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7章、痴心妄想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77章、痴心妄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卸风,康王世子的剑。”

  良玉接过断剑看一眼,马上报出剑主人的身份。

  报出剑主人的身份便不再说话,云齐忍不住问:“就这样,没有别的什么话吗?”

  良玉没有回答,墨染尘拦下云齐道:“查案是大家的事情,问她也得不到答案。”天机阁有天机阁的规矩。

  “九姑娘的情况如何?”墨染尘换了一个话题,里面的女子能不能活下来才是关键。

  “情况不是很乐观,六公子最好派人通知应府。”良玉的话说得很慢,墨染尘给云齐一个眼色,云齐会意马上退出月归尘,到府衙带人到康王府拿人,虽然萧御不可能逃跑。

  “初次见到姑娘时,她带着阿弥、墨贝在院子里晒太阳,过着自已丰衣足食的生活。”

  良玉忽然悠悠出声,感触万千道:“风素小院条件很差,可是姑娘过得很开心,自从大家来了以后,姑娘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,有时候明明脸上带着笑,奴婢却觉得她在流泪。”

  面对墨染尘,良玉一脸愧疚道:“有时候奴婢觉得自已是个坏人,破坏了姑娘原来的生活,帮着长公主强迫她做不喜欢的事情,每次带回殿下想让姑娘知道的消息时,看着姑娘从容自然下的无奈,奴婢都充满罪恶感。”

  “其实九姑娘一直很孤单……面对别人对她的好是既渴望又恐惧、惶恐。”

  “长公主想让我接管天机阁……我拒绝了。”

  “放我走吧。”

  墨染尘脑海里响起五少夫人,以及平时托月说过的话。

  忽然明白托月的执念是什么,从头到尾她的诉求只有一个——离开皇城,她渴望自由平静的生活。

  “你是不是应该给长公主,汇报一下姑娘的情况。”墨染尘心里面有一股莫名的怒火,忍不住提醒良玉:“这么好的消息,长公主不知道岂不是很可惜。”

  “长公主殿下也有自已苦衷。”良玉小声辩解,墨染尘冷声道:“那也不是她伤害……伤害一个无辜女子的理由,长公主殿下的苦衷是自已的选择,跟九姑娘有什么关系。”女儿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。

  “……”良玉还想辩解。

  “墨宝,去通知应大人,说话时委婉些。”墨染尘打断好怕话。

  阿弥端着一盆血水匆匆出来道:“良玉姐姐,姑娘的血一直止不住,冰儿姐姐让你赶紧去取什么万华丹。”

  “姑娘什么情况,竟然要用到万华丹?”良玉一脸震惊地问,阿弥想一下道:“冰儿姐姐说,姑娘中了什么桃花,若不是没有解药,姑娘就便一直不停地流血。”

  “是桃花落。”

  “什么是桃花落?”阿弥好奇地问。

  良玉咬牙切齿问:“一种很阴毒的东西,中了桃花落的人,那怕是小小的伤口都会一直流血不止,最后血尽而亡,面色如桃花般渐渐变白,最后凋零飘落,故起名为桃花落。姑娘那样重伤的伤口,除非是独门解药,或者是有什么神丹仙药。”

  “姑娘岂不是死定……”

  阿弥一听要神丹仙药,眼泪就刷刷往下掉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你先去打水,药的事情大家会想办法解决,你做好自已事情就行。”

  把阿弥支走后,墨染尘催促良玉道:“你也快些去,九姑娘还在等着用药,希翼那个万华丹会有作用。”

  现在他终于明白萧御为什么没有马上要她的性命,有什么比慢慢流血,关心她的人却又无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面前死亡更折磨人的。

  桃花落不是居毒,却比剧毒更加可怕,其实最可怕的是人心。

  康王世子的狠辣他早有耳闻,没想他对一个女子也下如此狠手,只是这不像是针对应托月。

  萧御不是傻子,夜宴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,四国国书的内容亦有可能泄露,所以他要这用残酷的手段,报复连累康王府黑背锅的幕后主使者。

  “六弟,九姑娘怎么样?”

  五少夫人从外面匆匆忙忙走进来道:“得知你把九姑娘带回来,嫂子就是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。”

  墨染尘见过礼道:“眼下还是救治中,九姑娘伤得很严重,情况……不是很乐观,良玉已经去寻求良药,总会有办法医治她身上的伤。”

  知道托月情况不好,五少夫人一脸自责道:“嫂子听到四国来书,希翼九姑娘参加五国雅集时,嫂子还以为是好事还替她高兴,要是嫂子能早点反应过来,及时拉住九姑娘不让她冲出外面,就不会发生这样不幸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嫂子,这不是您的错,您不必自责。”

  墨染尘轻声安慰,他不能告诉她是有人安排好一切,逼着她出去送死。

  五少夫人长叹一声道:“嫂子忽然明白,九姑娘为什么羡慕我。嫂子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,还躲在娘亲的怀抱里面撒娇呢,九姑娘却要独自面对腥风血雨,如今受了这么重的伤,却没有个亲人在身边。”

  “墨宝已经去通知应大人,应该很快便会到。”

  墨染尘一脸平静地回答,忽然记起还托月还没有满十五岁,还是个需要大人关爱的小姑娘。

  “六弟,九姑娘要是挺过这一回,你要对她好一些。”五少夫人含着眼泪道:“你对她好一些别人才不敢轻视她,就不会因为她是庶出,把她的性命视为草芥,男人就是女人在外面的靠山。”

  “染尘知道,嫂子放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墨染尘一口应下道:“嫂子也别太过担忧,九姑娘一向是福大命的,相信这回老天爷也是站她这边的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应大人到了。”下人来报。

  “在哪?”墨染尘问,下人道:“在客厅,太傅大人请公子马上过去一趟。”

  “你快去,这里有嫂子照看着。”五少夫人抹上脸上的眼泪,应家来人说明九姑娘的情况很危急,并且随时有生命危险。

  墨染尘道了一声“有劳了”,就匆匆出了月归尘。

  过了一会儿后,墨贝端着一盆血水出来,骤然看到闻到这么血腥的东西,五少夫人忍不住一阵干呕。

  贴身丫头马上扶着她道:“少夫人,外面又湿又冷的,到屋里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吧。”回对墨贝道:“你个傻丫头还愣着干什么,还赶紧把那脏东西端走。”

  墨贝一脸委屈地扁扁嘴,赶紧端着脸盆走开,一刻也没有多逗留。

  五少夫人缓过劲对丫头道:“以后不许对墨贝这么凶,她还是小孩子呢,九姑娘都没有对她说过这么重的话。”

  “奴婢知错了。”丫头马上认错,五少夫人淡淡道:“我方才干呕跟那盆东西无关,大约是着凉了肠胃有些不适,你去弄杯热水来给压压,暖暖胃就会没事。”

  忽然一行人从外面走进来,五少夫人看清楚来人后,赶紧迎上前见过礼道:“六弟,你好好招呼应大人,我去让人准备热茶点心送过来,再让厨房熬些汤羹,以备九姑娘要食用。”福身后带着丫头退出外面。

  “老爷,您来了。”

  阿弥从里出来,骤然看到应老爷,就像是见到亲人般,眼泪刷一下溢出眼眶。

  应老爷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,阿弥行过礼又复回屋内,大约是把好消息告诉后托月,不管是否听得到。

  看到没有外人在场,应老爷沉声:“万华丹是解毒良药,可是它解不了桃花落,我已经让人去请商神医,你让懂医术的丫头尽一切办法吊着阿离的命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“还有些话,大家到书房说。”

  墨染尘方想开口其他事情,应老爷就马上打断。

  两人来托月的书房,关上门墨染尘才问:“四国国书的事情,应大人可曾收到消息?”

  “四国国书!”应老爷愣一下着急地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,都是什么内容?跟阿离这次受伤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“四国同时来国书,希翼九妹妹参加此次五国雅集,皇上一直未曾对外公布,消息是长公主殿下特地在今天让人告诉九妹妹,九妹妹知在道消息后就马上出门,在琳琅阁外面遇上康王世子萧御。”

  墨染尘悄悄看一眼就老爷道:“两人间发生过什么摩擦不得而知,反正结果是萧御用剑把九妹妹钉在柱子上,他还给九妹妹服下了桃花落,目的是要她血尽而亡。”

  “岂有此理,这个女人……我去找她问清楚。”

  “不用去找,本宫自已来了。”门猛一下从外面推开,长公主一袭墨衣如鬼魅般站在门外面。

  “你先出去,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人靠近。”应老爷让墨染尘先出去,墨染尘心知二人的关系,长辈们的爱恨情仇他自然不好过问,识趣地退出书房外面。

  刚上门里面就传来争持的声音:“把女儿逼到这般田地,你满意了吗?是不是她死了,你心里才舒服。”

  应老爷厉声质问,长公主的声音随之响起:“阿离也是本宫的女儿,是从本中身上掉下来的肉,她今天遭受重创难道本宫不心疼吗?”

  “你心疼她就是逼得她去送死吗?”应老爷大声反问道:“我早说过,阿离喜欢平静、安宁的生活,你为什么非要把她拉进朝局里。你永远只会为景国考虑,你什么时候也为别人考虑考虑。”

  “阿离是本宫的女儿,她身上流着萧氏皇族的血,应该过着尊贵无比的生活,本宫岂能让她淹没于山野间。”

  “你总是这么的自以为是,从来不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,硬把你喜欢的强加到别人身上,这么做有意思吗?”

  应老爷大声的指责道:“阿离是你的女儿不是你的傀儡,她有自已的思想,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想做什么事情,都是阿离自已的事情,你没有权利帮她选择和安排,更不该把她卷到朝局里面。”

  长公主也不甘示弱道:“阿离身负皇族血脉,还有过人的才华,就应该为景国出谋划策,与景国共存亡。”

  闻言应老爷冷笑一声:“你别忘记了她现在姓应不姓萧,想让她为景国卖命,你至少应该公开她的身份,请皇上下旨封她一个郡主当当,享一享皇家的富贵荣华才能让她为你们卖命。”

  “你什么都没给过她,景国的玉牒上也没有她的名字,凭什么要求她为你们卖命。”

  “本宫给了她生命。”长公主说完,应老爷冷哼一声道:“生育之恩她今天忆还清,你以后不再打扰她的生活。”

  墨染尘听到这里,大约弄清楚三人目前的关系,没有心思继续听下去,走到东厢托月的寝卧外面,正好冰儿从里面走出来,看到他过来上前道:“六公子,万华丹只能暂时压制桃花落,若没有独门解药姑娘只能等死。”

  “康王府岂会轻易交给解药。”墨染尘轻叹一句,淡淡道:“应老爷已经让人请了商神医,希翼商神医有办法。“

  “商神医,药王谷的商陆前辈……”冰儿一脸惊喜,墨染尘面无表情道:“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是不惜一切代价吊着九姑娘的命,一直到坚持到商神医到来为止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冰儿马上应下道:“六公子,你要有心理准备,万华丹的药效只能持续十二个时辰,姑娘最多只能服用三颗,且不能连续服用,否则会损伤姑娘的身体,姑娘的身体已经承受不起。”

  “知道了,我会想办法解决的。”

  墨染尘的面色越发凝重,忽然书房那边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两人相视一眼心照不宣,随之就看到长公主走出书房,带着人气呼呼地离开月归尘。

  过了好一会儿后,应老爷从书房里面走出来,过来问清楚女儿的情况后道:“阿离要是能挺过这一劫,我打算让她陪她母亲去定海城,等到皇城大事定后,你愿意接回来就派人去接,不想她回来就给她送一纸和离书。”

  “应大人,长公主殿下会同意吗?”

  “作为父亲,我更愿意女儿过自已的喜欢生活,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她一生安稳。”

  应老爷打量着月归尘内的陈设道:“你看她这院子的陈设布置,哪里你是贪恋权贵的,在乡间给她一所房子,两亩田地她就能过得很好。”

  “从前不知道,现在已然知道。”

  墨染尘是真的知道,托月想要的是什么生活,是多么的身不由己。

  想到这里忽然又问:“离开也好,这是她一直的愿望,只是路上可有照应,她在定海城就能安全吗?”

  应老爷双手负在身后道:“周先生不日也将南下,他已经答应会照料,有他一路照应他们母女俩,我再暗中派几个高手保护,路上便没有什么担忧。”

  迟疑一下继续道:“告诉太子殿下,我跟擎王只忠于景国,想做什么放手去做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怔一下点点头,应老爷淡淡道:“我去看看阿离,其他人还不知道阿离的情况,不过也瞒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  提到消息的事情,墨染尘一脸淡然道:“云齐已经带人去康王府拿人,不管康王世子认不认罪,五国雅集的锅康王府必须背,不能让她白白遭罪。”

  “终究她还是选择了景国。”

  应老爷感叹一句,走进屋内查看女儿的情况。

  墨染尘思考着应老爷的话,应该是在埋怨长公主太无情,为了景国宁愿牺牲自已的女儿。

  那女子毫不犹豫地去赴死,是要还清长公主的生育之恩,划清跟长公主的界线,只是划清界线的代价太过沉重。

  翌日,皇城人人都知道,昨天康王世子为了给妹妹出气,不仅出手重伤应家九姑娘,还用剑把她钉在柱子上,如今应家九姑娘命悬一线。

  顺天府去拿人,结果人家鸟不鸟一眼,照常出门办事作乐。

  朝臣们纷纷上书弹劾,藐视圣意,当街伤人目无法纪,完全不把景国律法放在眼内。

  此事传了两三天后也没有得解决,接着夜宴考核的成绩一公布,看到榜单最顶端的名字和成绩时,皇城马上像炸开的热锅,到处都在沸沸扬扬地谈论此事。

  想不到被传得十分不堪的应家九姑娘才是真才女,平时那些排得上号的才女,反倒是成绩一塌糊涂。

  很快有人质疑名单的事情,朝廷给出的说明是:为了保护重要成员的人身安全,名单不家完全对外公开,如今四国强烈提出要求,应家九姑娘参加五国雅集,故而对外公开真正的成员。

  康王府。

  萧霏霏收到消息后,忍不住道:“大哥,左右都是要担下罪名的,你为何不一剑弄死应托月。”

  萧御冷哼一声道:“你的脑子里除了墨染尘,你能装一别的东西吗?你要是有应托月十分之一聪明,就不会连一个墨染尘都不到。”

  “大哥,你说什么呢?”萧霏霏马上大声抗议道:“堂堂郡主岂能学庶出的下作手段,六公子至今没有跟她圆房,说明六公子根本瞧不上应家的九姑娘,你妹妹我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“痴心妄想。”

  萧御抛一下句话,就头也不回地出府。16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