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、狐狸报恩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278章、狐狸报恩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太不可思议!”

  从月归尘里传出冰儿震惊的声音,几个丫头纷纷跑过来围观,看不出有什么不可思议之处。

  良玉第一时间检查托月的伤口,发现昨天上药时还很严重的伤口,现然居然愈合了五六分,这对中了桃花落靠万华丹压制的伤口,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面上露出冰儿同款表情,忍不住好奇地问:“阿弥,你昨天守在姑娘身边,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。”

  阿弥不懂良玉为何问昨晚的事情,以为是怪自已没照顾好姑娘,举起手发誓道:“良玉姐姐,我发誓,昨天晚上整夜都没有合眼,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更没有什么人来过。”

  “除了人,真的没有什么东西靠近吗?”冰儿也淡淡地问一句。

  “若说除了人的话,就是昨天晚上香香饿了,进来找我要吃的,我去厨房给它拿了鸡腿,前后就一小会儿的事情,总不能香香对姑娘做过什么吧。”

  阿弥一脸委屈地看着冰儿。

  冰儿却若有所感道:“古书医有记载:百岁香狐,其血泛金,解百毒。莫非是香香给姑娘解毒?“

  尽管这个想法很不可思议,冰儿还是忍不住四处寻找香香的身影,最后目光在墨贝身上,天地生养的灵物有灵性,最能区分人性的善与恶。

  香香也是如此,除了托月最喜欢跟墨贝在一起。

  墨贝年纪一颗童心天真无邪,故香香最喜欢跟她在一起玩一起睡,墨贝不在时便是阿弥。

  收到冰儿的暗示,墨贝马上摆摆手道:“姑娘从前说过了,除非是香香自愿的,大家不能主动伤害香香,香香有自主选择的权利。”

  冰儿小声道:“这是为了救姑娘。”

  墨贝不解问:“香香能救姑娘吗?它又不是大夫。”

  “你们看……”冰儿指着托月的伤口道:“昨天姑娘的伤口还很严重,一夜间好了这么多,没准是香香所为。”

  “姑娘的伤口好了很多……”墨贝忽然醒悟道:“香香很灵性的,如果姑娘还需要救治,它肯定还会再过来,不用大家强迫它放血。”

  “有道理。”阿弥同意墨贝的说法。

  “有什么鬼道理。”冰儿忍不住泼他们冷水道:“古医上说的百岁香狐,香香才几个月大。”

  “晚上放一只鸡在这里,免得香香再来又你们又得跑来跑去,或许就那么一小会儿发生过什么事情,只是你们不知道罢。”

  良玉原本还真是以为是香香,如今听来已经不可能。

  “我没意见。”

  “人家也没有意见。”

  两个小丫头一前一后回答,声音还是奶声奶气的。

  阿弥暗暗松一口气道:”管他呢,反正姑娘情况好转就行,所以姑娘什么时候能醒,她都昏睡好几天。”

  这回冰儿是被问住了,淡淡道:“有万华丹压制,我已经让姑娘失血降到最低,但并不表示姑娘的身体没有损伤,就算伤口愈合仍然需要好些日子才能恢复,至于什么时候醒来我真的没把握。”

  良玉想了想道:“怎么说这都是件好事,不过……姑娘伤口愈合的事情,暂时不要对任何人提起。此事太过怪异,若没有合理的说明,姑娘会被人视为妖孽。香香的事情也不能提,总之就是姑娘静静地养着吧。”

  “六公子、应老爷也不能说吗?”墨贝仰起头天真地问。

  “都不说。”良玉抚一下墨贝的髻角。

  墨贝乖巧地点点头。

  冰儿叹气道:“商神医差不多到了,恐怕瞒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  良玉细细思索一回道:“瞒得一时是一时,商神医又是有名的怪医,没准他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忽然听到冰儿叹气道:“你们高兴得太早了。”低头就看到后背伤口上的纱布,上面的血迹一点都没减少,伤口还是跟昨天一样严重。

  几人就像是被一盆冰水泼在头上,之前的兴奋激动消失荡然无存。

  还是冰儿最先缓过来道:“把给姑娘熬的羹汤端来,总要吃些东西补充血气,伤口才能愈合得更快些。”

  用药水细细清洗过伤口,正要上药时忽然一团白绒绒的东西扑过来,众人定眼一看正是香香,只见它埋头舔起托月正流血的伤口。

  大约一刻钟才心满意足地跳到墨贝怀里,伤口也不再外面流血

  几个丫头面面相觑,好一会儿后良玉淡淡道:“你们……今天的事情,绝对不能跟任何人提起。”

  阿弥和墨贝一脸不解地看着良玉,只见她轻轻咳两声道:“自然为了保护香香,若让人知道香香有这本事,肯定会引来世人的觊觎,另外今天给香香烤一只鸡加餐。”

  “为何我觉得应该给它一碗血?”

  冰儿若有所思地看着香香道:“尽管香香吃熟食,本质上它还是能吃生肉的小狐狸。”

  良玉却冷声冷气道:“幸好它是只母的,不然它今天就是轻薄了姑娘,我要把它剥皮炖汤给姑娘喝……哦你们俩去厨房拿一下姑娘的羹汤。”

  找个借口把两个小支出去,良玉小声道:“此事要不要回长公主殿下?”

  这是个难题,冰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,他们是长公主府出来的人,若是让人发现他们对主子撒谎,万一将来被发现他们会死得很惨。

  “赌一把吧。”

  良玉看着冰儿,目光深深。

  冰儿迟疑一下马上点点头:“就赌一把,反正生死都在一起。”

  两人经过一番商量过后,决定就咬定是托月体质奇特,桃花落在她身没有起太大的作用。

  门外面忽然传来刘妈妈的声音:“五少夫人让人送来吃食,说大家多少要用些才有气力照顾六少十分人,大家都快出来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自从托月出事这几天,除了墨染尘每天过来,就只有五少夫人时常照拂着他们。

  尽管墨太傅他们也会每天让人过来问问情况,也不过是情面上的事情,唯独五少夫人是真心实意待他们姑娘好。

  良玉亲自带人上前,接下五少夫人房里丫头手上的东西道:“五少夫人有心了,这几天多亏五少夫人照拂,晚些时候奴婢一定亲自上门向五少夫人道谢。”

  五少夫人是个好的,可是她房里的人却不太友善,良玉还是把礼做足以免招人诟病。

  见他们这样那丫头也不好说什么,淡淡道:“五少夫人让我问问,你们六少夫人好些没有,大家少夫人还说月归尘缺些什么尽管说出来,大家一定会尽量帮忙解决。”

  “奴婢代姑娘谢过五少夫人,姑娘如今已经略有好转。”

  良玉刻意忽略掉后面的话,再不济姑娘也还有长公主和应府撑腰,根本不需要旁人来接济。

  五少夫人的丫头,脑子自然没有良玉他们转得快,自然不出良玉话里挖苦的意思,胡乱应付几句便匆匆地离开月归尘。

  “如今姑娘的情况有所好转,但是为了保护好姑娘不让人打扰,大家还得保持原先的紧张状态,不能让外头的人看出端倪,当然不能因为忙碌失了礼数,以免有损主子的体面。”

  关上门后,良玉把大家叫到一起,好好叮嘱一番,让大家务必管好自已的嘴巴。

  月归尘的人本来就不多,除了阿弥和墨贝都是从长公主府出来的,自然是知道要管好自已嘴和耳朵,免让人落人话柄给托月惹麻烦。

  用过膳食后,托月自出门办事。

  冰儿确认托月没事后,吩咐两个小丫头在身边守着,自已上门向五少夫人致谢。

  说明来意又行礼致谢,冰儿忽然发现五少夫人面色不对,忍不住问:“五少夫人近日可是身体不适,闻到荤腥味时经常会作呕,不知奴婢能否为你把一下脉,如今初春潮气之重,还是要好好保重身体。”

  五少夫人见过识冰儿的医术,伸手出道:“你的医术我自是相信得过,就烦你帮忙瞧瞧,到时候你开个方子让丫头抓两剂回来喝,免得去外头请大夫来回折腾。九姑娘略有好转,这个节骨眼上我可不能病倒。“

  冰儿含笑上前,细细切过脉后,有些不太确定地问:“敢问五少夫人,最近两个月是不是没有来月信?”

  五少夫人还没开口,旁边的丫头就马上道:“确实是如此,不过大家少夫人月信一向不太好正常,虽然一直在用药调理身体,效果却并不是很理想。”

  “奴婢在这方面研究不是很深,还是有六七成把握。”

  冰儿跪下磕头道:“奴婢先恭喜五少夫人,您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。”

  “你说什么?”五少夫人以为自已听错,不敢相信自已听到的话,条件反射地再问一遍。

  “五少夫人,您有喜了,已经两个多月。”冰儿再重复一遍,迟疑一下道:“不过为了慎重起见,还是请有经验的大夫来瞧过,再向墨夫人禀明情况。”

  五少夫人激动地捂着樱口,眼眶里泛着点点泪光,半晌都说不出话。

  成亲好几年一直未能怀上,她本已经不敢抱任何希翼,骤然听到有喜的消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还是丫头、妈妈们先回过神,一起上前恭喜一番,麻利地让五少夫人坐得更舒服些,然后让人去请大夫过府诊脉。

  大约一个时辰,阖府的人都知道五少夫人有喜,嫡房有喜是天大的喜讯,墨夫人带着人第一个赶过去,其他人自然是不敢怠慢,冰儿也依例备了足足的一份厚礼送到五少夫人房里。

  府中众人的目光一下转到五少夫人身上,月归尘这边倒是安静了很多,这样更利于隐瞒托月的情况。

  这种平静很是快就被打破、

  第二天应老爷和墨染尘就带着一名年轻人来到月归尘,

  年轻人极不情愿意地为托月把脉,嘴里还吐槽道:“桃花落这种小东西,你们也好意思麻烦老夫。”

  他这一声“老夫”把几个丫头惊得不轻,应老爷却一脸和气道:“桃花落虽是不入流的东西,可是没有独门解药,天下怕也只能您能解开。”

  “若不是你的闺女,老夫是不会跑一趟。”

  年轻人一口一个老夫,冰儿他们都快不忍不住,墨染尘却能恭敬地站在旁边听话。

  忽然年轻人皱一下眉头道:“不对呀……”目光直接锁住冰儿道:“这么严重的伤口,若没有灵丹妙药,在桃花落的作用下不可能好得这么快。”

  冰儿没想对方这么利害,把一下脉就知道伤口已经愈合。

  迟疑再三才小声道:“奴婢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从昨天早上开始,姑娘伤口愈合得极快。”

  “你当真的没给她吃过什么吗?”

  “用过三颗万华丹……”不等她说完,年轻人马上一脸不屑道:“万华丹虽好却绝对没有此功效。”

  “真的没有吃过什么。”冰儿从旁边拿出一卷竹简道:“这几天姑娘都用过什么药,吃过什么东西,奴婢都有认真的做记录,真的不知道原因。”

  “既是如此,你们为何隐瞒实情不报?”

  墨染尘皱着眉头问,就连墨贝昨天来回话时,也没有提到伤口愈合的事情。

  冰儿迟疑再三道:“姑娘伤口愈合的蹊跷,奴婢们又查不到原因,生怕外面的人知道后把姑娘妖化,故而才把姑娘的情况瞒了下来,想等查明真相再上报。”

  “还有……”冰儿看一眼年轻人道:“虽然伤口愈合,可是姑娘还是昏迷不醒。”

  “伤得这么严重,还失了这么多血,深眠是把身体损耗降到最低。”年轻人收回手道:“若想让她快些苏醒过来,需得有天生地养的灵药,若是不急我就开个方子慢慢的调养,过个十天半个月便能醒。”

  “天生地养的灵药又不是白菜,你就开个方子慢慢养吧。”

  应老爷马上作主,年轻人却小声道:“据说大伏国把那只神鸟带出来,若是把它熬了吃你家丫头几天便能苏醒。”

  墨染尘轻轻咳嗽声道:“雪山火鸟本就是大伏国的圣鸟,而那只由历代大祭司豢养的雪山火鸟,更是被称为神鸟,若是吃了他们的神鸟,两国非兵戎相见不可。”

  “你呢?”年轻人看向应老爷。

  “随缘吧。”应老爷既不反对也不同意,有缘便吃无缘便作罢。

  两人对托月的态度,年轻人没有作任何评价,只是动了动鼻翼:“想不到这不起眼的小院里,居然养着一只灵物,怪不得丫头的伤口好得这么快。”

  灵物?

  应老爷眼里闪过一抹疑惑。。

  年轻人淡淡道:“桃花落的解药,过两天老夫让人送过来,不过谁能告诉老夫,你们姑娘养的是什么灵物。”

  “是一只几个月大,带有淡淡香味的小狐狸。”墨染尘代为回答,年轻人想一下道:“百岁香狐才有解决的神效,只是于伤口无用,你们姑娘养的怕不是寻常香狐。”

  “你……不许打香香的主意。”墨贝年纪小却不傻,马上大声地抗议。

  “你身上香味最浓,看来那只小狐狸喜欢跟你在一起,不如你把它抱出来让老夫瞧瞧。”年轻人马上盯上墨贝。

  “姑娘说了,不能伤害香香。”墨贝依然不肯妥协,紧紧握着小拳头道:“香香只有几个月……它很有灵性,都不用大家开口就主动治好姑娘的伤……它什么懂的,能帮它一定会帮,不能强迫它、伤害它。”

  尽管墨贝的话语无伦次,年轻还是明白她的意思,笑道:“你这小丫头倒是个心善的,听你的不动它便不动吧。

  回过头对应老爷和墨染尘道:“你可以让人到拍卖行留意一下,若有什么灵药仙草拍卖,以你的能力拿下来应该不是问题。你们若不急着让丫头醒来的话,就慢慢将养也行吧。”

  “眼下她昏睡不醒就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
  应老爷没有多说什么,对年轻人道:“你快些开方子,赶紧让人抓药煎了让丫头服用。”

  墨染尘看着托月什么也没说,却听到应老爷淡淡道:“你若没什么紧急的事情,就留下等丫头醒来,没准能把你要的东西做出来。”

  “你说老夫要的东西,这小丫头能做出来!”

  年轻人明显一脸不相信,应老爷淡淡道:“冰儿,把姑娘给你做的东西,取来让商前辈瞧瞧。”

  商前辈!冰儿此时才知道,这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“年轻人”,竟然是年近六十岁的神医商陆,没想到他看起来如此年轻,跟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似的。

  商神医面前冰儿不敢有丝毫怠慢,赶紧把托月帮她做的,医治用的工具统统搬出来。

  献宝似的为他细细先容,指着一个针囊道:“这些银针除了看起来粗些没什么特别,其实它是空心的,若遇上脓疮什么的,可以用来放出脓血,还可以排出毒血。”

  商神医看完冰儿药箱里的工具,面上有些纠结,半天也不开口说一句话。

  冰儿是何等聪明,马上明白商神医在纠结什么,淡淡道:“做这些东西都是小事,大家姑娘在古文学上造诣,可谓是出神入化,看三四千年的古医书,比大家看寻常书卷还快速。”

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商神医马上来了精神。16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