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、真正害怕的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68章、真正害怕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天才一秒记住金狮贵宾会地址:[]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r

  青云山。r

  r

  托月休息了一个晚上,感觉心情舒畅了人也有了精神。r

  r

  推开窗着皑皑白雪,虽然还很冷不过天空已经放晴,可以下山买些油盐米粮,在山上住上十天半个月再说。r

  r

  提着篮子刚打开大门,就到几辆马车停在外面。r

  r

  良玉一套指挥人把东西搬下马车,托月抱着手臂道“你们这是打算陪我在青云山长住?”r

  r

  到她从里走出来,良玉走过来道“姑娘要过来别院小住,怎么不告诉奴婢,奴婢好早些过来侍候,昨天晚上肯定没有睡好休息好。“r

  r

  “姑娘精神不错。”r

  r

  良玉答非所问道“青云山佛门圣地,比较适合姑娘静养。”r

  r

  抬手推大门打开,让人把东西搬进来面,道“姑娘是要下山买菜吗?不用,阿弥跟墨贝在山脚下了车,现在已经把菜买好,姑娘还是好好休息,奴婢带人把房子收拾干净,姑娘住多久都无所谓。”r

  r

  “行,你忙吧。”r

  r

  托月把篮子塞到良玉手里“我到南面的山谷走走,山里的空气就是好啊。”r

  r

  良玉淡然道“山里风大姑娘别待太久,不小心染了风寒,青云山上缺医少药的,姑娘恐怕得吃些苦头。”r

  r

  “我在山上生活了十四年,比你更了解山上的天气。”托月独自往山南走,走进山谷没多久,便到那棵被雷劈过的老松树,不由自主地往最高处,不知上面有没长出灵芝仙草。r

  r

  前世跟圆悟大师一起偷吃雪山火鸟,结果昏睡了三天三夜,仿佛是几天前的事情。r

  r

  托月面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,不知道大伏国的大祭司,还会不会带着圣女们周游五国,跟天下诸国的才女们雅集论道。r

  r

  五国论道后,很多人便再也没有交集,也不知道他们后来如何。r

  r

  托月不知不觉走到古墓的入口处,发现此间杂草比人高,上面还有厚厚的积雪,显示近年并没有人进入过古墓。r

  r

  此次来山谷不是为了怀旧,尽管父亲告诉她一切都结束,她还是想要亲自证实,最直接的方法就是,那座能到地龙活动的陵墓是否存在。r

  r

  古神墓、古战场,是比双生天石更久远的存在,r

  r

  它们不会随着双生天石的消失而消失,可惜后面跟着太多尾巴,不然她真想马上进去弄清楚情况。r

  r

  正要离开时,忽然从被积雪掩埋的杂草从里,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动,托月马上弹出藏衣袖里的剑,麻利地砍掉挡在前面的杂草。r

  r

  隐约就到一团白色的,毛绒绒的东西努力抖动身边的杂草。r

  r

  托月马上把剑收起来,这里是山林,冬天经常会遇上受伤,或者是饿坏、冻伤的小动物。r

  r

  走近一发现是一只小白狗,它的毛比寻常小狗的毛要白要长,不知怎么跑到山谷里找不到出口,又累又饿再加雪天冰冷才倒在杂草丛里。r

  r

  托月没有细就把小狗抱在怀里,中断今天的探查计划。r

  r

  回去的路上细细检查,发现小狗身上并没有伤,多半饿着冷着才会向自已求救,身上还有股淡淡的香味。r

  r

  就算心里有些疑惑,想到对象只是一只小狗,托月也没太放在心上,经过老松树时小狗忽然发出奇怪的声音,甚至想要挣脱托月的怀抱。r

  r

  托月心里咯噔一下,雪山火鸟没来却来只狗惦记着上面的灵芝。r

  r

  朝老松树顶上了,托月无奈道“我知道你们在暗中跟着,出来个人帮我一个小忙,把老松树断口处的灵芝给摘下来。”r

  r

  沉寂片刻后,一道身影从积雪后飞来,迅速来到老松树。r

  r

  落在托月面前,递一朵菜盘子大小的灵芝,托月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,想不到是这么大一朵灵芝。r

  r

  托月接过灵芝,掰了一小块送到小狗嘴边,小狗马上一口吞到肚子里,然后眼巴巴地着余下的灵芝,精神似乎比刚才好了很多。r

  r

  打量一眼帮摘灵芝的暗卫,托月掰下一块道“虽然年份不是很长,拿去炖锅鸡汤喝,还可以强身壮体。”r

  r

  暗卫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,到他一副没明白的意思,托月把灵芝往他手上一塞,抱着小狗带着余灵芝,在暗卫们的注视下离开山谷。r

  r

  回到别院托月再细细检查过小狗,发现它身上比别人家养的还干净,没有臭味也没有跳蚤、蜱虫之类寄生虫。r

  r

  直接把狗狗放到榻上,墨贝趴在榻下打量着小狗“姑娘,您一个人到山里散步,不怕遇到狼啊老虎之类,或者是大黑熊什么会吃的猛兽吗?”r

  r

  托月着墨贝无奈道“姑娘我得教你一些常识,免得以后出去闹笑话。”r

  r

  掰了一块灵芝放到小狗面前,托月淡淡道“狼主要生活在大伏国的草原上,老虎、大黑熊大部分都在武国,青云山的林子里就是野鸡、野兔、飞鸟之类的,等到了春天带你们挖野菜,山谷的小溪里还有鱼。”r

  r

  “姑娘,奴婢它不像狗。”冰儿凑过来一眼道“小狗脸上还没这么尖,倒有点像是只小狐狸。”r

  r

  “狐狸?”托月愣一下道“如果是狐狸按体型,已经算是成年的狐狸,可是没有在它身上闻到狐臭味,闻起来反而有股淡淡的香味,就像是刚洗过澡似的。”r

  r

  冰儿再凑上前闻了闻道“确实是有股香味,姑娘见多识广,可知道这是什么狐狸品种。”r

  r

  托月想一下道“古有记载,狐中异品毛色雪白体有暗香,故称之为香狐。这只从外形倒是挺符合收中记述,就是体型大了很多,从它的表现来也像是只幼崽,以后还能再长个头。”r

  r

  “这……”r

  r

  “管它呢。”r

  r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“就当狗、当猫养着吧。”r

  r

  冰儿正要说什么,就到墨贝凑上前,把小狗从头到脚闻一遍。r

  r

  回过一本正经问“姑娘,你说它的肉烤过了还会香吗?炖汤里会不会也带着香味?”r

  r

  “你别一天到晚惦记着吃,自入冬以来你都胖了一大圈。”托月忍不住提醒墨贝要控制饮食,上次在四水街买回来的零嘴,大多进了她的肚子里面。r

  r

  墨贝戳着手指道“奴婢就问问,没真的想吃它?”r

  r

  托月把狐狸抱到怀里“先把它放在身边养着,等到它身体好了,是去上留都随它吧。哦对了,我都忘记问你们,怎么突然跑到青云山,这里可不比城里好玩。”r

  r

  冰儿忍不住埋怨道“姑娘还好意思问大家,自已跑到青云山来也不跟大家说,若不是六公子告诉奴婢们,奴婢们还不知道姑娘自个去青云山。若不是城门已关,奴婢们一定连夜上山找姑娘。”r

  r

  “皇城里事非多,来这里清静清静。”托月有些无奈道“让他们闹腾,我倒要谁能爬上墨染尘的床。”r

  r

  “六公子不凡,喜欢他的女子也多,可姑娘为什么不动心呢?”冰儿不由好奇地问一句,托月无奈道“就因为他的不凡,你家姑娘我才时不时就被人暗害,这样的人我一个小庶女动心不起。”r

  r

  “庶女怎么啦。”冰儿不以为然道“以姑娘的才华随时能让他们抬不起头。”r

  r

  “嫡女有才方叫才华,庶女有才叫狐媚子、不择手段。”托月抚着怀中的狐狸道“在皇城里跟人斗智斗勇斗狠,还不如在山林跟这些小畜生们玩。”r

  r

  “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。”冰儿忍不住劝道“姑娘总是要面对,应大人也不会让一直待在别院,一则是怕人说闲话,二则姑娘长住别院,皇上会以为姑娘对婚事不满,故意躲到青云山上。”r

  r

  托月一脸不以为然道“古来皇上指的婚有几对是相亲相的,能做到相敬如宾便已经很不错。”r

  r

  “六公子还是关心姑娘的,对姑娘的去向了如指掌。”冰儿好心劝,托月不屑道“你怎么不觉得他是在监视我,是预防应家跟擎王联手造反。”r

  r

  “造反……”r

  r

  冰儿一脸紧张道“姑娘,这话可不能胡说。”r

  r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“说句话实在的,如今的皇上能力一般,还生怕底下臣子比自已强,满朝大臣有能力不敢冒尖,以致景国的国力一年比一年减退。”r

  r

  “皇上害怕臣子比自已强?”墨贝不解地问。r

  r

  “功高震主,听说过吗?”托月忍不住讥笑道“皇上若是无作为,不能为百姓谋利\在军中立威,在朝臣百姓中便会渐渐失去威信,若哪天发生点什么事情,皇位就会坐不稳。”r

  r

  “跟皇上的能力有什么关系吗?”冰儿也好奇地问。r

  r

  “皇上自身能力不足,若是让有才干的人掌握大权,他会担忧自已无法掌控,自然不敢重用有才干的朝臣。”r

  r

  托月意味深长地笑笑道“帝皇的能力有多强,底下朝臣的能力便有多强,朝臣能力越强实行力也越强,才能把事情给办漂亮;能力寻常的大臣也能把事情办好,可是办好跟办漂亮是有区别的。”r

  r

  “姑娘,你别再说浑话。”冰儿马上提醒托月道“这话要是让人听了去,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。”r

  r

  “墨贝,方才姑娘说的话,你一个字都不许跟别人讲。”冰儿慎重地叮嘱墨贝,道“姑娘若是有什么事情,你要再想找这么好的主子可没处找。”r

  r

  “奴婢知道。”r

  r

  墨贝乖巧地点点头,伸手拿一块点心塞嘴里。r

  r

  晚朝轩,墨染尘听着探子汇报消息,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,探子有些不舍地把灵芝放到桌上。r

  r

  墨染尘淡一眼灵芝道“既是九姑娘给你的,你就收下,按她说炖一锅鸡汤喝。”到手下面上有些犹豫,淡淡地问“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r

  r

  “属下心里有疑惑。”探子有些迷茫道“九姑娘没上过树,树上又有很厚的积雪,她如何知道树上有灵芝。”r

  r

  “九姑娘是在青云山长大,知道上面有灵芝不足为奇。”墨染尘不以为然,探子却继续道“属下觉得九姑娘去南面的山谷,不像是欣赏雪景,倒像是在找什么东西。”r

  r

  “找东西?”r

  r

  墨染尘眼里有些疑惑。r

  r

  想起第一次见面,也是山谷里面,真是为了找东西吗?r

  r

  那女子在青云山上生活了十几年,对那里应该了如指掌,还有什么是她花十几年没有找到的。r

  r

  沉默好一会儿后,墨染尘才开口“如今她身边也有人侍候,你们的行踪也暴露,就不必再在暗地里保护九姑娘,你们从明天开始正大光明保护吧。”r

  r

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r

  r

  探子马上连同灵芝一起消失在晚朝轩。r

  r

  墨衡宇从架后面转出来道“九姑娘不可能一直待在山上,时间一长会招人闲话,传到皇上那里便不好。”r

  r

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我应该去求她回来吗?”墨染尘有些无语,墨衡宇淡淡道“就算不去求她回来,你也应很该去探望探望,毕竟是打着静养的借口。”r

  r

  “再说也是你先得罪人家,就算生气也不能掐人家脖子啊。”墨染尘不否认也不承认。r

  r

  “有些事情真不能怪九姑娘。”墨衡宇着弟弟一脸认真道“换我是九姑娘,为了活命也会这么做,为了公主不再揪着不放也会故意弄出点事情,教那些想对付我的人自顾不暇。”r

  r

  “你不觉得她很可怕吗?”墨染尘忍不住反问“将近五十名杀手,其中有一半在江湖上排得上号,她凭一已之力居然可以兵不血刃的解决掉。”r

  r

  “你这话说得……”墨衡宇淡淡道“你别忘记了那些人是要杀她的,她不反抗难道站在哪让人杀吗?”r

  r

  “我……”墨染尘一时语塞,良久才淡淡道“兄长不觉得,把这样一个手机手段一等一的人留在身边,就等于是把剑架在脖子上,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吗。”r

  r

  “把晾在青云山就合适吗?”墨衡宇着弟弟道“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着,不是更好掌控吗?”r

  r

  “还有两天便是上元节,你就借此机会去把姑娘接回来吧。”墨衡宇拍拍弟弟的肩膀走出房,他知道弟弟根本不是忌惮九姑娘的能力,真正害怕的是担忧自已会喜欢上她吧。r

  r

  r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