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3章、公主隐秘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73章、公主隐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这么极品的花盆,托月还是头一回看到。”

  验尸房里面,托月盯着长满小白花的尸体,若不是小白花之下有东西蠕动,都想搬回月归尘摆放。

  云齐咽了咽口水道:“真不愧是大理寺卿的女儿,别人看到这尸体都吐了,就你还有心思开玩笑。不过你的话倒是提醒在下,没准有人在用尸体培植什么东西。”

  托月认真打量着尸体道:“托月阅书无数从未见过此异象,不过从表象来看,不是培植毒物就是养育蛊虫。”

  “你们在哪发现的?数量多吗?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地问,继续低头研究面前的尸体,除了尸表上长出花的地方,可以说是完好无缺。

  若不是眼睛口鼻都长了花,可以说是五官完整,就是不知道完整皮肤下面,还藏着什么可怕东西,未知的危险托月自然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云齐愣一下答道:“目前只发现一具。九姑娘为何这样问,是有什么新发现吗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若只是一具许是偶尔有形成,一把烧干净即可,若是同时出现数具,极可能是有人培植什么东西,无论是毒还是蛊,以人体来培植都阴邪无比,查到死者的身份赶紧烧毁为上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为何要查明死者的身份?”

  “不查明身份怎么知道他的死法,偷盗尸体跟杀人区别是很大的。”

  “接下来应该怎么办?”云齐问,托月淡淡道:“让人到发现尸体附近找找,看看还没有类似的尸体,或者是到附近村落打听,最近有没有人失踪,或是有没有谁新坟被盗挖。”

  “这尸体……”

  “托月回去查查书,看能不能找到相关线索,有句话要提醒你们。”

  离开前托月提醒道:“这具尸体诡异,你们要时刻关注尸体变化,但是不要随意靠近,是毒是蛊危害都极大。”

  云齐马上收拾好东西退出外面,托月淡淡道:“回头让人在房子四周撒些石灰粉,可惜……”想到前世自已体内的剧毒,虽然时刻威胁她的性命,却也一直保护着她的性命。

  “石灰粉?”

  “驱虫用。”

  云齐亲送托月出府衙。

  上车前云齐好奇地问:“九姑娘,打算去从哪里查起?”

  托月想了想道:“我打算回应府,看看父亲的藏书里,有没有相关的记载。”

  提到应老爷,云齐一脸羡慕道:“在下差点忘记了,令尊应大人查案无数,定然遇到过无数奇怪的案子,或许他那里真能找到答案。”

  “祝我好运吧。”

  托月微微一笑,扶着冰儿手走上马车。

  目前马车走远后,墨染尘府衙里面走道:“按她的话把尸体隔离起来,在外面撒上石灰粉,连屋顶上也要撒上。”

  云齐忍不住道:“九姑娘着实是利害,看到尸体便能联想到许多事情,我打算到发现尸体地方找找,兴许真像她所说的那样,找出第二、第三、第四甚至更多的尸体。”

  “最近殿下那边事多,你帮我多打点些,府衙里的人任你差遣。”

  墨染尘说完把一块令牌交到云齐手上,表面上他是顺天府尹,事实真正打理顺天府日常事务的人是云齐。

  云齐毫不犹豫接过令牌,迟疑一下道:“若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,你尽管说,父亲虽然一直未有表态,不过他未阻止我与你们走近,关键时刻会出手帮忙。”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墨染尘跳上马,往东宫方向走。

  前往应府的中上,托月淡淡问:“冰儿,你自幼学医,可知道有什么蛊或毒,需要用来人体来培植。”

  “用人体内来培植!”冰儿面上露出一丝惊讶,想了想道:“奴婢看过各种医书毒经,却未曾看到有什么毒或蛊,是以人体为器皿肥料培植,听起来就觉得阴邪无比。”

  托月想一下道:“今天先去父亲哪里找找,若父亲这里没找到答案,你再回长公主哪里,把你从前没看懂的古医书搬回来,没准我能看明白。”

  冰儿马上点点头,她对托月在古文字方面的造诣,没有丝毫怀疑。

  到了应府,门房从里迎出来道:“老爷说,九姑娘今天若是来了,可以直接去书房见他。”

  托月心里中好一阵惊讶,父亲竟然知道她今天会过来,让冰儿先到成碧馆取些东西,自已着疑惑独自来到书房。

  “九姑娘,老爷请你入内。”

  管家亲自为托月打开门,托月径直走到应老爷办公的隔间,却意外地看到擎王和周先生也在场。

  上前连忙不迭一一见礼,刚落坐就听到擎王打趣:“活了两辈子,你的性子倒是一点都没变,好奇心还是这么重,别忘记有句老话叫——好奇害死猫。”

  周先生却不以为然:“在下倒觉得脾气比从前见长,昨晚神速答题,把皇上都惊得六神无主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托月不解地问。

  “你少在哪装糊涂,你明知皇上最忌讳有才干的人,你会不知道反其道而行,长公主不过帮了你一把。”

  应老爷毫不犹豫戳穿女儿,淡淡道:“长公主也无意中保护了你,抽个时间你去好好谢谢长公主,若非她有心安排你往后可就是景国的罪人,担大责任。”

  “此事于托月何关。”托月顿时不解:“托月又不曾参加五国雅集。”

  周先生含笑道:“九姑娘有所不知,你故意答错闯关的题目,早有人密报给皇上。五国雅集景国若成绩不差还好,若是失利你便皇上的替罪羊,皇上会把你故意隐藏才学的事情公诸天下,到时候景国上下都会对你笔诛口伐。“

  “当今皇上这么阴险?”托月忍不住一阵恶寒,没想到这位资质平庸、毫无作为的皇帝,内心如此恶毒。

  “你今天过来可是为顺天府那具尸体?”应老爷直奔主题,托月轻轻应一声是,应老爷淡淡道:“尸体外面是毒里面是蛊虫,你如今不比从前百毒不侵,千万别靠太近那东西。”

  “爹爹放心,女儿对案情没兴趣,只是从前没见过如此奇怪的东西,就想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“你后面还有什么打算?”擎王直接问,尽管如今只是亲王又刻意收敛气势,所散发出来王者气息依然直逼帝王,怪不得当今皇上一直十分忌惮他。

  托月想了想一脸平静道:“昨晚得了好几块石料,打算亲手做几方砚台,反正眼下也没什么要紧事情。”

  擎王淡淡道:“若没什么要紧的事情,把从前那艘大船的设计图画出来,本王打算造一艘大船,待景国事定后本王就要离开,到海上过些自由自在的生活。”

  这番话托月觉得意外又在情理中,恭顺地说道:“托月会尽快把图纸绘好,亲自送到王爷手上。”

  托月自然不会怀疑擎王,他都做了好几回皇上,经对不会想再做一回,所以他想一图纸自然不会推辞,甚至还可以帮他改造成一艘战船。

  “很好,本王等你的消息。”擎王笑着端起茶杯抿一口。

  “父亲可知那具怪异身体是什么情况。”托月又回到今天的正事上,淡淡道:“若是不知其中原由,女儿心中始终是觉得不安,弄明白了晚上睡觉才香甜,没准能提前想好应对之策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应大人淡淡道:“公主秃头的事情你是知情的,不知她从哪里找来的偏方,说是把一种蛊虫养在体内,头发便可以重新长出,且只需要一年时间便可与常人一般,那具尸体便是用来试蛊的,所以此事你不必过问以免惹祸上身。”

  托月下意识地点点头,忽然想起什么事情不解地问:“公主殿原是头油使用不当造成脱发,过些时日头发自然会重新长出来,为何需要用上巫蛊之术,莫非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,公主的头发再也长不出来。”

  擎王和应老爷相视一眼,淡然笑道:“内务府为公主做了一顶假发,原本是戴一两年等新发长出来便好,岂料公主戴了一段间后,不仅头发没长出来,头皮还长出红疹,抓破后流出透明液体,凡液体流过地方第二天也长出红疹,太医对此也是束手无策。”

  “后来细查才知道,原来假发的原主头皮有顽疾,公主用了带病的假发自然也染上顽疾。”

  “……”托月惊得半天也说不出话,好一会儿道:“世上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。”擎王淡淡道:“九姑娘若是相信自然便有,所以关于那具尸体的事情,你以后不必再过问,就让顺天府自已处理吧。”

  托月顺从地应下,尽管心中仍有疑惑,不过事态影响不大她懒得理会,以免惹祸上身。

  应老爷淡淡道:“王爷跟父亲和周先生还有要事相谈,你先回去,今天的事情墨染尘若问起,你便如实相告。”

  闻言托月识趣地赶紧起身告辞,离开书房后匆匆来到成碧馆,带着冰儿马上不停蹄地离开应府,却并没有指明要往哪个方向走,只是让马车在街道上缓缓前行。

  “大家的事情……其实不用瞒着丫头,她不是以感情论是非的孩子。”

  周先生忍不住道:“就算她的心里面仍然有墨染尘的位置,也不会忘记自已的立场,她知道怎么做对彼此都好。”

  应老爷没有出声,擎王淡然一笑道:“是本王的意思,大家的事情没她照样能办成,就让她今生过得自在些,免得日后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。”

  “姑娘,是不是已经找相关线索。”

  马车在大街走了一会儿,冰儿忍不住出声问,关于方才的情况她也很好奇。

  托月淡然一笑道:“没有,父亲那没有相关的书籍,大家到别处找找……就去思赋街走走,看有没有相关的书籍,待我回到墨府后你再去见长公主吧。”

  冰儿心里虽然不信,还是让车夫调头去思赋街。

  托月在思赋街足足待了一个多时辰,翻阅了不少相关书籍,买了不少古籍、古卷,然后就坐着马车回府。

  回到月归尘,把东西往架子上一放,就拿起旁边的石料慢慢琢磨,从书房深处翻出工具箱,戴上束袖和围裙,坐在地上开始在石料上敲敲打打。

  冰儿看到忍不住道:“姑娘要用砚台,到外头买一方便是,何苦如此辛苦自已。”

  托月没有搭理,继续埋头敲敲打打,事情很快便有人报到晚朝轩,墨染尘知道淡然一笑道:“你们输了,应托月查清楚情况却缄口不提,说明此事幕后操控之人不简单,已经超过顺天府的管辖范围,集全所有资料交给刑部吧。”

  云齐一脸无奈道:“应烘云这只老狐狸,他到底想干什么?若想让大家尽快结案,就应该把查到事情的告诉大家,为何反让九姑娘缄言,莫非他们也涉案其中,那可就十分难办。”

  “应烘云是很谨慎的人,就算涉案其中也不会让人查到蛛丝马迹。”

  墨衡宇认真想了想道:“我倒觉得此事与他无关,他不让姑娘过问,只是不想女儿惹祸上身。我倒是好奇是什么人能让应烘云如此忌惮,连九姑娘也收起好奇心,不再过问案子后面的真相。”

  “晚些时候,我过去问问。”

  与其在这里猜测,不如直接问那女子,能说的话那女子从不隐瞒。

  晚膳时,托月看到送过来的饭菜比平时多了一倍不止,正疑惑不解时墨染尘走进来,若无其事坐在她对面。

  “……”托月一脸茫然看着墨染尘。

  “云齐让在下过来问问,尸体的事情可有眉目?”墨染尘开门见山、直奔主题。

  “你还记得公主脱发的事情吗?”托月不紧不慢地反问,伸手接过丫头递过来的汤勺,低头慢慢喝碗里的汤。

  墨染尘接过丫头递过来的碗后,淡淡道:“这里不用你们侍候,你们先下去吧。”关于公主脱发的事情,事关皇室颜面自然越人知道越好。

  “你们也去用膳,等我用完再叫你们。”

  “是,奴婢告退。”几个丫头识趣地退出外面,顺便把门给带上。

  “九姑娘为何突然提起此事,莫非尸体就是害公主脱发原凶。”提到公主的事情,墨染尘心里先生出不满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据说公主殿下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偏方,说是把一种蛊虫养在体内,头发很快便会长出来,只需一年的时间就能恢复得跟常人一样,这尸体便是公主养殖蛊虫的器皿。”

  尽管把原话做了小小的修改,不过意思差不多,托月淡淡道:“父亲说此事涉及皇室,让托月不要插手过问,以免惹祸上身。”顿一下继续道:“公主殿下本来就待见托月,托月自然听从父亲的安排。”

  墨染尘听完也不说话,埋头认真吃饭,忽然听到一口清淡到无味的东西,才发现自已无意中吃了托月的饭菜。

  说抱歉有些多余,赔一份自已的菜那女子也未必会吃,干脆假装没有注意到,迅速解决自已的饭菜,放下碗漱过口后才道:“如此隐秘的事情,令尊应大人又是如何得知?”

  “六公子,你我关系还没好到,可以相互分享消息渠道。”

  托月不介意他吃了自已最喜欢的菜,可是有些事情不能逾越,毫不犹豫地直接拒绝。

  再说连她都不知道的事情怎么可能告诉他,淡淡道:“托月只是对尸体感兴趣,查清楚背后的真相是你们的事情,托月是不会逾越。”

  “应大人是想借大家的手,帮你解决掉公主这个dà á烦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想过托月会拒绝,只是没想到她拒绝得如此干脆,既然不该问的都问了,那就多问下一个问题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父亲是不是要借刀杀人托月不清楚,不过愿不愿意借在于你们,并非托月和父亲能左右你们,你也可以让太子殿下私下问问,不过一句话的事情。”

  骤然提到太子殿下,墨染尘迟疑再三才道:“太子殿下有自已的事情需要忙,跟国事相比公主这点事根本不算事,还是不要惊扰太子殿下,殿下正为五国雅集的事情头疼,九姑娘可有什么良策吗?”

  “横竖还有些时间,待皇上确定名单后,找个人给他们恶补五国雅集的题目。”

  提到解决的办法,托月不假思索道:“虽然时间上有些紧迫,选上来既然是景国数一数二的才女,自然也能接受这种填鸭式的恶补,就算不能全部记下来,总能记下好几道题目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无瑕的脸上露出一丝讥讽道:“那些大小姐们有几个是认真做知识的,就算是找个神仙给他们讲学,也不过是为了沾沾仙气,传出去的名声好听点。”

  托月听到后忍不住笑起来,好一会儿止住笑道:“这些女子养在深闺不知外面的事情,自然不知其中的利害关系,若是知道怕是又被吓得不敢参加,想想的确是很让人难啊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不如……”

  “抱歉,托月拒绝六公子的建议。”

  墨染尘还没有说完,托月就知道他打什么主意,想让她教导那些大小姐们,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今天是2019年最后一天,灵琲提前预祝大家新年快乐!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