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6章、无须真相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76章、无须真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回姑娘,皇上看完国书后,就把自已关在御书房,谁也不见。”

  良玉说完后,托月若有所思问:“皇上一直把自已关在御书房里,长公主是如何知道四国国书的内容?”

  “皇上找她商量过?”

  托月冷冷地看着良玉,显然不可能。

  应该是长公主早就知道国书的内容,只是一直拖到现在才对她透露。

  良玉低着头道:“奴婢不知道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带上这些布料,我亲自去一趟晓月楼。”

  “姑娘……”

  “九姑娘……”

  五少夫人和良玉同时出声,都希翼托月不要出门。

  托月起身一脸激动道:“都在逼我,都想我去死,我就去死给他们看。”说完就冲出书房。

  房中几人面面相觑,五少夫人最先回过神,马上对良玉道:“你赶紧去跟着九姑娘,外面那么危险,还有那么多人想杀她,不能让她一个要在外面跑,我去找六弟帮忙。”说完自已先离开书房,出了月归尘直奔晚朝轩。

  “六弟、六弟……”

  墨染尘正在书房,跟墨衡宇和云齐商议事情。

  忽然外面传来五少夫人的叫唤声,兄弟俩马上相视一眼,一走出书房。

  五少夫人提着裙摆跑过来,一把拉着墨染尘的手气也不及喘道:“快快……六弟,九姑娘一个人出府。她走之前说都在逼,都想她去死,她就去死给他们看……外面那么危险,六弟你一定要把九姑娘找回来。”

  这些话听得三人一头雾水,墨衡宇抱着妻子道:“雪儿,你先别急,慢慢说清楚,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逼得九姑娘跑到外面去送死。”

  骤然听到丈夫温柔地声音,五少夫人似是找到主心骨。

  缓了缓气息,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形道:“良玉带来长公主的消息,说四国都来了国书,请求皇上让九姑娘参加五国雅集。”

  “嫂嫂,你把良玉回来后,九姑娘说过的话再重述一遍。”尽管心急如焚,墨染尘却你耐着性子听完接下来的话。

  五少夫人把托月说过的话重述一遍后,淡淡道:“其实九姑娘一直很孤独,身边没有一个贴心可信的人,唯一能陪伴她、慰藉她的,只有书架上满摞满摞的书籍,面对她的好是既渴望又恐惧、惶恐。”

  “六弟……”五少夫人看着墨染尘,一脸诚恳道:“九姑娘只是恰巧是应大人的女儿,很多时候她也身不由己。”

  “知道了,染尘一定把她带回来。”墨染尘马上出门,看着弟弟着急的背影,墨衡宇马上道:“墨宝、墨砚,你们赶紧带人到大街上找,一定要尽快找到九姑娘。”

  “云星,大家也去帮忙。”云齐带着自已的侍卫,匆匆离开墨府。

  “放心,六弟一定会把九姑娘带回来,他不会让她有事情的。”墨衡宇忍不住安慰妻子,五少夫人一脸担忧道:“九姑娘听到消息前还说,她一直很羡慕妾身。”

  “羡慕你?”墨衡宇有些费解道:“以她的才华,没道理呀。”

  “妾身也很费解。”五少夫人上半年想不到明白,自已身上有什么值得,应托月这样的大才女羡慕。

  墨染尘匆匆出了墨府后,边走边想如果自已是应托月,一心寻死的话会往哪个方向走;不对,以那个女子的心性,就算死都会是一个陷阱,她不会让害她的人好过。

  想她死的人太多了,可是敢公然杀她的人却有限。

  墨染尘还在理清思路,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大声道:“杀人了……出人命啦……还有没有王法……”

  陆陆续续、零零碎碎的声音,还有不少人纷纷往这边逃跑,口中还喃喃道:“大家快跑,小心被灭口,能跑多远就跑多远……”忽然一只大手拉住他道:“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“快跑,小心被灭口。”

  那人重复着原来的话,挣脱对方的束缚。

  墨染尘不由加快脚步,不时有人好心劝道:“莫多管闲事……别往前,快往走……年轻人快逃吧。”

  越是有人劝止墨染尘的脚步越快,终于来至事发地点,皇城最大首饰店琳琅阁前面,大街上的人都已经zou guāng,只有托月独自靠站在廊下的柱子前。

  “九姑娘,可算……”

  到嘴的话墨染尘忽然说不出口,人也不由自主地发抖。

  因为他发现托月不是站在柱子前面,是一把剑穿透她的身体把她钉在柱子上。

  托月双眸紧闭,面色比平时更加苍白,神情平静得让人无法理解,为何她能如此平静地面对死亡。

  墨染尘上时心里很慌乱,伸手探过发现她尚存一丝气息,心中马上升起一阵逛喜,他不敢动贸然拔出那把剑,只能出手封住穴位止血,连忙输入一股真气护住心脉,同时发出一枚信号弹。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看到眼前的画面,云齐被惊得说不出话。

  墨染尘马上道:“云三公子,别愣着,赶紧把剑拔出来,不然如何回去医治。”

  云齐回过神马上制止道:“你别急,这里没有大夫和药,不能直接拔剑,不然九姑娘会失血而亡,大家得找到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,贴着柱子把剑砍断,带回去拔剑医治。”

  提到削铁如泥的宝剑,墨染尘马上道:“云三公子,你马上去找太子殿下,把他的龙隐剑借来一用。”

  云齐哦一声,正要往东宫方向走时,忽然吱的一声响,琳琅阁的门从里面打开,掌柜的双手捧着一把bi shou走出来,走到墨染尘面前道:“府尹大人,此bi shou是星陨铁打造,削铁如泥,赶紧把九姑娘救下来吧。”

  “多谢!”

  墨染尘颌首道谢,示意云齐接过bi shou。

  调整好后姿势,云齐运足真气,bi shou贴着柱子往下一挥。

  托月没有知觉的地往前,墨染尘早做好准备,一把将她抄抱起来,却没感觉什么重量。

  “掌柜的,你可瞧见是何人所为。”

  归还bi shou时,云齐随口问一句,就像是跟在对方闲聊。

  墨染尘心中早有人选,敢在大庭广众下行凶,还能让目击者缄默,凶手的身份必然不凡。

  掌柜的接过bi shou没有说话,无意识地抚着bi shou的手柄的末端道:“府尹大人,九姑娘伤得很重,还是赶紧带回去找大夫医治,大家也还要做生意。”说完匆匆就转回店里面。

  墨染尘没有勉强掌柜的,抱着托月往墨府赶。

  走到月归尘时,冰儿已经在门口等着道:“快把姑娘跑到房间,我来处理伤口。”

  墨染尘进去后,冰儿马上指挥众人行动:“刘妈妈看好门,阿弥赶紧打盆热水送进来,墨贝找夫人要些老山参片,其他人看院子不许任何人靠近。”

  墨染尘轻轻把托月放在床上,看到就床边早早摆好的医治伤口用的药品和工具,心里顿时五味杂陈。

  回头看到冰儿拿着剪刀,剪开伤口附近的衣料,露出一大片如雪肌肤,墨染尘本应该马上转过身,可是看到紫蓝色的伤口时目光马上锁住。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“还好不是剧毒。”

  冰儿仔细检查过伤口道:“这剑再偏一点,就会切中心脉。”

  墨染尘很想留下,顾忌托月还是女儿家,道:“一个大男人在这里不方便,我去把五少夫人叫过来帮忙。”

  “六公子……”冰儿唤住墨染尘道:“一会儿要拔出短剑,五少夫人怕是摁不住九姑娘,所以奴婢需要您的帮忙,需要您来拔出断剑……”

  说到这里时忽然抬起头,看到墨染尘疑惑的神情。

  想到托月的为难,莫名有些心酸道:“这些不是姑娘自已的安排,是奴婢看到姑娘冲出去后,抱着一丝希翼准备,奴婢希翼有奇迹发生,姑娘能活着回到月归尘,想是老天爷听到奴婢的祈祷。”

  “明白了,你不用说明。”

  墨染尘知道冰儿想说什么,这女子是真的打算去死。

  冰儿所有的准备,只是希翼有奇迹发生,墨染尘只是想不明白,为何能那么恰好遇上行凶者。

  现在当然不是追问的时候,冰儿往托月口中塞了一颗丹药道:“幸好这一剑没刺中心脉,不然毒入心脉,就算是神仙也救不回。”

  熟练地用银针护住托月心脉,以防一会儿拔剑时大量出血。

  “冰儿姐姐,热水来了。”阿弥把热水放在旁边架子上,同时拿出一叠干净的纱布备用。

  “冰儿姐姐,参片来了。”墨贝拿着一个匣子冲进来,冰儿马上取出一片放在托月口中:“六公子,你准备一下,断剑马上拔出来,再拖下去姑娘会有危险。”

  噗……

  墨染尘没有犹豫,猛一下拔出断剑。

  冰儿马上用纱布按住前后两个伤口,阿弥马上到床上帮忙,墨贝马上帮忙递干净纱布。

  墨染尘不便在里面久留,拿着断剑走出外面,回起掌柜当时的动作,马上把剑柄翻过来看,上面刻着两个字——卸风。

  每把剑都有自已的名字,剑主人的身份在天机阁都有登记。

  掌柜的意思是剑的主人便是凶手,这把剑墨染尘并不陌生,只是一切都有太多无法说明的问题。

  云齐接过断剑看一眼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一切都太过巧合,是九姑娘自已蓄意安排了这一切。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凶手不会巧合地留她一命,这里面肯定还有大家不知道内情。”

  “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?”墨染尘忽然转过身,看向廊下的转角。

  “……”云齐不解地看过去,良玉从转角处走过来,轻叹一声道:“奴婢只负责传递消息,至于长公主殿下有没有其它安排,奴婢并不清楚,而且有些话只有姑娘能听明白,奴婢们听着是云里雾里,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。”

  “再问你一个问题。”墨染尘深邃的目光,盯着良玉道:“长公主殿下是不是早知道国书的内容。”

  “是。”良玉肯定地回答。

  “知道了,你到里面去看看,兴许是最后一面。”

  墨染尘终于知道托月为何一心求死,有什么比被母亲逼上绝路更让人绝望,怪不她会说那些话。

  云齐走过轻声问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,知道九姑娘遇害的真相?”两人搭档多年,很多事情不需开口也明白,托月的遭遇他也很气愤。

  “是遇刺,不是遇害,确切点是私仇。”

  墨染尘马上纠正云齐的用词,遇刺、遇害在案件中是完全不同的结果。

  前者还活着后者已经是一具尸体,应托月现在是命悬一线,还有活下去的希翼,不过也只是希翼。

  云齐懒得跟他计较,淡淡道:“康王世子为何要杀九姑娘,就算要动手也应该是康王郡主,康王世子对九姑娘动手似乎有份,其中是不是还有什么内情。”

  “暂时不知。”墨染尘想一下道:“你先回府衙一趟,带人包围康王府,请康王世子到府衙喝茶。”

  “他们要不交人呢?”云齐问,墨染尘淡淡道:“他们交不交人并不重要,你们到了康王府外面,就大声的说明请康王世子到府衙的原由,务必把此事闹得皇城人尽皆知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云齐一脸不解道:“不拿人,你是想借天下人口诛笔伐吗?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此事家属需要避嫌,案子不会落到大家头上,连大理寺也沾不上边。”

  “康王世子是皇族中人,必得有皇族中人出面审理此案,太子殿下、靖王、擎王,他们都有可能成此案的主审。”

  云齐马上说出可能负责此案的名单,墨染尘冷冷一笑道:“哪里需要什么真相,只需要天下人知道,是康王府杀害的九姑娘,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云齐问。

  “是五国雅集的替死鬼。”

  墨染尘一点明答案,云齐马上就明白:“所以九姑娘必须把自已送到萧御剑。”

  忽然忍不住道:“其实九姑娘意思一下就行了,何必非把自已的小命搭上,萧御那个脾气可不是好招惹的。”

  “因为她是真的想死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出真相,终于明白她为什么想离开皇城,离开才能好好生活。

  良玉从里面走出,看一眼云齐手上的断剑,快步走上前问:“云三公子,奴婢能看一眼凶器吗?”16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