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章、戳穿心事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72章、戳穿心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托月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茶灯,希翼不会有人来打扰。”

  漫步在大街上,一排排制作精良、造型新颖的花灯下,托月觉得前世的夙愿终于可以在今晚圆晚。

  听到她兴奋又激动的语气,墨染尘忍不住道:“你……从前没有看过花灯吗?青云山离开皇城不完,你完全可以下来走走,应大人这么疼你,应该对你有求必应。”

  “从前去得最远的地就,就是到山脚下买菜。”托月看着头顶上的花灯道:“每逢过年过节,父亲不是在忙公务就是陪家人,哪会在托月身上浪费时间,每逢过年过节除了青云寺的和尚,青云山只有托月一个孤魂野鬼。”

  “六公子想来不会明白那种感觉。”托月伸手抚着一盏花灯道:“那种冷是把手放在火上烤,也感觉不到温度。”

  “黑夜总是那么漫长。”托月边走边道:“小时就想要做一样,能把黑夜照亮的东西,于是花了很长的时间,做了很多回试验,终于做成了烟花。”

  托月停下脚步,看着大街上的景象道:“觉悟大师告诉托月,烟花璀璨明亮却终究是短暂之物,花灯虽不如烟花绚丽灿烂,只要把很多花灯放在一起,它们能照亮整座成整个黑夜,就像是眼前看到的景象一样。”

  在青云山这段时间,托月捡起部分今世的记忆,

  这世的自已从小没有父母陪伴,是一个人独自长大的,性格孤僻又自卑,难怪墨染尘会对她生疑。

  “所以……”墨染尘表情有些欠缺。

  “谁要敢在今晚打扰托月看花灯,就把谁熬成尸油做成长明灯。”托月咬牙切齿道。

  墨染尘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托月道:“你不是第一次看花灯吗,为何老担心有人会打断你看花灯?”

  “大约是前世每次看花灯,总是会被人打断,才会有今生的执念吧。”托可不想来世还为这事纠结,今生事了走的时候才能无牵无挂。

  忽然看到前方一盏画着碧绿兰草的花灯。

  托月小跑着过去,指着花灯问:“老板,这盏花灯我要了,怎么卖。”

  除了兰草是她所钟爱,这盏花灯无论做功、画功都是出自名家之手,用料上乘,价值应该不菲。

  老板马上走过来笑道:“姑娘好眼光,这盏花灯出自名字之手。这位大师如今上了岁数,今年上元节总共只做了只盏花灯,以梅兰竹菊四君子为题。如今只剩这一盏,名为空谷幽兰,倒与姑娘的气质很相近。”

  “老板谬赞。”

  托月拿出荷包道:“这盏灯,我要了,多少钱。”

  老板伸出一个手:“五钱银子,虽比别的花灯是贵了些,可这灯是有收藏价值。”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托月麻利地打开小荷包,一只手却比她更快。

  墨染尘把一块碎银送到老板面前:“花灯的钱,我来替我家娘子付吧。”

  “收我的钱。”

  托月也把银子送到老板面前,

  老板不假思索地拿走墨染尘的银子,满脸欢喜地把花灯交到托月手上。

  提着花灯走了一会儿,托月忍不住道:“都是五钱银子,为什么老板要你的银子,为什么不要托月的银子呢?”

  “男人为女人花钱,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”墨染尘淡淡道:“九姑娘,你好好看看,满大街上哪对夫妻买东西不是由丈夫的付钱,这是男人的尊严,没道理可讲。”

  走了一会儿后,托月忍不住道:“你我是假夫妻,花你的钱托月心里不踏实,回头我把钱还给你吧。”

  墨染尘默默看着她,良久才道:“你一定要跟我算得这么清楚、分得这么清楚……或者说是想跟我撇清关系,甚至连假装一下都不愿意。”

  望着墨染尘深邃的眼睛,托月淡淡道:“六公子,大街谁也不认识谁,大家完全没有必要演戏。”

  “九姑娘怎么知道,暗中没有人在保护你。”墨染尘面无表情地反问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你高兴太早了,皇上只是让太子殿下拟旨,什么实行却是未知数,建议你不要抱太大的希翼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墨染尘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“六公子比托月了解皇上,你心里也清楚托月参加五国雅集,最大的阻力不是别人而是皇上。”

  托月摆弄着花灯道:“尽管托月成绩超越的前人,皇上心中未必欣喜,或许还觉得托月太过反常是妖孽,没找个法师把托月打个魂飞魄散就不错,还参加什么五国雅集。”

  墨染尘不出声,托月面表情道:“皇者对外可智可勇、可仁可义,甚至可奸可狠可暴,独独不可以示弱,皇上偏偏选择了唯一的不可以。”

  “九姑娘深谙帝道。”

  墨染尘冷冷地回应,脸上永远表情欠缺。

  智勇者可知能识贤,富民强国,鼓舞士气,民心振奋;

  仁义者可收拢群臣,恩泽百姓,博爱公正,泽被苍狡者可令人警觉,群臣不敢作懈怠,诸国不敢妄动;

  狠暴者可令人敬畏,群臣不敢不敢忠,诸国不敢冒犯。

  集上述者于一体谓强者,内可震慑群臣,外可威震诸国,开疆拓土,一统天下。

  托月一脸冷漠道:“空言无补,都是从史书上总结出来的,凡建功立业,或才有丰功伟业的帝皇无不如此。以史为鉴可见朝代兴衰。六公子可知道,每当有一样东西可以花钱买时,这朝代很快便会结束。”

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“官。”

  “官?”

  墨染尘不解地问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给你提个醒,留神春闱,别让它成为某些人的工具。”

  墨染尘是何等聪慧警觉,马上明白托月话里的意思,是有人要利用四月春闱招揽人才、营私结党。

  “九姑娘怎会知道?”墨染尘沉着地问,托月一脸坦然道:“托月明里有当大理寺卿的父亲,暗里有长公主的天机阁这座靠山,有些消息就算托月不想知道,他们会想办法让托月知道。”

  总不能说是时光倒流,她保留那时间的记,八成会被墨染尘当成疯子,于是胡乱编了一个借口。

  墨染尘皱着眉头道:“无论是令尊还是长公主,他们收到这样的消息,理应第一时间向皇上呈报,由皇上亲下圣旨解决此事,告诉大家算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“六公子说呢。”

  托月反问,若是皇上肯相信他们,就不会如此麻烦。

  皇上一直忌惮擎王,自然也忌惮跟擎王走得近的大理卿,就算他往上报皇上也未必会接纳。

  擎王是皇上的心病,每每一看到擎王的挺拔身姿,和明明已经刻意收敛,却不容人忽视的王者气质,便会想到他这皇位是擎王让来的,还是沾了儿子的光,心中便会有一丝丝不甘。

  因此渐渐养成了多疑、刚愎的个性,如今已经成为景国发展的桎梏,只要他再出点差错,觊觎皇位多年的人就会以此为借口起兵逼宫。

  擎王他们今天逼托月全力表现,就是要逼皇上、太子做出选择。

  “此事在下会向太子殿下提起。”

  这话算是接受托月的提醒,却仍然会有所保留,不会完全相信托月。

  托月没有强求墨染尘信任自已,淡淡道:“太子殿下若有需要,长公主殿下一定不会推辞,毕竟她是太子殿下的姑母。”

  长公主殿下始终是景国的公主,自然不愿意看到景国皇室内乱。

  墨染尘深知这一点,尽管长公主从不过问朝政,可是一旦出现危及皇室的事情,她自然会出手镇压不让皇权旁落。

  两人边走边聊,不知不觉走到街道尽头。

  忽然闻到一阵玉兰花香,抬头便看到一棵高大玉兰树。

  黑暗中熟悉的轮廓一下吸引托月的目光,毫不犹豫地大步往玉兰树,仿佛是受到了招唤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墨染尘本想唤住托月,生怕黑暗中有危险,最后却没有开口。

  高大的玉兰树下有一间小店,门前挂着一串灯笼,跟前面的繁华热闹,这里昏黄的火光却格外温馨。

  老板娘从里迎出来,看到站在门外的托月和墨染尘时,眸子里有一瞬间的凝滞笑道:“外面风大天寒,公子、姑娘到里面喝杯热茶吧。”

  老板娘爽快的个性一点都没变,不过她方才的凝滞已经说明原因。

  托月率先走进店里,墨染尘也跟着走进来,发现小店虽然简陋却很干净,布置也清幽雅致很是温馨。

  坐在落惯坐的位置,老板娘很快便冲了一壶茶送上来,托月一脸平静道:“再上一碟绿豆糕、香炸芋丝……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烤鱼?”

  “姑娘,小店的东西都是现吃,可能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  老板娘马上会意,压抑着激动道:“鱼、炭、炉倒是有,只是尚缺能做烤鱼的人,两位若会可以自已动手做。”

  “我来吧。”托月马上放下茶盏。

  “夜宴上你已然吃不少,这会子还吃烤鱼,不怕撑得睡不着吗?”

  墨染尘出声拦住托月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两人的表现给他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,难道不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老板娘的不压于任何人,仅看两人加几句话就明白一切,含笑道:“公子说得很是,这个时辰补些点心小吃便好,反正这小店又不会长腿跑路。”一言双关既说给托月听,又是说给墨染尘听。

  “好。”

  托月没有坚持,重新坐下喝茶。

  绿豆糕送上后,墨染尘拿起一块送到口中,面无表情地吃完。

  老板娘看在眼内什么也没说,托月也默默吃着香炸芋丝,忽然天空中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,随之整个天空被照亮。

  “是有什么人在放烟花?”老板娘看着天空好奇地问,托月淡淡道:“看方向应该是皇宫在放烟花,想必是庆祝选拔赛结束,皇上有了更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墨染尘的面色很冷,冷得老板娘都有些不自在,暗暗看一眼托月。

  托月看在眼内淡淡道:“院子里可还有好石头在?若有,取两块来我带回去,最近没什么事情正好打发时间。“

  老板娘哦一声走去后院。

  墨染尘却回过神道:“你又是如何知道小店有后院。”

  从进门后他就觉得不对劲,两人明明认识却非假装不认识,到底是有什么目的。

  托月抬手轻轻掀开旁边的帘子,墨染尘看到一个精致的小院子,玉兰树就长在里面,树根下散落着大小小的石块。

  老板娘随手捡了两三块石头拿进来,放到托月面前道:“大的石料估计你也拿不动,姑娘就先拿这三块小的回去,其中一块是给我准备的,算是两块石料的报酬。”

  “成交。”

  “什么石头如此金贵?”

  “回公子,是做砚台的石料。”墨染尘问,老板娘马上说明。

  墨染尘也是个懂得石料,拿起一块石料端详道:“想不到皇城里面,还藏着这么好石料。”

  托月拿起另一块石料道:“老板娘的店开得偏僻,仅凭茶水钱如何过活,适才无意中看到院子里石头便随口问问,没想到还真让托月给赶上。”

  三块石料都是碟子大小,形状并不是很理想,但确实是做砚台的好石料。

  理由虽有些牵强却勉强说得通,忍不住问:“在下看两位相谈甚欢,倒像是九姑娘经常来这里挑石料。”

  “上辈子的事情。”老板娘开玩笑似的回答。

  “这叫一见如故。”托月马上接话,亲自给老板娘倒了一杯茶,两人碰了一下杯。

  墨染尘自然不信他们说的话,坐旁边默默地喝茶吃点心,静静地听二人聊天,希翼能听出点什么来,结果让他很是失望,聊的都是女人的话题。

  从吃聊到玩的,从玩的聊到女人用的,就是没有任何与朝政有关的事情。

  “公子,少夫人,属下来接你们回府。”

  两人直聊到接他们的马车出现在外面,墨宝亲自驾着马车来他们回府。

  托月意犹未尽地起身告辞,动手三块石料摞好,正要抱起来墨染尘却抢先抱起石料,大步走上马车。

  趁人托月还在跟老板娘话别,墨宝小声道:“公子,太子殿下身边的侍卫传话,太子殿下在书房等您,说是有要事需与你相商。”

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回到墨府。

  墨染尘对墨宝道:“你送九姑娘回月归尘。”

  留下句话就匆匆走下马车,托月看着墨染尘匆匆离去的背影,心里就料到是什么事情。

  回身抱起放在驾座旁边的石料,墨宝赶紧道:“六少夫人,这些东西重得很,属下来帮你一起搬,顺便看看妹妹睡没睡。”

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托月抱起一块石料。

  墨宝抱起另外两块石料跟在后面。

  走到几步后,托月回过头道:“你可要小些啊别嗑着,这些石料价值好几十两银子呢。”

  骤然知道怀中石料的价值,墨宝差点没抱稳,忍不住问:“六少夫人,什么石料如此金贵,竟然价值好几十两。”

  “眼下还是好几十两,等我把它们做出砚台,若是拿出去售卖就是上百两一方。”托月漫不经心地回答,墨宝赶紧抱紧两块石料,生怕不小心会摔在地上。

  晚朝轩书房,太子萧律一脸凝重道:“父皇从参加五国雅集的名单上……划掉了九姑娘。”

  墨染尘心里有准备,没想到真让她猜中,淡淡道:“看花灯的时候,九姑娘提醒让臣提醒殿下,小心留意今年的春闱。”

  太子轻叹一声道:“此事我已经跟父皇说起。”

  虽然没下文,从他的神情墨染尘就猜到结果,皇上的心思并没有放在春闱上。

  墨染尘迟疑再三道:“九姑娘还说,必要时可以找长公主帮忙,臣觉得此话可信,长公主始终是景国的公主。”

  提到长公主,太子露出一丝笑意道:“皇姑虽从不过国事,却也把是景国兴衰视为已任,自然不愿意看到皇室内斗而损伤国体,在关键时刻出手亦是必然。”

  “本殿终于明白,皇姑为什么要把父皇,把九姑娘指婚给你。”

  太子忽然冒出一句话,墨染尘愣一下道:“殿下说什么,把九姑娘指婚给臣,是长公主的意思。”

  看着他震惊的神情,太子拍拍他的肩膀:“你若真对九姑娘无意,将来本殿可允许你们和离,你再寻一个自已喜欢的女子成亲,虽然她是皇姑母的女儿,可是男女之情不可勉强。”

  “殿下说什么?”

  墨染尘被太子的话惊到,应托月居然是长公主的女儿。

  忽然自嘲地笑笑道:“臣早应该猜到的,臣只是没想到……应大人跟长公主殿下有情。”

  太子轻轻叹息一声:“长辈们的事情本殿不好妄议,你也只当不知道她的身份,应大人虽然跟擎王走得近,却从未做过危及朝堂的事情,想必也不愿意康王叔、靖王叔掌握皇权。”

  “臣明白。”

  墨染尘明白太子的暗示,适当时可以让应托月帮忙。

  想到选拔赛上的事情,墨染尘忍不住道:“殿下不觉得九姑娘聪前的可怕,今天晚上的题目,怕是你我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完成,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,着实明些过分吧。”

  “承认害怕会喜欢上她这么难吗?”

  冷不丁被太子戳穿心事,墨染尘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