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4章、除夕之夜2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64章、除夕之夜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哔嗙的一声响后,天空瞬间先后被照亮成紫色、蓝色、绿色、黄色、橙色、粉色、金色。

  恐怕除了托月外,所有人都惊讶地张大嘴巴,没想到这种烟花动静会这么大,墨太傅他们目光不约而同看托月。

  满天金色火焰落尽时,托月尴尬地干笑两声道:“托月就说,这种烟花的动静会比较大,估计现在整个皇城的目光都吸引过来,皇上的人应该很快就会到。”

  托月拿出第二个正准备点燃时,一只大手拦下道:“够了,有这些东西,足够你们明天安然无恙。”

  墨染尘也被托月的东西震惊到,她到底还会做多少东西,还能给世人多少惊喜,托月含笑道:“再放一个吧,不然有人会以为我出事了,而匆匆赶过来救我,此不扰了大家过年的心情。”

  “那就再放一个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收回拦住托月的手,弯腰帮她拿起一个烟花。

  “太傅、夫人,宫里来人,在门外求见。”

  第二个烟花放完不到一刻钟,大家还在往地上扔小烟花时,宫里的人便来到墨府。

  墨太傅亲自出门迎接,见过来礼后来人说恶意:“皇上和后宫的娘娘们,正与皇室子弟们一起用团圆家宴,天空上忽然出现异象,据控子报异象的成因出自太傅府上,皇上特地让下臣来问原由,还望太傅大人告知原委。”

  太傅大人抚着胡子乐呵呵道:“此物唤作烟花,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有颜色的炮竹,是本太傅这小儿媳,最近做出来的新鲜小玩儿,就是供大家过节赏玩用的,不曾想此物竟惊扰了皇上,实在是罪过。”

  来人特意看一眼托月,回头对太傅大人道:“如此好玩之物,不如下臣能否带回去,让太后她老人家高兴高兴。”

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……”

  宫里想要的东西,太傅大人自然不敢留。

  赶紧命人把东西都搬出来,还让托月细细告诉来人使用方法,以免惹来不必要麻烦。

  “太后年纪大了,越发喜欢热闹,看到此物定然会很开心。”来人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,托月听到后有意无意地小声嘟囔:“这些小玩儿算什么,明天还有更大的惊喜。”

  来人似是听到又似没听到,只是朝托月微微一笑,就带着东西上了马车。

  托月也不以为然,回头对众人道:“今天给丫头们放假前,他们往烤炉子里放了不少好东西,不如大家边吃东西边继续观赏烟花。”

  “烟花不是都拿走了吗?”四少夫人忍不住挖苦道:“还赏什么烟花啊。”

  “皇宫是皇城最高点,他们若把烟花放了,大家在这里也是瞧得见的。”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你们一边吃肉喝酒,托月一边想想这个东西该定个什么价。”

  “你要大量生产此物售卖?”墨染尘惊讶地问,托月无奈地笑笑道:“制作此物需要大量的huo yào,方才那些烟花都是托月一点点攒起来的,我父亲都不知道,要知道的话早拿给大理寺的人传信用,或者是给我三叔他们用。”

  “所以……”墨染尘看着托月问。

  “托月已经把制作方法放到拍卖行,换个几个万两银子花花。”

  墨染尘愣一下问:“你最近很缺钱吗?”

  托月笑笑:“世上哪有人嫌钱多的,就算不喜欢钱也离不开钱。再说月归尘的古卷字画也不是大风吹来的,是托月自已赚钱一点点买的,当然还有部分是母亲留给我的,以及父亲赠送的。”

  四少夫人出身皇商,想跟托月讨要烟花的制作方法,可是人家小两口在说话,根本轮不到她插嘴。

  最后两人突然离开众人,四少夫人忍不住埋怨道:“父亲、母亲,你们看老六他们……”却被墨夫人一个冰冷表情给堵在喉咙里面。

  “他们带人去月归尘取东西,一会儿便过来,你瞎起什么哄。”

  墨夫人早知道沈氏的意图,淡淡道:“九姑娘可不是任人拿捏的,你刚把人家得罪,如今又想管人家要东西,我劝你还是不要开口,免得碰上钉子自找难堪。你呀早知今时何必当初呢?”

  这番话让四少夫人哑口无言,心里面悔恨不已,不应该被人挑唆两句,就故意刁难应托月。

  “什么东西这么香啊?”

  墨夫人忽然出声,闻到香味不少人都忍不住咽口水,眼巴巴地看向香味飘来的方向。

  忽然一名下人道:“是烤羊肉的味道?”说完发现众人都在看自已,马上说明道:“六少夫人在自已院子里做了专门烤东西的炉子,用炉子做出来的东西就是这个味道,不过今晚做的东西比较多些。”

  果然不一会儿就看到墨染尘和托月走进来,跟在他们身后的人不是抬就是端着托盘,还有人迅速摆好桌椅坐席。

  厨房的人也拿来餐具,厨房的主厨把托月带来的东西,麻利地切开分成小份送到主子面前,不过大家也只是图个新鲜感,倒是对托月带来果子酒十分感兴趣。

  “这里面除了羊肉,都有些什么肉啊?”墨太傅忍不住问一句,筷子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托月起身回道:“还有兔肉、鹿肉,獐子肉,都是庄子上面孝敬上来的,托月一个人吃不下许多,便做了跟大家一起哼用。这酒是用葡萄配制的,酒气虽然很重度数却很低,多喝两杯也不打紧。”

  大家吃得并不是很多,托月也只是略尝尝,大部分烤肉都赏给下人们。

  原是要一起守岁的,想着托月身子弱,墨夫人让墨染尘送她回去休息,回到月归尘时丫头也都回来,里面的灯笼全都被点亮,看起来终于有几分过节的味道。

  良玉从里面迎出来道:“姑娘可回来,奴婢们还以为姑娘要大家一起守岁呢。”

  墨染尘站在门外笑道:“母亲想着九姑娘身体弱,便让她先回来休息,明天要进宫贺岁,必定得精神饱满才好。”

  “好好休息,明天一起进宫。”

  墨染尘说完便转身离开,托月站在门口看着他走远才让人关上门。

  此时此刻,墨府诸人以及托月并不知道,全城因为她不以为然的小玩儿震动,城中不知情的百姓皆以为天降吉兆。

  吉兆先降临在太傅府随之又移到了皇宫,预示着天降祥瑞于景国,景国来年必然风调雨顺,所以托月并不知道明天将有什么事情等着她面对。

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托月一大早就被拖出被窝,良玉和冰儿亲自为她梳妆打扮。

  因为没有诰命也只换上略华贵的衣服,长发也被高高绾起,髻上只有一根拇指精的扁玉簪,再无多余的饰物。

  看着镜子里的托月,良玉和冰儿都不由惊呆,没想到这么低调的打扮,竟比满头珠翠的人更加端庄高贵,走出外面的瞬间就让众人黯然失色。

  墨染尘看到也不由失神,早知道她生得不错,没想到简单低调的打扮不仅没让她的减分,反正让她更高贵清雅。

  忽然感到衣袖被人拽了拽,低头就看到墨夫人在不停使眼色,墨染尘马上明白她的意思,走过去微微弯腰伸出腰,压低声音道:“昨夜又下雪了,我扶你下台阶吧。”

  托月第一次梳高髻,走路都有点找不到重心,下台阶也就不太勉强自已。

  伸出手由扶墨染尘扶着走下台阶,再不太自然地上自已的马车,众人才各自上马车出发,至于梅花早摆在马车内。

  太傅大人是天子之师,如今又在教导太子殿下,所以府邸离皇宫最近,还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宏伟高大的建筑物前。

  托月走下马车后,迅速打量一眼周边的环境。

  皇宫的紫云台、凤凰台两座皇家别院依然在,不过当今皇上、皇后节俭鲜少举办宴会,唯有国宴会才会动用别院。

  托月走到宫门前才发现,所以官家女眷都候在宫门外面。

  大夫人他们自然也在场,看到他们过来马上互道过新年好,托月也过去一一见过礼。

  看到托月清减了不少,免不得嘘寒问暖一番,托月说明道:“时气所致,如今已经好得差不多,再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,母亲、三婶母不必为托月担忧。”

  墨染尘也帮忙说明道:“请岳母大人放心,阿离身边有得力的医女,再调养一段时日便能恢复,等过两天小婿再跟阿离过府给岳父、岳母拜年,还要亲自向祖母请安拜年。”

  “好好好。”大夫人眉开眼笑道:“看到你们小两口好好的,母亲也欣慰些,不似你大姐姐在婆家受委屈。”

  提到应紫月的事情,托月猛然记起李家父子,户部张尚书庶出女儿张素雪间的狗血事情,不过此事父亲肯定记得,迟迟没有发作定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。

  想到这里,托月含笑道:“母亲放心,姐夫早晚会知道大姐姐的好,日后的生活也会好起来。”

  大夫人听到后也是淡淡地点点头,就听到嚯的一声响厚沉的宫门缓缓打开,墨染尘与其他朝臣先入宫,到金銮大蓼向皇上拜年贺岁,而后是女眷们按诰命品级入内,没有诰命的女眷最后进宫。

  自走进宫门后,就有引路太监为他们指路。

  至于各人带来的礼物,有专门的宫人检查过好登记后,再送到相应的地方,待宫里的主子召见时一起送上。

  托月跟在五少夫人身边,微微躬身低头前行。

  路上大家都沉默不语,按照太监的指引行事,一言一行都小心翼翼生怕会出错。

  托月也尽量收敛自已,让自已众人中显得朴实无华,尽量不要引导起他人注意,更不能抢了任何人的风头。

  “六弟妹,别紧张,万事有大家呢。”五少夫人小声安慰托月道:“母亲见过皇后娘娘后,马上就会去长乐宫拜见太后,到时她在太后跟前一提梅花的事情,太后亲自马上召见你,皇后娘娘也不好为难你。”

  “谢谢五……五嫂嫂。”

  太监把众人带到皇后的景宁宫外面,发现很多诰命都站在外面。

  此时仍然有很多诰命站在外面,在这些人里托月还看到一个熟悉面孔,就是前世的皇后娘娘今世的擎王妃徐韵。

  擎王妃是亲王妃,按理比宫不少妃嫔的品级还高,如今却孤零零站在外面,可见当今皇后确实不是好东西,竟然用这种不入流手段羞辱一位亲王妃。

  徐韵似是早已经习惯,麻木地站在众诰命之前。

  直到几位王妃和几位一品诰命夫人从里面出来,意味深长地看一眼擎王妃才继续往长乐宫的方向。

  托月忽然听到身后的夫人小声道:“其实擎王妃人挺好的,性子也十分随和,只是不知什么原因,一直不受皇后和太后待见,每次进宫免不了被人刻意刁难。”

  想不如前世的皇上今世擎王过得如此不如意,连自已的王妃受尽委屈也帮不上忙。

  前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娘娘,今生性格软弱被人欺负成这样也不敢吭声,倒不如前世来得有趣。

  诰命夫人们几人十几人进去拜年贺岁,时间长短全看自家夫君在朝中是否得皇上重用,或者是送的礼物是否合皇后的心意,有时候还要看皇后的心情。

  墨夫人出来时,暗暗给两个儿媳一个安心的眼神,朝擎王妃微微颌首才往长乐宫走。

  直到最后一名诰命夫人出来,擎王妃还跟一堆没有诰命的夫人站在一起,原以为皇后会马上召他们进宫,不想半晌过去了都无人出来宣召,却没有一人敢自行离开,只得耐着性子等待。

  诸人在外面又足足等了两刻钟,景宁宫依然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见此情形托月反倒轻松了不少,原来招数在这里,为一人而得罪这么多官员的女眷已经落了下乘。

  忽然一阵从容脚步声响起,从长乐宫方向走来一名头发苍白的太监。

  诸位夫人正疑惑时,老太监站在一丈远外道:“太后召见六少夫人,请束与奴才前到长乐殿,擎王妃、诸位夫人请回吧。”

  闻言众人马上松了一口气,五少夫人拍拍托月的手,就随着其他夫人一起出宫。16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