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1章、被逼作答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71章、被逼作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天才一秒记住金狮贵宾会地址:[]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“退让不是你这种人的性格。百度搜索"",免费”墨染尘忍无可忍道“你只是怕麻烦,躲是躲不掉的,就算你故意答错所有题目,还是会有人把你推上选拔赛,推上五国雅集,你等着瞧吧。”没有人愿意到景国内乱、亡国。

  “六公子就不怕托月来个一劳永逸,逼得皇上不得不退位。”托月冷冷着墨染尘,正憋着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。

  墨染尘感觉到她的怒火,淡淡道“比起让康王,或是靖王登基称帝,你更乐意让当今皇上稳坐江山,最少他不会为难你一个小姑娘、为难应府。”

  “但他纵容皇后、公主为难托月。”托月面笼寒霜道“如果皇上无法保证托月的安危,托月凭什么替他办事。”

  “六公子”托月着墨染尘道“你去跟皇上请道圣旨,在五国雅集结束前,任何人危胁到托月的性命,托月都可以先斩后凑,托月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  “你是打算大开杀戒吗”墨染尘一脸严肃问,托月面带笑容道“托月参加雅集是为了景国,他们阻止托月就是抗旨、谋逆、叛国。抗旨、谋逆、叛国都是死罪,还要过堂审问证明他信无罪吗”

  这话墨染尘无法反驳,不得不承认她的话很道理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“你的意思是我会转告皇上,不过不能保证皇上会答应你,在下会努力争取。”

  托月想了想道“六公子可以告诉皇上,皇上给托月多大的权限,托月就能办多少事情,当然也可能什么都没做,托月就是已经无缘五国雅集。”

  跟前世的皇上一比,孰强孰弱一目了然,若不是先皇中当今太子潜质,恐怕也轮不到他坐皇位。

  “你敢威胁皇上”

  墨染尘停下脚步,冷冷着托月。

  托月毫不退让“皇上若连托月的安全都无法保证,就不要把托月推到风口浪尖上。”

  “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。”托月淡淡道“江山要是那么好坐,何来朝代更迭之说。皇上若没有空,太子殿下怎么也不露个脸,好歹是求托月帮他守住江山。”

  “太子殿下有自已的事情,无暇顾及五国雅集的事情。”墨染尘淡淡道,托月冷笑一声道“合着你们是想空手套白狼啊。你们什么保障都不愿意给托月,凭什么要求托月为你们卖命,为你们尽心尽力。”

  走到第三关时,托月随意一眼题目提笔乱写一通,在墨染尘无奈的目光走中走向凤华殿。

  考核总共就三关,从第三关到凤华殿有一定的距离,当托月走到殿门前考核的成绩也送到,毫不无意外地托月被分配到相当角落的位置,别说龙椅连中间的比赛席都不到。

  “六少夫人同,你怎么会在这”

  落座托月才发现,云齐就坐在旁边。

  这家伙还有一脸兴奋地打招呼,找月作了一个别出声的动作。

  云齐对托月的出现很意外,以她才智再差不会可能沦落到跟他一丝,除非她故意答错题目。

  偏偏托月不许他问,急得他挠头抓腮,左等右等不见墨染尘,按捺不住小声问“六少夫人,怎么没到大家府尹大人,他不陪你一起吗”

  “他大概觉得丢人,不愿意过来坐吧。”

  托月漫不经心地回答,岂料话刚落墨染尘就出现在眼前。

  到云齐也在怕得,墨染尘一脸意外“你怎么也在这里,不怕云尚抡棍子打你吗”

  “大人不敢在这里嘛。”云齐呵呵干笑两道“以我的身份往前面凑,不是逼着旁人往后面躲嘛。再说有真才实干坐哪并不重要,尤其是跟两位聪明人在一起,傻子才会前面凑,一会儿大家就等着戏吧。”

  “选拔赛这么重要的场合,谁还会有心情演戏啊”

  托月一脸八卦地问,云齐压低声音道“别这些姑娘们表面上弱不禁风,私底下手段阴狠着呢。”

  闻言托月打了一个哆嗦,难以置信道“当着皇上、皇后的面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呀,万一被发现岂不是颜面尽失,以后怎么还有脸面见人啊”

  “跟五国雅集比的凶险比,这些只是小打小闹,皇上、皇后自然不会在意、阻止。”

  “还没上五国雅集,自已人倒先打起来了,真是闻所未闻。”托月不由竖起拇指道“托月今天算是长见识,万一两败俱伤岂不是没人参加雅集。”

  “”

  “你们两个够了。”墨染尘瞪着云齐道“殿下对你不薄,你便是如此报仇他吗”

  “报答的方式很多种,不一定要往前面凑嘛。”云齐不以为然,指指托月道“这不有六少夫人作伴嘛,跟也聊天比前面那些虚伪做作的姑娘自在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别忘记了,令妹妹四姑娘也在其中,你说话有考虑过她吗”墨染尘面色有些不好。

  云齐不以为然道“这个死丫头对你们温柔得像小绵羊,对我就是母老虎、母夜叉,凶神恶煞的,那有六少夫人这般知情识趣,说话做事让人觉得舒服。”

  若不是托月在旁边,墨染尘会直接提醒他身这位比母老虎、母夜叉可怕千万倍,吃人都不带吐骨头。

  淡淡睨一眼托月道“殿下把你保护得太好,不知道人心险恶,你以后还是在验尸房多跟死人打交道,以免被人卖掉还在替人数钱,你呀天生就缺心眼。”

  “提到这个我想起一件事情。”云齐一脸兴奋对托月道“最近府衙接了一桩奇怪的案子,收来一具死相十分奇特的尸体,六少夫人明天有没有兴趣到验尸房一观,你见多识广没准能找到答案。”

  “有。”

  托月马上答应。

  云齐愣一下道“在下接触尸体无数,这么奇特的还是头会遇到。”

  托月正疑惑云齐为何当众说案时,就到原本打算过来人的纷纷走开,马上明白是什么原因。

  这个家伙是故意不让人靠近他们,就听到云齐唉声叹气道“六少夫人也到了,咱们做仵作即便破了那么多案,还是让人瞧不起。”

  “托月倒觉得云三公子是乐在其中,很享受跟尸体相处的时间。”

  云齐卖惨不成,尴尬地笑笑道“他们既非真心与在下相交,在下何必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呢。”

  托月轻轻嗯一声道“托月很赞同云三公子的话,若非真心何不必君子之交淡淡如水,眼下该自扫门前雪,指望不相干的人多不实际。”后面两句话是说给墨染尘听。

  “君子之交淡淡如水”云齐重复着托月的话,忍不住称赞道“九姑娘此话听起来虽然淡淡的,却让在下回味犹甘产、意犹未尽,只是你上次为何主动帮在下设计验尸的工具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托月可是收了钱的。”托月落落大方道“钱货两清互不相欠,你我算不上有什么交情。”

  “是这个道理。”云齐悄悄一眼墨染尘,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,连“君子之交淡淡如水”都说出口,他们有什么资格强求她帮忙,而且无论成败都对她没有任何好处,关键是还不能保证她的安危。

  墨染尘没有再说话,待众人都落座后,太监通报的声音马上响起“皇上、皇后娘娘、太子殿下驾到”

  众人起身下跪,皇上落座,众人山呼万岁后才让众人平身,托月的位置不到皇上,自然也懒得去想皇上长成什么模样,酒菜上来后嘴巴就一直没有停过。

  侍宴的宫女都不由惊讶,从未见过胃口这么好的姑娘,不由好奇地打量着托月。

  酒过三巡,皇上放下酒店道“夜宴原是为庆祝上元佳节,只不过五国雅集迫在眉睫,不得不把选拔安排在今晚,还请诸位多见谅,下面的事情交给皇后处理。”

  皇后娘娘起身说了几句场面话,转入正题道“五国雅集既是五国的盛事,也是景国的盛事,适才三关入殿总共有二十位姑娘获得满,能代表景国参加五国雅集的名额有限。”

  托月忍不住翻白眼,净说些没用的废话,就听到皇后继续道“所以参加五国雅集的人选,将前地在二十位才女中优先录取,希翼被选中的姑娘好好表现,为景国的百姓争得好福利。”

  此言一出托月马上皱眉,光是这句“为景国争得好福利”,就等于让参加五国雅集的女子承担所有责任。

  成了景国沾他们光,若败了举国上下都会唾弃他们,忍不住小声问“云三公子,云四姑娘有几成机会。”前世跟云府的几位姑娘没有交集,不知他们才学几何。

  “前世二十名肯定有她,至于能不能走到最后就不好说。”

  云齐十分中恳地评价自已的妹妹,淡淡道“不过六少夫人以后想知道那家姑娘的八卦,倒是可以跟她打听。”

  前世云夫人就是个包打听,对各家姑娘的情况了指掌,没想到女儿也是如此,笑着应下道“好啊,以后有需要的时候,还请云三公子引见。”

  托月欣然接受云齐的推道“按习惯这种场合,应该有人点评,不知今天请哪几位先生作评。”

  云齐马上开始为托月先容“你公公太傅大人自然在列,长公主殿下曾为景国获得过第一名,自然在作评人之列;还有景国名士之一周先生,以及国子监的庄老学究。”

  “长公主殿下、周先生作评尚且说得过去,太傅大人和庄老学究为何肯屈尊降纡,为女子雅集选拔赛作评。”

  托月不解地问,云齐有些无奈道“自长公主殿下之后,我景国再无人夺得天下第一才女的称号,成绩不垫底就已经很不错,如今更是挑不出像样的人物,事关景国荣辱兴衰,两位前辈不得不放下身段。”

  托月明智地没有接话,而是认真地听太监宣读名单,二个人里面认识的只有孟霜儿、燕攸宁、李云湄。

  宣读完名单后,二十名女子陆陆续续出列,坐到特意为他们的准备好的坐席,准备参加最终的选拔赛,自有宫人奉上文房四宝。

  待二十位姑娘准备好后,皇后面带笑容道“今天选拔赛所用题目,皆从近十年五国雅集的题目抽取,一会儿不只你们答题,在场所有符合年龄的女子,他们会跟你们同时答题,他们同样有机会争取名额。”

  “这不公平,凭什么呀”有人不服气地问。

  “三道题说明不了什么,所以你们要当是在参加五国雅集,用尽全力作答。”

  皇后的话一落,马上有宫人用推车,把题目送到所有符合条件的女子旁边,托月面前的菜肴也被成文房四宝。

  送东西太监小声道“九姑娘,长公主殿下希翼姑娘认真作答,还说这也也是应大人和擎大的意思,请姑娘务必把最后把名额拿,其余的不用姑娘管。”

  “还有其他话吗”托月一脸郁闷问。

  太监想了想道“擎王说姑娘这毛病都惯出来的,拿鞭子抽一顿就能治好。”

  从旁边传来一阵闷笑,托月瞪一眼云齐道“那你去告诉他们,多准备几根鞭子,有能耐他们就打死托月。”

  托月欲哭无泪,嘴上就是不肯认输,太监跪下道“奴才为九姑娘研墨,这这也是长公主殿下的命令,请九姑娘莫让奴才为难。”

  “长公主殿下是让你监视我吧。”

  “奴才不敢。”

  “开始。”

  闲谈间,太监一声令下,众人开始作答。

  墨染尘挑了一支笔,亲自蘸上墨汁送到托月面前道“九姑娘,不会真想被应大人拿鞭子抽吧。”

  托月别过脸,墨染尘忍着笑道“再说只是让你好好答题,最后的结果还得皇上来决定,眼下离五国雅集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你有的是机会改变结果。”

  托月冷哼一声接过笔,随意拿过一卷题目,扫过一眼便开始作答。

  墨染尘忍不住提醒“九姑娘,历来五国雅集的题目陷阱重重,一个不小心就会出错,还请九姑娘慎重些。”

  “若这些题目也能难倒托月,你们也不会软硬兼施逼托月就犯。”托月白了墨染尘一眼道“托月可不是那些为找门好婚事,听学混名声的姑娘们,不要用他们标准衡量托月。”

  墨染尘本来还想说什么,可是在她写出第一题答案后,终于明白这女子为何不屑第一才女的称号。

  五国雅集的题目堪比春闱科举考试,这个小女子居然一眼就能懂题目,并在瞬间破题,答题之精妙、立意之新颖远非常人能及。

  最后在别人刚答完三分一多点题目时,托月已经完全部题目。

  太监马上起身去击身后的磬,在场的人突然听到击磬的声音,纷纷惊讶地抬起头,去寻找声音的源头。

  五国雅集能笔作答的题目,连当年为景国夺得尚荣耀的长公主殿下,亦花费了近两个时辰,眼下答题还不到半个时辰竟然人完全部题目,该不是有人不小心碰到吧。

  “墨府六少夫人应氏答完全部题目,用时半个时辰又两刻。”

  正在众人疑惑不已时,就听到太监高声公布,是谁在如此的时间内完成全部题目。

  墨府六少夫人,不就是坊间传闻相貌平平、学识平平,粗鄙无礼的应家九姑娘吗得到最先答完题目的人是谁后,众人纷纷露出鄙夷的神情,肯定写不出来提前交白卷。

  墨染尘不由皱起眉头,这丫头平时总把“低调”二字挂在嘴边,现在却比任何人都高调。

  四为作评人还没有出声,就听到皇上道“把六少夫人的答卷呈上来,朕与四位作评人同时检阅,若有错漏超过十道题目,朕便罚轻怠政事之罪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在场一片哗然。

  在场对托月不满的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,无怨无仇的却觉得皇上太过苛刻。

  莫说是十道题,能保证错漏不超过五十道题目就已经很不错,更何况墨家六少夫人还是第一次参加选拔赛。

  托月却不以为然道“皇上,若是托月无一错漏,您就放托月出宫去花灯如何能答出来的早答出来,答不出来的坐到天亮也无用,托月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等待上。”

  “你若无一错漏,朕便允许你马上出宫。”

  “皇上金口玉言,可不话反悔。”

  皇上不到托月,提高量淡淡道“就劳烦四位作评人,同时为这丫头阅卷,连一个错别字都别放过。尔等不可徇私轻饶过这小丫头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在场不少人皱眉头,这话分明是在质疑四人的人品。

  长公主殿下和太傅大人深知皇上脾气,可是周先生和庄老学究的面色却有些难,若说话的人不是皇上,两人早就拂袖而去,根本不会忍隐怒火继续检阅。

  托月意味深长地一眼墨染尘道“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这话寒了多少人的心啊。”

  墨染尘沉默不语,能称之才女的都不是傻子,他们背后的家族更不凡,先前皇后推卸责任的话已经让人心惊,皇上的无疑是火上添油令人心生不满,还会不会全力答题很难说。

  四人同时检阅答卷,原本还有些怀疑,可是在到答案,面上越来越多的是惊讶。

  完所有答案,四人几乎同时深呼一口气,由长公主为代表上凑道“回皇上,墨府六少夫人答案全部正确,且没有任何错字、修改之处,乃一气呵成。”

  “什么”

  “不可能”

  “这还是人吗”

  “怎么可能,她怎么办做的”

  “”

  长公主的话一出,凤华殿内所人都惊呆。

  答题量之大,在场的人心里都清楚,从来没有人能用这么短时间答完所有题目,更别说全部答对。

  “你们没有”

  “回皇上,大家没有。”

  长公主打断皇上的话,面具下目光冰冷如霜。

  皇上到口的话只得收回,长公主命人把答卷送到皇上面前,淡淡道“请皇上亲自阅卷,并兑现方才的承诺。”

  大殿偏远之处,云齐从托月答题开始,就一脸震惊地着托月,直到此时才回过神,压低声音问“六少夫人,敢问尔可是人乎”人不可能做出这么惊人的事情。

  “云三公子,你明天几时到府衙”托月认真地着云齐问。

  “辰时末。”云齐下意识地回答,忽然一脸震惊道“你真的要去验尸房,在下怎么工作吗”

  “云三公子要反悔吗”托月斜他一眼问,云齐马上拼命地摇头,道“明天在下在府衙恭候六少夫人大驾。”

  “六少夫人”托月正要接时,皇上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“托月在。”托月马上起身应话,皇上略迟缓一瞬间道“做得很不错,就按方才说定的,你可以出宫花灯。”

  “谢皇上。”

  “顺天府尹陪着九姑娘一起去吧。”

  皇上忽然补充一句,墨染尘马上起身道“臣谨遵皇上圣命,一定保护好臣妻的安危。”

  这话似无意,其实是在暗暗提醒皇上,从现在开始要保证托月的人身安危,确保她能顺利参加五国雅集,为景国再夺荣耀。

  太子萧律也在从旁建议道“父皇,儿臣觉得顺天府尹说得很是,在五国雅集结束前,确实要保证六少夫人安危,以免有哪个不懂事一时错了主意,出手暗害六少夫人误了景国的大事。”

  “太子说得很对,确实是要保护好六少夫人。”皇上说到这里便没有下文,太子接话道“父皇,六少夫人参加五国雅集,儿臣以为是为景国争光、为景国百姓谋取福利,此亦是父皇对百姓们的恩泽。”

  太子殿下掷地有声道“若此时有人要谋害六少夫人,阻止她参加五国雅集便罪同抗旨、谋逆、叛国,儿臣请求父皇给予六少夫人的人特权,遇到这样的人六少夫人可先斩后凑,以保证她能顺利参加五国雅集,为景国百姓们谋取最大福利。”

  “太子言之有理。”

  皇上不假思索道“就由太子代朕拟旨,保护六少夫人不受伤害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