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、遇到克星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65章、遇到克星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擎王妃从面前经过时,托月微微福了一下身才跟着老太监前往长乐宫。

  托月才离开不久,景宁宫马上传来摔东西的声音,皇后一脸无奈道:“昨晚的烟花照亮了天空,母后就知道今天不能为难六少夫人,还是留待来日吧。”

  “就这样放过应托月,儿臣不甘心,是她把儿臣害成这样。”

  萧微微头上戴着内务府紧赶细作出来的假发髻,到底是把脱发的事情勉强遮掩住,不过到事情到底是慢慢传开。

  就算外头遮掩得很好,萧微微却也因此变得格外敏感,但凡宫人们多看她一眼,便以为是人家在取笑她,轻则打骂剪掉别的头发,重则连头皮一起拔掉。

  近来宫中人人自危,不是远远躲着就是跪在地上不敢动。

  就算耽误事情挨训斥、罚掉月钱、降职,也在跪伏在地上等公主走远了才敢起来做事。

  “你一国公主,何必跟一个小庶女计较,不仅有份,闹不好又会来朝臣们的弹劾。”

  皇后亦知此事与应托月无关,是女儿自做自受,可若非就应家九姑娘嫁给墨染尘,女儿也不会做出格的事情,墨染尘也不会上书弹劾被罚禁足。

  若不被禁足也不发生错用头油的事情,若不能整治一番应托月女儿怕是难以解恨。

  只是她没料到这个小庶女,出身卑微本事却不小,昨天用烟花让民心大振,皇上龙颜大悦,今天又用几分梅花博太后欢心,谁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应托月的才能远不止这些,再任其发展下去,以后想动应托月怕是难上加难,只能趁她还没站称脚的时候解决掉。

  皇后跟女儿说明情况,萧微微马上急了,道:“儿臣是景国唯一的公主,所嫁的人定然是景国最好的的男儿,若是儿臣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……既然不能让她在皇城站稳脚,儿臣马上再花高价请人要她性命。”

  其实皇后心里是同意女儿的说法,最少亦应是景国最有权利的女人之一。

  公主不能继承江山,最少应该继承长公主手上的天机阁,可是自已女儿不急气,脑子都被墨染尘塞满,长公主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打发掉。

  皇后无奈地轻叹道:“好了,你先回寝宫,解决应托月的事情,迟些再说吧。”

  看到女儿嫉妒怨恨的表情,皇后出声提醒道:“把所有的恨意都在藏在心里,不然应托月一旦有事,第一个会怀疑上你。”

  “凭什么呀?”萧微微不服地问。

  “因为你有杀人的动机,再你最近的行为已经触动众怒,近来就好好收敛一下吧。”

  皇后在心里摇摇头,原本还想着女儿能接摇篮天机阁,如今看是不可能,只能希翼女儿能嫁户好人家,平平安安地度过此生。

  “微微,听母后一句劝,回去后好好读书练字,静静心收收性。”

  皇后迟疑再三才淡淡道:“作为一国公主,若不能如你皇姑般有本事,你父皇在需要的时候把无嫁和亲,公主也有公主的职责。”

  “不会的。”萧微微激动地大叫一声道:“儿臣是父皇唯一的女儿,他怎么舍得让女儿无嫁。”

  “除了身世你一无是处,若不能为皇上解忧反倒为他添麻烦……”皇后顿一下道:“你父皇是不会把你留在身边,若想不被远嫁,以后还是少骚扰他的朝臣。”

  “母后……你骂儿臣一无是处!”

  萧微微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已生母,当今皇后娘娘,没想自已在她眼里是如此不堪,气乎乎地冲出景宁宫。

  皇后看着女儿背影,缓缓站起来道:“本宫是不能指望这个女儿,脑子里除了墨染尘根本装别的东西。当然最主要是不够聪明,不然以她的身份想要一个墨染尘……易如反掌。”

  “摆驾长乐宫。”

  皇后走到殿门前道:“本宫改变主意了,要见见应托月。”

  长乐宫,太后扶着太监站在三棵梅花前,笑得脸上的皱褶都堆在一起,人却开心得跟孩子心的,不时回头跟太监说两句话。

  细细看了好一会儿道:“外面风大,让那孩子进来吧。”

  太监打了一个手势,离门口最近的宫女走出外面道:“太后宣墨应氏入宫觐见。”

  托月才缓缓走上前,跟着宫女走进大殿里面,大殿有些暗显得很深,隐隐约约能看到不少摆件,快走到一半时宫女突然就停下脚步。

  托月也停下来跪下行礼道:“臣妾墨应氏啊请太后圣安。”

  “抬起头来,让哀家瞧瞧。”

  太后的声音听着像个老顽童,抬月微微起头没有直视圣颜,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奇怪。

  托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直到太监轻轻咳嗽一声,太后才一脸惊讶道:“是个相貌齐全的孩子,眉眼里透着聪慧,怪道能种出这种好看的梅花。”

  “太后夸赞臣妾愧不敢当。”

  “为什么愧不敢当?”

  托月原是谦虚,没想到太后却跟她较真。

  迟疑一下道:“回太后,臣妾前前后后买了几十盆梅花培育,能拿出手的只有这三盆梅花。”

  太后坐回到椅子里道:“听起来不是那么顺利,不过你还是种出来了,费了几十盆花也是值得。你……哀家看你年纪不大,今年几岁啦?”

  “回太后……今天是年初一,臣妾已经十五岁。”

  托月如实回答,就听到太后哦一声,似乎不是一声简单的轻叹。

  太后笑哥招招手道:“你再往前来一些,让哀家清楚些。”托月顺从地走上前,站在离太后一丈远处。

  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,太后又继续招招手道:“到哀家身边来,跟哀家细细地说说,你培育这些梅花的过程,花在哀家这里,哀家日后也得让人好好护理。”

  “这得从长公主殿下,把她的墨梅交给臣妾打理说起。

  托月细细地说了过程,太后听完拉着托月的手道:“意思是说你从护理的办法中,琢磨出了培植的方法,不仅成功培植出墨梅,还有难得绿梅和蜡梅。”

  “应该是这样子。”托月不太确定地回答,当然不能让人知道,她已经能百分百分培育出这三个品种。

  “果然是个聪明的小姑娘。”太后放开托月的手道:“跟你婆婆一起回去,有空常到宫里陪哀家说话,哀家很久没遇上个能说话的,有什么新鲜玩儿记得给哀家带一份。”

  “臣妾遵命。”

  托月朝太后福身,回到墨夫人身边。

  太后淡淡道:“让人送太傅夫人和六少夫人出宫。

  两人一起跪安后,跟着宫女往外走,托月发现大殿两侧摆放着不少物件,只是它们已经不再工作。

  走到外面时,托月按捺忍不住小声地问:“敢问一下,大殿两侧的摆件,原本应该能发出声音吧。”

  “六少夫人说得不错。”宫女落落大方道:“这些物件有些能发出鸟叫声,有些能响起音乐,还有会跳舞的小人,只是使用的时间一长,它们都慢慢地都不动。”

  “这类东西是过度使用,里面的小机关磨损了,小机关间不能再相互起作用才坏掉。”

  托月淡淡地说一句,宫女听到含笑道:“宫里的师傅也是这么说,他们也修了好几回,只是每回都不能长久,没两天便又坏掉,太后便干脆不再修他们。”

  “为什么不换新的呢?”

  “宫里的师傅做不出来,太后只能旧物件留在身边,时不时地察看一回。”宫女笑着回答。

  托月正要说什么时,忽然所有人的脚步一停下跪,来不及多想就跟着众人做同样的事情,良久后才听到一个悠长的声音:“免礼平身吧。”

  “墨夫人,你们这是要出宫吗?”

  “回皇后娘娘,臣妾与儿媳见过太后,正要出宫。”

  墨夫人从容自若地回答,皇后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托月道:“外头传说应家九姑娘相貌平平,学识平平,粗鄙无礼,本宫也十分的好奇,抬起头来让本宫瞧一眼。”

  托月应了一声是微微抬起头,隐隐看到一道容华尊贵的身影。

  皇后看到托月的长相,猛地后退开几步,意识到自已失态后,马上调整心绪道:“看来传言有误,九姑娘这般容颜若算相貌平平,景国只怕没有美人可言。本宫所识的人里,恐怕只有擎王妃能与你相媲美。”

  “皇后娘娘谬赞,臣妾愧不敢当。”托月不卑不亢道:“臣妾蒲柳之姿,焉能与擎王妃相提并论。”

  “九姑娘的头发养得甚好,不知平时何物护发养发?”皇后忽然话题转养护头发,托月迟疑一下有些难为情道:“回皇后娘娘,臣妾所用之物粗贱,只怕听了会污了皇后娘娘的圣听。”

  “九姑娘只管说,粗贱不粗贱本宫只有判断。”皇后也想到女儿的情况,希翼有什么东西能让头发快点长出来。

  “回皇后娘娘,臣妾时常用茶麸泡水洗头,以茶油兑入清水洗头。”托月说完后抱歉道:“寻常粗贱之物,入不得皇后娘娘的法眼,还请皇后娘娘莫见谅。”

  “何为茶麸?”

  皇后好奇地问一句,什么粗浅之物能把头发养这么好。

  托月只好继续回答:“茶麸即茶粕,是油茶籽经榨油后的渣饼。古医书上有记载茶麸有去头油、治头痒、去头屑、生发和令头发乌黑油亮的作用,所以臣妾一直用茶麸洗发,再以茶油养发。”

  “听着是个不错的办法,改天本宫也试试。”

  皇后说着就带着人继续往前走,托月和墨夫人行礼过后,在宫女的引路下离开后宫。

  走出宫门的一瞬间,托月长长呼了一口气道:“终于出来,还是外面的空气好,闻着就有一股自由自在的味道。”

  “你这么孩子,跟从鬼门关出来似的。”墨夫人忍不住打趣,托月淡淡道:“可不是刚从鬼门关出来,托月以为公主殿下会让人强行把我带走,没想到一切会这么顺利。”

  “你是个聪明孩子,知道什么叫做抢得先机。”墨夫人心里面很清楚,若没有昨晚的烟花,今天绝不会如此顺利。

  “原来的托月小把戏,墨夫人早就看穿。”托月知笑道:“没办法,托月不习惯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,喜欢自已掌握主动权,不过墨夫人的恩情托月会记在心里。”

  “接下你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上马车之前,墨夫人忍不住多问一句。

  托月笑笑道:“大年初一不想窝家里,四处溜达溜达,看有没有人想杀托月,年初一不见点红不合适。”

  墨夫人愣一下道:“你这孩子还真是不怕死,明知有人要杀自已,还敢往人群里钻。你这不是故意给杀你的人制造机会吗?生怕别人不来杀你吗?”

  “是要给杀手们杀我的机会,同时也是给托月解决问题的机会。”

  托月笑着走上马车,离开前掀开帘子道:“托月是父亲的得力助手,想杀托月没有那么容易。无论是谁想杀托月,即便是公主、皇后都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  “虽然不明白你这孩子经历过什么事情,总觉得你有着超越年龄的心智。”

  墨夫人打量着托月道:“不过你若能自已解决,大家做大人的也不愿意插手,若不行还是大家来出面吧。”

  托月微微一笑道:“谢谢夫人关心,但愿那一天不会到来。大年初一花市最热闹,托月培植了不少花,却都不是托月自已的喜欢,打算去买一些自已喜欢的回来摆摆。“

  “你喜欢什么?”

  “兰草。”

  托月放下帘子,让车夫往花市方向走。

  目送托月的马车离开,墨夫人忍不住对迎面走来的女子道:“你看老六家这小丫头,我真担心老六不能降服。”

  五少夫人屈膝行过礼:“九姑娘的聪慧是女子中少有的,有点傲气也是理所当然的。不过大家家六弟的聪慧也是世间少有的,他们两个在一起有来有往,算是不打不相识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  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墨夫人点点头道:“老六平时总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这回总算是遇到克星。”16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