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、心有余悸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67章、心有余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r

  咳咳……r

  r

  墨染尘突然松手,托月没防着一口冷空气猛地冲进来,忍不住趴在门上咳嗽。r

  r

  过了好半晌后气息才渐渐恢复正常,面色依然青白,双唇也没有颜色,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,若不是扶着门怕是已经软在地上。r

  r

  看到她半晌都没有缓过来,墨染尘不禁悔恨下手太重。r

  r

  他们只是立场不而非死敌,漂亮的反击应该是想办法,解决真假皇后事件带来的危机,他方才的报复便落了下乘。r

  r

  墨染尘伸手想扶住托月,托月用力一把推开,自已踉踉跄跄、摇摇晃晃地走回去,把自已反锁在房间里面,流下今生第一滴无助的眼泪。r

  r

  坐在镜子前掀开领子,脖子上指印清晰可见,怕是一两天也无法去掉。r

  r

  当时他是真的想掐死自已,脖子还隐隐发痛,其实真正痛的不是身体,是心,心里痛让她感到窒息。r

  r

  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已,重生几个月她依然感觉是梦,就算再痛还是觉得不够真实,可父亲却告诉自已一切是真的,他们又一次重生了,只是很多事情不是前世的模样。r

  r

  怎么也想不明白,到底是哪里出了错。r

  r

  他们那世明明一切都已经结束,为何还会重新开始。r

  r

  关键有多少人跟他们一样恢复记忆,普通人还好解决,万一当中还有异血脉,是不是还拥有神秘的力量。r

  r

  想不到今生的形势,反倒变得前世更加复杂,所幸现在只是开始,很多事情她还有机会解决,一定要让自已皇城的漩涡里跳脱出去,过自已一直向往的生活。r

  r

  托月往唇上抹了点唇蜜,让自已的气色看起来好些,换上一身出门有衣裳径直出了墨府。r

  r

  墨染尘接到手下来报时愣一下道”九姑娘自已独自出门,还没有叫马车,也没有让人跟着……”话没说完眉头就先皱起来,她是故意还是在跟他斗气?r

  r

  想到到自已的冲动,淡淡道“你叫个人悄悄地跟着九姑娘,不要靠得太近,以免被她发现。”r

  r

  那也个小丫头太过机擎,即便是一点点蛛丝马迹,她都能把事情了解过七七八八,没准从他们身上染的味道,就能知道人是谁给派的。r

  r

  大街上,新年的气氛还没有远离。r

  r

  街上的年轻女子还不少,都出来看热闹、买东西,跟亲朋好友相见。r

  r

  托月戴着帷帽穿行在拥挤的人群里,尽管穿跟着普通人没什么两样,可在人群里还是格外抢眼,相熟的人一眼就能认出。r

  r

  其实托月一出墨府大门,就被各路人马盯上,不少人悄悄跟在后面。r

  r

  当事人却像没察觉到似的,不紧不慢地穿行在人流里,甚至不知不觉走进一条僻静的巷子里,越走越深直到前面没路才停下脚步。r

  r

  “都出来吧,跟了这么长时间,还不舍得出来吗?”r

  r

  托月缓缓回过身,看着空无一人巷子道“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,再想杀我应托月,就得像年初一那天的规模,你们也不想再跟十九骑打交道吧。”r

  r

  大理寺的十九骑无论是江湖,还是在朝野都赫赫有名。r

  r

  论战斗力连大内暗卫,杀手组织都比不上他们,唯有天机阁培养的杀手能与之媲美。r

  r

  从没有犯人能在他们手上逃脱,结果不是打入大牢就是无一生还,所以在刀口上讨生活的人,非常不愿意跟他们正面交锋。r

  r

  大年初一那场暗害,早在江湖和杀手里传开,只有说那些杀手太倒霉,刚开第一局就遇上十九骑。r

  r

  两方人马正面交锋,结果都去给阎王爷拜年贺岁,连三尊骁勇善战的战奴都不知道被对方,用什么东西炸得手脚都找不齐,如今提起此事众人还是心有余悸。r

  r

  面前的女子在此时特意提起十九骑,是狐假虎威还故意把他们引到这里,配合大理寺一次把他们消灭掉。r

  r

  顶尖杀手们还在迟疑,却有不怕死的人举着兵器,直接朝应托月冲过去,也没有看清是她怎么出手,当那人和她擦肩而过,没走出几步就脖子喷血缓缓倒在地上。r

  r

  天气还很冷,流出的血很快便凝结,宛如传说中的血玉。r

  r

  看到同伴瞬间惨死,第二个人不顾一切地冲向托月,结果却死得比同伴更加惨烈。r

  r

  托月把直接被拦腰斩断,痛苦挣扎半晌才渐渐地安静下来,人们才发现托月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工剑,漆黑如墨的剑身不知是何物铸成。r

  r

  躲在暗中观察的人中,有人不觉后背心一凉。r

  r

  资料上明明说目标是大家闺秀,什么时候皇城的大家闺秀变得如此利害。r

  r

  应托月不仅身手敏捷还杀人不眨眼,若她的身手算是花拳绣腿,那江湖上很多有名的侠女都是浪得虚名。r

  r

  面对高额的报酬,明知眼前的女孩子很危险,还是有人忍不住举起兵器,不过都是些不入流的杀手,这些人应该是皇城那些公子姑娘们的手笔。r

  r

  这些人沉不住气,接连吃亏还不知道收敛,情况还没弄明白就主动送人头。r

  r

  面对这么杀手,托月取出一个小瓶子道“托月手上的三颗凝血丹,谁能助我躲过此劫,凝血丹便是报酬。”说话间打开瓶塞,一股浓郁的药味弥漫在巷子里上空。r

  r

  就算没有见过凝血丹,闻到药香也知道是好东西。r

  r

  杀手到了一定级别后,再想提升是极困难的事情,若不想浪费时间只能依靠丹药。r

  r

  再者杀手自幼服食丹药提升内力,到了今天寻常丹药已经没用,可是好丹药往往是有价无市,且每次一出现必定会掀起腥风血雨。r

  r

  眼前就有现成的,还是传闻中有能让白骨生肉,配方是已经失传的凝血丹。r

  r

  且还一次出现三颗,面对绝世致宝没有人会不心动,杀手们的目光纷纷落在托月身上,紧紧盯着那只小瓷瓶。r

  r

  托月缓缓倾斜小瓷瓶,从里面滚出三颗用蜜蜡封存的龙眼大小的药丸,众人的眼睛顿时闪闪发亮,隔着蜜蜡药香仍然如此浓郁,相当符合书卷上关于凝血丹的记述。r

  r

  “动手吧。”r

  r

  托月把丹药重新装进小瓷瓶里。r

  r

  无数潜伏在暗的人冲出来,僻静的巷子里刀光剑影、血雨腥风、血流成河。r

  r

  面纱下苍白的小脸上,露出似笑非笑又像是悲伤的神情,木然地看着眼前的发生的一切,弯腰把小瓷瓶放在地上。r

  r

  最后巷子里面只剩下四个人,三名浑身浴血的顶级杀手,以及纤尘不染身的托月,看着摇摇晃晃的三名杀,托月拿起小瓷瓶把凝血丹倒在掌心上,亲自送到三名顶级杀手面前。r

  r

  “此时你们都身负重伤,余力不足保护凝血丹,还是先吃了再走吧。”r

  r

  三名杀手有些迟疑,大约是多年的杀手生涯,让他们保持高度的警惕,直到此时都没有丝毫放松。r

  r

  沉默了好一会儿后,一名杀手抓起一枚凝血丹,捏破外面的蜜蜡在药香散开前放到口,嚼碎并地吞地到肚子里面,另外两名杀手看到后也马上服药,然后一起席地坐下调息。r

  r

  哈哈……r

  r

  看着他们认真调息的模样,托月忽然放声哈哈大笑。r

  r

  三名杀手马上感到不对劲,想要举起兵器杀掉托月却发现浑身无力,顿时惊恐无比地看着托月。r

  r

  托月笑了半晌后才止住笑“我从未见过像你们这般愚蠢的杀手,你们以为是凝血丹是长树上的果子吗?随手就能摘下三颗来给你们报酬。”r

  r

  三名杀手捶打腹部,想把毒药吐出来,却是连打自已都有气无力。r

  r

  托月看着他们冷笑道“没用的,此药入口即化,再加上你们又运功催化,毒早就进入你们的血脉里。”r

  r

  “你……”r

  r

  “杀人者人恒杀之。”r

  r

  托月把小瓷瓶随意往雪地城一扔,拢一下披风的领口,悠然地走出小巷。r

  r

  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又飘起雪花,落在尸体横陈、血流成的巷子里,等墨染尘带着人赶到时,地上的血已经凝结成鲜红的冰花,白色的雪覆盖在尸体上面。r

  r

  云齐迅速检查过一遍尸体,马上得出结论“墨染尘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这些人部死于自相残杀。”r

  r

  墨染尘不出声,云齐继续道“这些人脑子有毛病,大过年相约一起血拼,还让不让人好好过个节。”r

  r

  说话间已经开始检查前面的三具尸体,忽然咦一声“这三人可是杀手界,站在金字塔上面的人物,他们居然是口服剧毒而亡。”r

  r

  “谁这么有本事,能让他们口服毒药?”r

  r

  云齐朝墨染尘挤挤眼,墨染尘却是一言不发,只是看着现场几十具尸体出神。r

  r

  真不愧是应烘云的女儿,果然是很利害,手不染血便解决四五十名杀手,还有一半是在江湖上排得上号的人物。r

  r

  墨染尘看着都心惊肉跳。r

  r

  当时手下回来报信时他不相信,直到他带着府衙的人赶到现场。r

  r

  忽然一名手下走过来,在他耳边小声道“回公子,九姑娘出城了,直奔青云山方向。此外除了大家,属下们发现还有别人在暗中保护九姑娘,大家还要继续跟吗?”r

  r

  “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?”r

  r

  墨染尘问,在心里暗道“是应烘云还是长公主?”r

  r

  手下人马上道“对方修为了得,属下等未能近身,无法了解他们的身份。”r

  r

  沉默良久才道“跟着吧,不过不是为了保护,是监视。我想知道九姑娘,去青云山究竟是为什么,是不是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。”r

  r

  手下惊讶地啊一声赶紧应下,然后消失在小巷子里面。r

  r

  云齐已经查看过所有尸体,走过来道“这些人分为好几拔,有些是皇城某府的家兵,有些是江湖人士,还有些来自杀手组织的杀手,似乎是在争夺什么东西,最后被人来个渔翁得利。”r

  r

  “你再仔细找找,肯定会有线索。”r

  r

  墨染尘没有告诉云齐,这一切都是托月所为,不然皇城中必然有一番风波。r

  r

  云齐果真让人在雪地细细翻找,忽然一名衙役道“云三公子,这里有一些陶瓷碎片,不知道有没有关系?”r

  r

  走过去拿起碎片闻一下,顿时中出一个古怪的表情,把墨染尘拉到一边道“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自相残杀,你闻闻上面的味道就明白原因。”r

  r

  墨染尘接过碎处闻一下,同样露出惊讶的神情。r

  r

  两人相视一眼,云齐小声道“是类似凝血丹的味道,这些人不是血拼是来夺宝。”r

  r

  想到这一切是应托月所为,墨染尘小声道“我以为那东西只你们家有,没想到还有人知道此物,你心中有可有怀疑的对象。”r

  r

  云齐摇摇头“说句实在话,那东西是外祖父给母亲的嫁妆,再说只是类似凝血丹的味道。”r

  r

  墨染尘却不以为然,淡淡道“若是没有见过凝血丹,如何配得以假乱真的味道,仅仅只是一个相似的味道,就让四五十名杀手枉送性命。”r

  r

  “这么说那三是把毒药当成凝血丹。”r

  r

  云齐无语地摇摇头“这杀手都慢刀口上混生活,怎会如此大意受骗上当。”r

  r

  墨染尘淡淡道“尽管三人是杀手界的精英,其余四十多名杀手却不是泥捏的,打败他们三人也付出惨重的代价,自然害怕有人趁他们虚弱,抢走好不容易得来的凝血丹,最好的保护方法就是吃掉。”r

  r

  “感觉这不是一次单纯夺宝,而是有人刻意引导他们这样?”云齐说着又一脸困惑“可是这么做有什么好处?”r

  r

  “假如这些人一开始不是为了夺宝,他们聚在一起是要做另一件事情,比如杀人……”墨染尘看着被拖上车,温度正下降的尸体道“那个人为了保命,拿出类似血凝丹的东西,让杀手互相争夺残杀,最后安然逃脱。”r

  r

  “什么人啊,这么利害!”r

  r

  云齐大声感慨一句,墨染尘淡淡道“只是推测,还需要证据。”r

  r

  想起自已早上还掐着那女子的脖子,想要结束她的性命,如果当时她想要杀掉自已,是易如反掌吧。r

  r

  此时细细回想一番当时的细节,墨染尘觉得自已现在还活着靠那女子仁慈,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已,以后还是不要跟那女子靠得太近,以免性命不保。r

  r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r

  r

  还有十分钟就是圣诞节,灵琲在此提前祝大家圣诞节快乐!r

  r

  r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