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、伟大的决定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60章、伟大的决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姑娘,其实六公子挺关心姑娘的。”

  回府的路上,良玉看着马车前面,骑在一匹纯黑宝驹的背影感慨道:“生怕影子楼的人报复,特意送姑娘回府。”

  冰儿也看着飘逸颀找的背影,小声道:“大家姑娘不止才貌双全,还有很多常人所不及的东西,六公子早晚会喜欢上姑娘,奴婢敢说姑娘此时已经六公子心里有了位置。”

  托月没有心情理会这些,而是想今生自已跟母亲是友是敌,她完全看不透今生的母亲。

  前世母亲对她虽然严苛,至少母亲是关心她爱护她的,而今生的母亲浸淫在权力和皇族纷争中太久,就像是蛰伏在黑暗里的猛兽,随时会发疯吞噬掉一切。

  “哎哟……”

  托月一不留神撞到什么,痛得不由自主地叫一声。

  痛过后才发现自已不知什么时候下了马车,不知不觉中都已经快走到晚朝轩门口,自已撞上的正是突然停下脚步的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  “抱歉,我一时走神,不小心走错方向。”托月马上转身离开,墨染尘却拉住她的手道:“我看你一路神丝恍惚,连影子楼的暗害你都不放在眼内,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事情,能让你如此心情不宁、惶恐失措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你方才也见过长公主殿下,面对殿下是你有什么感觉吗?”

  托月心里很清楚,自已今天所有的不安感都来自长公主,她觉得像自已像个猎物,已经被长公主盯上。

  墨染尘以为她会问他跟长公主的谈话内容,却没想到她的不安感来自,对十青睐有加的长公主。是不是在他到来前长公主殿做过什么事情,不然她何至于神情恍惚。

  望着托月迫切的神情,墨染尘有些不忍,淡淡道:“殿下只是打听一些你的喜好,以及影子楼刺杀你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你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“说你喜欢安静,说你心灵手巧能做很多事情,说你喜欢看书,古史造诣很高。”

  墨染尘胡乱地说一通,其实是长公主是警告他,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托月,否则她绝对不会轻饶他。

  托月半信半不信,淡淡道:“托月在长公主面前,感觉自已就是被她盯上的猎物,托月就像面对一头蛰伏在黑暗里的嗜血猛兽,随时会把托月吞噬掉,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。”

  看着墨染尘惊讶的表情,托月轻叹一声道:“此生托月只想远离纷争,过些平凡安全的生活,却害怕身不由己。”

  墨染尘十分讶然,没想到托月在面对长公主时竟有这种感觉,淡淡道:“或许是你多想了,殿下只是对你的比较感兴趣,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。”

  “但愿真的是托月多想,告辞!”托月福一身上,转身走向对面的月归尘,心里的不安感只强不减。

  “你真的打算把影子楼给灭掉?”墨染尘忽然出声问,托月回过头淡淡道:“托月会先礼后兵,若讲道理不能解决再动拳头。”

  “需要帮忙的话,让墨贝过来说一声。”

  墨染尘鬼使神差地说一句,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五公子什么时候会过来,过来通知托月一句。”

  “你找他干嘛?”

  “揍他。”托月冷声道:“揍死渣男。”

  “……”墨染尘当场愣住,直到托月的身影消失在绿荫花丛里。

  回到月归尘,托月马上换下身上的衣服,穿让自已的棉布衣裙,走进旁边的耳房,里面有一架织布机。

  托月坐到织布机前,拿起梭子迟疑一下,开始一下一下织着布,不为身上穿的衣裳,只为让凌乱的心绪尽快平息,还要努力跳出前世的格局,重新掌控自已的人生。

  几个丫头看到托月这样未免担忧,都不知该怎么劝说,只好默默地去做各自的事情。

  阿弥和墨贝却毫不知觉,两人正欢快地把四水街买来的,各种各样的零嘴搬进屋里,放在其中一个小间内存放。

  直到天黑托月才停下来,走到屋子外面看看天色。

  阿弥提着食盒走过来,看到她出来一脸欢喜道:“奴婢正打算去请姑娘用膳,没想到姑娘自已出来,今天做了姑娘爱吃的香煎鲈鱼,还有一盅热得烫嘴的野鸡汤,姑娘快进屋洗手用膳吧。”

  托月转到走进用膳的花厅。

  墨贝马上端着洗手的水、胰子和毛巾,侍候托月净手用膳。

  洗过手后便开始用膳,喝着丫头们为她炖的汤,吃着自已平时爱吃的饭菜。

  托月顿时觉得美味无比,比公主府的席面吃千倍万倍,感慨道:“这才是人吃的东西,吃着我心里才踏实。“

  现在可以确定,这便是自已想要的生活,即便没有锦衣玉食,最起码不用担忧背后有什么阴谋,不用担忧吃完后得担什么责任,更不用担忧会有人投毒。

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托月又是满血复活,到书房写了长公主要东西。

  随即又画了好几份设计图,让墨贝赶紧送到一小花园之隔的晚朝轩。

  “九姑娘今天心情如何?”

  接过卷轴时,墨染尘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一句。

  墨贝想一下道:“六少夫人昨日回来时心情很不好,把自已关在耳房里织布,直到晚膳的时候才出来。从开始用膳后六少夫人的心情就很好,今天一早起来也是好好的,还做了牛乳茶给大家喝。”

  开始用晚膳心情便好起来?

  墨染法无法了解这个关键的转折点,公主府的席面有这么难吃吗?

  忽然外头传来声“五公子到”,还没来得及起身相迎,墨衡宇就从外面冲进来大声道:“应托月是不是昨天被杀手给吓疯了,刚走到你门口外面她就提剑出来,什么没说就往我身砍,你说她是不是吓傻了,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  骤然看到鼻青脸肿的墨衡宇,墨染尘惊讶得嘴都合不拢,回过神赶紧让墨宝去拿药箱,让墨贝去打盆冷水送来。

  “这是月归尘那小丫头打的,不是用剑砍吗?”

  “用剑砍我就死了。”墨衡宇轻轻揉脸,忍着疼痛道:“你说这小丫头,明明只是会些花拳绣腿,没想到打起人来这么狠,边打还边骂我是渣男,埋怨我不该让你嫂子跟她犯险,说是我不是人,是人渣。”

  墨染尘拧了冷毛巾,递到墨衡宇面前道:“原是应该用冰敷着,不过如今这天气,冷毛巾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看着他又青肿的脸,忍不住数落:“兄长没有还手,说明您承认自已的安排欠考虑。五嫂嫂人挺好的,若兄长是因为她母亲为你选的,实不必为跟母亲斗气撒在五嫂嫂身上,她可是无辜的。”

  “你说会说我,怎么不说说你自已。”墨衡宇马上怼回去道:“九姑娘能为你嫂子一个陌生人着想,就说明她的品性不坏,你也可以试着接受她,或许她跟应烘云不是一路人物。”

  “现在说这些尚早,再多观察一段时间。”墨染尘看着墨衡宇上完药,更加五颜六色的脸,忍不住笑道:“眼下离过年都不到两个月,你们礼部有得忙,依我看还是让嫂嫂用热鸡蛋帮你敷吧。”

  接连三四天过去了,墨府都很平静,说明影子楼没有动静。

  墨染尘不禁好奇托月是怎么解决的,今天席着图纸的事情来到月归尘,却看到八名长公府上的宫女,簇拥着一年名老宫女迎面走来,墨染尘只得停下脚步与老宫女见礼。

  “奴婢见过府尹大人。”老宫女还过礼,淡淡道:“六公子若是来找九姑娘,可滞容奴婢先进去见过再来拜访。”

  老宫女说话平和却有一股威严在。

  墨染尘面带笑容道:“在下的事情不急,姑姑先请吧。”

  老宫女欠身后,马上带着人走进月归尘,墨染尘迟疑一下才转身走回晚朝轩,却莫名生出一种不安感。

  月归尘书房,老宫女把一盏燕窝摆在托月面前。

  托月手里拿着书卷,瞟一眼燕窝道:“烦姑姑转告长公主殿下,她的心意托月明白,以后不必再送。”

  “和姑娘的话奴婢一定会带到,但是这盏燕窝……长公主殿下的意思是,请姑娘务必当着奴婢的面喝完,奴婢才能回去交差。”

  老宫女的声音平和安静却不容人拒绝。

  托月扔掉手中的书卷,把银勺子放到一边,端起碗像喝汤一样口解决掉,就把碗扔到桌面上。

  老宫女也没有因为她无礼生气,把碗收好后,把一块漆黑的令牌放到托月面前:“九姑娘,长公主殿下让奴婢把令牌交给姑娘。”

  “什么东西?”托月重新拿书卷。

  “收下这块令牌,您就是天机阁的少主,受天机阁的庇佑。”

  老宫女的话让托月明白自已不安感的来源,她今生想过普通人的生活,而娘亲却希翼她过常人不可及的生活。

  托月打开书卷道:“烦姑姑转告长公主殿下,托月很满意现在的生活,不希翼有任何改变。有一句话叫已所不欲勿施于人,希翼长公主殿下成全托月。”

  “影子楼的事情,姑娘能解决吗?”

  “影子楼的问托月已经解决,他们以后不会找托月麻烦。”

  老宫女浑浊的眼里露出一丝意外,躬身道:“奴婢明白,九姑娘的话奴婢定会带到。”

  用满是皱褶的双手拿起令牌,慎重其事地收到盒子里面,带着人退出月归尘,离开前还特意看一眼门口的对联。

  待人都离开后,托月马上松了一口气,懒洋洋地靠在墙上。

  良玉进来看到她的模样,担忧地问:“姑娘,姑姑跟您说了什么话,把您累成这样。”

  “倒没什么,只是人走了规矩少些,我才敢松一口气。”

  托月本想向冰儿、良玉打听些天机阁的事情,只是担忧会连累他们,便索性什么也不问。

  缓过劲后,托月淡淡道:“以后你和冰儿都是跟着我的,你们把在长公主府的习惯都好好改改吧,以免泄露长公主府的机密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良玉马上明白托月的意思。

  他们从前习惯,若用在新主子身上,不经意就会暴露长公主府的日常。

  “六少夫人,公子在外面求见。”

  墨贝一脸欢喜从外进来通报,托月淡淡道:“请六公子到书房,再煮一壶新茶,再上一碟子点心吧。”

  托月搬过来后,墨染尘还是第一次走进屋内,此时才知道什么叫书多,就连廊下都摆着书架,上面满满当当地各种样的书籍,不过都是些后人手抄本,放在廊下也没有什么不妥,恨不得小小年纪就满肚子知识。

  “六公子,请坐。”

  托月起身相迎,请墨染尘在对面坐下,还亲自为他添上一盏热茶。

  墨染尘也不客气,端起竹根掏制的杯盏抿一口道:“看来九姑娘是有话要对下说。你说吧,在下听着。”

  “长公主殿下有意让托月接管天机阁……”

  “什么?”墨染尘失态地叫出声音,天机阁掌管天下机密,不是谁都有资格掌管的。

  “托月拒绝了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托月喜欢现在的生活,长公主殿下怕是不会轻易罢休,托月有些不知所措。”

  墨染尘听到她拒绝了才松口气:“看来九姑娘是知道天机阁的作用,只是你若肯接下来,从此以后便再没有人敢欺负到你头上。”

  “若欺在我头上的人指的公主、郡主,那就没什么好担忧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凭他们的智商,托月虽然烦他们却不会放在心上,惹急托月就偷偷把他们做了,永绝后患。”

  墨染尘面无表情道:“你这话在跟前说说,我就当你是说气话不会当真。那些人不是你做的还往你身上扣,你若是直做了还不把你往里弄。”

  “托月自进了皇城,便是风刀霜剑严相逼,倒不如死的干净。”托月十分无奈道:“尸体烧成灰往山海里面一撒,从此便了无牵挂。只愿来生不托生在侯门官宦人家,那怕是做一草一木也愿意。”

  墨染尘像是被什么触动,身体不由自主地有些僵硬,总觉得曾经有人这样说过,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人是谁。

  托月都一一看在眼内,淡淡道:“六公子是男子又是正室所出,有些权利在手将来可以保护想保护的人,人生才不至于有遗憾。”

  “你真是这么想吗?”墨染尘问。

  “当然……”托月笑笑道:“我大嫂嫂出身草莽,大夫人和姨娘起初是不同意他们的婚事,多亏大哥哥既有官职又有些手腕最终还是成了亲,如今相处久了大家都知道大嫂嫂的品性,大家也慢慢的接受了大嫂嫂。”

  “你的这番话倒是有些意思……”墨染尘不觉多看一眼托月,托月假装没注意道:“日后六公子若是能遇上心仪的姑娘,并为之动心动情,托月很愿意向她说明原由,成全你们。”

  “这些话以后再说吧。”墨染尘听着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  “六公子过来找托月有何事?“托月马上转到正题上,不想继续之前的话题。

  墨染尘马上拿出着转轴道:“有几个地方锻造师们看不明白,云三公子托在下过来问问,好赶紧把东西做出来。”

  托月提笔在每个地方添上几个字,忍不住吐槽道:“如今的锻造师是越发的懒惰,想想就能明白的事情,还非得烦六公子特地跑一趟,都忍不住让托月想多开一家锻造工坊。”

  “你若开锻造工坊,恐怕景国的铁匠得饿死。”墨染尘不由打趣道:“做这么多事情,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?”

  “算了,反正嫁妆足以养活这一屋子人,还是少做些事情。”托月想了想道:“既然想要过普通人的生活,就得让自已普通点,以免能者多劳,活活把自已累死。”

  墨染尘听着都忍不住发笑,抿了一口茶道:“你想做普通人有点困难,还是行事低调吧。”

  阿弥听到后忍不住道:“这也很困难,姑娘长得就很高调,再怎么低调也是比别人出众,奴婢觉得姑娘还是少些出门,别让人看到你准没事。”

  “装病吧。”

  托月马上做出一个伟大决定。

  墨染尘一口茶差点喷出来,托月却认真道:“弄得声势浩大些,让所有人都觉得我是短命鬼就行。”

  上辈子用的就是这招,结果来回却折腾了好几年也没死,就听墨染尘道:“世上哪有人咒自已死的,九姑娘要不再想想其它的办法吧。”

  “托月觉得这个办法最是简单、实用。”

  托月打定注意道:“若是非得见人时,就让冰儿把脸弄得苍白些,应该能瞒天过海。”

  墨染尘都有些无语,若真的能人人都觉得她活不长久,她的日子应该能过得平静些,便没有再坚持让她换个办法,反正也不可能别人咒着咒着便变成真的。

  想到外头走廊下的书籍,墨染尘淡淡问:“方才看到廊下书架上,抄写的书籍字不错,不知九姑娘在哪里寻得。”

  “托月的字能得六公子赞赏,托月忽然间烦恼全无。”

  “你的字?”墨染尘一脸震惊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