量,以及引暴的地点合适,能倾刻意间把皇城变成废墟,区区影子楼更不在话下,就等明天我的人把影子楼各地的地址送过来,接下来就看影子楼的表现。”

  “什么表现?”云齐皱着眉头问。

  “影子楼若再派人暗害托月,托月马上就让人把影子楼皇城的堂口炸成废墟。“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