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9章、求人的态度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69章、求人的态度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姑娘,六公子来接你回在府。”

  用过午膳,托月在给小狐狸梳毛,阿弥忽然小跑着进来报。

  看着惬意趴在托月腿上的小狐狸,忍不住羡慕道:“姑娘养香香不过几天,这小家伙便长大了一圈,再这么着能赶上墨贝的圆润。”

  经过几天的观察,终于确认这是一只罕见的大种香狐。

  成年后体型比寻常狐狸要一两倍以上,因为体有异香还是一只母狐狸,故而唤它为香香。

  自从吃了灵芝恢复体力后,再加托月好吃好喝供着,它俨然把这里当成自已的家,很有当宠物的觉悟,懂得如何讨主子的欢心。

  姑娘喜欢他们自然没有意见,不过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嫉妒小狐狸。

  托月抱着香香走到窗前,看着外面的景致道:“阿弥,是山上的生活好,还是在皇城里面生活好。”

  阿弥细细想一下道:“奴婢的要求不高,有姑娘在哪里都是好的。”想了想道:“奴婢平时跟墨贝外出,偶尔看到别人家的丫头,被主子呼来喝去的,根本不当人待看,姑娘对奴婢们亦姐亦友。”

  “还好你没说如父如母。”托月忍不住感慨一句。

  闻言冰儿忍不住笑起来,走过来道:“六公子亲自来接姑娘回府,怕是有意要跟姑娘讲和。”

  原本不知道姑娘为何突然移居青云山别院,直到夜里侍候托月沐浴,看到她脖子上发紫的掐印才明白,六公子受到刺激一时对姑娘起了杀意。

  “他来讲什么和呀,他是来让我去送死。”托月讥讽一笑道:”明天便是上元节,宫中必定会设宴,皇上为显自已的仁义圣明,特地点名让我赴宴,皇宫里那些女人就等着我羊入虎口。”

  “长公主捎来话,姑娘可以放心进宫。”冰儿面带笑容道:“姑娘突然出城殿下很担忧,特地让人暗中查明原由,宫中一切殿下都已经安排妥当,姑娘做好本份即可,不会有人敢为难您,若有姑娘不必下手下留情。”

  托月没有马上答复,举起怀里的小狐狸问:“香香,你是愿意跟我一起下山,还是回到来原来世界,虽然那里只有无力的黑暗。”

  经过几天的观察,托月从香香的外形和生活习性,隐隐猜到香香来的出处。

  它所有的外形、习性都符合那里出来的特征,它若回去自已亦有办法打开远古神墓,让它回到自已的出生地生活。

  香香似懂非懂怔半天,忽然挣脱托月的怀抱,迅速钻进被窝里躲起来。看到它古怪的行为,阿弥和冰儿不解地看向托月,托月含笑道:“它喜欢跟着我,喜欢外面的生活,不想回到出生之地。”

  “跟着姑娘有吃有喝、高床软枕,当然不愿意再回原来经常饭肚子的生活。”

  阿弥忍不住吐槽道:“这小家伙跟墨贝一副德行,还光吃不干活,不过几天功夫把就自已吃得胖成球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简单收拾一下准备回府,等上元节一过大家便再回来,山下的生活再多姿多彩,都不如青云山上的生活平静安宁、惬意悠闲。”

  冰儿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劝,就让人收拾些必用之物轻装上车,至于衣物铺盖类不打紧的东西都在别院。

  出门时,托月抱着香香直接上马车。

  墨染尘看到她这般举动,下马的动作不得不刹住,调转马头走在马车前面。

  托月下山的消息自然瞒不住,很快就传回到城里,想要出手取应托月的大人在,不过得知墨染尘同行,很多人纷纷选择放弃,小部分坚持的还没靠近马车就被解决掉。

  进城后路上也算太平,托月安静地看书,香香趴在窗口上好奇地打量外面的世界。

  每每看到新奇又喜欢之物会喑喑地乱叫,托月看一眼便会让阿弥下车去买给它,墨贝忍不住嫉妒道:“这小家伙也太烧钱了,每天吃一只鸡不说,还学会买东西。”

  “跟你一样。”

  托月回了一句,墨贝马上认输不说话。

  香香跳到地上,扒拉着一堆属于自已的东西,把一块铜钱大小的东西叼到托月面前,咬了咬托月的衣袖让她瞧瞧。

  托月无奈地放下竹简道:“这些都是给香香的,我不需要……”不经意地瞥一眼桌面上的东西,惊讶地拿在手上细细观摩一番道:“香香不只鼻子利害,眼光也很不错,居然能发现银精这种宝贝。”

  银精不是平时使用的银子,而是一种十分罕见的金属。

  它的作用是在铸剑时,往里头添上指头大的一点,剑铸成后然是削铁如泥的上品宝贝。

  “回头让人打成铃铛,挂在你脖子面。”托月说完拿起书继续看,忽然香香抱着银精在桌子上不停地打滚,看起很高兴的模样。

  回到墨府,托月下了车,抱着香香径直回到月归尘,关上门户不过问外面的事情。

  想着明天夜宴的事情,墨染尘好硬着头皮上门,出来开门的人时冰儿,道:“夜宴的事情姑娘已经知道,明天会按时出发,六公子若没有别的事情,请回吧。”

  “九姑娘就没有什么要对在下说吗?”

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冰儿含笑回答,然后关上门。

  墨染尘怅然离开,回到晚朝轩后把自已关在书房里面。

  重新新细看探子们传回来的消息,上面提到四国第一才女将齐聚景国,向景国的才女们发起挑战,时间就定在二月惊蛰之日。

  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秘密,毕竟这种事情每年都会举行,今年恰好轮到景国。

  自从过完后后,各家各户凡年年龄在双十之下,无论成亲还是未成亲的女子都跃跃欲试,想到住扬名立外的时机。

  若不是今早朝会时,皇上特意问起这女子的情况。

  墨染尘差点忘记应托月完全符合条件,皇上特意问起很明显是寄厚望于应托月。

  想到她当时远在青云山,墨染尘只得说身体仍然调养中,今天本想跟商量一下此事,她却连说话都不给他。

  傍晚时良及外面回来,先说了欧阳先生故居重修进度,又把一卷银票放到托月面前:“拍卖烟花制作的配方所得,扣除了一成佣金,共得四万五千两。”

  “哪家拍得?”

  “上卢家。”

  托月有些意外道:“古家、明家都没有出手。”

  良玉含笑道:“出了,不然有这么的成交价。还有一事,长公主希翼姑娘先答应参加五国雅集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五国雅集?”

  托月惊讶地问,不是大伏国圣女周游诸国,单挑各国第一才女吗?

  看到托月面上的疑惑,良玉马上说明道:“就是各国挑选出最有才华的女子,聚在一起比拼才学。谁能娶得最后的胜利,不仅女子能获得天下第一才女的殊荣,连她所在的国家都能向任何一国提出条件,而对方必须答应。”

  “比如呢?”托月问。

  “比如两国正在交战,假如赢的是弱国,便可以要求对方停战最少一年。”

  托月哦一声点点头问:“景国想要的是什么?”眼五国虽然偶有摩擦,可是并无大规模的战争需要用此上。

  “这种事情不是奴婢能知道的。”良玉委婉地表示自已不知道,托月也没有继续再追问,良玉不说自然会有人亲自告诉自已,不是皇上便是长公主殿下他们。

  反正她没打算参加,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什么天下第一才女谁爱谁来抢,再者听长公主话里的意思,是希翼口头上答应着,再找机会无法参加五国雅集。

  到处有这么多眼线盯着,身边还有一个睿智无双的墨染尘,机会可不是那么找,若想顺利办成此事,少不得自已再经受一些皮肉苦痛,可谁是合适的人选呢。

  托月把自已的想法告诉良玉。

  良玉沉默一会儿道:“奴婢会把姑娘的想法告诉长公主。”

  翌日便是上元佳节,丫头们一大早就忙碌起来,准备进宫必用之物,托月却抱着香香缩在被窝里。

  这世她想过得比前世舒畅自在一些,人也就惫懒不似前世那般自律,不过她没有睡到日上三杆才醒,只是偷懒窝在床上看书罢。

  “姑娘,今天进宫穿这身衣裳如何?”

  阿弥把准备进宫穿的衣裳,套在架子上抬到托月面前。

  托月淡瞟一眼,看着上辈子都没穿过银红色,无语道:“把衣裳白裙绿色衣裳,做人还是要低调,别太过出挑。”

  “姑娘和六公子是新婚,第一次见驾须得穿红色。”

  冰儿在外面提醒:“若是换成别的颜色,皇上会以姑娘对婚事不满意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成亲已经快半年,还是去年的事情,新什么婚穿什么红,按我说的就穿绿色,头饰也换成那朵玉做的茶花,我今天不绾妇人的发髻,梳成发辫吧。”

  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情,托月才不会理会别的感受,她只要自已喜欢的事情。

  几个丫头拿她没办法,只得按她的话行事,生怕她一时性子起来,连夜今天晚上的夜宴都干脆不参加,就是他们的过错。

  托月一直床上窝到正午时分才起来,用过午膳又看了一个时辰的书才开沐浴。

  梳妆细细打扮好正好是出门的时辰,走出大门发现外面停着两辆马车,正不知该上哪辆时,墨衡宇夫妇从里出来,两人径直走上其中一辆马车。

  托月硬着头皮走上另一辆马车,墨染尘果然已经在里面。

  微微抬眸打量一眼她打扮道:“你作此打扮,皇上会怀疑你我对他指的婚不满意。”

  “满皇城的人都知道,你我一没拜堂二没圆房,在皇上跟前假装恩爱是欺君之罪,你我何不必坦诚一些面对皇上,没准皇上发现自已错了、或是爱女心切,当堂让你我和离岂不是两全其美。”

  “皇上不会让你我各离。”墨染尘肯定回答,没有帝皇会承认自已的错误。

  “让你休妻,让我休夫,都是一样可以的。”托月不以为然,其实离或不离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想远离风波。

  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墨染尘面无表情问。

  “六公子说笑了,明明是你恨不得托月死,还时时刻刻防备着托月。”

  托月一脸云淡风轻道:“脖子上被架着刀不是只有你一个人,要不然托月也不会躲到青云山,皇城风霜如刀剑。”

  “青云山,不够远。“

  “离了托月可以远走高飞,云游四海,远离内乱。”

  墨染尘骤然面色大变,压抑着怒火道:“是你们,还是你们从中挑唆,让他人做谋逆之举。”马车内的气氛冰冷紧张到极点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地淡淡道:“六公子别冲着托月发火,此事与托月和应家没有半点儿关系,问题在皇上身上,你身为臣子应该提醒皇上,若没能力坐称皇位就主动退位让贤,以免造成景国动荡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墨染尘没想到托月如此直白,直接指出景国祸乱的根源。

  良久怒火才渐渐平息,淡淡道:“这种大逆不道的话,你竟敢说出口,不被抄家灭门吗?”

  “说实话就得抄家灭门,可见朝廷如今的风气有多么败坏。”托月似笑非笑道:“托月闺阁女都尚且看不惯,何况是景国的热血男儿们,不想景国内乱只有皇上主动当太上皇。”

  “你是嫌命长?”

  “托月是好言相劝。”托月看着书卷道:“五国才女雅集,景国无论赢或输,皇上若不能改变心意,结果都会引来民怨众怒,到时有人便会师出有名。”

  “你不参加雅集,景国便不会赢。”

  “托月若不参加雅集,皇上被按上用人不慎的罪名。”

  托月说完轻叹一声道:“你还不明白吗?这是一个死局,想要破局只能有人作出牺牲,那个人只能是皇上。”

  “你是在威胁我?”

  “托月是人,是人都应该趋利避害,不然怎么有命云游四海。”

  墨染尘看着托月一脸诚恳道:“你也是景国人,景国都应该为景国的未来作打算。”

  托月面上露出一丝讥讽:“皇上对托月未曾以人相待,再说你们的男人的事情,不该让一个柔弱女子来解决。关键是求人得求人的态度。”16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